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红色幼儿园”:服务省委大院里的孩子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20日 10:10 经济观察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导语:2006年,甘肃省委家属院拆迁,幼儿园停办。2009年,新的住宅楼环院中幼儿园建成后,向社会公开招标,被一家民营幼儿园老板承包。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刘志明 甘肃兰州报道 被习惯上称为“省委幼儿园”的“甘肃省委机关幼儿园”位于甘肃省委家属院内,现在它以所在社区命名:大教梁幼儿园。

  2006年,甘肃省委家属院拆迁,幼儿园停办。2009年,新的住宅楼环院中幼儿园建成后,向社会公开招标,被一家民营幼儿园老板承包。

甘肃省保育院里的孩子甘肃省保育院里的孩子

  自此,“甘肃省委机关幼儿园”的招牌被取下,“国有民营”取代了“国有国营”。 改制之前,幼儿园仅收伙食费,每月三四百块钱,被承包后,收费标准随之攀高,为880元/月,“在兰州算是比较高的。”

  不变的是它服务的主要群体:甘肃省委、省直机关各部委的干部子弟。

  服务省委大院里的孩子

  11月21日是周一,晨7时30分,两个孩子分别被父母送进了大教梁幼儿园门内。其中一个由母亲牵着手从大门口走路进来,另一个则由父亲开着一辆黑色别克车送来。这是这天最早入园的两个孩子。幼儿园在晨曦中苏醒。

  大教梁幼儿园实行的是日托。据园内教师介绍,它有2个小班、2个大班、4个中班、1个学前班,共9个班级。每个班级定额不超过30个孩子。9个班级共有孩子200多名。尽管面向社会招生,但“90%的孩子来自省委家属院和附近兰州军区”,院外的占了极少一部分。

  这是一座高4层的灰色小楼,位于省委家属院的正中心,为新起的7栋高33层的住宅楼与3栋高10几层的旧住宅楼环绕着。它没有自己单独的院落,只有楼下很小一块软化过的空地供孩子们活动。

  尽管如此,对于这些孩子来说,幼儿园的室内空间仍旧很宽敞。一楼门口是家长接待厅,一楼其他房间及二、三楼都是班级,四楼则是一个活动大厅。“每间教室的空间都比较大,”都配备了孩子们的卫生间、喝水用的水房、午休的寝室,还都配备有黑板以及一架钢琴。

  家属院就在省委办公大楼的后面,拆迁之前,院内住的主要是省委以及省直机关各部委的干部家庭,新的商品楼在建成后开始对外出售。本报记者在大教梁社区了解到,目前这个社区共有居民3083户,6300人,“以公务员群体和高级知识分子为主,是一个特色鲜明,全省独一无二的城市人口密集社区。”

  特殊的环境使幼儿园里的工作也变得特殊。25岁的教师周红(化名)对本报记者说:“这个园里的家长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面与社交面都比较广,对自己的孩子要求比较高。所以我们对自己的要求也会很高。”

  幼儿园里共有20多名员工,每个班配备两名教师。教师们都很年轻,除两三个年近30之外,其余都不超过25岁。幼儿园于2010年9月重新开张,她们都是在此前后被招聘进来的,周红说,她们都是大专学历。周红来自兰州本地一家学院的学前教育系。

  大教梁幼儿园硬件一流。据周红介绍,园里拥有包括多媒体在内的各种“很现代化”的教学设备。她也有一些同学在其他幼儿园工作,比较起来,“那些幼儿园空间不够,设施不完善。比如我们上美术欣赏课,会运用多媒体,带孩子看毕加索、梵高这些大师的图片,教孩子去看画面、色调,等等。在那些幼儿园,尽管老师也想上这种课,因为没有条件,就上不了。”

  幼儿园里还新进了一种“很先进”的“一体机”,“就是一个大电脑,把阅读都制成了动画,可以让孩子更直观地去看,老师只要去操作、引导就行。”此外,“只要有好的教学用具,都可以进过来,比如我们最近就引进了专门训练孩子逻辑思维的‘逻辑狗’。”据周红介绍,园里还设置了围棋、跆拳道、美术、舞蹈等兴趣班。

