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武江区委书记自杀:一位交流官员的政绩压力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24日 09:55 第一财经日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年仅45岁的韶关武江区委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苏力在其住所内自缢身亡,离开了妻子和一对儿女。

  地处粤北山区的韶关最近不太平静,2月17日凌晨,年仅45岁的韶关武江区委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苏力在其住所内自缢身亡,离开了妻子和一对正上小学的龙凤胎儿女。

  而其前任、武江原区委书记邬学新在两年前从武江区政府办公区院内的办公楼天台上跳下身亡,一连两任区委书记的自杀身亡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关注。

  20日,来自当地司法系统的消息显示,苏力的死因很可能与计划建设的涂料工业园有关。“涂料老板们已经交了一部分土地订金,但因为种种原因,目前仍办不成厂,他自己觉得没脸回老家见人。”一位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两任书记自杀

  作为2008年从珠三角交流到韶关任职的干部,苏力的家不在韶关,家人都还在顺德。事发前晚8时左右,司机送其回住所后离去。次日凌晨1时许,苏力的妻子从顺德致电其在韶关的司机称,苏力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希望司机去查看一下。司机赶到其房间,发现他身穿睡衣,用睡袍上的系带在阳台处自缢。

  接报后,韶关市警方立即赶赴现场处理。经现场勘察发现,苏力用睡袍的带子在其住宅阳台自缢,身体未发现外力暴力侵害伤,住宅没有发现异常,留有遗书,判断苏力为自杀。

  据媒体报道,当天凌晨4时许,韶关市委就紧急召开了常委会研究事件善后处理工作。5时许,苏力的妻子从顺德赶到了韶关。苏力自缢前留下了2封遗书,一封给韶关市委主要领导,另一封是写给其妻子,但有关部门并未透露遗书的具体内容。有知情人士透露称,苏力在其遗书中有提到工作压力过大等内容。

  武江区政府网的消息显示,2月13日下午,广东省主管教育的副省长许瑞生到该区视察教育工作,“区委书记苏力向许副省长汇报了我区教育创强的举措及取得的成效。”这也是苏力出现在该网中的最近消息。

  根据简历,1966年11月出生的苏力是广东省委党校在职研究生,历任顺德团市委书记、顺德宣传部副部长、大良街道党工委书记等职,2008年7 月接替邬学新任韶关市武江区委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任职以来,在干部群众中口碑良好。

  而为外界广泛关注的是,2010年10月16日17时许,苏力前任、武江原区委书记邬学新从武江区政府办公区院内办公楼天台跳下身亡。

  当时韶关市有关部门公布该市对武江原区委书记邬学新坠楼事件的调查结果。据介绍,邬学新与其好友因为经济纠纷发生矛盾难于解决,遭该名好友实名举报其有违纪违法问题。有关部门认为,此事对邬学新打击很大,造成精神压力过大、情绪低落,心结长时间无法解开,从而走上了轻生之路。

  当时韶关市纪检部门接报后,依照有关规定和程序,依法对举报的问题对邬学新进行了调查。从纪检部门调查核实的情况来看,举报邬学新违法违纪问题与事实不符,双方之间的争议属民事纠纷。有关方面为此建议双方通过协商或法律途径解决纠纷。但双方一直未能就此达成共识。

  “邬学新的情况跟苏力不太一样,邬当时深陷经济纠纷,传言他下台后没人可以帮他一把,他觉得世态炎凉产生厌世情绪。”当地知情人士说。

  资料显示,1997年,邬学新从乳源县委副书记任上调到武江区任区长。2004年,韶关市行政区划调整,2005年开始邬学新任区委书记。由于临近京珠高速出口,邬学新任上大力发展房地产业,他也被传与房产商走得很近。

  在以房地产业为主导产业的情况下,原来在韶关市几个区中较为一般的武江区经济也得到较快发展。2010年,武江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20.98亿元,同比增长13.%,在韶关各区县中位居首位。不过,尽管如此,相比浈江区和曲江区,武江区的优势并不明显。其2010年的经济总量也仅比第二的浈江区高出1.5亿元。

  涂料工业园的压力

  2008年以后,广东产业转移、“腾笼换鸟”的力度空前。在珠三角产业转移到东西北的同时,一批珠三角干部也被交流到东西北任职。42岁的苏力也从顺德来到韶关接替邬学新,出任武江区委书记。

