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政协委员建议:设置生存壁垒逼走外来人员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10日 10:13 南方都市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深圳市政协委员建议:设置生存壁垒逼走外来人员
南都漫画:邝飚

  作者:周昌和 孙天明

  摘要:“深圳应设置生存环境壁垒,让一些外来人口主动离开。”在今年的深圳市政协会议上,市政协委员唐泰来提交一份提案,为深圳人口管理支招,其中建议通过大力度拆违行动,增加这些人的居住成本,让他们无地可住而不得不离开。

  提案要点

  ●要让外来人口更好地融入城市生活,就要把公共服务从户籍人口、向外来人口特别是常住人口的转移,给予外来人口更多的生存权、教育权、发展权。

  ●要限制外来人口犯罪,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控制外来人口总量。建议设置生存环境壁垒,建立外来人口间接过滤机制。通过大力度拆违行动,增加外来人员的居住成本,让他们无地可住而不得不离开。

  南都讯 “深圳应设置生存环境壁垒,让一些外来人口主动离开。”在今年的深圳市政协会议上,市政协委员唐泰来提交一份提案,为深圳人口管理支招,其中建议通过大力度拆违行动,增加这些人的居住成本,让他们无地可住而不得不离开。

  八成犯罪来自外来人口

  截至去年10月底,深圳登记在册的非户籍人口即外来人口达到了1280万人,户籍人口274 .7万,全市实际管辖人口已超过1500万,外来人口占到八成以上。唐泰来在肯定外来人口贡献的同时,表示外来人口的犯罪数量和增长速度已经成为深圳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难点,成为大量社会问题的根源。

  身为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的唐泰来透露,近几年,深圳检察机关办理的刑事案件中总数超过2万人,其中,大概有80%左右的犯罪是外来人口所为,“外来人口犯罪比例在总体上保持高位徘徊。”

  为此,唐泰来认为必须把建立外来人口的多元服务管理工作机制作为社会改革的突出问题加以解决,并提出了一系列完善外来人口管理的举措,他称这些举措是以近几年全市检察机关办理的外来人口犯罪案件情况为样本,进行了不完全调查,对外来人口的犯罪情况、犯罪成因进行分析提炼的基础上提出的。

  公共服务应向外来人口转移

  在谈到外来人口管理时,唐泰来对传统的管理手段提出批评,“这些年来一直在强调改进外来人口管理,但改来改去都是在传统的行政、经济处罚等限制性手段上绕圈子,总是强调监控、管控、防控,没有从平等、服务的角度反思。”

  “外来人口绝大部分是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已经成为城市的一分子。”唐泰来说,事实上以服务代替管理、变限制为疏导、用接纳改变歧视来看待外来人口,不但能消除其心理不平等感,还能增加其群体认同感。

  为此,唐泰来提出,要让外来人口更好地融入城市生活,就要把公共服务从户籍人口向外来人口特别是常住人口的转移,给予外来人口更多的生存权、教育权、发展权。“目前,户籍人口与非户籍人口在享受医疗卫生、教育、保障性住房、公共服务等方面还存在明显差异,要淡化户籍人口与非户籍人口的界线,强化实有人口服务管理的概念,大力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对实有人口无差别的全覆盖。”

  建议设置生存环境壁垒

  不过紧接着,唐泰来文锋一转,强调采取措施让外来人员离开深圳。“要限制外来人口犯罪,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控制外来人口总量。”他建议设置生存环境壁垒,建立外来人口间接过滤机制。虽然这个机制不是强制性的为外来人口进入设定各种苛刻的标准或条件,但同样达到驱离人口的目的,“可以促使一些外来人口主动离开城市,寻找更适合自己生存、发展的地方。”

  唐泰来介绍,写这个内容源于,在办案的过程当中,发现保安的犯案很多,抢劫偷东西等。保安不断地换,好的保安没办法继续做,待遇非常低。坏的保安,收入低,就利用保安身份干一些违法的事情来补充收入。唐泰来说,保安是一个很大的队伍,产生犯罪的多,维护治安的效果小,引起他的高度关注。

  至于具体如何设置生存壁垒,唐泰来举例说,人的基本生存需求包括“衣、食、住、行”,除了在“衣、食、行”方面适当提高生活成本,让某些无固定收入来源的外来人口自动离开城市外,主要可行的措施是在“住”这一环节上设置壁垒,具体就是对违章建筑的拆除力度进一步加强。违章建筑的泛滥导致外来人口在深居住成本被超限度降低,许多外来人口盲目流入深圳,抱着“先住下来再说”的想法,而60多万栋的违章建筑最大限度地满足了这种思潮。

  除了设置生存壁垒,唐泰来还提出通过经济结构转型、放宽户籍准入条件、完善外来人口积分入户政策等来调控人口结构。

  专家观点

  不能发展起来就排斥外来人口

  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教授王蒲生指出,“设置生存壁垒”的提出有强烈的地方主义倾向,深圳就是众多外来人口发展起来的,不能在发展起来后就排斥外来人口。

