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微面孔:伍皓“卖”唱者不眠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05日 10:25 经济观察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唔好伍皓     

  伍皓:“卖”唱者不眠

  导语:一年来,他一直在宣传红河旅游,有人说他不做正事,只知道说说唱唱,有人说他把红河旅游的名气打响了。但他无所谓,一笑了之,偶尔也和网民互相调侃。

  微评语:

  一年来,他一直在宣传红河旅游,有人说他不做正事,只知道说说唱唱,有人说他把红河旅游的名气打响了。但他无所谓,一笑了之,偶尔也和网民互相调侃。关于伍皓,微博的争论从未平息过,可以预见的是,这种争议在2012年仍将继续。

  微语录:

  微博特点,有质疑有异议,评论的网友就会多。所以,发条微博,“评论过百,心惊胆颤”。以前,年度述职报告都是呈给上级装入档案,所以会滋长虚报政绩、官出数字等现象,因为上级不太容易发现虚报,能发现政绩掺水的是当地民众。我首开先河通过微博向公众述职,迄今舆论平稳,说明所述无可争议。甚慰。

——2011年12月23日

  微博的影响力有多大?昨天去理发店剪发,以为不会有人认识我,没想到理发师们都围上来,搬凳子,倒茶递水,七嘴八舌说,看微博了,部长把那些污蔑我们红河的坏家伙批得屁滚尿流的!我们支持你!我说,你们也看微博呀?他们也不是坏家伙呢。其实,我真没想用这种炒作在红河来赢取民心。真不是有意的。

——2011年12月6日

  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我是个很坚强的人,但也有不堪承受之重。精神压力过大。谁有办法能让我入睡?明天一早还要去剧场考察,跟北京来的专业人士们论证红河大剧场装修方案呢,熊猫眼怎么出去见人呀?

——2011年11月27日

  想听真话吗?我的名声已大到严重影响仕途前程了,各种荣誉也已铺天盖地,我还沽什么名钓什么誉。我也明白,对仕途来说,名声大就是风险大,晋升可不靠名气。但对红河来说,却需要有更大知名度来促进发展。

——2011年10月8日

  有人在说,只有不干实事、光会作秀的官员才织微博。这是对微博的误解。比如,我现在正在路上,做不了其他事,把时间见缝插针利用起来就能发微博,而这些时间过去都浪费了。我晚上发博最多,是几乎所有请吃、请玩都谢绝了才给自己留出这么多时间读书、上网、织微博。

——2011年7月29日

  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是我朋友,也是我比较敬重的新闻发言人之一。我们曾有过多次交流。作为发言人,我相信勇平先生是想把真实情况告诉公众的,其实问题还是出在当今社会公信力的流失。更证明我多次强调过的一个观点:新闻发言人制度建设的核心,是新闻发言公信力的重塑和建设。

——2011年7月25日

  还有个秀我也坚持:只要有大灾难大事故,我都通宵不睡,一直看滚动播报,为生还者祈福,为亡灵祈祷。不能亲身参与救援,那就让自己不在睡眠中忘记哀痛,我觉得这是可以心安的一种方式。中国传统文化中也有“守灵”一说。有点苛刻,但我这样做了很多年。写出来不是要表白自己,而是希望传递一种人性关怀。

——2011年7月24日

  永远不要把个人作用看得过高。地球离了谁真的都在照常转。可有些人就是想不明白这一点,觉得自己执政一方,功劳大,这地方离不了他,渐渐地个人就无限膨胀了。任何事物膨胀到最后都只有一个结局:毁灭!气球如此,人也一样。

——2011年4月30日

  经济观察报 仇子明/文 昆明的下午,阳光灿烂。放学了,一个五年级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跑出校门,她远远地就望见了在街尾向她招手的爸爸。小姑娘的衣服很干净,相映之下,粉红色的书包则显得有点脏,肩带黑黢黢的——5年了,她的爸爸都没有给她买过新书包。

  她开心地挽着爸爸,嘴里哼着小调:“红河是一条开满鲜花美丽的河,红河是一处留给心灵栖息的角落……”她骄傲地说,这首歌叫《我要去红河》,歌词是她爸爸写的,没人教她怎么唱,只要她爸爸在家,DVD里全天候地循环着这首歌,听着听着,就会哼了。她和爸爸在晚餐后,恐怕下次再会时,已是春节。

  她爸爸就是传说中的网络红人——伍皓。2011年1月8日,从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调任云南红河州宣传部长后,伍皓平均两个月才能回一趟昆明的家,和他的妻女共进晚餐。和女儿简单用餐后,伍皓连夜从昆明驱车赶回红河州。

  高速公路上,月明星稀。车载视频中的《我要去红河》,单曲循环,足足放了一路,三个半小时。伍皓本人则一边听歌,一边拿着他的苹果手机刷着微博,很快,他的手机就没电了。车载充电器早就准备好了,伍皓的司机说,他的苹果手机每天要充电两次才够他刷微博,伍皓的苹果手机里,没有微信,也没有愤怒的小鸟,这部手机,基本只用来刷微博。

