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黄河大桥超时收费15年 称担心免费后拥堵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10日 09:50 第一财经日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已经连续3年递交取消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收费站提案的河南省政协委员张朝祥,再次于今年召开的河南省“两会”上提出该提案。

  张朝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称,继2009年、2010年、2011年,他先后连续三次递交该提案后,在今年1月6日召开的河南省政协十届五次会议上,他再次递交了期望尽快取消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收费站的提案。这也是他被选为河南省政协委员以来,第四次提交该提案。

  张朝祥任职于河南省水泵厂,同时担任河南省泵阀业商会会长兼秘书长。

  超时收费15年

  公开资料显示,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始建于1984年7月,于1986年10月正式通车。这座南起郑州市花园口,北抵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马庄,全长5549.86米的桥梁,是连接郑州与新乡的重要枢纽,也是河南省内跨越黄河的重要快速通道。

  根据2008年2月国家审计署办公厅公布的一份名为《18个省市收费公路建设运营管理情况审计调查结果》2号公告,郑州黄河大桥总投资为1.78亿元,其中银行贷款7100万元,该贷款已于1996年通过收费全部还清。

  但1月9日下午,《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赶赴郑州黄河大桥采访发现,过往车辆根据型号不同被分别收取10元/次-80元/次不等的通行费,位于该大桥南端的一个通行收费公示板显示,郑州黄河大桥的收费起止日期为:2000年12月28日至2020年12月27日。

  根据国务院2004年颁布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有关规定,在公路上设立收费站应当终止收费而不终止的,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

  何为应当终止收费?根据上述《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第三十七条之规定,所谓“应当终止收费”,即满足如下条件之一即可,倘若该公路为政府还贷公路,那么如果其在批准的收费期限届满前已经还清贷款、还清有偿集资的,必须终止收费;或者,该收费公路的收费期限已经届满,必须终止收费。

  郑州黄河公路大桥之纠结,便源于此。按照第一个条件,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早在1996年便已还清贷款,必须停止收费;而若按照第二个条件,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却再次拿到了政府有关的收费许可证,且收费年限一延长,便是长达20多年。

  河南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原高速”)的2011年半年度报告显示,郑州黄河大桥为中原高速的重要运营资产,同时也是该公司的重要业务收入来源。

  2011年上半年,郑州黄河大桥为中原高速贡献了近1.3亿元的通行费收入,之前的2010年,则贡献了高达2.4亿元的收入。

  统计发现,自1997年以来,中原高速至今已收费高达16亿元之多。而如果以2010年的数据计算,该大桥还能在以后的时限内继续收费高达24亿元。

  该公司的2010年年报显示,郑州黄河大桥的交通量为32350辆/日。

  摩托车、简易三轮车均需“被收费”

  早已于1996年还清贷款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为何仍能通过继续收费,每年为中原高速贡献数亿元收入?

  张朝祥告诉记者,中原高速之所以能于2003年8月顺利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正是得益于郑州黄河公路大桥这块核心资产。

  彼时,中原高速旗下仅有“一路一桥”两块核心资产,其中的“桥”,即是郑州黄河公路大桥,而“路”则是郑州市区连接新郑国际机场等地的郑漯高速公路。

  中原高速的招股说明书显示,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的通行费收入,高峰时期曾占到中原高速年度收入的近40%,之后,虽然随着中原高速旗下的高速公路数量逐渐增多,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所占比重开始下降,但仍占该公司年度收入的10%左右。

  而还清贷款后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得以继续收费的重要原因,则是中原高速于2000年左右的上市前夕,借助于“改善大桥的通行条件,又对大桥南接线进行了改造和综合治理”,向交通部申请了新的收费时限。

  一份由河南省发展计划委员会、河南省财政厅、河南省交通厅于2001年3月联合发布的《关于调整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和郑州至漯河高速公路车辆通行费收费标准的通知》显示,郑州黄河公路大桥于2001年4月开始实施新的车辆通行费收费标准。

  根据该收费标准,即使于此桥通行的摩托车与简易三轮车,也将被分别收取2元至5元不等的通行费用。

  政协委员四次提案仅一次“被回复”

  正是鉴于本该于1996年被取消收费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至今仍继续收费长达15年的现实,河南省政协委员张朝祥开始于2009、2010、2011年、2012年连续四次向政协会议递交相关提案,呼吁早日拆除该收费站。

  但令他意外的是,作为该大桥主管部门的河南省交通运输厅,至今仍未给其一个满意的答复。

  “连续提了四次提案,河南省交通运输厅仅在2009年给我一个回复,其他几次,均没有任何结果。”张朝祥说,2009年,他首次提出上述提案时,河南省交通运输厅虽然曾给过他一个阐述不取消理由的回复,但该回复既无单位落款、又无单位公章。

  2010年和2011年,张朝祥再次递交该提案后,至今仍无任何回复。

  在今年的提案中,张朝祥再次提出,郑州黄河大桥收费站自1986年开始收费,到现在已经收了25年,所收费用早已超出收费还贷的数倍,目前仍设卡收费,直接影响了郑州的经济向北辐射能力,突显了行政区划的束缚,影响中原经济区建设,更不利于郑州北扩、新乡南进。

  张朝祥甚至提出,目前影响郑新一体化的最大障碍,不是黄河天堑,而是郑州黄河大桥的“违规”收费。

  郑新一体化为当地的郑州、新乡两地为互相拉动,共同发展推出的城市规划。

  张朝祥说,目前,新乡积极配合郑州,全力推行郑新一体化,尤其是在毗邻郑州黄河大桥附近建设平原新区,从规划、产业等方面与郑州实现对接,然而,仍在收费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收费站,对郑州辐射能力形成了强大的制约力,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和制约了黄河南北两岸的同步发展和郑新一体化进程,并进而严重制约郑州在建设中原经济区中发挥出龙头核心作用。

  回应称担心拥堵为未取消原因

  那么,既然外界对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的收费有如此多质疑,为何河南省交通运输厅迟迟不肯取消收费?

  1月9日下午,记者先后致电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多位官员,甫一提出“郑州黄河公路大桥”,便被对方以“不方便”为由婉拒采访。

  一位随后接受记者采访的河南省交通运输系统退休官员称,关于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的收费问题,包括交通部、河南省发展计划委员会、河南省财政厅、河南省交通厅等诸多部门均对其有明文规定,因此,虽然民间对取消该桥收费呼声颇高,但由于该桥收费“并不违规”,被取消收费的可能性并不大。

  该官员同时透露,在上报给河南省政府有关部门的文件中,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对于郑州黄河公路大桥之所以很难被取消收费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如果取消该桥收费,将很可能对该桥造成巨大交通压力,甚至出现拥堵、堵塞等局面。

  该官员说,假使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取消收费,而别的大桥却没有取消收费,那么,势必造成多数车辆绕桥而行,不再走收费大桥,而争相走免费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的局面,这不仅会造成该桥拥堵不堪,难以通行,还会使该桥迅速沦落为危桥。

  本报记者查询发现,目前郑州境内已建成的跨黄河大桥有4座。其中,已于2010年10月建成通车的郑新黄河大桥与郑州黄河公路大桥间距最近,换言之,一旦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取消收费,郑新黄河大桥将是直接被影响通行费收入的桥梁之一。

  中原高速2011年半年报显示,郑新黄河大桥的通行费收入,同样是该公司重要的主营业务收入来源。

  半年报同时显示,由于该桥投入运营不久,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2011年上半年,郑新黄河大桥共实现通行费收入1326.9万元,亏损1262.3万元。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