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华西村:华西的集体经济还能走多久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20日 10:19 中国经营网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摘要:人们质疑的是,华西村并没有将由此带来的财富大量反哺给村民,却留在集体而被内部人控制。

  编者按:长期以来,公众眼里的华西村一直是生活富裕和幸福的象征,但随着并村征地矛盾和收入分配问题的陆续曝出,华西村的另一面逐渐显露在公众面前。

  从纺织、钢铁、塑料到旅游、远洋、担保与投资,华西村传统的主营业务利润不高,还充斥着管理不善,新业务困境重重突破无望。但随着吴仁宝启动大规模并村,华西村获得了大量的土地经营和规划权,这为华西新增了一条财路。

  华西村超集中运营模式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建村初期,村民们还愿意拿权益换福利,当福利并没有承诺的丰厚,甚至难以兑现的时候,华西村的典型意义难免受到人们的质疑和讨论。

  华西的发展,利用的是集体资源,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土地资源。现在,人们质疑的是,华西村并没有将由此带来的财富大量反哺给村民,却留在集体而被内部人控制。以往那些所谓集“小钱办大事”的集体致富变成一场华丽的“秀场”——328大楼以及金牛炫富。

  华西的集体经济还能走多久?

  一线调查

  盈利从何而来

  岁末,江阴。

  吴仁宝出现在华西村民族宫讲台上,这天他穿着白衬衫、黑夹克,旁边坐着普通话翻译、华西村副书记周丽,台下是黑压压一大片慕名而来的游客,时年84岁高龄的他做了简短的开场白,“华西村能有今天离不开党的政策,因此领导的讲话我们都听,领导们的话都是对的。”

  吴仁宝的讲话持续了20分钟,台下不时响起掌声,他一脸喜悦之色,很享受这种氛围,演讲结束后是奢华的演出,他在一片歌舞升平的乐曲中悄然离场。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吴仁宝领导下的华西村是中国新农村建设的一个标杆式样本,获取荣誉无数,不过今年以来却屡屡因财富分配、并村征地等问题陷于争议之中。

  资金链虚实

  2011年12月中旬,《中国经营报》记者曾多次就采访吴仁宝一事联系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孙告之记者,吴要出差半个月,目前无时间接受采访。不过几天后,吴仁宝现身民族宫,对数千游客发表演说,记者试图采访,但讲话结束后,吴仁宝迅速从舞台后门离去。

  近期此起彼伏的争议风波起始于华西村今年建造的328米的大楼。

  华西村的新大楼名为龙希大酒店,今年8月完工,之所以为328米高,皆因目前北京最高的大楼也是这个高度,吴仁宝表示这是要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这天他在民族宫的讲话中说,这个大楼投资30亿元,这只相当于华西村一年的收入,“它向世界说明,一个中国农村能做到很多大国都做不到的事情。”

  不过这家豪华大酒店开业后,因价格高而入住率奇低,处于严重亏损之中。多位华西工人向记者表示,自9月以来,多个工厂的工人每天陆续被派到酒店入住,增加人气。12月初,记者参观了整个大楼,多数楼层空无一人,有些楼层尚未装修完毕,一些计划中的珠宝厅也未开业。

  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大楼的建设并非皆是华西村出资,有部分资金来自多个银行贷款,“这几年,由于金融危机,华西村并不像它对外宣称的那样风光,资金链一直处于紧张之中,而这个大楼的建设和如今的巨额亏损让华西村不堪重负。”

  “几年前,是吴仁宝最早提出建造龙希大酒店,当时他的几个子女皆反对,认为这个大楼建好后盈利前景难测,而目前华西的资金也处于紧张状态,但吴还是决定建造。在华西村,老书记决定的事情,反对了也没有用。”一位熟悉吴仁宝的人士向记者表示。

  按照吴仁宝最初的计划,这座大楼的建材供应皆由华西村村办企业来供应,因华西村有钢铁、水泥、塑料等多家工厂,不过后来大楼的建材多半为从外面采购,上述知情者说,当初建造大楼也是吴仁宝认为可借此拉动本村产业,但后来发现该村的产品部分达不到要求,只得舍近求远。

  而该大楼5个会所各安放一只重一吨的牛,分别用金、银、铜、铁、锡打造,华西村对外称仅金牛价值就达3亿元,不过据当地一位商界人士向记者透露,这些奢侈的金属牛,部分为当地企业捐赠,其中价值600万元的银牛就为当地三家企业联合捐赠,“至于是否自愿,那就不得而知了。”

  记者为此曾多次致电孙海燕求证上述事情,但均被其拒绝。

  在过去多年中,华西村财务状况一直未能对村民公开,村中所属企业运营状况也只有核心层少数几个人知道,一位华西村商界人士说,自从2008年之后,华西村的经营就开始走下坡路。

  在2009年之前,华西村曾发行过“华西币”,使用范围仅限于中心村,2000年之后新并的十三个村子并不在其中。这种“货币”可在华西中心村内部流通,平时发工资一半人民币,一半“华西币”,这个方法也在华西村使用多年,如此一来,可暂时缓解财政紧张。

  不过近几年,曾有大批量伪造的“华西币”出现,有人以此购买货物和珠宝,给华西带来惨重损失,不得已的情况下,吴仁宝暂停了“华西币”的发行。

  据记者调查,早在四五年前,为缓解财务紧张和做新投资所用,华西村曾以入股的形式大规模向周边城市居民募集资金,多为苏州、无锡、常州等城市,他们把钱存在华西村,如是一年期月利息为5厘,三年期则翻一倍为1分,因利息远高于银行,曾吸引周边大批民众慕名而来,数额达数亿元。

  不过,在2008年当时传言华西村资金链断裂,曾引起周边城市无数储蓄者涌至华西村疯狂兑现。一位该村村民回忆说,在华西村金塔的2号楼的债务科,取钱者如云,吴仁宝为展示信心,从银行调来大批现金,堆放于桌子底下,表现从容地让外地人取钱,这股风波持续了5天终于散去,有村民估计被取走的金额有近亿元。

  “风波刚过,吴仁宝就要求每个中心村村民增资扩股,原先一个人一万股扩到了3万股,扩股的费用从奖金里扣,以此弥补了取兑带来的亏空,其实做的就是左口袋进,右口袋出的游戏。”一位知情者说。

  一位当地商界人士说,华西村50周年庆典之时,举行了阵容堪比春晚的大型晚会,投资巨大,不过这笔钱却大部分为当地企业赞助。当时,在该地经营的企业和邻村都需向华西村送礼金,一个企业所送金额多数在几十万元以上,而华西村的回馈是庆典晚会的多张门票,“很多企业都不敢不送,这地方工商、卫生等执法部门都是华西说了算,不送以后日子难过。”

  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按照以前规定,中心村村民的奖金20%可从账户上提取使用,而今年以来,若村民从中提取的现金超过5万元,就必须报现任书记吴协恩批准。而村里的财务管控也严格起来,“去年村里使用资金超过100万元的才需要吴仁宝审批,而今年超过30万元就需要老书记审批。”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