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永修县红头文件为官员参加民间评奖拉票(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24日 09:48 中国青年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2011年7月27日,江西省永修县县委宣传部发出《紧急通知》,为参评第二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奖的教育局局长熊茂东刷票。记者 叶铁桥供图  2011年7月27日,江西省永修县县委宣传部发出《紧急通知》,为参评第二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奖的教育局局长熊茂东刷票。记者 叶铁桥供图

  近日,在湖南红网的知名栏目“百姓呼声”里,一篇题为《洞口县教育局局长用五十多万元公款买个人荣誉!》的举报帖称:

  该县教育局局长“为了骗取‘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奖’,多次开会和发文,强迫全县六千多教职员工,每个人必须在网络上至少为他投30票,投一票公家补贴2元至5元不等,这样,洞口县教育战线出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疯狂可笑的在网络上为曾×增投票的高潮,教工们纷纷地把亲戚朋友的身份证全部收集起来用于为曾×增投票!相见时互相戏言:你为曾局长投了多少票?”

  不仅湖南省洞口县,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奖——这项由媒体组织的民间评奖活动,在评奖过程中出现了多例候选人或候选单位组织投票的行为,甚至出现了地方政府发红头文件硬性规定投票指标的现象,有的还纳入单位考核。极个别地区还被举报教育局局长花钱找人投票或干脆找网络投票公司刷票。

  红头文件发动投票

  “目前,我县熊茂东排在第三位,请各地各单位高度重视,在接下来的4天里,安排专人负责组织投票,其中,网络投票,各乡镇不得少于200票,县直单位不得少于20票。”

  2011年7月27日,江西省永修县县委宣传部发出红头文件《关于组织为全国教育改革创新管理奖候选人熊茂东投票的紧急通知》,提出上述要求。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采访永修县委宣传部后,这份红头文件在永修县政府网上消失了。

  熊茂东是江西省永修县教育局局长,他参评的是第二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奖。

  据中国教育新闻网介绍,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奖评选活动是由《中国教育报》和中国教育新闻网共同主办的双年大型评选活动,“旨在以大力弘扬锐意改革、开拓创新的时代精神,广泛展现矢志改革、勇于创新的时代风貌”。

  第二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奖评选活动启动于2011年5月。据介绍,这届共设教育改革创新奖、教育改革创新管理奖、教育改革创新校长奖、教育改革创新教师奖四项,4个奖项都设有优秀奖。主办方表示:“最重要的参评条件是创新实践付诸实施并取得良好的效果,在教育界及社会上产生广泛影响”。

  熊茂东的参评资料显示,他的创新业绩在于推进素质教育,致力于教学模式创新等,且“多年来,全县没有发生一起校园安全责任事故”。

  2011年7月21日,在经历征选阶段之后,该奖项进入了票选阶段。据报道,主办方从1205个申报单位和个人中遴选出候选对象210个,包括创新实践奖候选单位60个,创新管理奖候选人30名,创新校长奖候选人80名,创新教师奖候选人40名。

  主办方提供网络投票、短信投票、邮寄投票三种投票方式,其中网络投票要求填写身份证号码;短信投票每条资费1元,每个号码每天限投20票。投票的截止日期为2011年8月21日。

  2011年7月27日,要求为熊茂东紧急投票的红头文件发往了永修县各乡(镇、场、企业集团)党委、县委各部门、县直及驻县各单位党组织。文件称,“我县教育局局长熊茂东经省教育厅推荐、组委会公示,成功入围,是九江市入选创新教育管理类奖项的唯一候选人。”

  这个通知也被贴到了“永修人论坛”里。记者看到,此帖引发了热议,网友“阿本”说,“用假身份证也可以的。反正每个身份证号每天投一次。 我估计投了不下300票。其中乱编了好多身份证号和名字。”“阿本”还写道:“后面我把学校老师的身份证全用上了,熊局只领先了几天,就被别人落在后面了,昨天还第2,今天就第6了。”

  但也有网友在这个帖子后面议论说:“是吧,我说了容易给人拉票吧。”“不知这个紧急,是哪个部门‘紧’出来的?”“怕是要帮倒忙。这样在网上发布!”

