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省级党委换届透视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03日 10:04 南风窗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在地方党委选举中,长期以来都是省级党委书记、副书记,纪委书记、副书记实行等额选举;而实行差额选举的“顶层”为省级党委常委,并有党内法规加以规范。

  特约记者 陈宝成

  从2011年10月到2012年6月,中共省市县乡四级党委自下而上集中换届。

  按照党章规定,党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由同级党委召集,每届任期5年。

  5年前的上次省级党委换届,时间跨度达8个月:2006年10月到2007年6月,西藏率先“打头”,山东最后“收尾”。其中2006年10月到12月期间,有14个省、自治区换届;2007年4月到6月期间,有17个省、直辖市、自治区换届。

  5年后,省级党委换届如期举行。2011年10月13日到11月29日,14个省、自治区先后完成党委换届。其他17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将在2012年上半年完成换届。

  中国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指出:“省级党委换届,直接关系到中央在全国范围内对省级干部布局的全盘考虑和调配。”

  “省级党委班子处在承上启下的关键环节,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自然会引起社会关注。”中央党校教授谢志强结合省级党委的地位分析认为,相对中央来说,省级党委班子是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执行者;相对于市县乡来说,省级党委班子又是决策者。

  民族自治地方的“60后”

  从新一届党委常委的数量看,14个省区共产生党委常委186人,其中新疆、西藏各有15名,其他12个省区均为13名。

  首先明确一点,上述省区换届结束后,国家计生委原主任李斌调任安徽省委副书记、代省长,中央外宣办(国新办)副主任董云虎与西藏党委常委、宣传部长崔玉英对调,使得西藏自治区女性党委常委空缺。但本文数据仍以换届结束时情况为准。

  从186位常委的受教育背景来看,沿袭了高学历的特点,集中表现为“博士常委”有43人,占23.12%。据记者统计,其中11位是在走上仕途前获得博士学位,其他32位是在从政过程中获得博士学位。此外,186位省级常委中有教授、副教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职称者20人,有博导头衔者9人,有72人曾在各级共青团系统任职。

  与5年前相比,14个省区党委常委的平均年龄不减反增。据记者统计,14个省区中仅有安徽、内蒙古、河北3个省区党委常委平均年龄比5年前减少,其他11个省区党委常委平均年龄均比5年前有所增加。

  在186人中,有155人在本次换届前即任所在省份党委常委,其中有60人连续两届当选所在省份党委常委;其他31人为换届中的新晋常委。

  31名新晋常委值得关注。据记者观察,在换届后的职务调整中,任党委秘书长、地市书记的各有6人,任统战部长的有5人,任政法委书记、宣传部长的各有4人,任政府副职的有2人,任省军区政委的有1人。

  此外,河南常委毛超峰,江西常委周萌担任职务尚未明确,但据相关报道,毛超峰、周萌已分别公开出席教育系统和政法系统的相关活动。

  除将在今年6月换届的宁夏外,新疆、内蒙古、西藏、广西4个自治区均已完成换届工作,并产生“60后”常委23人。其中新疆和内蒙古各有7名,西藏有6名,广西有3名。

  汪玉凯认为,民族自治地方相对落后,条件艰苦,因此客观上需要敢于创新、有闯劲的年轻人来闯出一番事业;而“60后”党委常委“比较年轻,思维比较活跃,富有开拓创新精神”,客观上满足了民族自治地方的干部需求。

  常委班子年轻化比例最高的当属内蒙古:在13位党委常委中,“60后”过半,共有胡春华、李佳、潘逸阳、乌兰、李鹏新、王素毅和曹征海等7人,所占常委班子的比例在已换届省区中最高。

  汪玉凯认为,“60后”常委在民族自治地区的历练,有助于他们学以致用,了解中国实际,熟悉不同地区之间的差距,从而在制定发展战略和政策时,更容易从全局高度考虑问题,是符合干部培养规律的。

  记者统计发现,在4个自治区的23位“60后”党委常委中,有10人是少数民族干部。

  对此汪玉凯认为,按照中央相关政策,民族自治地方的少数民族干部要占一定比例。因此发现少数民族干部中的优秀分子,培养他们早日走上领导岗位,是使少数民族干部后继有人的战略考量。

  他指出,“60后”省级党委常委的整体成长,体现出中央培养、储备干部的战略考量,更多“60后”省部级高官走向施政前台,将会是未来发展趋势。

  党委常委领导层变动

  在书记、副书记等党委常委领导层中,西藏继续保持“一正四副”,新疆由上届党委常委产生时的“一正四副”调整为“一正三副”,内蒙古由上届党委常委产生时的“一正三副”调整为“一正二副”,其他11个省区也均为“一正二副”。

  与换届前相比,14个省区党委书记、担任行政一把手的党委副书记和12位不担任行政一把手的党委副书记均顺利当选;有5人新当选为所在省区非行政一把手的党委副书记,分别是河南邓凯、安徽孙金龙、西藏吴英杰、河北赵勇和云南仇和。

  在党委书记层面,14位省(区)委书记中,有“40后”1人,即江西省委书记苏荣;有“50后”11人,其中福建的孙春兰成为唯一女性省委书记;有“60后”2人,分别是出生于1960年4月的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和出生于1963年4月的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胡春华。

  14个省、自治区上次换届时当选的党委书记,均已在换届前调离各自省区,其中辽宁、安徽、江苏、河北各有两位省委书记在上一届任期内调整。换届前由中央任命到所在省区工作的14位省区委书记均在换届中顺利当选,显示出他们的工作业绩获得了中央和当地党政高层的认可。

