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排外”:一则网帖引发的口水战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07日 10:04 现代快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南京人排外?南京人排外?

  一则网帖引发的口水战

  在网络论坛上,地域帖属于那种最经久不衰同时也是最臭名昭著的帖子类型。一帮勤奋的地域爱好者,会把一个充满火药味同时也无聊透顶的帖子,一气顶上两三年,拉扯出数百网页的篇幅。虽然南京是很低调,但是也曾被好事者拖入与诸如武汉、西安,甚至苏南一些城市的口水仗中。近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外来人口的不断涌入,本地人与“外地人”在网络上也经常擦枪走火,北上广等一线城市首当其冲,稍具规模的城市也概莫能外。如果稍加留意,每隔一段时间,你就能在西祠或者其他南京网站论坛上,看到一则规模或大或小、有关南京人与“外地人”针锋相对的帖子。

  最近一则帖子出现在春节长假结束不久——《外地人给我们的南京带来了什么》,光看名字,就可以大致揣摩出帖子的内容。这个在短短几天内,就吸引了长达13页、600多条回复的帖子,再度引发了部分南京人与“外地人”的一场混战。在回帖的“外地人”眼里,南京人不再憨厚如“大萝卜”,而南京也竟然被贴上了“排外”标签。

  一向以包容、大度著称的南京,真的成了一座排外的城市吗?

  快报记者 倪宁宁 钟晓敏 仲茜 王颖菲

  一则帖子把争吵

  从超市带上网络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

  1月30日上午,南京市民吴女士(化名)去超市购物。正当她在面点柜台前耐心排队时,一个女孩突然风风火火地冲到柜台前,大声嚷嚷“给我两馒头”。吴女士后来对她的形容是,“二十五岁左右,胖胖的,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脸上的壮疙瘩显示着营养过剩和浮躁”。吴女士见状,提醒了一句,大家都在排队。女孩对此并不理会,而是开口冲吴女士:“关你什么事,我哪知道你们排的什么队啊,啰里巴嗦的。”见吴女士无奈摇头,女孩似乎更加恼火,追加了一句,“摇什么头,当自己是谁啊。”吴女士顿时语塞,只得报以蔑视的眼光,不予理会。

  树欲静而风不止,接下来发生的事,则彻底破坏了吴女士原本良好的购物心情。轮到吴女士购买时,售货员提出,是否可以让后面的顾客先购买。吴女士回头一看,身后站着一位老先生,于是便没说什么,让出了位子。没想到,之前与她发生不快的女孩突然叫嚷起来,“自己还不是想先买,还废话那么多讲别人。”吴女士忍无可忍,回敬女孩:“你不是南京人吧,南京人没你这样没教养的,我都不屑理你,我排在老先生前老先生知道,我让他因为他是老人,你这种人太狭隘,不适合在南京生活,哪来的滚哪去吧。”之后,在大家的指责下,女孩便再也不作声了。

  回家后,胸中怒火还没有平息的吴女士,便将在超市的遭遇发在了网上,在把事情始末描述一遍后,吴女士评论道,“面对这样的人,除了说她没家教,我不知还能用什么合适的词形容。南京是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城市,我生长在这里,我认知的南京人的生活态度是谦和、礼让、中庸,最让我自豪的是那一种大度,南京人有一句很经典的口头禅——多大事啊!是的,不可否认,外来人员对推动城市的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而在南京买房安家的外地人也越来越多,说明南京是适合发展和居住的城市。仅仅靠买套房子是无法融入城市生活的,你必须真正了解并认同城市文化,外地人是你曾经的身份,带着你的勤劳和淳朴,摈弃掉狭隘和自私,即使你现在是所谓的年轻精英,也要记住一句话——于细微处见精神,你的一言一行,代表着城市形象!”

  在帖子最后,她又说明,“无意诋毁,也不是标榜作为南京人的优越感。只是希望,我们为南京骄傲,南京也为能拥有你我而骄傲。”

  “南京人”“外地人”

  网络上的一场“恶战”

  在吴女士看来,这是一篇“无意诋毁”外地人的帖子,但是它却即刻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闻讯赶来的网友立场分明地分成了两派——“地域论”和“个人素质论”。

  一部分持“地域论”的网友显然对于吴女士的遭遇“感同身受”:“南京人就是比他们外地人教养好、文化层次高、懂道理多”。这批“唯地域论”者在声援吴女士的同时,表现出对外地人的强烈不满与蔑视:“我就是讨厌外地人”“外地人拉低了南京的平均素质,这是不争的事实”……一些网友甚至“愤怒”地指责外地人到南京来,抢走了他们很多就业机会和社会公共资源。可能是情绪激动的缘故,言语间掺杂着些许谩骂的词汇,其中用的最多的一个词是“外码”。一网友声称要把外码“赶出南京”。