  中国教育新闻网数据显示,熊茂东最终以112万余票列所参评奖项总票数的第四名。永修县政府网数据显示,永修县总人口为38万人。

  教师投票被指可获补贴

  在红网知名栏目“百姓呼声”里,《洞口县教育局局长用五十多万元公款买个人荣誉!》的帖子后面,还有好几条跟帖。

  有跟帖称:“去年7月至8月,各校校长通知每个老师为局长每天必须要投一票!所发生的电话费用由各校在去年下学期发给每个老师!老师是每人领了一百元!”还有跟帖称:“我们校长把投票作为任务在会上布置,并且我们发了短信的老师都拿到了钱。”

  但也有跟帖称:“教育局下面这么多单位,不排除个别领导或许布置过,也报销过电话信息费,但应是少数,像我们学校就没报销过这种费用。”

  记者了解到,湖南省洞口县教育局局长名叫曾广增。

  记者在洞口县教育局网站上看到的一篇报道显示,2011年8月13日上午,洞口县又兰镇中心学校召开了全镇中小学校长工作会议,认真部署了第二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管理奖评选活动。会议要求各校组织教师认真阅读相关资料,“并对我省唯一获得该奖项候选资格的洞口县教育局曾广增局长的先进事迹进行了详细的介绍,要求全体教职工根据具体情况,对自己心目中优秀候选人进行投票。会上大家纷纷表示:一定要落实上级文件精神,认真组织学校所有工作人员通过短信、网络、邮寄等不同方式踊跃地进行投票,投出自己满意的候选人。”

  洞口教育网一篇《我县教师为教育局长投票忙》的文章称,“又兰中心小学的达老师,为了能用自家的电脑为曾局长多投几票,问遍了家里所有人的身份证号码,还收集了大量同事的姓名、身份证等信息,采用一人操作为多人投票的方法,每天都能投上几十票。石江中心小学的王爱群老师,在云南旅游期间仍不忘投票。不方便用网络投票,便用发手机短信的方式一口气为曾局长投了二十余票。”

  中国教育新闻网数据显示,曾广增最终获得113万余张票,在30名候选人中名列第三。

  除了上述情况外,记者搜索各候选人及候选单位名单,发现号召投票的情况可谓屡见不鲜。如,2011年7月25日,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教育局发出通知,要求“组织好全体教师参加投票活动,并可通过多种方式组织社会各界参与。各校在8月22日后把投票总数汇报区教育局办公室”。该局参评教育改革创新奖。

  2011年8月10日,陕西省三原县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发出通知,要求“8月21日投票活动结束后,各校要将投票人数上报县教育督导室,将作为年度工作评估考核的重要指标之一”。

  在各地通知中,中国青年报记者只看到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教育局办公室表示“以自愿为原则,组织开展学习宣传和评选投票活动”。该局最终只获得521票,但该局参评的教育改革创新奖候选单位中,山东省五莲县人民政府列第10位,票数为27.9万张票。

  记者先后拨打武进区教育局等单位电话,但这些单位工作人员均称“不清楚”或“不知道”此事。

  组委会发文严禁弄虚作假

  个别现象更令人惊讶,一些候选单位和候选人涉嫌通过网络投票公司刷票,通过网络检索也可发现,该奖项的评选活动被多个网络刷票公司公布,作为广告招揽。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创新奖评选组委会也发现了投票的猫儿腻。

  在中国教育新闻网上,组委会于2011年7月27日发文要求严禁弄虚作假的投票行为,称“近日,一些地方和学校反映,有所谓投票公司联系候选单位、候选人花钱包办投票等情况,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奖评选活动组委会指出,第二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奖评选活动活动坚持群众自愿投票原则,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包办投票、指定投给特定候选人等弄虚作假行为。目前实时显示的各候选单位、候选人网络投票得票数并非最终结果,组委会将在投票结束后对所有投票进行整理,清除所有虚假投票。弄虚作假行为严重的候选单位或候选人,将被取消参评资格。”

  然而,一位不愿意透明姓名的候选人表示,组织投票、强制投票和网络刷票的情况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组织投票的票数几十上百万张,没有组织或没怎么组织的只有几百张,傻子都能看得出问题来。”

  记者也观察到了票数上的巨大差异。比如教育改革创新管理奖,一共有30位候选人,最高者竟有151万余张票,第10位的也有高达77万余张票。但30人中,也有5位候选人得票数不超过500张。