  不过王蒲生认为,其实有政协委员提出这种观点,也可以理解,此前国内其他地方也有类似观点出现。而随着深圳的发展,土地环境资源承受能力已经到达一个临界点,人口密度非常大,所以类似观点有一定市场。但是,不应当是通过“设置生存壁垒”,简单地把外来人口赶走,而应通过产业转移,把人口带走。

  王蒲生分析,劳动人口是依附在产业上的,只要一些低端的产业转移出去,劳动力就会随之离开。在王蒲生看来,本土产业升级,适应的劳动力留下,不适应的则可以去别的地方就业,通过这种方式也可以促使劳动力的自身提升,是一个促进城市人口结构优化的过程。

  王蒲生表示,“设置生存壁垒”的提法不能出现在公共政策当中,外地人会因此感到受歧视,在强调对外来人口关怀的今天,尤其容易引起反感。

  背景链接

  2004年拆违风暴

  2004年,深圳开展大规模的“梳理行动”,大量干部投入到暴风骤雨般的清拆运动中来,但也引起关于“驱赶流动人口”的重大争议。当年深圳仅用了四个多月时间,就已拆除了违法乱搭建3545万平方米。当时城管部门公开说,按最保守的每10平方米居住1人计算,这次行动所涉及到的流动人口也在百万以上,实际上相当于是在迁移一座百万人口的中等城市。

  “限外”提案与网文多处相似

  唐泰来回应:被催得紧,所写提案参考了一些东西,表示将取回改写

  政协委员唐泰来的提案谈到如何“设置生存环境壁垒”的措施时,提到“违章建筑的泛滥导致外来人口在沪居住成本被超限度降低,许多外来人口盲目流入深圳”。南都记者百思不解“在沪”何意,搜索发现,这份引起关注的提案和3年多前上海的一份调研论文有多处相似。

  唐泰来昨日对此回应说,因为被催得紧,在两天内写出这个内容,就参考了一些东西,“(我)太草率了,不好意思。”

  与2008年上海一论文相似

  唐泰来这份《关于构建外来人口多元服务管理工作机制解决我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中的难点问题的提案》中,最容易引起争议的措施是:设置生存环境壁垒,建立外来人口间接过滤机制。其中提出:”违章建筑的泛滥导致外来人口在沪居住成本被超限度降低,许多外来人口盲目流入深圳……”

  由于不能理解“在沪”的表述,南都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这句话出现在上海法院网一份名为《1997-2006外来人员犯罪情况分析及预防》的论文中。该文在网上的发布时间为2008年6月12日。这篇论文对地处城郊结合部的上海市闵行区自1997年至2006年的外来人口犯罪案件信息进行了全面细致的梳理,并在此基础上对外来人口的犯罪情况、犯罪成因进行总结提炼,并就外来人口的犯罪预防与控制策略提出一些想法和见解。

  仔细相比这篇形成于至少3年前的论文,唐泰来这份提案与之有多处相似。唐的提案中,分析了近几年来深圳外来人口犯罪的总体情况,其中犯罪的主要特点的叙述与上海这篇论文基本一样。提案有关这五大犯罪成因的分析,以及相关四大举措基本和上海的论文一致,南都记者粗略统计,其10333字的提案中,和上海论文较为相似的部分约为3000多字。

  遗憾的是,在提案里“来沪”两字,同样也没有被改成“来深”。

  回应:准备收回,再弄一下

  昨日下午,南都记者电话联系到唐泰来。他解释说,其实政协搞错了,自己原来没有把它当成提案,只准备做个发言稿,当时也根本没有按照提案的方式写。

  “我们感觉你的一些内容和上海的一份调研报告挺像的。”

  “对,参考了它的一些东西,也是急急忙忙,当时说要(提案),我就参考了一些东西。”唐泰来说。

  “写这个东西用了多长时间?”

  “哎呀,也就是那么一两天时间,因为他老是在催老是在催。”唐泰来解释说,当时在警校那里开完会,政协人员在那里催。

  “后来具体数据等很多(方面)来不及调研,就笼统写了一般性现象的这种东西。”唐泰来介绍说,内容只是从自己的办案经验去分析,有很多数据很多东西没有去调研。

  唐泰来表示,自己也没有其他的提案。“因为我们本身就是在机关里做,自己干好自己工作就行了……我想我们都不适宜去指责别人,当时就不想提提案,就想做个发言。”

  但是唐泰来的稿子已经放在政协的2012提案库里了。

  唐泰来坦陈,自己“提案”质量不是很好,“太草率了,不好意思,我要(到提案库)拿出来,自己仔细斟酌一下,弄一下。”

  本版统筹:南都记者 孙天明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周昌和 孙天明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