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最贪镇长过堂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24日 11:53 21世纪经济报道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最贪镇长过堂涉案近2亿元,赃款全部来自拆迁补偿

  本报记者 王峰 北京报道

  国家药监局的原副局长和北京顺义区李桥镇的原镇长会有什么关系?

  答案是他们有共同的利益输送者,并终成一丘之貉。

  国家药监局前副局长张敬礼目前仍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审,在该案中,涉嫌给他提供非法利益的北京朗依制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潘京萍,意外供出了一起顺义区土地腐败案。

  2月23日,土地腐败案的主角之一,顺义区李桥镇前党委书记、镇长李丙春在北京市二中院悄然开庭受审。

  李丙春因收受潘京萍一块名牌手表案发,进而被查出是一个涉嫌贪污3870万元、挪用公款1.78亿元的“最贪镇长”。根据检方指控,李丙春所涉赃款几乎全部来自拆迁补偿。

  开庭当日,李桥镇国门第一村村民徐文守在北京市二中院的法庭外,他自称在顺义区的旧村改造中,自家460平方米的房子仅被估价50多万。

  庭内是涉嫌贪污拆迁补偿款的巨贪,庭外则是因补偿过低不断吁求的村民。这之间,横亘着开发商、各级官员等利益分食者。反差之下,城之边,拆迁之痛愈加明显。征地引发的腐败已经成为村镇治理的最大挑战。

  一块表牵出公路贪腐

  李最早犯案是别人“介绍”的。

  “牵线人”为比李丙春更早落马者、顺义区国土资源局原副局长刘宝。2011年6月30日,刘宝被北京市二中院以受贿罪判刑10年。

  刘宝在2009年9月收受了北京朗依制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潘京萍一块价值17.9万元的积家牌手表,为朗依公司在顺义买地建厂提供方便,并将潘介绍给时任李桥镇党委书记的李丙春。

  在2011年6月22日刘宝案的庭审中,李丙春证言称,潘京萍也送了他一块这样的手表。其时,李丙春已被逮捕,尚未被起诉至法院。

  有传言称,有关部门对李丙春调查时,令李交出潘京萍送的手表,李丙春先后拿出了三块手表,直到第三个才是潘京萍送他的那块。但这一情节并未被检方起诉。

  李丙春最早被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涉案总额不过23.3万元。其中一起是2007年至2008年间,李丙春为北京隆景阁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承揽中国电子口岸数据中心业务技术及配套用房的设计工程提供帮助,收下了一张存有8万元的银行卡。中国电子口岸数据中心正位于李桥镇。

  另一起被诉的受贿行为是2009年下半年至2010年10月间,李丙春为北京中铁兴华经贸有限公司租赁工业用地提供帮助,收了一块金条,价值15.3万。

  随着调查深入,更大的贪腐故事揭开了盖子。2006年到2007年间,作为李桥镇镇长的李丙春涉嫌贪污了3笔共3870多万元的拆迁补偿款。

  在机场南线高速公路拆迁过程中,李丙春被诉虚构北京中天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拆迁,指使他人与该公司签订虚假的拆迁补偿协议书,骗取拆迁补偿款共计人民币1010万元。

  在京平高速拆迁过程中,检方指控李丙春虚构北京市智祥万通科技有限公司被拆迁,骗取拆迁补偿款共计人民币860多万元。

  智祥万通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米永彬,但检方指控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李丙春。2月23日,面对记者的电话,米永彬迅速挂断了电话。

  机场高速南线和京平高速均于2006年开工建设。全长53公里的京平高速总投资约为44.2亿元;机场南线高速的造价在当年更是创下了全国之最:全长20.4公里,每公里造价达2.4亿元,总投资约为45亿元。

  此外,李丙春还被诉在机场南线工程拆迁过程中,将北京甄氏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甄氏集团)本应退还给李桥镇政府的2000万元拆迁补偿款私自截留,据为己有。

  挪用公款助力地产商

  甄氏集团与李丙春关系密切。

  其董事长甄飞祖籍河北唐县,1985年创办了唐县建筑工程公司,先后参与1990年北京亚运村、国家体委老山摩托车运动员公寓等项目,令其在北京立足。

  甄飞事业真正的腾飞是顺义区。直到现在,甄氏集团在北京的房产项目全部集中在顺义区,甄飞本人也当选顺义区政协委员。

  在检方的指控中,李丙春虚构北京中天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拆迁,骗取了1010万元拆迁补偿款。工商资料显示,中天恒信公司法定代表人名为甄永杰,其注册地址正是甄氏集团的办公地点。

