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我非另类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05日 10:25 经济观察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陆群陆群

  陆群:我非另类

    导语:他血性耿直,为50名农民工讨薪和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对赌官帽”,曝光娄底市电业局多名局领导配备奥迪车,被网民美誉为“现代包公和海瑞”。他好公义、敢担当,给弱势群体带来了希望。铿锵不改,去路洁白。2012年,陆群依旧在路上。

  微评语:

  微博上大家叫他“御史在途”,朋友叫他“陆哥”。他血性耿直,为50名农民工讨薪和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对赌官帽”,曝光娄底市电业局多名局领导配备奥迪车,被网民美誉为“现代包公和海瑞”。他好公义、敢担当,给弱势群体带来了希望。铿锵不改,去路洁白。2012年,陆群依旧在路上。

  微语录:

  其实,有关部门建立特供基地,何尝不是在为国为民着想?如果他们吃了特供食品,平均寿命并没有超过我们,不是证明了有毒食品多吃无害吗?

——2011年12月28日

  我从来都没有忽视阳光的一面,从来都没有放弃希望。只不过我天真地希望把阴暗角落里那些东西都拿到阳光的这边来晒一晒。


——2011年12月22日

  根据有关指示精神,我已不能对有关具体问题具体人进行公开批评,请予理解。请腾冲这个地方的乡亲们多保重,这种污染的影响最多1000年,挺一挺就过去了。

——2011年12月22日

  我有信心。即便有朝一日丧失信心,也不会让子、孙辈移居国外。再往后我管不着了。

——2011年12月14日

  多么可贵的部委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啊,他们一年公款吃喝费用以千万为单位,把负担全部转嫁到地方住建部门、房地产商、建筑商以及本部那些富得流油的二级机构,既减轻了温家宝总理的压力,又维护了国务院组成部门清廉的形象。

——2011年8月12日

  卫生部即便把全国的记者都打入黑名单,唯一的效果也只是全国人民再也看不到与卫生部有关的任何公开报道,莫非这就是毛主任追求的效果?

——2011年6月14日

  人性天生有阴暗的一面,比如说,有钱人大都不希望别人比他更有钱,当官的不希望别人的官比他更大。同理,吃着有机食品的人,大都希望别人都吃不上有机食品,最好是吃有毒食品,最后只剩下他们一小撮那就是好上加好。所以,指望开辟了有机开心农场的人去维护我们的食品安全,那是扯淡!

——2011年4月27日

  今天的公交车上,食品安全成为市民议论的话题,大家对总理的表态充满期待。一位妇女的评价充满智慧和哲理,我个人认为值得研究,她说:“如果我们老百姓吃上了放心食品,那卫生局的干部吃什么?”

——2011年4月20日

  窗外又下雨了,近处有鸡鸣声,江面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笼着一层薄雾。脑袋里忽然冒出张祜的《瓜洲晓角》来:寒耿稀星照碧霄,月楼吹角夜江遥。五更人起烟霜静,一曲残声遍落潮。

——2011年4月16日

  其实,伟人也好,俗人也罢,都不过天地间一匆匆过客。最伟大的人物都生活在人民的记忆中,纪念设施最终都免不了阿房宫式“楚人一炬,可怜焦土”的命运,因为活人永远比死人重要。

——2011年4月16日

  经济观察报 陈安庆/文 

  “如果经公正调查,证实民工诉求不合理,我立即辞职以谢天下。”10月20日,湖南纪委预防腐败室陆群在微博发帖,就湖南长沙县警方拘留殴打讨薪农民工的“怡海星城事件”,叫板长沙县县委书记杨懿文(副厅级),引发热议。

  因为敢言擅谏,在媒体的高频报道中,特立独行的纪委干部陆群,被网友称做“血性汉子”、“现代包公”,粉丝拥趸。

  今年40岁的陆群,出生在湖南娄底市新化县,这里自古多豪侠,是陈天华(《警世钟》作者)、成仿吾(《共产党宣言》译者之一)的故乡。

  陆群坦言“爱管闲事”与个人的性格有关,他骨子里面有一种侠义情怀。这与其从小受的熏陶和生长环境有关,“遇见不平事,大家都袖手旁观,做看客,那怎么能行呢?”