  “红色幼儿园”辉煌往事

  “省委幼儿园”被承包前,历任4位园长,今年73岁的卢惠琴老人是第三任。卢惠琴自1960年甘肃省女子师范学校幼师部毕业,就开始从事幼儿教育工作,至今仍是一家民营幼儿园的园长。1981年,她从甘肃省保育院院长任上被调到“省委幼儿园”,直至1994年退休,她都是这家幼儿园的园长。

大教梁幼儿园里的孩子大教梁幼儿园里的孩子

  据卢惠琴介绍,“省委幼儿园”由前甘肃省委书记张仲良的夫人在1958年创办,时逢“大跃进”期间“解放妇女劳动力”。与省委机关同期创办幼儿园的,还有兰州军区、兰州大学、兰州医学院、铁路系统等单位。卢惠琴回忆,“省委幼儿园”刚创办时,是在老省委的一个小院里,“托儿所性质,没有正式老师,只有二三十个孩子,全是省委干部子弟。”

  1981年,“省委幼儿园”发生了一件被通报全国的“大事”:青海省委幼儿园来参观,管理者把孩子交给实习生自己出门办事,结果省统战部一个干部的5岁男孩从滑梯上摔下死亡。当时的园长是省组织部部长的夫人,被降为副职,卢惠琴被调来做了园长。

  事故发生后,园里只剩下20多个孩子。卢惠琴新官上任,大干一番。到她退休,幼儿园已拥有50多名工作人员、接收三四百名儿童,颇具规模。上世纪八十年代成为“省委幼儿园”最为“辉煌”的一个时期。卢惠琴回忆:“省里四大班子的孩子几乎都在我那里,我给他们带得非常好,每年‘六一’儿童节,省委书记都要参加我们的活动,这是历史上没有过的。”

  因为跟省领导比较熟悉,卢惠琴当园长时,幼儿园一需要经费,她就到省委去要,“次次都可以批10万,我去个两三次就够花了,不够就再去要。”卢惠琴退休后,直到幼儿园承包出去之前,园里的开支均“纳入行政部门拨款,要盖房子,就纳入基建,如果添被子等设施,就报给财政厅。”

  2009年,省委家属院新起的住宅大楼落成,在拆建过程中,幼儿园的小楼虽未被拆除,但原有的小院不见了,主体楼房也被“削”去了几间。“老师们说干不成,都不愿意干了,园长说咱们签字,都不干。”在此背景下,幼儿园被解散,原有工作人员则被分流到省委各机关。“这个问题太浪费了,她们都是学的幼教。”卢惠琴说。而那些教师,都是她当年一个个“扒拉着”挑选出来的。

  公办园中的“王牌”

  本报记者在兰州市教育局得到的数字显示,兰州市现有幼儿园共281所,其中公办幼儿园仅50多所。“总的来说,这几年,就是公办的领导‘嫌麻烦、图省心’不再办,民办教育则突飞猛进。”卢惠琴自1994年退休后,也开始经营自己的私人幼儿园。她的幼儿园里,目前有300多个孩子。

  根据卢惠琴的介绍,就甘肃省四大班子层面,“现在基本上没有幼儿园了”:“省委幼儿园”停办,省人大一直没有办园,省政府的幼儿园也于2009年解散。而城关区原有的八大公办幼儿园,现在也只剩下四个。

  在兰州现有公办幼儿园中,规模最大的是甘肃省保育院。在被调到“省委幼儿园”之前,1973年开始卢惠琴在省保育院做过9年院长。

  “那是教育厅办的,是‘王牌’,它是面向省直机关各厅局,每年招生的时候,发一个指标,最多两个指标,特别紧张。”卢惠琴说,“它完全公办,有一笔教育经费。”

  甘肃省保育院位于兰州市城区中心的静宁路上,与兰州军区三爱堂医院毗邻,是一个主体建筑为一栋四层楼房的宽阔院落,占地11060平方米。这也是一间有着久远历史的“红色幼儿园”,一份简介资料里这样写道:“于1949年10月接管当年的‘美龄托儿所’,秉承‘延安保育院’作风,创建的一所全日制的幼儿园。”

  保育院目前有19个教学班。保育院教师梁丹(化名)告诉本报记者,在这19个班中,“每个班平均人数是40人”。由此推算,其现接收儿童约760名。

  这是一个县级建制单位,共有教职员工110名,阵容强大。其中特级教师1人,省级优秀教师6人,中学高级教师4人,副主任医师2人,小教高级35人,中级技术职称4人;在教师中,大专以上学历占93%。

