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委书记解释红歌寓意 称不介意被说三道四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12日 09:39 华龙网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华龙网讯 (记者 肖竹)重庆的改革发展,吸引了海内外媒体的关注。“两会”期间,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二十多家媒体组成“知名媒体看重庆”采访团来渝采访。10日,市委书记薄熙来,市领导黄奇帆、何事忠、翁杰明,与记者们座谈。一个多小时里,大家畅所欲言,就重庆发展的热点、难点问题,进行了交流。其中,“共富”成为最热的一个词。

  如果腐败分子和黑恶势力搅到一起,对百姓的危害就更大了,一定要坚决“打黑”

  座谈会上,大家争相提问,气氛热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彭玉冰第一个抢到话筒。她说,这次来重庆发现变化真大,道路通畅,绿树更多,夜景更美,社会治安也让人放心。那些对“唱红打黑”不理解的人,都应该来重庆看一看。

  薄熙来说,有些人不喜欢“红歌”,其实,中华民族喜欢红色是有由来的,因为它象征着事业的“红火”与吉庆,这已成为中国人千百年来的共识。比如,天安门是红色的,这并不是共产党执政后才染红的。在现代,我们的国旗是红色的,这寄托着崇高的精神和神圣的情感,因为它是千千万万烈士的热血染红的,共产党人为谋求民族的解放和人民的幸福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我们今天“唱红”,体现了对社会正义的追求与为民情怀。再者,红歌内容广泛,既有抗战歌曲,有建国歌曲,也有古今中外的不朽名曲和名作,我们是借用大家广为理解的概念,统称为“唱红”。过去词牌里就有《满江红》,当年爱国将领岳飞“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一腔热血“满江红”,体现了精忠报国的精神,感动了一代代的人。有些人对“唱红”说三道四,其实也说不出多少道理,我们并不介意。在共产党领导的人民中国,不“唱红”,难道还要“唱黄”、“唱黑”吗?

  至于说到“打黑”,古今中外、历朝历代都要打击刑事犯罪,任何政权都不能容忍杀人抢劫和贪污腐败。如果腐败分子和黑恶势力搅到一起,对百姓的危害就更大了,所以一定要坚决“打黑”!市委、市府是在摸清线索,掌握情况之后,才下决心要把社会环境集中清理一下。去年,重庆被评为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最好的城市之一,说明广大百姓对“打黑”是认可的,而且取得了明显成效。

  在地方当领导干部的,经常要想的“共性”问题,就是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瞭望周刊总编室主任杨士龙说,当前,重庆在海内外广受关注,不少人称赞薄书记是“个性官员”,但对重庆的一些举措,也存在争议,请问薄书记如何看待?

  薄熙来说,关于你说的“个性”,其实在地方当领导干部的,经常要想的“共性”问题,就是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脑子里一定要装着百姓。重庆提出民生导向的发展思路,完全是按中央确定的路线来具体实践。从毛泽东、邓小平到江泽民、胡锦涛,党的几代领导人一以贯之,最为关心的都是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我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更要把民生摆在重中之重的位置上。具体到重庆,就是如何让3200多万人民实现共同富裕。

  薄熙来说,民生共富之路是一个重大课题,要深入具体地破解。市委先后召开了两次全会专题研究,出台了“民生十条”、“共富12条”,提出了“缩差共富”的一系列具体措施。“民生十条”、“共富12条”涵盖的社会面在百分之六、七十以上。比如说,公租房涉及50万户、近两百万人;“万元增收”要使渝东南、渝东北区县的农户,用3年时间每家增收万元;再比如,建设“森林重庆”,提高森林覆盖率,搞了大大小小几百个公园,全体市民都享受。我们还要把长江重庆段800公里两岸全都绿化起来,这也算是重庆人对中华民族“母亲河”尽些孝心!“大下访”、“结穷亲”、“三进三同”,就是要让所有的干部都眼睛向下,重心下沉,面向广大的基层群众,为他们解决实际困难。

  领导干部要敢于承担责任,面对困难和压力,不能上推下卸,要有担当的勇气

  薄熙来说,说到争议,我的看法是,在一个地方做领导,就是要按照中央的要求,经过理性思维,把该做的事、看准的事坚定不移地做好。其实,人们对任何事物的认识,都不会是完全一致的,都会有争议,而且越有价值、越有创新的事就越有争议。如果遇到这些事儿大家都绕道儿走,社会的正义就很难彰显,正气就会受到压抑。比如“打黑”,就涉及很多人的切身利益,不仅是黑恶团伙,还有他们的“保护伞”。但不“打黑”能行吗?社会能和谐吗?让人民继续忍着吗?该干的事儿就要干,不必想那么多。其实,不仅“打黑”有压力,对“唱红”说闲话的人也有,说什么“左”啦,搞“形式主义”啦……一个地方要想大发展,就要有精气神,不能整天哼些靡靡之音。我们很有包容性,但更要唱响主旋律!共产党人要有坚持真理的勇气,而坚持真理就必须旗帜鲜明。领导干部要敢于承担责任,面对困难和压力,不能上推下卸,要有担当的勇气。

  任何地方都有发展之机,就看能不能科学合理地运作

  人民日报记者侯露露说,这几年,重庆探索“地票”交易、户籍制度改革、公租房建设、交巡警合一,还开通了渝新欧铁路。这么多东部想做而没做成的事情,重庆为什么却做成了?

