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广州市委书记谈执政历程:举办亚运最自豪(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20日 10:16 南方都市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原广州市委书记谈执政历程:举办亚运最自豪(图)
省委常委张广宁离任广州市委书记后,首次畅谈执政路。南都记者冯宙锋摄

  我若是多卖地,肯定能少欠债,但我没有那样做。

  广州没有为了2009年GDP保十,为了拉动经济效益,去出台拉动房地产的政策。

  以媒为镜,可以知得失。以媒为友,可以扬善惩恶。

  其实我想说的还是感谢。感谢广州市民对我当市长书记近9年来工作上的支持,这个是实在话。至于评价,还是由百姓来做吧。

  在这里,我也想通过你们,向你们媒体的全体同仁问好,并给他们拜个早年!也想通过你们,向广州全体市民拜个早年:祝大家身体好,家庭好,事业好,一切都好!

  1996年12月19日,广钢“一把手”张广宁转身入仕,成为广州市副市长。

  之后的15年,他一路向上,从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市长,直至市委书记、省委常委。

  在任期间他先后经历了非典、2008年冰雪灾害、治水之战、亚运会成功举办、创文成功。

  2011年12月19日,他从广州市委书记位置上卸任。

  张广宁卸任后,人们在享受广州空气、水环境改善的同时也有人质疑政府欠债太多。张广宁昨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我不觉得委屈。

  关键词

  治水

  珠江水养育了我,我爱珠江

  记者:你多次说过这个城市因水而生,因水而兴。想听听你跟这个城市的水缘。

  张广宁:无水不成州。广州的名字本身就说明了这座城市与水的关系。历史上,广州就是因水而生、因水而兴的一个美丽地方,也是因水而盛、以水为荣的一个美丽城市,古人有“六脉皆通海,青山半入城”的诗意描绘。“城以港兴、港以城兴”则说明了广州这座城市与水、港之间不可割裂的命脉关系。这个城市有1308条河涌,市区就有231条。

  说到与广州的水缘,我从小在珠江边长大,5岁之前就住在天字码头附近,离天字码头不到100米。上小学、中学时,经常跟同伴们跑到珠江里游泳,那时珠江水是很清的。因为怕家里大人担心,每次我还跟哥哥说,一定不能把在江里游泳的事告诉父母。可以说,我从小是泡着珠江水长大的,对珠江、对河涌、对城市的水环境,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后来,我到真光中学上高中,经常要经过珠江。参加工作后在广州钢铁厂上班,天天要坐轮渡过江,天天都可以看到珠江水。

  改革开放后这几十年,广州发展迅猛,城市急速扩张,工业化进程加快,人口也不断增加,环保意识、环保设施都跟不上,当时也没有那个条件,我是眼看着珠江一天天由清变黑变臭的,觉得很心疼,也很难受。

  我想,广州河涌密布,中心城区就有121条,常年跟水生活在一起,不光是我,广州人对水肯定都是很有感情的,都跟水有缘分。我想,广州人都不愿看到珠江水黑臭,广州人都希望早日看到珠江水重新变清。所以你问我跟广州这个城市的水缘,前面我跟你说了这么多,其实也很简单,就是珠江水养育了我,我爱珠江,有机会我就一定会治理珠江。

  立下军令状时我心里有底

  记者:2008年12月,在立下治水军令状的那一刻,心里有底吗?

  张广宁:说实话,当时很多人担心,但我心里是有数的。为什么?原因很多啦。首先,广州治水已经持续十几年了,本身是有基础的。

  实话实说,以前治水由于条件限制难以取得突破性进展。首先一个就是管理体制上也存在问题,多年来广州水务方面是多头管理,职能分散。另外,当时还是不能很好地认识到治水必须连片、系统地去做,单就河涌治河涌。还有一个很大的难题就是资金问题。广州从1998年开始积极推进治水,但主要靠财政投资,资金十分紧缺,最多一年也只能安排20亿元,其它年份有时是十几个亿,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这三个原因,造成广州十几年来一直在治水,效果却不明显,但可贵的是我们积累了经验。

  记者:治水过程中什么最难忘?