  这部分网友明显是南京本地人,他们的激烈用语受到了涵盖南京本地人、外地人的网友的一致抨击。这些网友持“个人素质论”,认为即便那个想压队的女孩不对,素质不高,也不应该把矛头指向外地人,因为就是南京人也会犯同样的毛病,素质同样高不到哪里去;帖主扯出外地人,有故意挑起南京人与外地人纷争的嫌疑。这些观点似乎应该属于公允的一方,其中一些人的言辞同样也很激烈,“想想你们这些南京人去了更大的城市,人家也说你是乡巴佬,也遭人歧视,到时候你们的优越感,不知道还能存在多少。”还有人失望地表示,“这一句‘外地人’,打击了太多人,生活在南京的外地人可能都多过本地人了,想想他们对南京做出的贡献,真感觉不值。”更多的人则是就事论事,摆事实,讲道理。网友“volf123”表示,“人们总因自己处的地理优势,来为自己添一种地域优越感。其实不然,一个人的自我感觉良好,只能来源于他本身的高尚素养。”网友“蓝色蛙王”的分析则更加深刻,他以自己过去在南京以及其他大城市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人们的许多偏见,都来自于选择性的记忆和偶然性事件所带来的持久性精神创伤。网友“阿伦特”则认为,每个人都是具体,而非抽象的,他们在社会公共空间中展示着自己的言行,显示着自己的卓异之处。这是对人的深刻之理解,也应该成为我们对人进行评价的基础。也就是说,应以人格、修养、品行来判断一个人,而非地域。因此他认为,这篇帖子及其所引起的骂战,是非常没有意义的。

  看到帖子引起的恶劣“战况”,另一些网友则努力劝和。“南京是个包容、博爱的城市,不能排斥我们的外地同胞啊,”网友“benzhangchun”写道,“在一些人对外来人员作出评判、甚至谩骂的同时,请不要忘记他们为我们南京做出的贡献——大到建设房屋、道路,小到扫马路、清理下水道、修电视机……因此,无需过多计较,我们都是一家人。”他们劝吴女士,“学会尊重别人、以一颗包容的心对待别人”,因为,“南京,不仅是‘南京人’的家,也是千千万万的所谓的‘外地人’的家。不要再执着于地域,只要是加入这个大城市的人们,都要以它为家,互敬互爱,为它争光。”

  网络上硝烟弥漫

  南京人真的很排外?

  很难想象这样的一种帖子,能出现在南京人与所谓生活在南京的外地人之间。一直以来,南京给人以一种安静、低调的印象,而南京人特有的大萝卜性格,使得这座城市有着包容大度的“美誉”。

  之前,在与别的城市的“地域骂战中”,多数人诟病南京的是南京“过稳”的经济发展速度,南京人不急不慢、“不求上进”的做派。但是很少有人说南京排外,南京人蛮横的。因为到过南京的人,都会感受到南京人的热情,南京人的大大咧咧和不见外。

  但是这些年来,这类南京人与外地人争吵的帖子日渐增多,就在吴女士所发网帖前几天,1月27日,在南京某网络论坛上就出现过名为《过个年南京清净多了,可见在南京的外地人有多少,真希望他们都别回来》。作者在帖子中称:过年期间南京大街小巷难得的清闲,因为外地人都回家过年去了!平时在路上遇到的人不是说的外乡话就是说的普通话,过年了街上明显地感觉到少了不少人,除了在家过年的本地人大部分外地人都走了,南京人是最通融的不排挤外地人,因此,外地人越来越多若干年后本地人就成了“少数民族”了,可以说南京的房子不说一半起码三分之一是外地人买下了。

  帖子后面自然是一团战火。

  如果你用“南京人”“外地人”作为关键词在百度上搜索,你会搜出一大堆南京人对外地人不满,外地人对南京人牢骚满腹的帖子。就像置身微博,好消息不多一样,打开这样的页面,你真的会产生这样的疑问:南京人开始排外了?和北上广一样,南京也逐渐变成了一座排外之城?

  针对这篇报道,快报新浪官方微博在2月2日晚,发起了一项名为“你在南京会不会感到排外情绪?”(单选)的调查。此调查一共有三个选项。一,不排外,南京是个包容的城市;二,排外,南京人优越感很强;三,排不排外,关键看人。截止到2月4日上午11点为止,共有769名博友参加了调查,其中选择第一项的占59%,第二项的占4%,第三项的占37%。这个数据多少扭转了网络论坛上给人的印象,选择“南京排外”的博友占的比例非常小,在多数博友看来南京并不排外。但是有38%的博友选择“排不排外,关键看人”,还是让人感到意外,这个不小的比例似乎说明,昔日南京留给人们的大度、包容的印象正在削弱;而南京人引以自豪的“博爱之都”的美誉似乎也在减色。

  有南京户口

  并不一定是南京人?

