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官员微博:“受欢迎的官方姿态”怎么出炉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21日 10:30 中国经济周刊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受欢迎的官方姿态”是怎么出炉的?

  “平安北京”、“成都发布”、“外交小灵通”……谁在操盘政务微博?

  “不问民生问空姐”让一个不起眼的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成为网民笑料。有网友发现,这个经实名认证,拥有5000多名粉丝的“西岗分局”只关注了一人——日本性感女星苍井空。

  这个荒谬的丑闻立刻在全国爆炸,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随即出面澄清,“被盗号了。”

  一个被忽略已久的环节突然浮出水面,变成网友们关注的焦点:在政务微博的背后,到底是谁在操盘?

  开通微博之初,很多领导将之视为“时髦的小玩意儿”,随手扔给有兴趣的年轻属下处理,于是,漏洞百出的政务微博成为网友们“找茬儿”的乐土,哪些政务微博在关注明星?哪些政务微博在跟网友骂架?哪些政务微博在拍领导马屁?

  爆了几个典型,领导们突然意识到:重视度不够,于是,重新组队,“主要由各部门负责人、宣传部门人员、新闻发言人和网络信息中心的负责人员负责发布微博。”研究政务微博已久并即将出版专著的榕树下网站副总编辑卢金珠对《中国经济周刊》介绍说,“除此之外,还有个别政务微博是由官办媒体负责,如安徽政务微博就是由江淮新闻网的人员在负责。”

  “正规军”掌管微博,也许不会出错,但是传播效果却未必出色,原因很简单,微博与新闻不同,讲究的是有趣、亲和、互动,水土不服的“正规军”在新领域受了挫。

  12月3日,由20多个区县和市政府部门组成的北京微博发布厅闪亮登场,阵容之强劲、声势之浩大刷新了微博江湖的新纪录。但尴尬的是,网友们的反响异常冷淡,单条微博的转载、评论数都罕有破十,盛大开幕变成了虎头蛇尾。

  “言辞谨慎,生硬刻板,是微博的大忌。”卢金珠分析得出,广受欢迎的“上海发布”、“成都发布”、公安部筹划的各地“平安”系列等,都学会了放下身段说话,与网友们积极互动,才得到了“爱粉你”的回应。

  广东省公安厅把知心姐姐的功夫发挥到极致,从交通到天气,从菜价到安全,处处都是温情,网友送绰号——“厅哥”。

  “成都发布”用“段子效应”获得了高转发率,并一度引发了网友大接龙。“【打望新地图】成都美女多:1.宽窄巷子文艺 MM 多;2.第一城白领 MM 多;3.新中兴小萝莉多;4.川师学生 MM 多;5.大业路金领 MM 多;6.伊势丹时尚MM 多;7.小通巷小清新多;8.桐梓林贵族 MM 多……更多打望胜地欢迎大家补充!”

  外交部微博“外交小灵通”则用网络语言玩转微博,成为首个粉丝破百万的部委微博。“亲,你大学本科毕业不?办公软件使用熟练不?英语交流顺溜不?驾照有木有?快来看,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招人啦!……有意咨询65962175~不包邮。”一经发布,这条微博就被转发7000余次,更有1500多名网友留下“亲民、给力”的评论。

  成都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庞惊涛对《中国经济周刊》透露了成功背后的组团秘诀,“成都发布”开通之初,办公室聘用了一位社会人员做兼职,整个新闻发布处协调配合。2010年10月以后,庞惊涛专职负责“成都发布”,并制定了全面系统的考核指标和办法。“连续三个月打分在60分以下,主编职务是要被罢免的。”打分标准包括:发微博数、转发数量、评论数量、好评度等。

  据政务微博分析专家马博士透露,“微博外包”已经形成产业,即将微博托管,由专门的人员负责发微博,赢得关注度和影响力。“但客户主要是企业、商人和名人,官员比较谨慎,一旦有政治风险得不偿失,所以托管的官员很少。”

  政务微博取代信访?

  政务微博令政府与公民的沟通进入前所未有的积极互动的时代。

  随着政务微博的进步和发展,微博的功能越来越强大,甚至有网友提议,微博问政可以取代新闻发布会,典型案例则是备受网友关注的“成都发布”率先开通了“微博新闻发布会”,同步直播西博会、暴雨灾情和大案要案的进展情况,获得了“粉丝们”的高度评价。

  “微博即时性强,简洁便利,最重要的是,通过转发,微博可以网状交错传播,比起常规的新闻发布会通过媒体来传播更具有普及性。”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电子政务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汪玉凯认为,“政务微博”的火爆有促进政府加速转型的积极意义。

  在南京,南京市政府已明确“下文”规定,“官员对灾害性、突发性事件,要在事件发生后的1小时内或获得信息的第一时间进行微博发布,少讲官话。”

  “目前政府正由管理型向服务型转变、由单一经济建设型向公共治理型转变、由手工作业型向电子网络型转变。在这一转型中,微博可以起到促使政府改变施政理念和施政方式,促进政务公开,促进政府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最大限度地减少决策失误,保障民众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言论自由等各项权利。”汪玉凯认为,政务微博使“官民”沟通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积极互动的时代,微博问政已经开始考验中国官员和中国各级政府的集体智慧。

  最近,“微博检举”、“微博问政”也异常火爆,通过微博的放大和倒逼作用,官员的腐败问题、百姓的诉讼问题得到了更高效的解决。那么,微博能否替代广受非议的信访制度呢?

  “目前政府面临的一个很大问题在于没有真正找到一个对公权力有效的制约机制,而在对政府公共行为监督方面,建立在公开透明基础上的微博恰恰是不可替代的力量。”汪玉凯说。

  与其他媒介不同,微博最大的优势在于互动效果。互动型的代表人物是新疆“一把手”张春贤,他曾发博,“连续几个晚上看大家留言至凌晨两点多。”有网友指出新疆义务教育中的问题,张春贤立马回复:“可寄区教育厅,抄尔肯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两会期间,张春贤几乎天天在微博上与网民互动,正如他对自己微博的定位——“超九成与网友互动交流”。

  “政府部门需要放下姿态,拿出诚意与网民沟通互动。把微博作为一种采纳民意、倾听呼声的重要渠道来改进我们的决策、改进我们的政府治理。”汪玉凯认为,“微博问政”已是大势所趋,在新媒体的促进作用下,政府迟早会变成“玻璃房”,接受民众的监督,采纳民众的意见。但他也强调,微博问政刚刚兴起,并未成熟,“不可片面夸大微博问政的力量。”“微博问政可以作为新闻发布和信访的有力补充,但决不至于完全取代。”汪玉凯表示。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