江西头号工程背后:江西“湖怨”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20日 10:04 中国经营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妥协

  据了解,在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批复、立项之前,江西已就该工程的关键问题调控方式向上层表达了意见:江西可以不要调控权。

  据了解, 在2008年之前,江西的原《鄱阳湖控制工程规划设想》计划在鄱阳湖口建坝蓄水,抵御长江洪水倒灌,拒长江洪水于鄱阳湖外,鄱阳湖与长江完全隔断。此时的设想是建设一道“坝”。

  江西一名了解内情的人士说,在2008年之前,江西一直按照“调枯控洪”的思路开展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前期工作。当时有专家设计了包括“全控方案”的三套方案,“全控方案”即在鄱阳湖口位置建坝,对上游五河及鄱阳湖进行全面控制,并阻断鄱阳湖与长江的自然连通。

  不过,由于下游省份及国内外专家担心江西“建坝”会让鄱阳湖水生态环境发生变化而影响候鸟越冬及鱼类洄游、下游防洪安全等一系问题。在“建坝”努力屡屡受阻后,江西遂在2009年将“调枯控洪”的最初想法变更为“调枯畅洪”,即调枯不控洪。

  “我们现在是想建闸,而不是建坝。”江西省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建设办公室(江西鄱建办)主任朱来友在回应外界质疑时说,建闸可以使江湖自然连通。

  据介绍,调整思路之后的建闸方案总体设想是:汛期开闸行洪,枯水期落闸蓄水。

  工程包括111个泄水闸,每个闸宽16米。调控方案为,主汛期的5月1日~8月31日,闸门全敞开,江湖连通;9月1日~9月30日,控制闸门,使湖水位维持在15.5米左右;在三峡水库蓄水期的10月1日~10月31日,加大泄量,将水位从15.5米降至14米;在11月1日~次年2月底的供水期,为满足通航、生态基流需求,控制下泄流量;3月1日~4月30日,加大枢纽泄量。

  江西省水利厅厅长孙晓山说,闸与坝虽一字之差,却是对鄱阳湖“湖控工程”方案的一大突破,可实现生态和经济的双赢。由此,建闸的方案得到了许多专家学者的肯定,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亦由此快速推进。

  2010年1月21日,水利部与省政府在南昌签署合作备忘录,共同推进江西省暨鄱阳湖生态经济区水利发展与改革。根据合作备忘录,水利部将积极支持《鄱阳湖区综合规划》编制工作,并将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作为重点枢纽工程及近期实施工程列入《长江流域综合规划修编》、《鄱阳湖区综合规划》报告中。

  11月14日,水利部委托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在南昌召开《鄱阳湖水利枢纽项目建议书》预审会。会议认为,鄱阳湖水利枢纽对于保护生态环境、保持鄱阳湖“一湖清水”、科学恢复和调整江湖关系、维护长江中下游水生态安全、促进江西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兴建鄱阳湖水利枢纽是必要的。

  据了解,在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批复、立项之前,江西已就该工程的关键问题调控方式向上层表达了意见:江西可以不要调控权。孙晓山说,这个工程的水资源调度权不归江西省,由国家长江水利委员会调度。

  这也正是水利部原部长张基尧11月初在江西考察后提出的具体建议之一。张基尧认为,枢纽上马十分必要,不存在技术难题,也不存在资金问题,而江西把“水位调控权要交给长江委”,这样上下游左右岸就比较放心。

  “湖怨”

  “控湖”工程建成后,可增加有效灌溉面积300万亩,扩种双季稻50万亩,增加粮食产量30亿斤以上。

  纠结的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何以让江西如此付出?对江西来说这项工程意味着什么?

  “策马扬鞭鄱阳湖”是九江鄱阳湖心灵牧场的经营者陈乐贵打出的宣传标语,这听起来很怪诞,但像内蒙古大草原般广阔的鄱阳湖底给了他经营牧场的理想场地。在长岭山咀下方,四名来自内蒙的小伙子正在河床的大片草地上帮他驯马。

  “就算建坝(指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湖水也淹不到我的牧场。”陈乐贵指着远处屏峰山下已成为一汪浅浅的鄱阳湖水沟说,鄱阳湖不涨大水已经很多年了。在他身旁的几位长岭村村民说,鄱阳湖的枯水期自中秋节后就开始了,比往年提前了一个多月,他们这些渔民也就成了“牧民”。