  1993年毕业后,陆群作为湖南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在双峰县洪山殿镇政府工作。1996年,在省纪委跟班学习三个月后,正式调入湖南省纪委。在工作的同时,陆群还考取了长沙理工大学的研究生,在攻读古代文学硕士期间,陆群特意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一住就是两年。

  为农民工奔走

  “我来自于底层,也在基层工作过,我本身就是草根,所以我能体会农民的甘苦。”这位身材高大瘦削、身着休闲西装的中年人说。

  据陆群介绍,目前湖南省委已派了两个调查组,对“怡海星城事件”进行调查,已进行了一个多月,为保证调查公正,他所在的单位暂时回避。在结果未出来之前,陆不愿多谈。

  他希望调查组能够查出两个最关键的问题:一是农民工的诉求是否合理;二是长沙警方的出警行为是否得当、是否毒打民工。“经验告诉我,对这种调查结果不要过于乐观。一帮为生计奔波、没什么文化的民工,面对一群训练有素的人,较量的结果大体可以预见,而我的力量太单薄。但民工最终一定会讨回公道。”

  在陆群看来,作为讨薪事件的组织者,何太雄是最大的受害者。“即使何太雄拿不到工资和补偿,这些民工的工资也是一分不能少的。他们赚的都是血汗钱,何太雄每天都和工友在工地施工,有一次施工,何太雄的几个手指粉碎性骨折,差几厘米脑袋就被砸碎了。”

  “对于那些从偏远地方出来务工的农民来说,如果一年忙到头,还亏了几万元,是不会服气的,杀人的心都会有!”陆群说。他担心如果拿不到工资,民工们会做出傻事。

  旧账未结清,新的欠账又开始。“怡海星城”事件后,何太雄和讨薪的农民工目前在长沙开福区的一处建筑工地施工已有数月,然而尴尬的是,这个由中国铁建承建的工程项目,又拖欠了他们几十万元血汗钱。“之前这家公司承诺说4天之内付工资,转眼新年到了,何太雄们的‘过年费’依然没有着落。”陆群介绍说。类似的情况,陆群手头还有5起。

  近一段时间,陆群为这六七帮农民工的工资,在工作之余带着热心公益的律师四处奔走,期冀能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

  无意成为网络焦点

  陆群的父亲是新化乡村的一名赤脚医生,喜欢买书。在父亲的影响下,陆群渐渐喜欢上了阅读和背诵。

  在1990年中学毕业后,陆群被保送上娄底师专中文系。据陆群大学同学曾凯回忆,陆群的记忆力十分惊人。“《琵琶行》、《长恨歌》之类长篇诗歌,还有《滕王阁序》等古文能倒背如流。”现在,陆群还能通背《古文观止》。

  大学里的一次元旦晚会上,大家都要表演节目,陆群不会唱歌跳舞,就给大家表演了“背诵圆周率”,让大家开了眼界。

  谈及自己醉心的古典文学,陆群表示更看重充实自己,而不是简单的一张文凭。在完成了长沙理工大学古典文学研究生学业后,他仍然坚持自学。

  陆群最喜欢的古文是《左传》里的《介之推不言禄》和柳宗元的《种树郭橐驼传》,因为爱好古典文学,陆群每天有晨读古诗文的习惯。上班挤公交时,陆群总会“背点古诗文什么的,现在手机可以上网,更方便了”。

  2009年,熟悉传媒的陆群开始研究微博,写过论文。在陆群看来,微博作为新兴的自媒体,给传统媒体以巨大冲击,新的舆论格局将随之产生。

  据陆群介绍,自己真正上微博是2010年底,其时钱云会事件刚刚发生。陆群开始利用微博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批评。

  在面对微博各种评论声音时,陆群自认为承受能力比较强,能够坦然面对。他心里知道有些批评性的意见别人看了之后肯定不爽,但没有顾忌这些。

  作为一名纪检干部,陆群无意成为互联网上的焦点。所以,在最开始认证的时候,他的认证说明是“湖南纪委干部”,没有名字。“不公开名字,还有退路,一旦名字被公布,就暴露在阳光下,没有退路。”陆群说。对于“怡海星城事件”,他坦言,在发微博之前并没有想到有这么大影响,也没有想过微博会引起较多关注。