  说到一个城市的排外与否,“本地(城市名)人”与“外地人”是一对矛盾。这里说的“外

  地人”不是指到谈论的这个城市旅游、出差,停留时日短暂的人。严格意义上说,这里的“外地人”特指在本地打工、创业、谋生的、没有本地户籍的人。拿南京来说,“外地人”是指,没有南京户籍的、在南京打工、创业、谋生的人。与此相对,“南京人”是指有南京户籍的人。

  但这只是理论上的说法,在实际上,南京人与外地人的界定很复杂,为此快报记者采访了三位南京的知名文化人士——著名作家、南京市作协主席叶兆言,著名新闻人、名嘴吴晓平,著名作家、南京资深文化人薛冰。说起南京与外地人界定他们都很头疼,因为在对外地人耿耿于怀的南京人看来,即便是入了南京户籍,也不一定是南京人。从吴女士所发的那个帖子中,可以看出吴女士针对的并不是没有户籍的人,在那个帖子中,吴女士提到“仅仅靠买套房子是无法融入城市生活的”,“外地人是你曾经的身份”,这意味着在吴女士眼里,外地人的概念包含了有南京户籍的人,而一句“外地人是你曾经的身份”说明,她所针对这些人已经有了南京人的身份,即入了南京户籍。而能在南京买房的外来人员,也多半是入了南京户籍的,因为南京有购房入籍的优惠政策。

  根据前天快报记者从南京市统计局获悉的数据,截至2011年底,南京市公安户籍人口有636.36万人。常住人口(在某个区域居住半年以上的)有810.91万人。也就是说没有南京户籍、常住南京的人有170万左右。而有户籍的630多万人中,在吴女士们看来,有许多仍然是外地人。

  薛冰向记者介绍说,文革后,上个世纪80年代初,南京的人口是有200万左右,“一代、两代、三代的家庭都有。他们应该算老南京了。”而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南京和国内所有城市一样,城市化进程迅速,城区不断扩容,人口不断增加,形成了一次数量巨大的移民潮。薛冰说,“现在人口800多万,扣除掉新出生与死亡的老南京人。那就意味着差不多有近600万人都是近30年逐渐移民到南京的。每4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新移民,也就是在个别老南京眼中的外地人。”

  “外码”入侵?

  “正宗南京人”不靠谱

  在南京诸多的有着排外情绪的网帖中,有一个词频频出现——外码。多数在南京生活的人对这个词会感到陌生,但是在网络上,外码的使用率极高,而且随着这个词同时出现的是一种轻蔑和不屑的语调。外码,在网上,特指生活在南京的外地人;在网外,在生活中,一些年轻人发牢骚时也常常把这个词挂在嘴边。

  百度词条是这么解释外码的:外码——南京话,意指外地人。 民国时期的南京作为首都,下关码头的外省苦力被资本家当做砝码般随意调遣任用,故创造此词。后由于南京本土外来人口过多,外码一词被广泛运用于称呼非南京户籍、本地文化影响不深的外来人员。

  很显然,这是一个多少带有歧视成分的称呼,就像部分上海人称呼外地人为“乡下人”、部分广州人称呼外地人为“北佬”、部分北京人称呼外地人为“老百姓”一样。

  对这个词也有不同的理解,在吴晓平看来,这个词的正确写法不一定是“外码”,有可能是“外马”,“在那些人看来,外地人是融不进南京的外来之马。”

  吴晓平所说的那些人是指对外地人不满的所谓南京人。而这些南京人,多数是薛冰所说的改革开放初期就生活在南京的人,或者说这些老南京人的子女。这些人自以为是正宗的南京人,也被称为南京的土著。

  而在一些专家眼里“正宗”“土著”,这些字眼不仅不科学,而且很荒谬,因为在他们看来南京就是一座移民城市,“铁打的南京,流水的南京人”,从来就没有纯粹的南京人之说。“一个三四十岁的南京人,往上数三代,甚至两代,有几个人是南京人?他们大多数是从外地迁徙过来的。”

  著名学者、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在接受快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南京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城市,历史上经历了多次大规模的人口迁徙。“近代以来,太平天国时期算一次,太平军攻入南京后,南京人死的死逃的逃,南京几乎成了一座空城。这样,一些苏北和淮北的人顺势进入了南京城,而来自河南,特别是光山县的人则来到了南京的郊区,这些人成了新南京人;民国建都算一次,1927年,民国在南京建都,政府机构都迁到了南京,政府工作人员和家属、以及相关的服务人员成了南京人,清末民初,南京只有二三十万人口,迁都以后,人口膨胀到百万。第三次是解放初期,因为设立了南京军区,大量军人和军属南下,大批的干部也来到了南京。因为南京是江苏省省会,江苏各地,苏南苏北,也有不少人因为工作需要,成为了南京人。1958年,国家实施户籍条例,人口迁徙停止。”葛剑雄说,改革开放,实施城市化进程,南京人口快速增长,这又是一次规模很大的移民潮。

