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卫生厅厅长刘维忠:微博改变工作模式(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05日 10:25 经济观察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刘维忠刘维忠

  刘维忠:让老百姓看一看

  导语:他意外发现,微博妙处甚广,可成为整治医疗痼疾和官场积习的良方:公开政务、传达文件、纠风监督、集思广益……有些发端于微博的只言片语,成了甘肃卫生厅的正式文件。

  微评语:

  为推广中医,刘维忠上了微博。他乐此不疲地给求医问药的患者开方子、解疑惑,也收获了网民的热烈回报:赞声不绝,骂声亦不绝。他意外发现,微博妙处甚广,可成为整治医疗痼疾和官场积习的良方:公开政务、传达文件、纠风监督、集思广益……有些发端于微博的只言片语,成了甘肃卫生厅的正式文件。

  微语录:

  写讲话和文章谁能带头把前面那一段帽子去掉就是一大进步。文是为事服务的,领导如果每天陷入修改文章的事务里,办事效率会受影响。

——2011年12月23日

  早上厅务会讨论综合医院等级验收时我问中医师到西医科查房制度落实了没有,如果没有就通知整改,我说,抓中医矫枉必须过正。

——2011年12月20日

  昨天省委扩大会传达中央经济工作会精神,王三运同志讲,甘肃省是祖国大家庭的穷孩子,穷也要有艰苦奋斗精神。我想家长关心孩子有不同的方法,对没有作为的孩子家长会给点饭吃别饿着。对有作为有培养前途的孩子,家长会花大钱供其读大学或学手艺,我们甘肃要让国家关心必须自己有作为。

——2011年12月20日

  省政协的朋友给我说医院行风有好转,还有漏洞,个别医院中药免煎剂回扣问题仍然存在,他说检察院的同志给他说,已经开始关注这个问题了。我很担心,甘肃医疗人才让发达省挖走了不少,如果做的不好让检察院在抓走一些,人才就更缺了。各医院要抓紧安装防统方软件,确保医生安全。

——2011年11月30日

  回复@suedelover:没有导尿,那样孩子太痛苦了。//@suede-lover:回复@甘肃刘维忠:导尿多痛苦你知道吗?而且还是这么小的小孩!别把无知当资本行吗!@甘肃刘维忠 :患儿韩鹏10小时无尿,医护人员很着急,采取各种办法没有效果。太极正骨陈启锋用艾灸会阴部,给腹部扎一针后,孩子小便正常。(韩鹏是甘肃正宁校车事故中的受伤患儿)

——2011年11月18日

  回复@风之魅影:刚才给民政厅田宝忠厅长发了短信,田厅长回短信说:谢谢刘厅长提示,我在北京开会,马上安排。//@风之魅影:兰州西关十字地下通道步行街出口处,一个岁83岁老奶奶在卖麻子和石榴,老人无依无靠、女儿去世,从别处低价买来麻子装好后卖一元,天亮出来,天黑回去,每天挣得只能保证一顿饭钱!

——2011年11月10日4

  回复@燕术:洗发时加点醋试试或侧柏叶加何首乌煮水洗头试试 //@燕术:请问,我老公近三十,头顶头发开始稀疏,似呈地中海式脱发,有救吗?

——2011年11月1日

  前天晚上12点同事说母亲肺心病病危,我赶到医院发现情况严重,所有强心药用遍了不起作用,血压稳不住,医生说用20年前用过的药,我给各医院联系都无药,我请来70多岁的中医刘东汉,他开了方子,3点病人服了中药,我回了家。7点医院说病人尿特别多,肺水肿消了,心功能好多了,能吃饭了。

——2011年9月7日

  经济观察报 宋馥李/文 2011年12月22日,甘肃卫生厅处级以上干部述职,厅长刘维忠规定,要讲短话,处长每人8分钟,厅长每人5分钟。刘维忠身体力行,用5分钟讲了10件事。

  晚上,刘维忠把这件事晒在了微博上,立即得到了网友的热捧,刘维忠回复道,说话应该一口咬在“肉”上,写文章开门见山。

  这是刘维忠的生活常态,做了什么事儿,要上微博晒晒,有什么想法,也上微博寻求支持。得到网友的认同,他热烈回应,被人骂了,也不以为然。

  其实,在2011年5月份之前,刘维忠还不知道什么是微博。甘肃省新闻办的一个朋友向刘维忠建议:你不是重视中医吗,可以开个微博来宣传中医。

  微博能推广中医,刘维忠欣然同意,由此一发不可收。

  微博改变工作模式

  始料未及的是:微博很快成了刘维忠“离不开的帮手”。他越发越起劲,不断开发新的功能:政务公开、文件传达、纠风监督、集思广益……当然,还乐此不疲地向求医问药的患者开方子,解疑惑。