  最贪镇长过堂

  甄氏集团与李丙春还有直接利益往来。起诉书称,2006年6月至8月间,李丙春以镇政府招商引资为名,从李桥镇镇辖村、镇属单位借出土地补偿款等公款人民币6600万元,借给甄氏集团进行营利活动。

  之前,甄氏集团注册金只有7000万元,也正是在2005年和2006年间,甄氏集团开始急剧扩张:收购了李桥镇濒临倒闭的新拓机电厂等多个项目

  更大的手笔是收购“水色时光”住宅项目,占地达538.48亩。2007年末,甄氏集团又以2.61亿元,高于起拍价8倍拍下了水色时光附近地块。

  在一份宣传资料中,甄氏集团直言,公司发展,得到了顺义区、李桥镇各级领导的支持鼓励,和顺义区各级农村信用社积极配合。

  领导的“支持”不在话下,信用社的支持力度也很大。水色时光的开发是以部分土地使用权和房屋产权为抵押获得的农信社(现在的农村商业银行)贷款。

  而由于甄氏集团将房屋产权用于抵押贷款,使得目前水色时光仍有十几户业主没能办理房产证,“买房时承诺一年后办理,如今3年时间已过,开发商说没钱还贷款,所以办不了房产证”,其中一户业主告诉记者。

  除了这笔6600万元的巨款挪用,李丙春还被诉将4968万元公款挪用借给了中天恒信公司,自己获利30万元。此外,李丙春还被诉多次挪用超过6000余万公款进行营利活动。

  旧村改造成就了谁?

  2月23日一早,李桥镇国门第一村村民徐文早早地来到了北京市二中院,但却被挡在了法庭之外。

  国门第一村2010年启动旧村改造,改造的第一步是拆迁,但包括徐文在内的大多数村民都觉得补偿标准过低,“我们不同意评估公司进房子,他们在外围估量后说我460平方米建筑面积的房子补偿50万多一点。”徐文说。

  “李桥镇大范围的旧村改造在2009年开始,到现在没剩下几个村了。”徐说。至于补偿标准,“国门第一村大约是每平方米1750元,前两年拆迁的洼子村更低,只有1480元”。如今,附近楼价已经每平方米万元左右。

  甄氏集团正是起家于李桥镇的旧村改造。1995年,甄飞开始介入该镇南半壁店村西的180亩樱花园开发建设项目;1997年,甄飞注册成立北京市顺义县宝城旧村改造开发部。

  1998年11月,南半壁店村改造的樱花园三区工程破土动工,工程建筑总面积14.7万平方米。

  2002年,甄氏集团又将李桥镇英各庄村改造成了占地600亩、建筑面积39万平方米的馨港庄园,让“农民住进楼”。

  旧村改造给甄氏集团带来了丰厚利润,甄氏集团甚至自己注册成立了经营烟酒、日用品的商店和超市。

  但旧村改造的另一面是,英各庄村仍有几十户“钉子户”成了尾巴,这样的现象在李桥镇并不鲜见。李桥镇另一个改造村洼子村多年来维权者不在少数,坊间传言,洼子村在2010年7月拆迁,到10月时,李丙春便被双规。

  刘宝案和李丙春案在顺义区引起了震动,有知情者告诉记者,事发后顺义区有20多人接受了调查。

  数年间,李丙春以镇长和党委书记之职,涉嫌贪污和挪用了需经其手的巨额拆迁补偿款,目前该案正等候法庭宣判。

  在李丙春任李桥镇镇长之际,刘宝正在顺义国土局副局长任上,并兼任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顺义分中心主任。

  村民徐文的房子正是被该中心征收的。靠着中心主任的职务,刘宝可以为潘京萍提前获得土地信息,并控制土地价格。

  如今,曾经外表风光、暗里中饱私囊的两人黯然落马,徐文急切地等待着自己命运的转机,“只有出了大事,我们的拆迁才会被人关注”。

  而甄氏集团的水色时光售楼处在楼市调控中一片惨淡,只是不耐烦地打发上门讨房产证的业主:“公司没钱还贷款。”

  在这条土地利益链上,官员、开发商和被拆迁者,位置迥异却又变化微妙。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