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两会旧城保护是焦点 委员呼吁要动土先考古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1月20日 10:41 中国文化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王岐丰 王 姝

  刚刚落下帷幕的北京市两会上,如何进一步保护北京的古都风貌,落实旧城整体保护依然是委员们关注讨论的焦点。根据北京市政协委员、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给出的古都风貌保护计划表,“今年,北京市政府将拨款10亿元,启动百余项文物修缮工程,提升古都文气儿。其中,中轴文物将集体‘净脸’。”

  立法保护中轴线

  根据最新消息,中轴线的核心保护地带将南扩到永定门南侧。中轴线核心保护区域的进一步扩大,与社会各界的不断呼吁有着直接关系。2011年,中轴线保护是北京市市政协重点调研课题之一,而本次市政协全会上,如何推动中轴线历史风貌保护也是委员们关注的一个焦点。

  孔繁峙表示,中轴线保护的难点之一是文物腾退问题。中轴线上有一些重要文物单位被占用,比如太庙、皇史宬、寿皇殿,也就是老少年宫。特别是太庙里还有几十户平房,有的还在使用煤气罐,安全隐患非常严重。还有一部分影响历史风貌的现代建筑和商业设施,这些都要逐步腾退和整治。另外,大量历史四合院也要采取保护措施。现在不少四合院存在私搭乱建的现象,这些行为必须得到制止。部分地铁站口在施工后遗留的设施也要拆除,恢复周边原貌。今年,左安门、右安门、西南角楼、永定门瓮城和地安门燕翅楼都将启动复建,未来中轴线的脉络将越来越清晰。

  市政协委员、通州区政协原副主席杜宏谋建议,中轴线的保护要有法可依、有法必行。现在有几处腾退难点。中轴线保护规划形成后,应启动立法程序,把中轴线保护发展规划以地方性法规的形式明确下来,使中轴线的保护纳入法制化轨道,对一些不合理的占用文物行为要依法强制腾退。当然,涉及到民生问题也要统筹协调解决。

  连续9年呼吁 “要动土,先考古”

  “如果事先没有考古勘探,直接建公路,这些恐龙大脚印极有可能就淹没了。”北京市政协委员、市文物研究所所长宋大川拿着刊有“延庆发现恐龙大脚印”的报纸,举证自己在本次政协会上第9次提交的关于地下文物保护的提案,“两届委员,一连9年,我只做了这一件事,呼吁‘要动土,先考古’。”他说。

  与前8次政协会提交的提案相比,本次政协会,宋大川的提案虽然还是保护地下文物,但内容略有差别。此前,他一直呼吁出台地方法规;本次,他提请制定政府文件。“立法,也许还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可行政机关的政府文件应该很快。”

  在宋大川眼中,古都北京的地下世界是一个聚宝盆,“地上文物记录了千年,地下文物是几十万年。”他说。可在他脑海中,同样有一笔地下文物损毁账: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发现文物后继续施工;地铁4号线圆明园站发现清代御路仍继续施工,直到无法施工,破坏了100多米长的清代御路;北京西站南广场地下停车场工程建设中发现古墓,部分出土文物不知去向……他曾经数次出现在这些文物损毁现场,恨自己到得太迟。

  “所以,立法,制度化,才是保护地下文物的根本之道。”可是,他喊了9年,直至目前法规还在酝酿中。宋大川说,9年来最欣慰的事情,同时也是最遗憾的事情是,“2009年地下文物保护立法就已进入了立法调研阶段,但法规至今还未出台。”

  呼吁对京剧名伶故居 进行保护

  北京市政协委员、原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副院长胡明伟提交了《关于保护京剧名伶故居、存留京剧艺术发展历史见证的提案》。现在许多京剧名伶故居在旧城改造中已经被拆除或已经划在拆除范围,他认为名伶故居见证了京剧艺术的发展,应该切实落实保护方案。

  他举例说,青云胡同29号梅兰芳故居并排的两个院落,现西院已拆除一半,东院东厢房被拆。根据梅兰芳、齐如山的回忆,梅兰芳先生曾在这个院落中与友人共同创作排练《千金一笑》、《天女散花》、《童女斩蛇》、《霸王别姬》京剧曲目,并在此开始学习昆曲,也曾与余叔岩在这里排练《梅龙镇》。齐白石曾来此院观赏梅兰芳亲手栽培的牵牛花后,创作了以牵牛花为题材的画作。在此居住期间,梅兰芳先生还曾与谭鑫培同台演出,与杨小楼合作演出。现存的南房即为排练旧址,堪称京剧艺术的圣地。响鼓胡同2号是茹来卿(梅兰芳的老师兼琴师)故居,也是茹派武生的诞生地,是中国京剧发展史的一个重要历史见证。同时,响鼓胡同2号依然保留着老北京四合院原貌,北房和南房都有精美的隔扇,茹来卿曾居住的房间里还有金丝楠木房柁——这在北京民居中是难得一见的。连梅兰芳曾在此排戏的后院也是原貌。现西厢房和南房已各拆除一间。

  此外还有叶春善、叶盛章的故居,余三胜故居,李万春故居,鸣春社旧址,前门西河沿215号裘盛戎故居,保安寺街15号高庆奎故居等,也都亟待保护。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