  薄熙来说,中央对重庆寄予厚望,锦涛总书记作了“314”总体部署,三大定位里有一个“建设城乡统筹发展的直辖市”,给了重庆先行先试的权力。“地票”交易、户籍制度改革、“三权”抵押贷款,都是城乡统筹的具体抓手。有了这些措施,城乡统筹才成为可操作、可推动、具体现实的东西。

  薄熙来说,你提到内陆地区如何在改革开放上有所突破。依我看,一个地方越有挑战,就越有干头儿。挑战可以激发人的思维和创造力。重庆虽地处内陆,但只要肯动脑筋,有创意,照样可以有所突破,甚至在某些领域变“跟跑”为“领跑”。讲对外开放、招商引资,过去30年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中西部相对落后,但想开了、搞好了照样可以后来居上。这些年,重庆利用外资年均增长40%多,2007年到位10亿美元,去年到位100亿美元,总量已居全国前八。可喜的是,还“走出去”到国外投资50亿美元,在巴西买地种大豆,在澳大利亚、非洲买矿。在中央的支持下,重庆还设立了两江新区。随着渝新欧这条大运量、低成本的国际货运铁路的开通,重庆到欧洲的货运时间可缩短半个月,山城也就从开放的“三线”转为“一线”。我们还无中生有建设了亚洲最大的笔记本电脑基地,去年生产了2500万台,2014年将年产1亿台,主要销往欧美。任何地方都有发展之机,就看能不能科学合理地运作。针对关键问题,抓住机遇,动几个大手术,城市也就做活了。

  社会要发展进步,就要让大多数的百姓看着公平、合理,比较满足

  共同富裕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人民论坛记者刘建希望了解重庆“缩差共富”决策的背景,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程维询问重庆面临哪些挑战。

  薄熙来说,重庆还比较穷,财政并不宽裕,但我们下决心走共同富裕的路子,这绝不是盲目的,是建立在科学思考的基础上。社会要发展进步,就要让大多数的百姓看着公平、合理,比较满足,这样才能调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现在重庆的“三个差距”,即贫富、城乡、区域差距已不小,不仅群众有意见,消费也上不去。只有把民生安排好,收入差距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广大市民才能在心理上安稳,发展才能持续。

  薄熙来说,“缩差共富”当然会面临很大挑战。重庆直辖后,带起了原四川省也属贫困的“两翼”地区,其中有14个国贫县,而重庆的财力并不雄厚,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面临的挑战很大。按一些人的思维逻辑,好像收入差距越大,越能刺激发展,越能招到廉价劳动力,企业的利润也会越丰厚,从而实现经济发展。其实,贫富差距大了,不仅不能满足人民群众的基本需求,影响社会稳定,也会严重削弱经济发展的原动力。重庆的思路很简单,就是要在共同富裕中推动经济发展。通过普遍提高市民的收入水平,既改善他们的生活,也增加他们受教育的机会,使整个劳动力素质不断提升。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就有机会招到更多优秀的工人,再加上政府提供公租房,为农民工解决城市户籍,提高保障水平,企业没了后顾之忧,就可一心一意谋发展,投资兴业的信心自然会大增。重庆这些年经济社会有了较大进步,证明这条路是走得通的。

  平均主义不利于发展,所以要打破“大锅饭”;但贫富差距拉大也会破坏生产力

  香港大公报记者孙志接着问:“今年是小平南巡讲话20周年,经济界认为,中国改革已进入‘深水区’,重庆在此时提出共富理念,对当前GDP增长有何作用,又有什么长远意义?”

