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干部个人荐书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08日 10:03 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领导干部个人荐书

  相比组织荐书,领导们的个人荐书往往会引起媒体关注。

  汪洋是这方面的代表。2007年,尚在重庆任职的他力推当地官员读书。托马斯。弗里德曼,这位曾三次赢得普利策奖的作家,因汪洋力荐他的《世界是平的》,成为重庆几乎家喻户晓的作者。

  随着对外交流的迅速扩大,这本以全球化为主题的著作后来也成为了多个地方政府的推荐书。

  当年年底,汪洋赴任广东后主持召开第一次省委全会,也不忘通过荐书来实现自己倡导解放思想的意图。会上,他现场朗读了正在读的一本书《1992年邓小平南方之行》:“当时吴南生看到汕头很穷,向省委请缨去办特区,说,如果要杀头,就杀我好啦!”

  无论是在重庆还是广东,汪洋一直倡导“多一点读书学习,少一点吃喝应酬”。2009年7月31日,广东省委办公厅和省政府办公厅还联合发出倡议书---全省各级领导干部行动起来,率先垂范,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掀起南粤读书新热潮。

  2011年,汪洋致信省直机关干部和各市党政主要领导同志,推荐阅读两本阐述幸福的书籍:《幸福的方法》和《对我们生活的误测——为什么GDP增长不等于社会进步》。为此,广东省出版部门专门加印两本书。

  《幸福的方法》的作者是哈佛大学的心理学讲师泰勒。本-沙哈尔,《对我们生活的误测——为什么GDP增长不等于社会进步》三位作者都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前者致力于寻找幸福的个人方法论,后者则希望寻找幸福社会的方法论。

  在荐书之前的广东省两会上,汪洋刚刚推动了关于幸福的讨论,建设幸福广东,也成为了加快转型升级之外的执政目标。

  官员荐书大多青睐经典而非一时的畅销。

  中信出版社编辑隋兰兰列举了他们最受官员欢迎的书籍《第五项修炼》。这本管理学的经典曾于1992年荣获世界企业学会最高荣誉的开拓者奖,在中信出版社也是“久经考验的书”,已经卖了三四十万册。

  “有些书总是有政府机关团购,从中能‘嗅’出官员的品位。《第五项修炼》就非常典型。”隋兰兰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在她看来,相比起来,官员看书比较宏观。畅销的商业书,像《海底捞你学不会》,则不是官员们的选择。

  三联书店图书营销中心主任张作珍告诉本刊记者,在近年来的官员团购中,三联书店最受欢迎的书包括《毛泽东的读书生活(二版)》、《读毛泽东札记》、《红顶商人》、《目送》、《我们仨》等。毛泽东题材长盛不衰,红顶商人胡雪岩问世20余年多次再版,杨绛的《我们仨》和龙应台的《目送》虽然时间稍近,但在干部群体的购书单上也颇有口碑。

  翻看各地大员的荐书,除了汪洋以外,最有名的是海南省委原书记卫留成推荐《致加西亚的信》。2004年,他把这本书作为春节礼物送给海南省政府的厅局长和县市长。贵阳市委书记李军也曾推荐此书。这本书的主人公罗文早已成为敬业、服从、勤奋的象征。

  在所有官员荐书中最为知名的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他曾数次推荐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称“它的意义不亚于《国富论》”。

  2008年,中央编译出版社推出了腰封印有温家宝“推荐”的新版《道德情操论》。相比商务印书馆的版本,这个版本的内容简介也发生了明显变化。除了阐述全书的学术观点之外,简介称:相比《国富论》,《道德情操论》给西方世界带来的影响更为深远,对促进人类福利这一更大的社会目的起到了更为基本的作用;而它对处于转型期的我国市场经济的良性运行,对处于这场变革中的每个人更深层次地了解人性和人的情感,最终促进社会的和谐发展,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伟人传记与官场小说

  “官员看书大多还是为了工作中的提升,所以他们看的书大多和工作有关,其中有一部分是伟人的书。”张作珍说。

  张作珍所说的“伟人的书”,除了前面所述的毛泽东的读书札记一类,还包括大量伟人传记。这里面,除了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重要人物之外,另有一些历史人物,比如《张居正》和《曾国藩》,《红顶商人》也可归为此类。

  尽管有官员将此解读为体会改革的经验,但不难想象,这些政治人物或者政治色彩极强的人物传记的盛行,是因为官员希望从中感悟为人为官之道。老牌的《资治通鉴》更是自古便是为官者自学的好教材,至今仍是不少地方干部之间的“馈赠良品”。

  与伟人传记相呼应的,是近些年来官场小说的走红,其中有一些甚至被称为基层公务员的职业教科书。这一占据诸多畅销书榜单的书种,被普遍认为源自1999年王跃文的《国画》,此后类似的题材持续走红。

  单从“省长”一词衍生的书,就能看出官场小说的火爆,包括《代理省长》、《铁腕省长》、《省长亲信》、《省长的女婿》、《副省长夫人》、《女省长》、《省长秘书》、《副省长女秘书》、《省长的家门》、《乔省长和他的女儿们》⋯⋯

  作家们连省长的工作生活都能信手拈来,基层官员自然更不在话下,如今的官场小说已经写遍了乡长、处长、局长、银行行长、驻京办主任、接待处处长。

  《侯卫东官场笔记》,这套拥有众多受众的官场小说,自2010年6月出版了第1册,到2011年11月已经出版到了第8册,还未见收尾。主人公侯卫东也从乡镇的办事员一路升到副市长。

  2009年10月,《决策》杂志曾联合某门户网站、山东省胶南市委党校做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官场小说的阅读群体中,党政机关公务员占到30.5%,工商企业工作人员占27.1%,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占20.3%,三者总共占到了阅读总人数的77.9%。在读者的行政级别方面,普通公务员占51.3%,科级占29%,这是两个最大的阅读群体。副处级占7.5%,正处级占4.7%,两者合计为12.2%。总和来看,在公务员群体中,阅读官场小说的人,处级以下占九成。由此可见,官场小说在公务员群体中的影响。代表作家王跃文,其作品被人誉为现代的“官场现形记”,小说集则被命名为“官场春秋”。

  舆论对此多抱有质疑态度。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官员与权力是不可分的,读与权力斗争有关的书是我接触到的一部分官员的兴趣。官场需要了解潜规则和明规则,他们不喜欢极左或极右的书。”

  但官场小说的市场并不局限于官场,如《国家干部》等作品经过改编被搬上银幕,在普通群众中广受好评。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