  张广宁:整个治水的过程,那才真叫“五加二”、“白加黑”啊!我们的干部群众他们忘我的精神也感动了我。我也跟他们说,困难很多,但我绝对会带着他们往前冲,不会往后退。后来省里给广州评了13个一等功,陈如桂也算一个,不要说广州市,这在广东省公务员里头也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他们白天黑夜地干,没有周末。有些区压力大得要命,像有个区委书记,头发都掉了。我看到他的头发像“鬼剃头”似的,我也很心疼。他说是因为我逼得太紧,没办法天天蹲在工地督战,压力太大,头发也掉了。

  这不是靠嘴巴说的,是干出来的。区领导在现场督阵在凌晨三四点。每一个区都有它的难点。我当时真是“阴功”啊,有时都很得罪人啊!

  我还记得2010年9月30日,荔湾区主要领导打电话过来叫我过去看荔枝涌,我问他能行吗?当时既没有通知媒体也没有通知市民,结果水一放,万人空巷。有一个人跑到我面前,说他就是那个带头反对揭涌、带头骂政府的人。他说,他当时不知道治了以后这么漂亮。我们的百姓啊!有很朴实的感情。

  我不觉得委屈,这个自有公论

  记者:为广州治水,累也受了,心也用了,环境改善了,但还是有人质疑比如钱花多了,欠了债了,值不值?这些话让你觉得委屈么?

  张广宁:唉呀,那天我也说了,这个自有公论。我觉得肯定是值的。从经济上看投入了这么多,觉得债务厉害,但是投进去,改变的是什么?带来的效益是什么?整个城市应该说凤凰涅槃。亚运之前市民满意度是94分。这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安慰。

  实际上,这些年广州市搞城市建设,搞“大变”工程,是借亚运契机集中还“祖宗账”,留“子孙粮”。正确看待近几年城市建设的投入与成效,关键是要看到城市发展转型升级后产生的经济、社会、环境综合效益,看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不是一座“天更蓝、水更清、路更畅、房更靓、城更美”的健康之城,这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咱们迎着这个问题,能得到今天这个效果,我也不觉得委屈。

  我们又要改造环境,又要保证民生不减少,那钱怎么来啊?那就要经营城市。我相信随着这个时间的推移,他们会理解的。我若是多卖地,肯定能少欠债,但我没有那样。

  关键词

  房价

  兑现“不要急着买房”的承诺

  记者:稳定房价是你当市长期间的民生实事之一,今天来看如何评价?

  张广宁:2007年,楼市价格不断地往上走,当时我们政府的态度就是:不赞成当时房价的涨幅,我说我们政府要千方百计,把房价控制在一个合理的水平。有很多人赞成,也有很多人质疑:“房价是你控制的吗?”

  有媒体戏称我“扛起了誓降楼价的大旗”。老实说,房价这个旗不是你想不想扛、能不能扛的问题,而是政府的责任。现在是市场经济,政府不能直接干预房价,但不意味着在不理性飞涨的房价面前政府就可以无所作为,这是对市民群众不负责。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的做法是正确的。

  说到房价控制,当时我们出了“穗七条”,现在回头看“穗七条”当时是有效的,当时房价走向是一路向下的,房价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下行,到2009年一季度的均价是7900元/平方米。当时谢晓丹当局长,他请示我,这么低要不要放,我说千万不要放。一放就像猛虎。房价一高,再想往回压,就收不回来了。实际上国内好多城市都这样做了,但是广州没有。

  广州没有为了2009年GDP保十,为了拉动经济效益,去出台拉动房地产的政策。当时我们选择了空气、水环境,人居环境,交通环境大的投入,其实很重要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拉动经济。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