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和谐家庭指标将征民意 试行版被指为富人标准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06日 09:54 国际在线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和谐家庭”指标将征市民意见

  试行版被质疑为“富人标准” 市妇联详解“常上网、藏书量、旅游购物和聚餐”

  与京城人民生活了半个世纪的“五好家庭”更名为“和谐家庭”,由此衍生出的“和谐家庭建设评价指标体系”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特别是“家有藏书量300册以上”、“经常有旅游、聚餐、购物”等标准被质疑为“富人标准”。市妇联日前回应表示,和谐家庭的指标今年将进行修订和完善,欢迎市民建言献策。

  市妇联副主席、新闻发言人周志军表示,“和谐家庭建设评价指标体系”由北京市妇联和市社科院于2007年制订,“是一个学术成果,也是一个参考和指导指标,但不是硬指标。”和谐家庭的创建指标一直与时俱进,去年的标准是:遵纪守法、遵守公德;家庭和睦、邻里团结;爱岗敬业,诚实守信;勤俭持家、节能环保;热爱科学、热心公益。

  周志军表示,到目前为止,“和谐家庭建设评价指标体系”还只是个试行版,今年将进行修改完善,让其更具有时代性,届时将向全体市民征求意见,同时在网络、报纸上开展和谐家庭指标大讨论,发动全社会的力量,争取制订出一个具有时代特色的“和谐家庭指南读本”或者是引领性的评价标准。

  ■权威澄清

  创建条件无关乎“贫富问题”

  针对媒体质疑的“经常上网、家有藏书量300册以上”、“经常有旅游、聚餐、购物”等创建指标是“富人标准”,“穷人被剥夺了和谐的权利”等说法,市妇联副主席、新闻发言人周志军表示“不能认同”。

  据她介绍,早在2004年,北京市政府就启动了“百万家庭上网工程”。2007年制订的和谐家庭创建指标中提出“经常上网”主要是倡导“学习型家庭”,鼓励大家上网学知识,这一指标在当时是有积极效果的。目前,北京市有1961万人口,网民却高达1200余万,“这也从侧面反映出这一指标的设定与家庭贫富无关。”

  就“家有藏书量300册以上”的指标设计问题,周志军表示,从1997年开始,市妇联开展的“家庭藏书读书状元户”、“家庭藏书读书明星户”评选活动,至2005年,“状元户”与“明星户”的标准分别是3000册和5000册——这些家庭都是普通百姓,没有一个明星大款。

  2007年,专家们在走访海淀、通州、密云等区县后最终确定了300册的标准。“为什么是300册而不是290册,或者是310册?如果网民们想质疑这个指标,无论藏书量设定的数字是多少都会引起大家的质疑。也有媒体提出,钱钟书家里藏书不过百册,但并不影响他是文学大家。我们认为这终究是个个案,没有普遍意义。但是鼓励家庭读书藏书,是和谐家庭的引领性标准。”

  关于“经常有旅游、聚餐、购物”指标,周志军解释说,“经常”本身就是个虚词,通过逛公园、购物、做饭等集体活动,让家庭成员之间多一些直接接触和交流沟通,而不是打个电话就算了,目的就是为了让日渐松散的家庭关系紧密一些。“有微博就表示,‘回家后就是上网看电视,从来不出去旅游,看来,我们家算不上和谐家庭。’——这么看,和谐家庭的指标对网民是有一定触动作用的。”周志军如是说。

  和谐家庭是“创建”不是“评选”

  针对媒体广泛使用的“评选”二字,周志军澄清说,“和谐家庭”是“创建”而非“评选”。目前,北京市已开展3届和谐家庭创建活动,共有900个家庭获得“和谐家庭”称号。

  记者获悉,首都和谐家庭的名额为“分配制”,以最近一届为例,东、西城区各13个名额,密云、延庆各9个名额。名额确定后由各个社区、街道、区县层层自荐推举,再经由“首都和谐家庭创建活动协调小组”评定后最终产生。

  记者获悉,在创建过程中,除拥有27条内容的“参考指标”和5条“硬指标”外,各区县还根据地域特色和经济发展水平,制订自己的“和谐家庭”创建指标。有些区县的指标甚至超过了被媒体诟病的“27条”。

  获得“和谐家庭”称号的家庭会得到奖状和一块金色的金属小牌子,没有任何奖金。

  ■现场探访

  胡同“董事长”:和谐不是用条框套出来的

  在鼓楼西大街棠花胡同,没有人不认识“董姐”,也有人称她是棠花胡同的“董事长”。年轻人聚在一起谈起老北京的爱管闲事来,儿子高翔说:“我们家就有一‘马大姐’,我妈!”