  一年来,伍皓的微博似乎只在做一件事,那就是“忽悠”所有人去红河,多多益善;而他,则负责“卖唱”。

  “我要去红河”

  2011年1月8日,伍皓第四次来到了红河州,这一次,他是来上任的。在任职红河州州委常委、宣传部长之前,他只去过三次红河州。前两次,是在新华社任记者时,带着采访任务来的;第三次,是任职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时应地方宣传部之邀来讲过一次课。10年过去了,伍皓回忆起当年和女记者一起在红河州建水县采访时的细节,依然说得津津有味,是夜,一行记者入住建水古城,玩心未泯的伍皓在夜里穿着古装,扮演僵尸吓唬女孩子,女孩子被吓得“孤枕难眠”,只能去找他聊天解闷。

  伍皓来红河,可不是来回忆青葱岁月的。关于调任红河州,是升官还是降职,微博上曾有过一阵网民的大讨论,有人认为尽管职级未变,但州一级的官员和省一级的官员相比,影响力变小了,因此是明着平调,实为暗降。对此,伍皓不愿评论,他说他没有基层工作的经验,每一个干部都需要有这样的历练。无论在什么岗位上,他都不想闲着,他愿意“折腾”。

  红河州的旅游资源得天独厚,该州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哈尼梯田;有中国最大的孔子文庙;有建水古城;有内地最大的蝴蝶谷;有红河;有各种原生态的少数民族民俗以及美食。在伍皓看来,云南境内,除了雪山、冰川外,其他地方有的风景样式,无论山水,红河州都有,而且较于丽江等地,红河州的景点更有历史文化背景。但提起云南旅游,外地人仍只首推丽江、大理、香格里拉,伍皓不甘心。

  在宣传经费极其有限的情况下,伍皓的原则是:“花最少的钱,办最快的事”。伍皓不是没想过靠一部商业大片推广红河美景的愿望,一如杭州西溪湿地之于《非诚勿扰》。在计划中,一部暂定名为《2012》的影片曾经被认真地筹划过,故事大意是,2012年阻止地球毁灭的密码就藏在红河州的哈尼梯田中,担任这部电影的编剧是当下最红的畅销书作者之一的南派三叔。因影片制作周期过程长,投资过大等诸多因素,这部电影筹备了一年还未开工。“歌曲则不同,短平快,投资小,传播广。”——《我要去红河》应运而生,并借助伍皓的私人微博流传出去。

  《我要去红河》究竟烧了红河州政府多少钱?据伍皓自称:30多万元。歌词是他本人执笔的,没人给他发稿费;演唱请的是歌手董冬友情出镜;作曲,花了点小钱;拍摄MV,花了30万。这部曲子的MV即将送到央视去播放。

  伍皓不断地在私人微博推这首歌,日复一日,但其每条推歌微博的网民的评论数,却很少超过50条。对此,伍皓并不悲观,他认为网民不评论,不代表没有点击视频或音频收看、收听。他悄悄地“侦查”过,与网民在微博上不超过50个的评论数相比,微博视频原始出处的视频网站上,点击次数早已过千万。

  董冬演唱的《我要去红河》,只是通俗唱法的一支单曲,其他民族唱法、原生态唱法的其他红河之歌,正在通过他的微博不断地和网民见面。红河州13个县市,伍皓计划给每个县市都打造一首能唱响大江南北的旅游歌曲,蒙自的《送你一个春暖花开》、开远的《为幸福举杯》、个旧的《红河谷》、弥勒的《佛光普照》、石屏的《天女》、屏边的《避暑》……一支支热歌悄然在网络走红。

  尽管对《我要去红河》等歌曲褒贬不一,但红河州的知名度已经借助这首歌被伍皓成功地推了出去。董冬说,她的朋友见了她就问:红河美不美,我们也要去红河;而北京某拟于明年上市的影视制作公司,也被这首歌打动,特派一位高管赴蒙自与伍皓商洽在红河州购地兴建影视基地的计划。

  在伍皓的微博上,《还要去红河》的小样已开始征询网友们的意见。“2011年,《我要去红河》;2012年,《还要去红河》!”伍皓在微博上把网民“忽悠”得心痒痒。

  “卖”唱

  “他人脉很广,我每天陪他接待的人都是不同的面孔。”一位伍皓身边的下属官员如是说。而伍皓亦坦承,为了推进红河州的文化产业尤其是旅游产业,他几乎把他私人能调动的人脉关系全用上了。让伍皓失望的是,他从经济发达地区邀请来的企业家,每次和他磋谈时,都答应得好好的,说会认真考虑来红河州投资的事宜,但回去后就没下文了。