  刘维忠的微博中,多次提及猪蹄、猪蹄煮刺五加等食物对艾滋病、肿瘤的辅助治疗效果,猪蹄汤和黄芪水也被他视为救人续命的良方。但在部分西医看来,以此治病救人没有科学依据,戏称其为“猪蹄儿厅长”。对此刘维忠说,这些人都没有试验过就骂人,但百姓不这么看。

  刘维忠发微博,一般集中在早上6点到8点和晚上7点到10点这两个时段。不过,也有一些微博,是深夜一两点钟发出的,那时,他往往是在出差。

  现在,不仅刘维忠开了微博,在他的推动下,甘肃省卫生厅专门发了通知,鼓励中西医的医生和卫生系统管理人员在新浪、腾讯开微博。卫生系统行政单位和医疗机构也开了官方微博,厅里专门成立了微博服务站,制定了微博管理办法,前不久,还评选了微博先进个人和集体。

  自从有了微博,刘维忠的工作模式改变了。最首要的,微博成了他新的办公自动化平台,卫生厅的每一项决策,在正式下文的同时,都会出现在刘维忠的微博里,全系统的人第一时间就能看到,效率大大加快,还能避免很多枝节。

  今年,甘肃省组织1000名医务人员到广东、上海、北京等地进修。有的医院院长,只看眼前利益,并不愿意派人进修。但微博一发布,医务人员都知道消息了,反过来督促院长落实任务。

  甘肃省庆阳正宁县的校车事故发生后,刘维忠的微博成了大热门,他随时发布的事故患儿救治进程,受到网民追捧。刘维忠组织了一批知名的老中医参与抢救,为此,他还常常在凌晨时分给老中医们打电话,询问良方。

  这样的事不止一次,他经常深夜去救急,半夜里给老中医们打电话。对此,刘维忠颇为自豪地说,“70多岁的老专家,谁能半夜叫起来,只有我能叫得起来。”当然,过后他还给老先生道歉。

  这么做,是为了患者尽快康复,也是为了振兴中医。“中医不能救命,就永远是慢郎中,救过来几个命,马上名声大震。”刘维忠说。

  微博有良方

  在刘维忠微博的身后,是一个规模庞大的微博矩阵,这来自于网友的建议。

  大概2011年10月之前,随着刘维忠微博粉丝数的增加,越来越多的人向刘维忠求医问药,刘维忠渐渐难以招架。有网友建议,应该倡导卫生系统的管理人员和中西医医务人员都开微博,搞一个微博矩阵。

  刘维忠把这个建议拿到了卫生厅的厅务会上讨论,“一周以后,这件事就干成了。”

  如今,甘肃省卫生厅在新浪和腾讯开通了1万多个中西医专家和管理人员的微博,大家每天与网民互动,开展导医和健康咨询。通过微博矩阵,网民可以和每个专家的页面联系起来,只要找到微博矩阵里的任何一个人,很快可以询问到具体找谁看病。这样解决的问题是:针对一些病,很多基层卫生院往往说你先来治着,实际上不一定能治,却让患者花了不少冤枉钱。

  现在,刘维忠习惯了上微博找点子、想办法。也有一些忠实的网友,常常给他提建议,出点子。其中一些,从网友的建议变成了卫生厅的政策。

  今年7月份,刘维忠跟随甘肃省党政代表团到山东访问,有网友在微博上说,甘肃省正在大搞植树造林,应该多栽些中药树,一举两得。刘维忠马上回复:这是好点子。

  当时甘肃省林业厅长也在访问团里。第二天早上,刘维忠就找到他,提议今年甘肃植树造林栽中药树?林业厅厅长当即赞同,栽啥树不是栽,这样一亩地还能补两百到三百块树苗费。甘肃一些地市的市委书记也在访问团里,刘维忠又找了他们,当即得到几个市的支持。

  这事儿就这么干了起来,两部门不久后联合发布了《关于开展中药树造林活动的通知》,刘维忠找到了甘肃省中医学院,制定了规划,确定不同县适合种植的中药树种。

  微博化办公

  刘维忠成了微博达人,也为甘肃省卫生厅开发了许多微博产品。

  甘肃省血液中心每天发布血液指数,公布各城市各种血型的库存数据。包括实际库存多少,缺什么血型等。同时,也通过微博把900多个献血志愿者联系起来,哪一种血型的血缺了,就动员该血型的志愿者来献血。血液指数运行数月后,甘肃没有发生手术缺血现象。

  刘维忠的微博,还成为患者的维权平台。

  2011年9月4日上午,甘肃省妇幼保健院正在为一产妇做剖腹产手术,即将做完时,一名护士进到手术间,问大家中午都订什么饭菜。患者家属通过微博举报之后,刘维忠迅速派人查实,不久,责令相关医务人员向产妇及家属赔礼道歉。

  同一天的另一起微博投诉,则指向红包。甘肃省人民医院一位普外科主任,私自外出行医并索取红包。刘维忠也随即让人查实,并对该医生作出了处理。

  有些举报,则指向医疗卫生界的痼疾。有人发微博告诉刘维忠,很多医生也为患者开便宜药,但受到药房的挟制,说没有这种药。后来患者自己找了关系,跟药房打了招呼,就又有这种药了。

