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折派”:政府参事那些事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03日 10:06 南风窗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作者:本刊记者 陈统奎发自上海

  1月中旬,上海“两会”期间,本地一家媒体每天整版刊登一篇上海参事的“奏折”,有卢汉龙参事的“上海需要的不是撤销街道办而是精简其职能”,有褚君浩参事的“上海如何才能培养出自己的乔布斯”,有张泓铭参事的“公租房和廉租房可探索‘统一形式,分级租金’”,有彭靖参事的“食品安全事件要迅速科学评估”,有毛时安参事、赵丽宏参事和瞿世镜离任参事共同提出的“上海建设国际文化大都市须对症下药”……

  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政府的参事们公开亮出自己的“奏折”,让市民品评。

  这群由市长亲自聘任的市政府参事,被上海市长韩正称为“敢于提出不同意见的冷班子”。他们长期躲在幕后,为市政决策出谋献策,“参核其事,参与其事”,向领导直接谏言。他们的“奏折”可以第一时间直接送到市长的桌子上,有时市长当天就批示甚至约见。

  有些参事戏称给政府提建议是“上奏折”,因此也有人给他们戴了一顶帽子—“奏折派”。正如温家宝总理对参事制度的寄语所说:“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汉代思想家董仲舒在《春秋繁露•官制象天》中说:“备天数以参事,治谨于道之意也。”其中的“参事”即是“参与国事、政事”之意。这正是今天上海参事们的职之所在。

  “我们这些人的责任是什么?是想政府所想,急政府所急。”彭镇秋参事如是说。现代政府制度下,一群“知政失者”如何直言纳谏减少政失,这是一个关乎公共利益和社会福祉的大命题。

  参事多元化

  上海是新中国最早成立参事室的地方。早在上海解放前夕,毛泽东就明确电示华东局,在上海解放之后,应“设立某种咨询机关例如参议室”,以吸收更多的上层民主人士,共同建设新中国。1951年3月,陈毅市长任命首批18位参事、设置市政府参事室。

  根据上海市政府志:参事室设立不久,有一天下午,陈毅想找参事们咨询,但转了一大圈没有找到参事室,大光其火:“你们把参事搞得这么远,他们参什么事嘛,给我搞得近点!”于是,参事们的办公室,被安排到市长的隔壁。更重要的是,陈毅为市长和参事划定的不仅仅是空间距离,参事所言无须中转,没有阻搁,直达市长室,即“直通车”。陈毅这次发火,被作为一段佳话流传几十年。

  参事室成立之初的性质是新执政者对社会名流和党外人士的一种“礼遇”,当年上海参事待遇相当于厅局长,而且美其名曰“市长的智囊”。对于当年上海市长陈毅而言,成立参事室也是实务之需,“刚刚解放上海的时候,陈毅发现,城市很复杂,很难管理,但很多民主人士熟悉城市治理机制,他就把他们吸收为参事,发挥他们在城市管理中的作用。因为共产党还没有管理经验嘛。”卢汉龙参事对记者说。那时参事的基本职责是“参与政务、参谋咨询”,即给市长当“幕僚”。

  一开始,参事是终身制。但“文革”期间,参事们被晾在一边了,参事室空转。改革开放后,参事工作重心逐步由“以养为主”向“以工作为主”过渡,参事们重新“参政议政,咨询国是”,服务政府中心工作。这一时期上海市长任命参事亦反映了这一特点。比如,1987年,时任市长的江泽民任命了杨小佛等6名经济专家,组成参事室经济组。杨小佛参事是著名政治活动家杨杏佛先生的儿子,是上海研究沪港经济的资深研究员,现已90多岁,参事室同仁都尊称他“杨老”。杨小佛等人最大的贡献是提交《关于拓展上海房地产融资市场的建议》等建议,帮助上海房地产业繁荣发展。1998年,他们的建议还被朱镕基总理批示,推动了房地产金融业的发展。

  1988年,国务院发出通知,参事“终身制”改为“聘任制”。2010年推行的《政府参事工作条例》则进一步明确,参事的首聘年龄不低于55周岁、不高于65周岁;其任职的最高年龄不超过70周岁。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卢汉龙、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和东亚研究所所长章念驰3位都是2006年同时被聘请为参事的。

  卢汉龙认为,他们这一批人文社会研究者被聘为参事又是一个分水岭,“原来参事里面工程类比较多,几个院士。过去10来年上海造路造桥,需要工程方面的人才。比如包括东方明珠在内的浦东很多栋新建筑都是我们一个叫江欢成的参事设计的,他是中国工程院院士。2006年就重视社会人文了,这也反映了城市管理过程中的阶段性倾向。”在2011年,上海还首次聘请了文化界人士和航运专家做参事。

  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起温家宝总理为国务院参事增加了“民主监督”一项新功能,这次韩正新任命的10名参事也呼应了这一点,10人均为上海市或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他们手里又多了一张“市政府工作证”,除了可以直接面见市长,向各部门了解信息亦享受绿色通道待遇。

  60年沿革,上海参事告别礼遇性,真正迈向专业化了。

  关键在当政者

  因是市长亲自任命,市长与参事的互动便是这一制度的核心内容。

  现任市长韩正每年都会开座谈会,和参事面对面。这个座谈会有时很激烈,这群55岁以上的老人出语甚至让比他们年轻的市长下不了台。“我们去开座谈会,愿意直截了当提意见,没有任何客套话。”葛剑雄说。

  关于新中国参事议政的故事,最著名的是“18参事上书”。1950年代,国务院18位参事曾联名向周恩来总理提意见,认为部分政府工作人员办事过于“官腔”,风气不正。该报告惊动中央高层,为“党内纠错提供了参考”。2011年4月温家宝总理给国务院新参事颁发任命书时说了这么一段话:“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总要有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担当的人,总要有一批从容淡定、冷静思考的人,总要有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

  镜头移回上海。在参事座谈会上,参事们出语激烈。胡锦华参事说:“参事就是拾遗补缺,忠言逆耳的。”胡锦华是医学专家,曾任上海健康教育所所长。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