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粤语式微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06日 10:39 经济观察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粤语式微

  吴娓婷

  农历新年前的1月11日,陈建华当选广州市市长。

  上任后首次答记者问,在网络问政、民生话题以外,陈建华还被问到保护和弘扬粤文化的问题。对此,陈建华以“宁卖祖宗田,莫失祖宗言”作答。

  陈建华说:“中原文化之所以成为岭南文化的主体,就是因为客家人的宁卖祖宗田,不忘祖宗言。”

  “在全国范围来看越有地方性就越有全国性,越有民族性就越有国际性。”陈建华说。

  粤语“卡壳”

  陈建华的回答得到不少广州市民的支持,近期关注粤文化的罗先生是其中一位。

  罗先生的外甥女宁宁今年读四年级。罗先生发现,宁宁除了会用粤语骂人以外,对于众多事物没法用粤语指称,与人交流总是首先使用普语,如果使用粤语则出现“卡壳”状况。

  类似的情况并不少见。另一位广州市民林女士发现,她的儿子使用粤语也未算自如。当她让儿子用粤语阅读报刊时,儿子对着文字往往只反应出普语读音,而不知道粤语读音。

  宁宁的父母双方家庭都在广州本地,按理说宁宁的粤语应是母语级水准,因此,对于宁宁的实际情况,罗先生有点担忧。

  罗先生回忆,在他上小学的时候,老师用普语教学,但同时可能会用粤语解释,加深学生的理解。下课以后,同学之间也主要用粤语交流。

  “当时我们普语和粤语都能运用自如。”罗先生说。

  20多年过去后,广州的外来人口越来越多,宁宁班上的同学来自全国各地,同学之间用普语交流变得频繁。

  此外,宁宁收看的本地电视台少儿频道,都以普语为主,尽管这些电视台的其他频道使用粤语播报新闻、播放粤语的电视剧。一套诞生于广州本地、风靡全国的动画片《喜羊羊和灰太狼》一直用普通话配音。宁宁只在香港上映版时能看到粤语配音。

  罗先生对本地儿童节目感到可惜。在他小时候,几乎所有班上的同学都喜欢收看香港电视台播放的动画片。日本引进动画经过香港资深配音演员粤语演绎,充分展现了粤语活泼生动的特性,让人看得很“过瘾”,也成为罗先生和同学之间模仿和交流的主要对象。

  发现儿子的粤语听说情况后,林女士认为不能掉以轻心。“我们是广州人,怎么能说不好广州话?”林女士说。

  林女士坚持让儿子用粤语读报刊,她说儿子现在需要问了才会讲的粤语词汇越来越少了。

  

  2010年广州市政协委员发起了一个关于广州电视台播音情况的调查问卷,问卷中提到是否要将广州电视台广州频道改为普通话播音。该问卷引发强烈反对。不过,亦有声音指:说粤语的人数多达数千万,粤语怎么会消失?

  对此,第九届广东省政协委员、著名文化批评家李公明撰文称,“就以粤语来说,大半个世纪的文化激进主义已经使其原来无比茂盛的语言枝干日渐萎缩,过去我们从小熟习的语汇、表述方式许多已经成为语言化石;过去曾经是作为省城的广州的粤语领导着潮流,曾几何时,我们变得要从香港同胞的嘴里‘接受再教育’,重新捡回那些已经消失的语言。”

  李公明还指出,本地多年来广东的粤语频道在广州已经难以找到在粤语的读音、表述运用方面的优秀播音员或主持人。

  有关注粤语保护的人士认为,以上说法并非危言耸听。其表示,单就本地青少年目前说粤语状况来看,可能导致的一个结果是,未来粤语语言的活力进一步降低。随之而来的就是以粤语为载体的多种文化样式的式微。

  

  知名网友巴索风云也是粤语的支持者。今年1月4日,他通过微博向广州市教育局提问:“为何在学校里允许学习英文,却无法学到自己文化的本地语言——粤语、客家话、潮汕话等?在传承岭南文化方面,教育局现在和未来有怎样的行动?”

  广州教育局微博即日回复称:当今世界文化多元,教育在传承地方文化方面也是应该有所作为的,比如说这种作为既可以有课堂内的设计,也可以有课堂外的活动。

  随后的1月9日,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屈哨兵也在微博回答:“关于母语与母方言的学习,我认为,我们应该做好相应的语言规划。这个规划包括家庭规划,父母也应该帮助自己的孩子学会自己的母语与母方言。学校教育,包括校本课程的开设,也应当体现地域文化多元的要素。”

  事实上,现实情况并没有这么简单。对于“父母应该帮助自己的孩子学会自己的母语和母方言”这点,网友“咖啡”发现,她的同事张先生及其太太都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但每当他们的儿子说粤语,张先生夫妇就责备他,要求他改用标准的普语交流。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