  陆群的工作很忙,有人曾在微博上说他“不是一个成功的炒作者”。对此,陆群回应:“虽然我的身份是一名省纪委干部,但我更是一名普通网友。平时我有自身的工作职责,不可能被微博绑架。”工作中,陆群只会在开会或者出差途中偶尔上上微博,上班时间基本不发微博。近段时间,他随便说什么都会被人贴上单位标签,为此承受很大压力,没少挨批评。“我估计以纪委干部身份在网上公开开展批评和监督的机会不多了,不知这究竟是进步还是倒退。”他欲说还休。

  接济上访者

  出身农村的陆群读中学以前很少吃过早餐,平时也很少喝水,患有比较严重的胆结石。对此,陆群戏称“据说胆结石还可以当成牛黄去卖,把手术费挣回来”。

  陆群身上颇有一股春秋遗风:傲上而不辱下,欺强而不凌弱。有媒体称,陆群为农民工维权是缘于桑梓情结,陆群说:“这不客观,我帮助的人来自五湖四海。”

  在陆群看来,作为弱势群体的上访者是很可怜的。“他们没有表达诉求的畅通渠道,就像无头苍蝇,到处碰运气,常常是被忽悠的对象,没有几个人真正的去关心他们。即便引起重视,大多数人都难以完全讨回公道,冤沉海底的不少。”陆群说。

  邵阳个体工商户李美祥认识陆群有15年了。李美祥1991年携全家去湖南省怀化市做生意。1996年,当地不法分子勾结交警对他进行诈骗和“追杀”,李美祥损失数十万元,但当地相关部门却不作为。

  一次在长沙上访,遇到陆群,陆挑灯夜战帮李美祥整理材料。后来他来邵阳搞“三讲”巡视,出差空隙还来到李美祥家问情况,方方面面帮助协调。

  湘潭访民陈昌友身无分文、走投无路,老婆也和他离婚了。2003年,经人介绍认识了陆群。陆群在办公室里跟他一起吃盒饭,听老陈诉苦,从早上聊到晚上。陆群留他在自己家里住,就此接济他三年。

  如今不时还有上访者找上门来,陆群表示会尽力去帮助这些弱者,“但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长远来看这不是办法”。

  “非另类”官员

  陆群并不认同媒体将自己和廖曜中、龚厚钦等另类官员归为一类,“我有自己的个性、原则和操守,但并非所谓‘大炮’,不能也不愿和别人归为一类。”在陆群看来,干部队伍主流是好的,有正义感的官员何止万千,他最多算个敢担当一点的人,并不“另类”。

  陆群并不认为自己质疑“怡海星城事件”为农民工维权,是“叫板”长沙县县委书记。实际上,他也并没有寄望微博能够解决实际问题。“我在微博上面发这个,实质上就是揭露丑行,以儆效尤。解决问题还是要通过正当途径。”

  在陆群看来,微博只是一种表达的渠道。“微博可以在短时间内引来更多的围观。但是解决实际问题,还是要有一个机制。”

  在媒体一片“对赌官帽”的喧嚣声中,陆群说,“我早就已想到了最坏的结果,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一时冲动’,也并非‘书生意气’。我一直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也从不后悔自己的率性,我做事高调,这种底气不在于我是个纪检干部,而在于我对事实的缜密调研把握和判断,况且为农民工维权也是正义之举!”“我只是为了向大家表明,农民工维权一事,我是经过调查的,如果我这些调查经证明失实,那么我愿付出代价。如果错了,我愿辞职以谢天下。到目前为止,我还是这个态度。”

  陆群坦言,他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让群众监督政府,让官员对权力和百姓存敬畏之心。政府需要监督,微博就是一种监督的渠道。“我的做法实际上是一种舆论监督。我个人认为,党和政府是需要监督的,不仅要有民主监督、舆论监督,还要有内部监督。党内监督的形式不应仅限于通过内部渠道,可以有根据地开展公开批评,否则,最终结果是保持一团和气,‘批评与自我批评’彻底成为空话。”

  陆群的朋友曾对他提出过善意的建议,提醒他注意保重自己,家人也担心他的人身安危。陆群坦陈,自己根本不怕任何威胁,但很担心家人会有压力。“希望社会正义多一点,让更多的弱势群体不要对我们这个国家失望。”谈及新年愿景,陆群希望在春暖花开的日子,何太雄和农民工们已经顺利拿到拖欠的工钱和补偿。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