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夜宿农家 给乡亲们拜年(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17日 10:12 云南网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1月14日至15日,省委书记秦光荣在普洱市墨江哈尼族自治县联珠镇碧溪村夜宿农家旅社、与村民火塘夜话拉家常、并入户走访看望慰问村民群众。[云南日报记者 杨峥 摄]  1月14日至15日,省委书记秦光荣在普洱市墨江哈尼族自治县联珠镇碧溪村夜宿农家旅社、与村民火塘夜话拉家常、并入户走访看望慰问村民群众。[云南日报记者 杨峥 摄]
  1月14日至15日,省委书记秦光荣在普洱市墨江哈尼族自治县联珠镇碧溪村夜宿农家旅社、与村民火塘夜话拉家常、并入户走访看望慰问村民群众。[云南日报记者 杨峥 摄]  1月14日至15日,省委书记秦光荣在普洱市墨江哈尼族自治县联珠镇碧溪村夜宿农家旅社、与村民火塘夜话拉家常、并入户走访看望慰问村民群众。[云南日报记者 杨峥 摄]
秦光荣书记与茶代酒向主人表谢意送祝福。[云南日报记者 杨峥 摄]秦光荣书记与茶代酒向主人表谢意送祝福。[云南日报记者 杨峥 摄]
几个简单的家常菜,书记和张仁权家人共进晚餐。[云南日报记者 杨峥 摄]几个简单的家常菜,书记和张仁权家人共进晚餐。[云南日报记者 杨峥 摄]

  云南网讯 1月14日晚,省委书记秦光荣住在墨江哈尼族自治县碧溪村委会一个普通农户家里。 说实话,这天,他真的有些累。一大早,坐车从昆明赶到墨江,之后马不停蹄调研了四五个地方,深入好几个村子和乡亲们拉家常、开恳谈会,躺下休息时,已是凌晨。

  不过,他真的很欣慰。亲眼看到乡亲们把民情联系卡揣在贴身的口袋里,亲耳听到乡亲们对开展“四群”教育发自肺腑的赞扬声,内心深处油然生出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眼下,“四群”教育和干部直接联系群众工作已在云岭大地全面展开。这项工作的核心是发动干部深入基层、深入群众、深入实际,进一步连起干部和老百姓的情感纽带,更好地塑造党群干群的血肉联系。作为省委书记,他要率先垂范。

  坐在农家的板凳上,吃在农家的饭桌上,睡在农家的炕头,手拉手听老百姓讲心里话,这一天,秦光荣感受良多。

  群众满意了

  时间:2012年1月14日16:50—18:05

  地点:墨江县联珠镇克曼村下帮扫村民小组

  感受:群众满意是评价党委政府工作的第一标准

  春节快到了,下帮扫村的乡亲搬进新居没有?这里的干部直接联系群众制度落实得怎么样?牵挂中,秦光荣来到了下帮扫。

  这是一个在缓坡上刚新建起来的移民村落,共有47户200人。因村民原来的居住地频频遭受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且山高坡陡、交通不便,2010年12月,当地党委政府启动移民搬迁项目,引导帮助村民建设了现在的新居所。

  新的下帮扫村倚山势错落而建,建筑风格简洁明快,村里收拾得干净整洁。顺着村里的主干道来到小广场,公示栏上大红色的干部联系农户责任表引起了秦光荣关注。

  “你联系几户,怎么联系?”他问联珠镇镇长黄宏志。

  “3户。我经常会到村里去,到家里去,了解他们存在的问题和困难。他们手里都有民情联系卡,上面有我的电话,有时农户会主动打电话,我不时也打电话过去了解情况,到他们家里去走访。平均下来,每月至少一次。”黄宏志说。

  “说说沙金荣这户的情况。”秦光荣指着联系表中的农户名字现场检验。

  “沙金荣出去打工了,他妻子在家,他的一个小儿子在外打工时头部受伤,做了手术,现在生活要人服侍,这是村里最困难的一户,他家去年的住院费就花了10多万。

  秦光荣接着问:“那你们怎么帮他解决困难?”

  “通过合作医疗报一部分,然后以农户互助的形式再解决了一部分,再从救助、救济等渠道帮他找一点,我个人也掏了一点。”

  “省委要求各级干部都要住村,你们做了没有?”

  “我们县里面要求乡镇干部每年住村不少于100天。”

  秦光荣很欣慰:“看来‘四群’教育已经在你们这开展起来了。”

  随后,他来到村民张伟家中。得知张伟刚刚乔迁新居,过完春节就要举行婚礼,他高兴地祝贺主人“三喜临门”。张伟则从贴身的口袋掏出一张民情卡,名片大小的纸片上,印着挂钩联系干部的姓名、职务和电话号码。“我们每家每户都有这张卡,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和干部联系。”秦光荣问乡亲:“你们觉得这个办法好不好?”