  失望不代表绝望,伍皓愿意相信,红河州的旅游业发展起来了,游客数量上来了,投资人也就来了。让伍皓有此信心的,是同样来自云南省的一个例子:腾冲。

  1999年,腾冲县的县委书记沈培平找到了伍皓所在的新华社,共同策划了腾冲旅游的方案。沈培平几乎拿出了全县可以拿出的全部财政经费用于腾冲旅游之宣传,在外地的新闻发布会一场接一场,广告一个接一个。在密集的广告轰炸下,当时连一条像样的公路也没有的腾冲,几乎在一夜之间,便成了中外游客眼中的旅游胜地。当年的国庆节,腾冲的旅店人满为患,游客不得不栖居百姓家。如今,腾冲的机场修了起来,公路也建了起来,截至2011年末,腾冲的五星级酒店也有了7家。公开数据显示,仅在2009年,腾冲便签了9个项目,共引资52亿元,而与腾冲同为边境县城的红河州河口县,虽旅游资源同样丰富,但该县在2010年,全县的财政收入也仅仅只有1.03亿元。“有了知名度,吸引了游客,投资自然会来,不用政府主动去请。”——这就是伍皓的愿景。一位腾冲现职官员打趣地和伍皓说,“若在以前,我天天头疼的就是如何去招商引资,现在,我最大的任务就是提防自己不去腐败犯错了。”

  尽管伍皓“卖”唱也受到了州政府的大力支持,但伍皓依然多少有些孤独感,在他看来,全州干部的“觉悟”还不够。12月中旬,在红河州党校举办的“红河州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暨省九次党代会精神专题研讨班”的一个讲座上,伍皓含蓄地对部分官员陈旧的政绩观表示了自己的遗憾,“修路、盖楼,立即出政绩,立竿见影,去搞文化产业干什么?”对于这样的政绩观,伍皓认为是官员见识不足,“修路只有自己看得见,外地人根本不知晓,但文化产业做起来,不仅自己,在全国乃至世界都将产生影响力!”

  曾经的腾冲县委书记沈培平,在腾冲因旅游而火后,目前已升至云南省普洱市市委书记。在党校讲座上,伍皓多次以沈培平的“由文化而出仕途”来激励全州各地干部加大力度更大扶植文化产业。

  2011年10月10日,云南省旅游局发布了国庆长假期间的一组数据:红河州共接待国内游客1166.57万人次,同比增长5.35%,接待海外旅游者14.07万人次,同比增长27.45%,实现旅游业总收入67.58亿元,同比增长19.67%。尽管没有证据可以证明红河州旅游的起色与伍皓的宣传有直接关系,但红河州旅游正被更多的人关注却已成为事实。

  让伍皓头疼的,仍是交通问题。红河州游客数量的增加,多来自于省内自驾游的游客,异地旅游团来红河州旅游观光的局面仍未大规模出现。但伍皓有耐心,因为红河州的机场兴建有望于2012年启动,红河州与邻近地市的公路、铁路交通也正在加速推进。

  只要醒着,就在更新微博

  除了宣传红河州旅游外,伍皓偶尔也会在微博上“调戏”一下网民。比如,有网民明明是在赞他为红河州旅游业发展做出了贡献,但伍皓会“毫不领情”地说:你们这些草民说了不算,要领导说了才算。

  于是,骂声蜂拥而至,有人说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媚上,只是为了升官。但事实上,伍皓上述的“戏语”也有其心酸之处,为了推送《我要去红河》上春晚,以进一步推动红河旅游的知名度,伍皓劳心劳力,但因为一些不可抗、不可控的因素,伍皓的努力最终功亏一篑。只是,有些话、有些内情,他不方便、更不能在微博上表述出来。他在工作中遇到的挫折,以及自己无能为力的事件,也基本不在微博发表。在微博上,他只是一个“报喜不报忧”的伍皓。

  偶尔,伍皓也会自作聪明地编个小段子调侃一下中国政法大学的某位副教授,当然,该副教授也给他寄来一张律师函。尽管官司终于没打,但该副教授在微博上与其他网友骂战时,伍皓编写的段子则被不明真相的网民翻了出来,当做一个“事实”,伍皓并没有直接参与骂战,但看着那位副教授“舌战群儒”地辩白,伍皓在网线的彼端,不厚道地笑了。

  伍皓离不开微博,只要不在睡觉,他的微博始终处于更新状态,一般来说,凌晨2:30,他的微博依然在线,天亮后的7:30,他的微博便开始第一条更新了。也就是说,他完整的睡眠时间,平均一天只有5小时。

  微博也是伍皓近乎唯一的工作之余的调剂品,他不爱桑拿、不爱足疗、不爱卡啦OK,他只爱玩微博。熬夜工作之余的休憩时刻,微博是他的两个朋友之一,另一个是烟。

  2011年12月16日晚上10点,伍皓的烟缸里的烟头还只有7个;12月17日上午7点,烟头已经陡增至30个以上。长时间的习惯性熬夜,伍皓需要烟来提神,但他从来不买太贵的烟,通常是10元一包的红河。伍皓说,在红河州有句俗语叫“家有恶婆抽红河!”意思是,如果你家里有个厉害的老婆,她就不会让你花钱抽很贵的烟。

  说这话时,伍皓偷偷地瞟了一眼放在案头的妻子照片。他们,又是很久没见了。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