  记者注意到,有些地方同时有两个项目参选,但数十万张得票竟然完全一样。在教育改革创新特别奖的20个获奖单位中,有11个单位得票在600票以下,剩下的9个多在10万票以上;获得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奖的19中人,有8人都在4000票上下,剩下的大多获奖者在10万票以上。

  对于上述情况,记者采访了多位候选人。

  永修县教育局局长熊茂东在电话里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组织发动投票“是县领导考虑的,具体的我搞不清楚”,“我没有能力发动大规模投票”。

  记者问:“如果没有发动投票的话,你能获得这个奖吗?”

  熊茂东说:“这个难说,这个不是光我们自己投票怎么样,还有外面的投票呢。”

  记者问:“通知列出了具体指标,比如各乡镇不得少于200票等。你觉得通过这种组织发动投票来参加评选还有意义吗?”

  熊茂东说:“那我具体也搞不清楚,请原谅。”

  随后,他就以正在有事为由,不再接受记者采访。

  作为发文单位,永修县县委宣传部长张品娥在电话中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到任时间不长,不清楚此事。

  湖南省洞口县教育局局长曾广增的手机多此拨打均无人接听,发短信也没有回复。记者致电又兰镇中心学校校长向乾文,向乾文表示,“会议上曾广增局长希望大家参与这个评选活动”。对于红网上的举报帖,他说“自己没有看过那个红网,网络上谁都可以揭发,我也不知道”。当记者联系洞口县三中、五中等学校校长时,得到的答复都是“打错了”,然后电话被挂断。

  记者辗转联系到洞口县一位中学教师,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师证实,发钱投票的情况确实存在,他也通过短信投了票,领了钱,但他不愿意透露详情。

  洞口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张映合称,教育局没有发过组织投票的文件,只是把相关事项做了通知,“教育局把那个宣传发给人家,这个东西是很正常的”。他说自己给曾广增投过票,并一再强调,“我们没有补贴,我们没有发一分钱”,投票补贴的事县纪委已经查过。当记者希望通过他联系到曾广增时,他告诉记者:“有什么事告诉我,我是新闻发言人,曾局去党校要学习一个月。”

  内蒙古自治区敖汉旗教育局干部李化中在参选教育改革管理创新奖时只获得了237票,在30个候选人中得票数为倒数第二,他在电话里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没有组织发动过投票,“我们参选,就是如实反映工作情况,发动那玩意干吗?”

  但他也不愿意多评价其他候选人的组织拉票行为,“这里面的问题你都看得出来,还有什么可说的,没有意义,不在乎就完事了!”

  部分高票候选人未获奖

  2011年11月15日,第二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奖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据《中国教育报》报道,共有150个创新实践项目和个人获得表彰,教育部副部长李卫红为获奖者颁奖并讲话。

  报道称,评选活动得到了社会各界,特别是教育系统广大教育工作者和师生的广泛参与和大力支持,“在为期一个月的公众投票阶段,共有800余万人次参与投票,投票总数超过2500万票。”

  根据评选程序,票选阶段结束后,才会根据得票数量,确定晋级单位和晋级候选人,然后提交评委会,由专家评委会进行评议。

  记者对比名单发现,全国教育改革创新管理奖分为贡献奖和优秀奖两类,各有10名获奖者,相对于优秀奖,贡献奖的分量更重一些。记者发现,在票选阶段进入前10位的候选人中,有5位未能获得贡献奖;相反,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教育局局长李能以2万余张票、重庆市教育评估院院长龚春燕以6.8万余张票获得贡献奖。此外,还有3名贡献奖获得者票数未进前10位。

  洞口县教育局局长曾广增获得第二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管理贡献奖,当地媒体报道称,他“成为湖南省唯一获此殊荣者”。

  熊茂东最终只获得教育改革创新管理优秀奖,山西省晋城市教育局教研室干部付社亮在票选阶段只得到416票,票数是熊茂东的约两万七千分之一,但他也获得了教育改革创新管理优秀奖。

  记者注意到,山东省胶南市教育体育局局长崔德福虽然在票选阶段获得90余万张票,最终却未获得任何奖项。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