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南京土著的愤怒与平常心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07日 10:04 现代快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叶兆言、薛冰、吴晓平

  三个南京“土著”的愤怒与平常心

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
著名作家叶兆言著名作家叶兆言
著名媒体人吴晓平著名媒体人吴晓平
著名作家薛冰著名作家薛冰

  葛剑雄先生是著名学者,但他的本行是地理历史学家,他对南京的历史沿革,特别是南京的移民史了如指掌,同时,他又是一个关注当代进程的人。城市化、现代化一直就是他的关注对象。在他看来,移民不可逆转,善待同时引导好新移民,是一个城市的职责所在。

  叶兆言薛冰、吴晓平是三个地道的老南京,或者说“南京土著”,快报记者采访他们时,听到的都是一口南京话。虽然是“土著”,他们并不愤怒。老吴是有点愤怒的,但是他愤怒的对象不是那些闯进南京的“外地人”,他愤怒的对象恰恰是和他一样的老南京。在他看来,一些南京人在“宽容”上,退步得太厉害了。叶兆言很宽容,他认为城市化就是消灭本地人的运动,这一切都是自然的,只要不过分,大家不免可以持一颗平常心。而薛冰则在历史中寻找南京宽容的根,他希望一些老南京搬离老城南后,不要愤怒得连宽容之心也不要。

  葛剑雄:

  没有移民的城市

  是没有活力的

  那位网友在帖子中说那个外地女孩插队,就上升到外地人素质低。这个叫先入为主。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对待。你说外地人插队,南京人就不插队吗?

  改革开放后,城市化进程加速,南京来了许多新移民,其实每个城市都是这样,而南京并不是最多的。这次人口流动规模大,而且是多元多方向流动,有由西部到东部,由农村到城市,由小城市到大城市,当然也有由大城市到小城市的,比如一些小城市的证券工作人员就来自上海、深圳等大城市。当然多数人是“人往高处走”。

  流入南京的人口,不能简单地说他们是外地人,应该是新南京人。是的,是有一些素质不高的人来了,但是不能就抓住个案打倒一大片,就说外地人素质低,应该做社会学的分析。这样得出的结论就客观得多。那么多大学生、精英人士,素质就比你低啊。

  一定不要瞧不起外地人,南京本身就是一个移民城市,因为你们的父母或者再上一辈,也是外地人。而引领时代潮流的很多是优秀的移民。南京的“熊猫厂”,好多兵工厂,参与管理的好多都是外地人。南京大学的老师一定是南京户籍吗?南京市政府里面,和一些高科技企业应该引进了很多高素质的人才。说到上海,上海的“土著”只占人口的百分之二三十,外来人口占百分之七八十。上海的宝钢就是以外来人员为主。

  一个移民城市,移民后要么土强客弱,要么客强土弱,最好是强弱相当。政府应该制定公平的竞争政策和制度,双方互相学习,形成良性互动,优胜劣汰。

  歧视外地人的本地人其实在本地属于弱势群体,在上海就是市民阶层,他们害怕竞争,所以把自己的境遇归罪于外地人。南京的情形应该也差不多。

  一个城市要善待外来的普通劳动者,要宽容他们的缺点,有的是生活习惯的问题。有些人嫌外地话不好听,南京话就好听吗?本地人参加工作,你至少要养他到18岁,而外地务工人员一来就可以为城市工作,其实是人家把劳动力红利都给了你。对外来务工人员,除了宽容之外,还要引导,比如做一些培训工作,让他们尽快融入城市。

  其实,在当下,大多数城市都已经成为移民城市,大家都是移民。没有移民的城市是没有活力的。一个城市引进优秀人才,才可能超常规发展。而限制移民,就是放弃发展。

  叶兆言:

  谁也别说谁,大家都是移民

  20年前,我写过《南京人》,里面提到南京是外地人的天堂。坦白讲,其实这里面有理想的成分。其实,南京人是中国人,人的毛病中国人有,中国人有,南京人自然也有。

  歧视外地人是世界性现象。通常的情况是,你觉得一个原来不如你,他现在过得比你好,比如早先欧洲人觉得中国人不如他,城里人觉得农村人不如他,可是一旦对方过得比自己好,就会产生一种强烈的情绪。苏州人看不起周围郊区的人,是因为城区的市民没有郊区人富裕。南京人也不例外,当南京人看到比他更贫穷的人,会表现得很宽容;当民工、当外地人超过他们的时候,南京人,特别是“原住民”、老居民,就会抱怨外来者。这是很正常的。

  东晋南渡,从中原来南京的人很先进,南京人很羡慕,羡慕比他强的人,南京人连葬礼什么的都学人家。南京的四大民馆,老广东、四川酒家、大三元等,老广东是随着北伐过来的,是老革命;四川酒家是随着抗战胜利从四川过来的。南京人觉得很羡慕,以前到那几个地方吃顿饭,是很摆谱的事。有一段时期,上海人很在意广东话,因为广东人有钱。