  和这些村民相似,处于鄱阳湖湿地核心保护区内的新建县南矶乡南山村村民邱让寿也让他的渔船担当起“游船”的角色,一批又一批观赏候鸟的游客成为他新的收入来源。“近几年我们打渔的收入每年只有一两万元,往年有五六万元。”邱让寿说,鄱阳湖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大湖了。

  而干旱使得鄱阳湖区面临航运、灌溉、血吸虫防治及温地功能退化等诸多威胁。比如,由于湿地干枯、生物退化,近几年来鄱阳湖越冬的候鸟已经从往年的100 万只减少为50万只左右。此外,江西还面临沿湖300多万亩农田无法灌溉,沿湖地区100多万人饮水困难等诸多问题。

  据介绍,“控湖”之后,鄱阳湖的水面得到提高,可以滋养更多的湿地,比如灌溉,根据测算,“控湖”工程建成后,可增加有效灌溉面积300万亩,扩种双季稻50万亩,增加粮食产量30亿斤以上。

  另外,以鄱阳湖为“核心”的《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国家战略的落实与经济建设也冀望于鄱阳湖的生态环境。

  2011年12月12日,江西各大媒体以突出位置重点宣传《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实施两周年的“非凡成就”:在实施一大批重大项目后,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年生产总值达预计超5000亿元,占江西全省生产总值的比重将超过60%。

  鄱阳湖生态济区在国务院批复时就已明确了其功能定位:建设全国大湖流域综合开发示范区;建设长江中下游水生态安全保障区;加快中部地区崛起的重要带动区;国际生态经济合作重要平台。

  基于长江生态系统平衡,鄱阳湖需要在经济发展方面作出一定的牺牲。鄱阳湖生态经济区的首要职责就是保护“生态”环境。比如,鄱阳湖的目标是到2015年生态文明建设处于全国领先水平;2020年形成高效的生态产业集群,建设生态宜居的新型城市群,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8万元。

  另外,鄱阳湖天然湿地面积要稳定在3100平方公里,水质稳定在Ⅲ类以上,单位地区生产总值能耗下降30%以上。这就需要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在限制项目发展的同时,还需要高达1.5万亿元的前期生态投资。在国家层面没有更多支持的情况,这笔巨资需要江西自筹。

  这对江西来说,无疑又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江西目前在寻求世界银行等机构的支持,为更快实施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城镇基础设施建设示范项目。比如鄱阳湖源头的信江、修河等五河治理及工业、生活污水处理项目等。

  江西正在加快启动一批对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有重大带动和牵引作用的重大项目,包括投资达1100亿元的彭泽核电、900亿元的万安核电及100亿元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等重点工程。

  鄱阳湖生态经济区的38个县市已安排的重大项目超过400个,总投资上万亿元。除能源、水利及基础设施等项目之外,更多的是“生态”项目,包括光伏、新能源汽车、航空等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

  生态与经济协调发展是一道世界难题,被江西省委书记苏荣称之“新歌德巴赫猜想”。世界银行资深专家羿艾德认为,经济增长与环境可持续之间的平衡是可行的,但是却不易实现。

  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虽然为江西增强竞争力搭建了一个历史性的平台,但如何实现生态与经济协调发展将极大地考验包括苏荣在内的江西执政者的智慧。而鄱阳湖区近几年的生态环境的恶化给江西亮起了“生态”红灯,这令江西高层不安。

  鄱阳湖水系入湖径流量减少以及长江水资源形势变化等多种因素影响,鄱阳湖枯水出现了时间提前、水位偏低、持续时间延长等现象,随之而来是鄱阳湖水质恶化、湿地功能退化、“鱼少鸟飞”等严重的生态问题。

  “鄱阳湖生态环境的本质就是水生态环境,换而言之,如果不建鄱阳湖水利枢纽,就无法改善鄱阳湖生态环境持续恶化的现状,江西“生态”优势就将失去,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就无竞争优势可言。”国家发改委地区司相关人士如此表示。

  江西一位负责项目审批工作的官员说,鄱阳湖生态经济区的特色是“生态”,核心是发展。未来十年、二十年,江西能吸引投资者的就只有“生态”,这也是江西在区域发展中独有的竞争优势。

  链接

  鄱阳湖简介

  鄱阳湖地处江西北部,长江中下游南岸。南北长173公里,东西平均宽16.9公里,最宽处达74公里,湖岸线长1200公里,湖体面积3583平方公里(湖口水位21.71米),平均水深8.4米,最深处25.1米左右,容积约276亿立方米,是我国最大的淡水湖泊。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