  “最好啦。现在,县上的领导经常来看我们,镇上的干部更是天天见。有什么难事,就找他们;有什么喜事,也去请他们。”

  离开下帮扫村时,数百名各族群众如潮水般涌来,大声说着“共产党好、政府好。”秦光荣依依不舍地与乡亲们握手道别,他实实在在地看到:干部直接联系群众制度的实施,已经给基层带来了改变:干部和群众的距离拉得更近了,为群众办的实事好事更多了,革命年代老百姓对共产党的那种感情仿佛又回来了。

  想到一块了

  时间:2012年1月14日18:15—15日10:00

  地点:联珠镇碧溪村委会农户张仁权家中

  感受:凡涉及群众利益的大事小情,都应问政于民、问计于民、问需于民

  墨江县联珠镇碧溪古镇上街一组的张仁权根本没想到,省委书记会在自家小院过夜。

  为了不扰民,秦光荣在村口下了车,步行去张仁权家。

  群山环抱的碧溪古镇,历来儒风浓重,商贾云集,曾走出过“护国将军”庾恩旸等历史文化名人。这里也曾经是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青石路上至今残留着当年马帮蹄印。

  张仁权家是一座飞檐翼角的四合宅院,土墙斑驳,柱梁沧桑,刻满岁月痕迹。门前的大红春联,屋檐下的腊肉、香肠,透出浓浓年味。院子东边,是去年新盖的小楼,楼下是客厅,楼上3间卧室。省委书记的住处在二楼,屋里一张床、两把椅子、一台电视,简朴而整洁。

  “打扰你们了。”放下行李,秦光荣来到后院,和主人一起准备晚饭。他接过铁夹,往肉上刷层油,举在炭火上翻烤。大姐张仁林刚开始还有些紧张,但看到秦光荣一身烟尘,和自己一起蹲在地上,也就没了拘束。

  不多时,小桌、小凳摆好,宾主并肩入坐。桌上几道家常菜,有老腌菜炒肉、炖猪血、炒豆渣、煮野菜。席间,秦光荣问起家里情况。张仁林说,家里有3口人,去年建新房借了5万块。前不久依托碧溪古镇日渐兴旺的人气,开起了农家乐,势头还不错,估计很快就能把债还清。秦光荣听了很高兴,他以茶代酒,向张家母子致以新春的祝福。

  月光皎洁,小院支起旺旺的篝火。听说省委书记来住村,不少乡亲们也赶来了。书记和村民们围坐一圈拉家常。

  “龙年马上到了,我们来给碧溪村的老乡们拜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刚刚结束,我们也想听听你们对今年村里的发展有什么打算,同时帮大家解决一些实际困难。”秦光荣首先表态:“今天我们到这里来,就是要听真话,大家尽管说,骂人的话也可以。”

  大家七嘴八舌地打开了话匣子。谈到中央和省里的农业政策,大家都说好。有的说,现在家家都有惠农一卡通,新农合、种粮补贴、退耕还林、籽种补贴、老母猪补贴,一年有2000多块。有的说,政府支持我们贷款搞发展,最高能贷3万块,都打在卡上,取出来才算利息,不取不算利息。

  说起下一步的发展思路,村支书冯立银说:“我们最想搞古镇旅游开发,现在每天有2800多人从昆明到西双版纳旅游,如果能让游客到碧溪吃顿饭、住一晚上就好了。只要政府支持,我们会齐心协力地干好。”秦光荣高兴地说:“经过碧溪的这条高速公路不能成为过境的高架桥,要想办法把客人留下来。你们决心这么大是好事,省市县都应该加把力支持一下,把旅游小镇快点搞起来。”

  “搞了旅游开发,你们愿意变成市民吗?土地、山林、房子还是你的,政府每年给农民的补贴还照给,农民的待遇还享受,同时城市的待遇也享受,大家对这个没有意见吧?”秦光荣问。

  “我们太愿意了!把农民变成市民、变成商人,大家都来做生意赚钱,我们就想从这个方向发展。”冯立银有些激动了。

  “那把土地卖掉,用来盖房子行不行?”秦光荣出了个“难题”。

  “这个我们坚决不同意,土地是我们的根本!”大家纷纷反对。

  秦光荣笑了:“大家说得在理。墨江县山区面积占到99.98%,只有0.02%的坝子,碧溪也算一块,这里的田不能变,不能盖房子,就算大家当了市民、做了生意,也不能用农田来盖房子,我们一定要坚持最严格的农田保护制度。那如果把土地承包给能人来发展种养殖业,这样可不可以?”

  “这个可以,现在我们成立了粮食合作社、茶叶合作社,要做专业的商人、专业的农民。”

  “这个想法就对了。”秦光荣很满意。他说,以后,公共服务要实现城乡全覆盖,让农民和市民享受同等待遇。

  火光映在脸上,大家聊兴愈浓,从发展愿景说到民生期盼,从基层民主说到村务公开、一事一议,争先恐后地抢着发言。

  结合正在推行的“四群”教育,秦光荣向村民们征询意见。

  “省里搞的干部直接联系群众制度确实好。”69岁的何延年掏出“民情联系卡”,递给秦书记看,说,“民情联系卡发到我们手中了,我们可以和县委书记、县长直接通电话。”

  “那打了以后有没有效果?”