  刘维忠知道这是药房和供药商的合谋,鼓励甚至要挟医生开贵药,拿回扣。刘维忠认为要改变这个现状,必须防止有人统计处方。因为只有统计了处方,才能知道某种药由哪个大夫开了多少,厂家才能给医生钱,形成利益输送。

  如何斩断这个利益链条,刘维忠后来了解到,河北省曾经研发过防统计处方软件。刘维忠专门派人到河北学了一次,学回来就组织招标设计。最近,甘肃省二级以上医院已经开始安装“防统方”软件,当即抓住了4名统方人员,正在做处理。

  访谈

  经济观察报:你把每天做的很多事,比如今天开什么会议,探讨了什么问题,见了什么人,都发微博,你把微博作为了日记了吗?

  刘维忠:老百姓对官员普遍有一种神秘感,觉得交了税养着当官的,当官的可能没事儿干。我就想,那让老百姓看一看,不就放心了。这对政府的形象有好处,你一天到晚包裹得严严的,老百姓根本不知道你在干啥。其实,政府公务员很辛苦,我经常到省政府去,领导们晚上7点前下班的很少。我把决策的过程告诉老百姓,让他们理解,卫生厅不是一个腐败的部门,起码是勤奋的、干事业的。

  另外,在医疗上出台的政策,多和老百姓有互动,也能得到配合。

  经济观察报:你的微博是自己打理的吗?

  刘维忠:我的微博,别人写不出来,风格不一样。我写的文章有很多我各方面的经历,有故事有案例。要是写些官话套话,大家都不爱看。

  经济观察报:现在通过私信举报或求助你的很多,你怎么处理这些求助或举报信息?

  刘维忠:有一个患者,非常生气地发微博,准备了一堆材料要上访。这个人得了急性胰腺炎,花掉了3000多块钱,结果大夫3小时不给药,差点出了事。我派人查实,把这个大夫严肃处理了。后来患者说卫生厅的态度好,不上访了。

  现在甘肃卫生厅成立了维护患者权益处和维护患者权益协会,各医院成立了患者维权站,这在全国是没有的,有什么事这个组织去查。

  另外,有一些外省市的事,比如哪个医院把他的娃给治死了,让我帮忙转发一下,我就私信回答他,很理解你,但是我不能转发,我管不到那么远,也没办法调查。我能帮就帮一把,比如天水师范学院有个学生得了白血病,没有钱治,我就跟民政厅打了个招呼,救助了他。

  经济观察报:你一直不遗余力宣传中医,在甘肃卫生网上、在微博上都积极推广猪蹄治病等中医方子。大家对此争议很大,你怎么看?

  刘维忠:我上微博的初衷就是推动中医,争议我不管。我认为发展中医没错。中医在历史上一直有争议,有人遇到庸医把病治坏了,认为中医不好,有人遇到好中医把病治好了,就认为中医好。

  有人说我不重视西医,这是胡说八道。甘肃西医的投资是中医的几十倍,医疗机构的分级分工制度,甘肃是全国第一个搞的。西医的人才建设,我比谁都重视。以前,甘肃每年到省外进修的有一二百人,去年达到900多人,明年开始,到省外进修的增加到3000多人,其中2/3都是西医。甘肃医改在全国都不落后。

  甘肃的西医,在全国来说还很薄弱,但中西医在省内对比,中医更薄弱。就像一个家的家长,哪个孩子更弱势,就得扶持哪个孩子。我不喊西医不等于不干西医,我喊中医,是因为中医太弱,再不喊就消灭了。

  经济观察报:除了卫生系统的问题,我注意到你也参与一些民生问题的讨论,甚至牵涉其他部门,有没有考虑到有什么不适当?

  刘维忠:就说兰州吧,就应该多修一些过街天桥和地下通道,我注意这个问题很久了。这事儿我管不了,但我觉得老百姓太不方便了,或许我呼吁一下能影响一点儿,真能把这个过马路的问题解决,惹几个人也没关系。

  经济观察报: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的微博,影响也很大,但与您的模式截然不同,这和你的身份有关系,是吗?

  刘维忠:如果不是一把手,我可能会走廖新波的路子。因为你有些事不能说,说了一把手不饶你,行政就是这样,得按程序做。我发微博,纯粹是为推动工作。廖新波运用微博,掌握得非常好,他这个人水平还是很高的,他的争议也比我少,脑子比我好使。

  经济观察报:前段时间,零点集团还给甘肃卫生厅颁了一个倾听民意政府奖,这是对你们运用微博的鼓励吧?

  刘维忠:挺好的,我派人事处长去领的,这对甘肃卫生厅是一个鼓励,我在微博上还转播了一下,这是民间机构给政府发奖,能得到民间机构的认可,不容易啊。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