  而据多位专家介绍,近代之前,南京就经历多次大规模的人口迁徙,东晋时大批北方人涌入南京、明初随着朱元璋定都南京,大批安徽人也就成了南京人。而且南京历史上曾经过多次屠城,人口的变化非常大。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南京的方言,现在南京的方言属于北方语系,被成为“江淮官话”,而有正式文献记载的南京人,也就是东吴时期的南京人,最早说的是吴语,那个时候南京是吴语系的中心,经过历史的演变,吴侬软语成了《金陵十三钗》中的南京话,这本身就说明,所谓正宗的南京人的说法是很荒谬的,而以正宗南京人自居,轻视外地人,更是一种毫无依据的、奇怪的优越感。

  “土著”愤怒得没道理

  南京人气量正在变小?

  移民城市的特色就是宽容,因为每个人都是移民或者移民的后代,将心比心,老移民善待新移民是很自然的事,很多年来,南京人、南京这座城市给人的印象就是心胸宽广,包容性特别强,孙中山先生的“博爱”一词,用在南京人和南京身上很是贴切。

  吴晓平虽然不是在南京出生的,但是被南京人亲切地称为“老吴”的他可以说是典型的南京人,一口味道浓厚的老南京话是他的标志。但是在吴晓平看来,这些年来,大大咧咧、宽以待人的南京人的气量正在变得小起来。

  他告诉记者,他很早以前就注意到了网络上部分南京人排外的情绪,他也多次在自己主持的“听我韶韶”节目中对这一现象进行了抨击。

  在网络上,那些对外地人不满的所谓南京人,那些“土著南京人”对外地人愤怒的原因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外地人素质低;外地人不守法,带来治安问题;外地人的涌入让南京的路越来越堵;外地人抢了南京人的饭碗;外地人推高了南京的物价;外地人让南京人买不起房。

  在吴晓平看来,这些针对外地人的指责都是很荒谬的。和南京大学教授潘知常的看法一样,吴晓平认为个别外地人素质差,并不代表所有外地人素质都差,“外地人素质差,南京人,土著素质就好?”

  《南京人》的作者叶兆言,举了一个例子。在上个世纪80年代,南京曾经发生过一桩现在想起来都让人觉得丢脸的事情,在南京的市中心,曾经有人以“大片、小片”的花样,叫卖哈密瓜片和菠萝片,“上当的主要是外地人,南京人心里有数。”

  叶兆言说,这件事是南京人很大的耻辱,而叫卖“大片小片”的人绝对是南京人。叶兆言至今还记得,那个小贩被揭露后,用南京话大嚷“南京人就是被外地人搞坏的,不宰他们宰哪个”?而他叫嚷的这一刹那正好被电视镜头捕捉到了。

  “说外地人抢了南京人饭碗?你怎么不说,外地人的到来带动了很多行业的发展,以前南京有这么多高科技产业吗?”老吴说南京人口头禅“多大事啊”,原来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就是说南京人豁达,遇到事,比如与人发生纠纷,一想“多大事啊”会主动大度地选择退让,而这种“退让精神”在现在的一些南京人身上已经没有了,而更多地体现在慵懒、得过且过,不积极进取。老吴表示,那些南京打工的外来劳务人员,把环卫、建筑、纺织等又脏又累的活揽了过去,而这些都是一些南京人不愿意干的,“他们宁愿到棋牌室打打小麻将,也不愿意吃苦挣钱。就这样他们还看不起辛辛苦苦为南京的发展做贡献的外地人,也太不厚道了。”

  而对外地人其他指责,在受访专家看来,都是毫无道理的。在他们看来,外来人员来到南京,不仅不会影响南京的发展,而且是南京之福。“新移民来到一座城市,为它带来的更多的是活力和机遇,没有移民的城市是没有前途的。”

  而实际上,大多数受访专家和受访的所谓“南京人”“外地人”都认为,网络上的排外情绪,并不能改变南京包容、大度的城市形象。在现实中,绝大多数南京人依然是一副“大萝卜”般的热心肠,很多外地人都觉得来到南京发展、生活是正确的选择。

  “排外是世界性的问题。”叶兆言表示,每个城市都会有一些人对现实不满而迁怒外地人,但是在南京,这种情绪不可能成为主流。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