  薄熙来说,小平同志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在人民心中享有崇高的威望。改革开放之初,在平均主义盛行的情况下,强调打破“大锅饭”,克服平均主义,从而调动广大群众的生产积极性,是完全正确的。但小平同志看得远,当时就提出“要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富裕”。30年过去了,有些地方贫富差距已经不小,需要高度重视。从哲学上讲,“物极必反”,凡事都要有个“度”,平均主义不利于发展,所以要打破“大锅饭”;但收入差距要适度,如果差距拉大,也会破坏生产力,所以要“缩差共富”。

  薄熙来说,直观来看,共同富裕的过程就是照顾中低收入者,特别是困难群众,我们的“民生十条”、“共富十二条”,都期望改善中低收入人群的生活。“缩差共富”不仅是一个道义问题,也是一个经济问题,而且是下一段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经济界经常讲“三驾马车”——投资、出口和消费。目前“投资”和“出口”的力度已经很大,全球领先,进一步增长的空间受到限制。而以消费促发展的潜力巨大,要挖掘这个潜力,“缩差共富”是关键,要大力提高中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从而整体提升社会的消费水平,使“三驾马车”都能铆足劲儿,一起拉动经济的发展。把“消费”这个潜力挖掘出来,又可实现大发展。反之,如果贫富分化,富人有钱没处花,低收入百姓有急用却缺钱花,在这种消费状态中,经济发展自然会大受影响。从历史发展的进程看,已经到了做好共同富裕这篇大文章的时候了。重庆这些年致力于改善民生,百姓从内心满意,全力支持政府的工作,这又进一步推动了经济的增长。

  重庆正处在快速发展时期,一定要重视缩小基尼系数,同步解决

  经济日报佘颖问:“不少地方考核干部,注重GDP这个指标,听说重庆加进了基尼系数,这两者之间如何处理?”

  薄熙来说,基尼系数是衡量贫富差距的重要指标。不少干部对GDP、财政收入、引资等指标比较重视,这是对的,但还不够。现在我们特别加进了“基尼系数”这个考核指标,就是要提醒重庆的干部,不能光讲GDP,还要讲基尼系数,关注社会分配。我们走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党的根本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这就要寻求共同富裕的道路,要在经济考核指标上有所体现。为人民服务不是空话,它是具体的,而“一具体就深刻”,干部就知道该干什么了。重庆正处在快速发展时期,一定要重视缩小基尼系数,同步解决,努力实现综合平衡、协调发展、社会和谐。不能等到经济发展起来、总量做大,基尼系数也过大,再调过头来解决,那时的矛盾会很大,解决起来就难了。

  如果说重庆的发展有什么特点,没别的,就是老老实实按中央要求,把民生导向的路子走好

  香港商报记者邓明宇提问说:“对‘重庆模式’,有人总结为政府主导与市场经济有机结合,您怎么看?”

  薄熙来说,我们从没提过什么“模式”。如果说重庆的发展有什么特点,没别的,就是老老实实按中央要求,把民生导向的路子走好。改善民生是“三个代表”的重要内涵,是科学发展观的本质要求,“三个代表”强调,要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而科学发展观的核心就是以人为本。

  薄熙来说,政府在经济发展中一定要发挥作用,并且是在市场经济的土壤上开展工作。如果把一切交给市场,政府听之任之,富者暴富,穷者自穷,社会就会出问题。政府不仅要对社会的稳定、安全负责,也要对广大社会成员的生活负责。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政府更要有全局意识,能实实在在代表最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

  重庆人民热爱自己的城市,全市上下团结一心,形成了和谐共进的发展局面

  光明日报记者王逸吟感叹,重庆市民的精气神推动了大发展,建议提炼“重庆精神”。中央电视台记者赵海燕说:“老百姓把薄书记与黄市长亲切地叫做‘熙奇组合’,请问您有什么感想?”

  薄熙来说,人民群众很有正义感,市委、市府开展“打黑除恶”、“三项治理”,老百姓一致拥护。而且有激情,唱红歌激情澎湃,做工作埋头苦干。在城市环境综合整治、新农村建设、植树造林等方面,大家都艰苦奋斗,互相支持和帮助。重庆人民热爱自己的城市,凡是对城市有利的事,大家不辞辛苦、全心全意地去干。重庆的干部也很有创意,在日常工作中想出了很多新办法、好办法,做了不少探索。全市上下团结一心,形成了和谐共进的发展局面。

  薄熙来说,至于我和奇帆市长,常常能想到一块儿,合作得很愉快。市政府很能干,很务实,也很有创意。“五个重庆”、“民生十条”、“共富十二条”、公租房、户籍制度改革、“地票”交易,市委每提出一个想法,市政府都周密安排,细心运作,很有魄力。人大、政协也干了不少实事,不仅依法履职,还创造性地开展了“人大代表在行动”、“800委员助推区县发展”等活动。各部门和区县也都超水平发挥,真是“众人拾柴火焰高”。

  半月谈记者韩振、第一财经电视记者商洁玲、新华视点编辑室副主任宋振远,还兴致勃勃地就关爱农村留守儿童、微型企业发展、农村改革等问题,与薄书记进行了交流。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中午12点多,大家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