  “我们没有临时工,都是干部编制,”梁丹说,“连保安、门房都不是随意招聘的,全都来自正规的保安公司。”

  根据梁丹的介绍,院里的孩子大多为省直机关干部的孩子,“它的对口服务对象是省级,但也不完全是”,来自其他地方的孩子,在这个园里是极少数。而收费标准,梁丹说,“我们院要比私立幼儿园便宜很多,一学期下来才2000多块钱。”其具体收费标准是,全托幼儿每月380元,日托幼儿每月280元。

  走进甘肃省保育院

  11月23日上午,本报记者跟随送孩子的家长人群一起走进了甘肃省保育院。

  大门内侧公告栏里,张贴着一份本周的“幼儿食谱”,内容如下:

  周一,早餐:西红柿鸡蛋汤、蛋糕;午餐:芹菜炒肉、素炒番瓜、米饭、虾皮汤;午点:牛奶、圣女果;晚餐:家常豆腐、炝甘蓝、馒头、蛋汤;晚点:麻花。

  周二:早餐:豆汁、鸡蛋,馒头;午餐:鸡丝卷、黄瓜豆皮汤;午点:牛奶、山楂卷;晚餐:大骨汤萝卜、面片;晚点:开口笑。

  周三:早餐:地瓜粥、火腿肠、香豆卷;午餐:臊子面;午点:牛奶、桔子;晚餐:香肠笋片、番茄菜花、米饭,紫菜汤;晚点:酸奶。

  周四:早餐:珍珠醪糟、鸡蛋、千层饼;午餐:蒜苔炒肉、醋溜白菜、米饭、豆腐汤;午点:牛奶、五香花生米;晚餐:肉末扁豆面;晚点:江米条。

  周五:早餐:玉米粥、麻酱卷;午餐:大烩菜(丸子、酥肉、海带、豆腐、白菜、萝卜)、米饭;午点:牛奶、苹果;晚餐:龙豆炒肉、小馒头、蛋汤。

  在“省委幼儿园”的门口,每到周一也挂着一块写有本周幼儿食谱的小黑板。教师周红说:“我们都是按营养学的规定专门搭配的,每次都是荤素搭配。”

  “省委幼儿园”在兰州市公办幼儿园中以条件好知名,从外观上看,甘肃省保育院甚至更胜一筹。走进保育院大门,一片被软化过的操场映入眼帘,有资料说明,“软化地面3000平方米,”此外,院子里还有“240平方米的攀岩围墙,2套海洋球池,1付蹦床”,“构建了游戏区角,修建了种植园、养殖园、沙水池等硬件设施。”

  教师梁丹说:“你看我们的院子,肯定没有哪一个幼儿园有这么大面积的软化处理。还有攀岩墙,可以说在全省甚至全国幼儿园中都没有几个这么大的,它的地面也都是软化过的。”

  主体教学楼的一楼,除了设有餐厅、办公室、车库、门房、家长接待室、医务保健室、会议室外,有分别标示为“小企鹅班”、“小鹿班”、“小刺猬班”、“小花猫班”、“小青蛙班”的五个班级。每个班又都分为寝室与活动室两个部分。

  二楼是院办所在地,除了同样以各种动物标注的五个班级外,还有舞蹈室、美术室、游戏室、幼儿图书室、电教室以及一个多功能大厅。三楼同样有五个班级,还有科学实验室、手工制作室、电脑室、图书资料室等。四楼则没有设置班级,主要是活动平台。

  梁丹向本报记者特别提到三楼的设施:“那是今年暑假才装修的,相当豪华,老师电脑操作,可以直接在大屏幕上展示。合并起来就是黑板,拉开就是大屏幕。”

  在甘肃省某机关单位做技术工作的严锋(化名)有一个5岁的儿子,已经在省保育院就读一年多。他告诉本报记者:“这个幼儿园在兰州差不多是最好的。好的就那么几家,像军区幼儿园、原来省政府的幼儿园、省委幼儿园,都是公办的。进来比较困难,但能进来的话,起码可以放心一些。”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