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官员微博:厅级最能博副职最爱博(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21日 10:30 中国经济周刊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官员微博教程官员微博教程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妍|北京报道

  叶青终于走进了“传说中的燕莎”—— 一个在很多小说和八卦新闻中,被描述为豪贾贵胄们疯狂购物的高档场所。

  一件短夹克,3万块,踩着高跟鞋的“柜姐”介绍说,里面是狐狸毛,暖和。远远地,诺基亚VERTU专柜一片金光闪烁,叶青走到跟前,打眼一望,每个手机的标价都是一串零,没好意思数,回宾馆上网一查,均价十几万,赵本山用过。

  下午3点15分,叶青发了条微博,“总是听过、路过燕莎,没有去过。此次住在燕莎附近,午饭后散步去看看。东西那个贵啊。”

  这些看似不经意的闲言碎语,常会被解读得意味深长。

  “不要低估群众的智慧,很多事儿没必要说得太直白。”叶青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

  他在腾讯微博的主页右上角显示:叶青,民进湖北委员会副主任,曾任中南财大外国财税教研室副主任,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第十一届人大代表,现任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广播4692条,听众1358385人。

  与两亿微博用户相比,叶青是特殊的,因为他的“官方身份”使他不只代表着“叶青”本人,还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政府、政界和官员群体的态度。但与近万官员微博相比,叶青又是平凡的,他不过是这个群体中的一个,因为爱说、敢说、能说而获得更多的关注罢了。

  从古至今,中国官场都以低调、神秘的面目示人,而最新出现的微博,却以亦公亦私的表达方式透露着其中的蛛丝马迹,甚至,微博已经作为一扇半掩的窗,开始表露出官员们的脾气秉性、官场的明暗规则和政界风气的风云变幻。

  微博,究竟是开启了一个新时代,还是炒起了一段小插曲?

  透视官员微博

  厅级最能博,副职最爱博

  “一个局里副厅级官员七八个,升迁渺茫,所以反而少了如履薄冰的功利心,愿意仗义执言,搏个刚直不阿的好名声。”

新浪微博公务人员部门分布图新浪微博公务人员部门分布图

  叶青,49岁,福建建瓯人,中等身材,戴细框眼镜,爱喝茶,说话慢条斯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财政系毕业,曾任教二十年。叶青自我评价——“知识分子、民主党派人士、学者”。

  在微博上,温吞的叶青很火爆,被称为“中国最具个性官员”。2011年,他超越众多高级别官员,跻身“十大公务人员微博排行榜”第六位。

  超越的缘由很有趣,今年两会,骑着自行车的叶青利用微博炮轰大片同僚:“中国的一些官员为什么总是把享受型的政策用足,而且把它放大?”“制定政策的人,制定修改方案的人,就是享受公车的人。”“省委书记管车轮子,省长管米袋子,市长管菜篮子。公车问题是腐败问题,应该由省委书记管。”

  其实,叶青的画像很具有群体代表性,因为开通微博并积极发言的多是学者型官员,他们知识面广、有些理想主义。

  叶青赞同这个评价,“我有自信不会说错话,因为我有理有据,对事不对人。”同时,叶青也坦承,他爱说话。“我算是愤青吧,任教多年,好为人师,总是希望竭诚尽智,于史留名。”他的偶像是张之洞,治理武汉十八年,建成“第二大城市”,一生廉洁。

  另一个有趣的共性是,“在开博官员中,厅级干部发微博数最多,影响力最大,好评度最高。”人民网舆情监测室主任舆情分析师刘鹏飞为《中国经济周刊》分析说。

  叶青对此解释:“厅级官员‘专家’居多,都是具体职能部门的负责人,谈起各领域的现实问题,比较有话语权。”相较之下,部级官员统管全局,发言压力较大,掌握的信息也比较笼统,处级官员则级别较低,影响力不足。

  “来到这个位置上,就应该表达,掌握好话语权。在如今这样的官员政治生态里,在整体噤若寒蝉的环境中,用好话语权比唯唯诺诺、不表达自己的主张好一点。”官员名博“医生哥波子”——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

  查看人民网舆情监测室8月评选出的“十大公务人员微博排行榜”,其中竟然有7位都是“副职”。如,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新疆阿克苏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穆铁礼甫·哈斯木,浙江省人民政府副省长郑继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吉林省政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林炎志,四川德阳市政府新闻办副主任安崇民等。

  为什么都是“副手”爱说话呢?同为副职官员的叶青认为,“副手”没有“一把手”压力那么大,“言论相对自由”。当然,还有一个很实际的原因是,“副职官员比较多,一个局里副厅级官员七八个,升迁渺茫,所以反而少了如履薄冰的功利心,愿意仗义执言,搏个刚直不阿的好名声。”

  在官场,一向崇尚谨言慎行,因此,敢于在微博上实名直言的,多是性情中人。

  叶青就常用“另类”来描述自己,他说不怕拍板砖,“一年365天,天天有人挨骂,今天轮到我值班而已。”如果他发了挺尖锐的微博,就不看评论。“不给自己找不痛快。”他也不怕得罪人,“反正机关投票,我一直票数不高。”

  12月,有媒体为叶青颁奖——“公共利益守望者”,叶青将之视为“毕生最高奖项”,“一个知识分子和财政学者的荣耀”。

  同样有个性,并且让叶青颇为赞赏的是“官员微博第一达人”——中共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蔡奇,蔡奇在腾讯微博上给自己添加的标签是“苹果控”、“创业导师”、“布尔什维克”、“老童鞋(‘同学’的谐音)”,开博一年,蔡奇的发博量已经高达3972条,听众5853542人。

  蔡奇的性情在温州动车事故时可见一斑,当晚,蔡奇连发微博二十余条,通报现场救援情况,并作为事故发生后首位公开质疑铁道部门的官员,大声追问:“这么大的事故,怎能归咎于天气和技术性因素?又该谁来埋单?铁道部门应痛定思痛,从中汲取深刻教训:铁路再提速,也要安全第一!生命伤不起啊!!!”这条微博被转发65817次,追捧赞扬者无数。

  “首先应该肯定,能够开微博的官员都是主动在执政议政,积极与民众沟通的。”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电子政务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汪玉凯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这个群体的开明、积极、亲民的作风,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影响了整个中国政界的风气。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