  改革开放,商品经济,城市化,中国各个地方的地域特色、性格正在逐步同质化。每个城市曾经有过的好的东西,比如南京人身上的“大萝卜”等特点,宽容的特点,已经渐渐成了稀缺产品。

  现在贫富差距那么大,房子那么贵,愿望不像以前那么容易满足。这个时候,外地人成为不满的靶子,全世界都是这样。

  其实,城市会属于更有活力的外地人。我住的龙江基本都是外地化,省级机关,往上数一代,几乎没有多少南京人。在很多地方,普通话是强势语种。

  谁也别说谁,大家都是移民。城市化是消灭本地人的运动。

  这种问题怎么解决?时间会帮着解决,时间长了,自然会和谐共处。现在,南京户口已经变得不重要,以后会变得更加微不足道。

  吴晓平:

  南京人的气量正变得越来越小

  我最近经常看到骂外地人的帖子,南京人喜欢骂外地人为“外码”,跟帖很多,这是带有侮辱性的。我在节目中也说过多少回了,南京人的气量正变得越来越小,跟城市化进程背道而驰。

  早几十年,南京人是宽容的,根本没有排外之说。我家以前就住在老城南,老门东,就在贡院街一个大杂院里面。这个大杂院里面有三十多户人家,其中一半是外地人,苏南、苏北都有。但是我们这个院子,虽然来自五湖四海,从来不分南京人、外地人。1957年,我父母因为犯“错误”被打成右派被下放,我留在南京就承蒙邻居们的关心和照顾。

  一部分南京人的排外情绪是什么时候形成的,怎么形成的?我想可能是开始盖商品房的时候,那个时候建筑工人,主要来自南通,进南京了;紧接着,外地人越来越多,而正好那个时候,南京人开始下岗了,三四十岁没有工作。看到满街的外地人干这干那,心理就开始不平衡了,就抱怨外地人抢了南京人的饭碗。其实你想一想,那些外地人,那些建设大军干的都是什么活,盖房子、清垃圾、开小吃店,都是又脏又累的活,很多人都是夫妻两个带着不会走路的小孩。你想一想,这样的活你会干吗?你宁愿吃劳保,打小麻将度日。

  你不感激人家给你的生活带来方便,衣食住行,人家外地人都帮你“包”了,你还想怎么样?你不感激人家,还讲怪话。与以前南京人的宽容、包容相比,你不是数典忘祖吗?你在网络上骂人家,人家大老远离开家来到南京,本来就有寄人篱下的感觉,你骂人家,你怎么能阻止人家反过来骂南京人。

  我觉得要改变这种状况,一个是媒体要多宣传南京的移民城市特征,一个是要多强调南京的宽容气度。

  曾经的外地人现在的南京人不要排斥现在的外地人未来的南京人,而现在的外地人未来的南京人也要尽快融入南京文化。

  薛冰:

  在南京生活就是南京人,无新老之分

  南京人其实是很宽容的。我并不认为一个帖子,或者很多帖子就能说南京排外了,网络上有排外情绪的人,毕竟是很少的一部分人。

  南京人被称为“大萝卜”,心眼好,宽容;南京这个城市包容性强,是有它的原因的。一个是南京是移民城市,从东晋开始,南京每次改朝换代,都意味着一次移民潮,而且几乎每次移民潮中,随政权迁到南京来的人,与原来的南京人相比都比较有优势,都是主流、上层。比如说,南京六朝古都、十朝都会,出了几十个皇帝,但他们都是外来的,没有一个是“土著”南京人。人的骨子里总是趋利避害,人往高处走,这就被迫形成了南京人的宽容的性格。虽然是被迫,但是宽容始终是一种好的性格。

  还有一个原因是南京的城市发展是跨越性的。最早的南京人,也就是东吴时的南京人生活在秦淮河两岸,而都城在今天的总统府这里,中间相差7里。互相不干扰。明代朱元璋时候,明故宫没有一寸地建立在老金陵城里。晚清在城北,民国在城东发展,并不影响城南南京人的生活。因为南京的发展空间很充裕,所以南京人不排斥外地人。

  第三个原因,是南京具有海洋文化元素,在中国的四大古都中,这是南京特有的。另外三个城市与海洋没关系。南京在东吴的时候,在石头城下修建了石头津,东吴的船队不仅沿着长江上下做生意,还航海。船队往北到过渤海,往南到过东南亚。大陆和台湾的第一次联系,就是在东吴的时候,船队就是从石头津开出去,船队到台湾,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次。六朝的时候,据记载,外国的使节到南京的有100多批20多个国家之多。正史上有记载。和海外交往非常频繁。如果画一个南京(建康)的《清明上河图》,里面一定有许多外国人。

  宽容的城市,即便遇到有人不文明,你不应该排斥,应该包容。如果你排斥,像那个发帖人一样,那你也不像是个南京人。我相信南京的主流文化依然是包容。每一个南京人都曾经是外地人,你被包容了,反过来,也要包容别人。在南京生活就是南京人,没有新老之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