  “有用!村边有条河,过去发大水冲死过人,今年,村支书跟上面联系,现在开始建桥了。以后,再大的雨水都不怕了。”

  干部作风进一步转变,干群关系更加紧密,群众满意,秦书记笑得更开心了。“过去群众找干部难,衙门难进,现在要倒过来,干部进群众家门,就很容易。这个事我们要坚持下来。无论我们当再大的官,都不能忘了农村,忘了农民。”

  “今天晚上,大家谈的话,和中央、省里想到一块了。今后,我们还会在农村的发展、民生改善、制度改革等方面继续创造条件,让大家发展的步子迈得更大一些,生活过得更好一些。”夜色渐浓,秦光荣的话让大伙心里暖暖的。

  深夜,人们渐渐散去,农家小院恢复了宁静。这一夜,没有厅级领导和县乡领导陪同,惟有温柔的夜色将这座已有百年历史的古老院落静静包围。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秦光荣深有感触地说,“多少年没有在农家住过了,多少年没有烤过炭火了,很温馨、很温暖、很踏实。”

  秦光荣给张仁权家留下500元伙食费,还送上被子、食用油等新年礼物。张家老小乐得合不拢嘴,纷纷拉着秦书记合影留念,背景是斑驳木门上大红的“福”字。

  简单吃了点米干、紫米稀饭,秦光荣开始在村中入户走访,挨家挨户给乡亲们拜年。

  心里踏实了

  时间:2012年1月15日10时—12时

  地点:联珠镇碧溪村委会

  感受:从根本上解决执政党脱离群众的问题

  每到一户,秦光荣都会问起他家的民情联系人,让主人把民情联系卡拿给他看。

  “民情联系卡”,是孟连县在密切党群血肉联系过程中探索出的一种做法。正是这张小小的卡片,让秦光荣对新形势下的群众工作有了更深刻的审视和思考。

  2011年10月,全国做好新形势下群众工作经验交流会普洱市召开前一天,秦光荣陪同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前往孟连,亲身感受了“孟连事件”发生地的新变化。在那里,每家每户群众都有一张民情联系卡,在干部和群众之间搭起直接联系的桥梁,促成了“孟连事件”到“孟连经验”的巨变。

  当晚11点多钟赶回住处,秦光荣依然无法平静,连夜将调研中的感想和思考付诸笔端:“加强同人民群众的联系已经成为关系到我们党执政地位的大问题。必须对我们的思维定势、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优良传统的继承和发扬进行深刻反思,在全省干部中开展群众观点教育、群众路线教育、群众利益教育、群众工作教育,党群之间建立起同呼吸、共命运的鱼水关系。”

  一个月后,云南省第九次党代会明确提出,要深入开展“四群教育”,组织实施党员干部“三深入”活动,建立干部直接联系群众制度,着力增强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

  党代会刚结束,全省便召开大会,全面部署了“四群”教育和干部直接联系群众工作。

  这回,秦光荣带头夜宿农家,又一次把这项工作引向深处。

  在碧溪古镇住村的第二天,上午10时,秦光荣来到碧溪村委会,与普洱市委书记沈培平、墨江县委书记曹卫东、联珠镇党委书记陈家幸、碧溪村党总支书记冯立银和群众代表座谈,五级书记围绕创先争优活动、“四群”教育、干部直接联系群众制度畅谈。

  “群众路线是我们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优势和法宝,越是在困难时候,越是在关键时刻,越需要凝聚人心,越需要加强群众工作。”沈培平说。

  “墨江县建立了乡镇、村、组、户四级民情联系责任制,要求村村都有责任区,户户都有联系人。全县88748户,已发放民情联系卡75600张。”曹卫东说。

  “老百姓有什么事能直接找到我,就可以把矛盾、问题化解在萌芽状态。去年,我们村没有一个上访的。”冯立银说。

  “我们为什么要开展‘四群’教育,实施干部直接联系群众制度?”秦光荣再次给大家提出这个严肃的问题。

  “解放前,我们党就和老百姓在一起打敌人,不存在不联系的问题。现在,共产党是执政党,要管理这个国家。如何管理?就是要加强服务。”秦光荣语重心长,“做好新形势下的群众工作,‘四群’教育是重要抓手。群众观点就是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群众观,只有依靠群众才能推动历史发展;群众路线就是要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群众利益就是要在社会多元、利益多样的情况下,协调解决各种矛盾,维护群众利益;群众工作就是要改变有些干部不会下来倾听群众意见的做法,让干部多到群众中去。”

  “现在机关有个毛病,一级一级地开会,党的精神和会议文件在干部中转来转去,群众却不知道。所以我们要采取干部直接联系群众制度,把党的政策告诉老百姓,把群众动员起来、组织起来,从根本上解决执政党脱离群众的问题。”

  “没有群众的支持,就无法实现云南科学发展、和谐发展、跨越发展的目标任务。”秦光荣说。

  他说:“通过这次住村走访,实地查看,老百姓想的与中央、省委的决策和制定的政策是一致的,让我们心里面感到很踏实。”(云南日报记者 谢炜 程三娟)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