  在31位省(区)委副书记中,有“40后”1人,即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向巴平措;有“50后”22人;有“60后”8人,其中最年轻的是出生于1963年1月的河北省委副书记赵勇。值得关注的是,河北、福建两省省委副书记均系“60后”。

  与5年前相比,14个省区担任省长、自治区主席的党委副书记也全部调整,其中河北三换省长,山西、江苏各两换省长。14个省区不担任政府正职的30多位党委副书记也在换届之前调整,其中多人升任省部级政府、政协的正职。

  从换届后14个省区党委常委分工看,除书记、副书记之外,纪委书记、组织部长、政法委书记、宣传部长、秘书长、常务副省长(副主席)、省区政府除常务之外的一位副职领导、省级军区司令员或政委、省会首府城市和较重要的地级市书记,均由常委兼任;除辽宁、新疆、江苏、福建之外的10个省区统战部长也进入常委班子。

  此外,工业大省辽宁和新疆的总工会主席、福建省的教育工委书记、湖南省的长株潭试验区工委书记也均由所在省区党委常委兼任;新疆的肖开提•依明、内蒙古的曹征海还担任了专职的自治区党委常委。

  差额选举

  在地方党委选举中,长期以来都是省级党委书记、副书记,纪委书记、副书记实行等额选举;而实行差额选举的“顶层”为省级党委常委,并有党内法规加以规范。

  汪玉凯指出,过去实行的等额选举“只有举,没有选”,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选举,这就为“拉帮结派、任人唯亲、一把手说了算”提供了制度空间;而差额选举则可以避免这些问题。

  1988年3月,中组部发出《关于党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代表大会实行差额选举的暂行办法》,规定:省、自治区、直辖市党代会代表,党委委员、候补委员和常委,纪委委员、常委实行差额选举,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书记、副书记,纪委书记、副书记暂不实行差额选举;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委员、候补委员,纪委委员候选人的差额不少于应选名额的10%。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常委,纪委常委候选人的名额要比应选名额多1~2人。

  作为引入竞争因素的地方党委常委差额选举,其效果立竿见影。在改革开放之初到1994年之前,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已有北京、青海、山东等省(市)委常委实行差额选举。

  1994年,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地方组织选举工作条例》规定,党的地方各级委员会常委候选人数,应分别多于应选人数1~2人。

  在这一规章出台之后,省委常委差额选举的制度保障更加明确,这使得地方党委常委候选人落选成为“有章可循”的事情。山西、湖南、贵州等省份实行差额选举省委常委的做法也见诸报端。

  据记者了解,在新世纪首次全国省级党委换届中,福建省委七届一次全会就差额选举产生14名省委常委;而在5年后的全国省级党委换届中,除福建之外,河南、河北、四川、江苏等省份差额选举省委常委也见诸报端。

  2011年14个省区党委换届,以差额选举方式产生省委常委并见诸公开报道的,有江苏、福建两省;河北省差额选举产生省纪委常委,而湖南则是等额选举省委委员、省纪委委员,差额选举候补委员。

  对差额选举省委常委,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蔡霞予以肯定,并强调这一制度安排,不仅引入竞争性选举因素,还有利于理顺党代会、全委会和常委会的权力关系。

  蔡霞分析,以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选举至关重要:“党代会选举产生全委会,全委会再选举产生常委会,所以常委会必须向全委会负责,而不是常委会凌驾于全委会之上。”

  以江苏为例,江苏省委常委差额选举的前提是省委委员、候补委员和省纪委委员的差额选举。据江苏省内媒体报道,这一届江苏省委委员85名,候补委员15名;省纪委委员55名。省委委员、候补委员和省纪委委员实行差额选举,差额比例均不低于10%。省委委员候选人96名,省委候补委员候选人先提出7名,未当选的省委委员候选人列为省委候补委员候选人;省纪委委员候选人63名。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委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盛克勤介绍,以前几届省委常委就已经是差额选举,此次江苏省委常委的选举,差额1人。

  江苏的这一做法能否对其他尚未换届的省份产生影响?对此受访专家多出言谨慎,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蔡霞认为,扩大党内民主推向高层,加大竞争性选举,需要具有可操作的法治步骤,“操作得好或不好,对全党全国是有影响的,需要周密、慎重推进。党内民主的大趋势是必然的。”她指出,省级常委的任用不是某个省份能决定的;能做到省委常委差额选举,从组织程序上说是经过中组部甚至党中央认可的。

  汪玉凯认为,中央和中组部有了这样的部署,就意味着这一举措被制度化;江苏这一步迈出去,将影响还未换届的省份。

  而面对此前地方改革遭遇“天花板”困局的现实,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王长江强调了顶层设计的重要性。他认为,差额选举使得责任关系有明确指向,但关键是要把它做实。他批评过去有的地方把差额选举形式化的做法,并希望有更多真正的差额选举出现,让候选人展开竞争,“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王长江希望江苏不断推进党内民主进程,梳理相关党内法规,克服内部的不协调之处,做好顶层设计,避免这一改革遭遇“天花板”而无法推进的困境。

  关于地方党委换届差额选举的实践,能否为差额选举向更高层面推进做好准备,盛克勤认为,这属于国家政治制度层面的安排,是由更高层面来考虑的。但他强调,差额到省委常委层面,已经形成了很成熟的做法,这也说明党内民主和用民主、科学的方法选人、用人,不仅仅是一种态度,而且是一种已经形成的制度,它对基层的党内选举、民主选举是很明确的引领。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