  苏力上任后,致力于将武江经济带上一个新台阶。早在2009年7月,顺德涂料商会就与韶关市武江区签订初步框架协议,以集体抱团的方式在韶关市武江区建设一个8000亩的精细化工产业园。

  武江区公布的资料显示,一批以环保涂料为主导、上下游配套完善的优质项目将进驻该区,这批项目计划投资68亿元,预计产值可达165亿元。对这个涂料工业园,苏力极为看重,2010年7月,苏力在涂料产业政企高层培训班上表示:为了建设好这个园区,武江上下可以说是“志在必得,义无反顾”。

  作为顺德出来的干部,苏力凭借自己的个人魅力说服了“涂料之乡”顺德100多家涂料企业落户该工业园区,然而,两三年过去了,这个工业园区仍迟迟没有成形。

  20日上午,本报记者前往位于武江区甘棠村的工业园,在甘棠村委会大楼前,挂有“韶关市武江区莞韶甘棠工业园投资有限公司”和“东莞(韶关)产业转移工业园武江片区管理委员会”两块牌子,左边还立起一大型广告牌,上有“甘棠工业园”及“专业涂料化工基地”等字样。不过,上午10点多,大楼却大门紧闭,空无一人。

  离村委会大楼约300米远,就是甘棠工业园的所在。工业园仅完成土地平整,在一边已经平整好的土地上,有几个工人在挖电线杆的坑。一名工人告诉本报记者,去年这个园区开始建设,他已经在这里做了6个月。

  “当时签约是签了很多,但由于土地指标不够,所以暂时无法落实。”韶关市一位招商部门官员告诉本报记者,现在土地指标很紧张,所以分到该园区的土地指标是比较少。“莞韶产业园的主导产业是机械制造,至于化工怎么落户,符不符合整个产业园的发展方向。这个还不是很清楚。”

  “以前只要你有对接的项目,国家有指标,很容易就批下来了,但是2年前,我们的项目报上去的时候,刚好遇到国家开始对土地严格控制,所以这个园区的用地指标下来得很慢。还要跟其他的园区抢指标。”顺德涂料商会副秘书长张梦东告诉本报记者。

  张梦东介绍说,一个工业园从动工到建好,最快也要2年,整体成形的话则至少要5年。如果不是刚好遇到国家控制用地指标,这个工业园早就建好了。“现在工业园用地指标已经下来了,就等着完成土地出让这一个程序,然后开始进入动工的阶段。”

  在苏力及武江区的积极努力下,甘棠涂料工业园首批1700亩的用地指标终于下来,二期的指标则要根据一期项目进展情况再去调整。张梦东介绍,目前有大概60家企业签了初步的协议,会转移到甘棠涂料工业园来。这个数字占顺德涂料商会会员数目的一半。

  在土地价格方面,当地有消息说,让顺德涂料企业落户的地价已经从当年苏力许诺的3万元~6万元/亩涨到了现在的13万元/亩,苏力就此跟涂料企业进行了多次商谈。

  对此,张梦东说,以前甘棠涂料工业园跟企业谈好的价格是3.8万元/亩,现在涨幅不大,原则上还是按照这个价格出让。“至于价格,每个地方在招商引资的时候,都会承诺一些价格优惠,实际上,这个优惠是把一部分上交给地方财政的钱奖励给企业。”

  既然用地指标已经下来了,接下来就等着动工了,为什么苏力的压力还会那么大?

  张梦东说,建一个工业园有很多很多事情,不是解决了用地指标就可以了的,“还有很多问题”。

  知情人士也告诉本报记者,当地各种关系错综复杂,产业园建设中涉及到的一些问题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该产业园的进展程度。

  顺德一位与苏力相熟的知情人士透露,顺德企业家做生意是很看人的,能够把这么多家涂料企业拉到韶关,除了韶关的土地便宜具有吸引力外,说明这些顺德企业家信任苏力。3年过去了,到现在涂料企业进驻工业园的日子还遥遥无期,这些带给企业的损失也让重视乡情的苏力倍感压力。

  “苏书记建这个园区的压力很大,劳心劳力,跟企业进行了多次沟通,可以说他为了这个园区鞠躬尽瘁。我们的企业也都知道用地指标、土地卖多少价格这些都是国家说了算的,不是苏书记说了算的,企业对此都很理解。”张梦东说。