  2011年,董春红一家当选“首都和谐家庭标兵”。后海社区1000多户居民就推举出这么一家人来。这一家四口人,三口都是在册的志愿者。多次为邻居无儿无女的老人送终,获得了“孝星”称号;连续20多年清理大杂院的下水道;每月花200元钱买猫粮,全地区的流浪猫都到他们家吃“自助餐”;鼓励儿子当村官,管儿媳妇叫“闺女”——这就是董春红一家的日子。

  说起有人质疑“和谐家庭建设评价指标体系”为“富人指标”,董春红哈哈大笑:“您瞧我们家这破屋烂院的,上哪儿找富人呀?”57岁的董春红从环卫系统退休,当时的退休金只有600元,2003年儿子上大学,“财政”吃紧,她赶紧找了个给医院看门的活儿救急。因为日子过得太“抠门”,2010年董家荣获“西城区节能减排家庭示范户”称号。

  33年前,新婚不到一年的董春红煤气中毒,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邻居们跑前跑后地嘘寒问暖;生儿子坐月子时,邻居们恨不得把整个小铺的蛋糕、水果都搬到她家,“吃不了,你再退给商店。这是我们大伙的一片心。”街坊和谐是一宝——这是老北京人崇尚的生活准则,董春红打小儿就懂。所以,棠花胡同没有她不管的闲事。

  对于网民质疑“‘和谐家庭指标’管得太宽”,董春红坦言,制订各种条条框框“是人家的工作”,但是作为一名北京市民,她坚信一点: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做好事是不受任何条条框框限制的。“要说,一间屋子半间炕,我们家还真摆不下300册藏书,但是也没有人上我们家调查有多少藏书呀?可见,没有什么必须或者不必须的。好事是做出来的,不是用条框套出来的。”

  ■人物专访

  市妇联副主席、新闻发言人周志军——

  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反响

  由本报率先报道的“‘五好家庭’更名‘和谐家庭’”的消息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百余家媒体转发了这一报道。随后,更多的媒体对“和谐家庭评价指标体系”进行质疑,新浪为此专门开辟了“微话题”,至记者发稿时,已有1.5万人参与了就此话题展开的大调查。

  身为市妇联新闻发言人的周志军一见记者就说:“真没想到,和谐家庭的指标5年前就制订了,如今却在社会上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不过,这是一件好事,说明市民们都非常关心家庭的和谐问题,有这方面的心理需求。这是文明进步的标志。”

  周志军说:“有质疑是好事,可以促进我们的工作,我们欢迎质疑。”她表示,“我也认为家庭具有个性化、私密化的特性。因此,为‘和谐家庭’提供统一的标准是不可能的。2007年出台‘和谐家庭评价指标体系’只是为创建和谐幸福的家庭提供一个风向标。换句话说,人们想营造和谐的家庭可以朝这个方向努力。”

  周志军说,和谐家庭创建过程中,在遵循软、硬指标的前提下,会更突出或偏重家庭在某一方面的贡献,比如有些家庭低碳环保,有些家庭家有书香,有些家庭敢于维权,有些家庭助人为乐……这样的家庭值得我们尊重和推崇,更值得我们学习。毕竟,没有和谐的家庭就没有和谐的社会。

  “但是,家庭不是产品,我们不会制造一个模子或者程式。作为一个社团组织,家庭是妇联工作的主阵地,我们有责任出台一些引领性、参照性的指标,提供给热爱生活的北京人,让人们从和谐式的家庭中获取积极的心态、健康的力量,共同朝着成为和谐、幸福的北京人努力。”

  本版撰文 晨报首席记者 崔红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