  现如今,苏力的死或许可能对进展缓慢的涂料工业园产生影响。“发生这样的事情对园区的建设有没有影响现在还不好说。现在,省和市都很重视这个事情。”张梦东说。

  除了涂料产业园,苏力身上还承担着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韶关市区有浈江、武江和曲江三个区,拥有韶钢的曲江离中心城区比较远,韶关人心中的市中心区仍是浈江和武江城区,浈江的发展空间已趋于饱和,拥有较大发展空间的武江则被寄予厚望,尤其是在坐拥武广高铁和京珠高速出口的西联镇一带,正准备打造一个被称为韶关“新天河”的芙蓉新城。

  芙蓉新城是韶关市规划打造的集新行政中心、高档商业住宅区和商贸城为一体的粤北未来新中心。但多年过去了,至今该新城仍未有明显进展。

  “一方面是资金不够,韶关这地方一年地方财政收入才多少啊,还赶不上珠三角发达地区的一个区县。”当地一位政府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尽管该项目主导方是市里,不过拆迁等工作也落在了武江区头上。

  作为韶关各区县GDP领头羊,武江近期的发展未尽如人意。例如浈江区引进了比亚迪的超大项目,而曲江区的白土工业园也搞得有声有色,相比之下,被寄予厚望的武江区明显黯然失色。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各项工作进展缓慢,去年苏力还曾被韶关主要领导批评。

  “士大夫”与当地官场生态

  “他是个士大夫。”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知情人士如此评价苏力。该人士在顺德与苏力相熟,得知苏力自缢身亡的消息,感到十分惋惜。

  他举了两个例子,去年苏力准备在顺德大良买房,地产商得知是苏书记要买提出要打折,苏力说,你给我的折扣打得低了,以后要还你这个人情,最后想了想,干脆房子就不买了。还有一次,苏力跟一桌商人吃饭,老板们纷纷给他塞小红包,最后都被他退了回去。

  在性格方面,苏力也是个性情中人。去年有一次,三个小老板一起来韶关,苏力听说是顺德老乡,欣然抽空跟大家一起吃了个饭,席间聊得痛快,兴之所至还唱起了歌。

  该人士透露,苏力平时生活得很有规律,极少有应酬,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区委的食堂里吃饭,晚上8点钟左右就回到家上网看书。夫妻俩的感情也很好,每周一苏力来韶关上班,常常周四的时候,他的妻子就来看他,周五再一起回到顺德的家。

  苏力的妻子在顺德上班,他们有一对龙凤胎的儿女,在顺德上小学。因为不能常常在身边照顾他们,苏力对两个孩子很是愧疚。

  在顺德,担任过顺德宣传部副部长的苏力与当地的媒体人士有很好的互动。一名顺德的媒体记者对苏力的随和个性印象深刻。他告诉本报,苏力在顺德时出席某活动结束后,几个电视台的记者站在路边等车,苏力经过看到后把车停下来,主动提出要带记者们一程。

  但到了韶关之后,苏力留给韶关记者的印象是相当低调和谨慎、不健谈。在和记者在一起的饭桌上,他反反复复就是那几句话,“感谢大家对武江的支持”。一位当地记者多次约访苏力,均被以“条件不成熟”、“先做后说”等理由婉拒。而在省内各大媒体上很难找到关于苏力的采访和报道。即便在韶关当地媒体,苏力的身影也不多。

  上述记者说,韶关不少官员很喜欢发表理论文章,但苏力不大这样做。在当地媒体里,苏力的见报率是最低的。而且“苏力不喜欢提口号,只是讲一讲自己做过的事情”。

  但无论是在顺德还是在韶关,和苏力接触过的人都对他留有很好的印象,认为其是个实干家,工作勤勉、脾气好,从不拉帮结派。

  该人士说,韶关的本地官员都是经过乡镇一步步摸爬滚打起来的,很多官员跟各方面的人都有来往,工作中遇到一些诸如拆迁之类的难题往往也能找到化解之道。以苏力的前任邬学新为例,从农村摸爬滚打起来的邬比较强硬,为人也颇为“义气”,总有办法解决如征地这样的农村问题。

  相比之下,苏力作为从珠三角交流过来的干部,其之前的个人履历可能没有涉及到这么复杂的问题。由于不拉帮结派,苏力布置的一些工作往往难以得到落实。

  “他显然没有融入到当地的官场文化。”该知情人士说,虽然他处在区委书记的位置上,但“坐这个位置并不意味就有这个权力”。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