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扶贫办主任批争当贫困县乱象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07日 09:41 新京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扶贫办主任:不能把“争穷”当政绩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批评“争当国家扶贫攻坚重点县”乱象,要逐步减少国家级扶贫重点县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
今年1月底,湖南新邵县庆祝纳入国家特困地区。 今年1月底,湖南新邵县庆祝纳入国家特困地区。
去年年底,湖南邵阳市新邵县被纳入国家特困地区。图为老师在给当地学生上课。资料图片去年年底,湖南邵阳市新邵县被纳入国家特困地区。图为老师在给当地学生上课。资料图片

  你不能老躺在国家扶贫重点县里,自己不努力,在那里等靠要,这是错误的。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尽快地摆脱贫困,这是当地党政领导的责任和任务,这一点必须予以明确。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

  本报讯 (记者郭少峰)入选国家贫困片区,地方庆祝;已经位列全国“百强县”,却依然属于国家贫困县……近两年,国家贫困县的种种乱象引发社会各界热议。  昨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批评说,贫困地区有困难国家提供扶贫帮助是应该的,但将纳入国家扶贫攻坚重点县视为一种政绩肯定是不对的,“这种想法和做法都是非常错误的,是不应该提倡的”。

  争到贫困帽作为政绩“是不对的”

  范小建委员承认,考虑到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能获得国家的政策支持力度,出现把争取扶贫开发重点县视为政绩的做法也不奇怪,但对这种问题要有正确的引导。他说,现在加强对贫困地区、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边疆地区的扶贫支持力度,这是中央的既定政策,按片区和重点地区进行支持做法,也是行之有效的。

  但在政策落实的过程有些地方滋长了等靠要的思想,或把争取到这顶帽子作为一种政绩,“我觉得这是不对的”。

  贫困县减少省份,国家支持度不减

  范小建强调说,去年的中央扶贫工作会议非常明确的一个信号就是要鼓励各地脱贫摘帽。他以贵州为例说,贵州虽然是全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但仍制定政策鼓励脱贫摘帽,他们提出“如果能提前摆脱贫困县,能够摘帽了,支持力度不减,政策不减,这是正面的激励。”

  范小建表示,现在国家已明确提出,贫困县减少的省份,国家的支持力度不减,这也是为了鼓励脱贫摘帽。

  范小建还解释说,现在中央已明确提出,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办法采取措施,从实际出发进行调整,实现国家级贫困重点县总量的逐步减少,这也是在逐步完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的办法和机制,“权限下放到省,允许对国家级贫困县进行一些调整,在调整的前提下要逐步减少。”

  纵深

  扶贫具体到人 地方或将不再“争穷”

  今年1月底,湖南新邵县一则“热烈祝贺新邵县成功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成为新时期国家扶贫攻坚的主战场”的条幅引起广泛关注。

  另一关于“贫困县”的故事则出现在2011年9月。“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名单公布后,媒体发现,百强县(市)有17个国家级贫困县。

  2001年确定的国家级贫困县,十年之后成为百强县并不稀奇,却让大家对于贫困县的准入和退出机制产生了疑问。

  专家估算年享上亿财政支持

  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农村贫困问题与发展金融研究室主任吴国宝坦言,地方热衷入选贫困县,和相关优惠政策不无关系。

  对于国家贫困县,我国每年会投入200多亿的财政扶贫资金,同时享受约100多亿的贴息贷款。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估计,将各种优惠政策汇总起来,每个贫困县能享受到上亿的财政支持。

  以湖南新邵县为例,按照此前当地官方提供的数据去年连片扶贫开发的政策,湖南邵阳市新邵、绥宁、洞口等8个县市被列入武陵山集中连片扶贫攻坚重点县,每个县每年国家至少下拨5.6亿元资金用于扶贫开发。

  贫困县政策不应简单取消

  实际上,针对贫困县政策产生的一些问题,近两年,一直有专家学者呼吁政策进行微调,甚至有一些声音认为应该取消贫困县政策。

  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徐小青则认为,从此前的经验看,我国的扶贫开发政策取得的许多成绩,贫困县政策“功不可没”,但是他也坦言确实出现了问题。

  吴国宝介绍,目前我国确定贫困县时,主要参考指标是当地的:贫困人口数量、人均纯收入、当地的人均GDP和人均财政收入等。其中前两项是由国家统计局统计得出的,占到评估指标约百分之六七十的比例。而后两项则由地方提供,“可能会给地方带来虚假申报的机会。”

  而目前贫困县政策最大的问题,在吴国宝看来,还是退出机制。此前的名单确定后十几年未变,但随着扶贫政策的支持,贫困县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

  应严格贫困县准入和退出机制

  去年12月出台的《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年-2020年》提出,这十年我国扶贫开发将重点转向连片特困地区。吴国宝认为,连片特困地区和此前的贫困县政策是相结合的,片区扶贫开发作为一个战略,最终还是要落实到具体的地区。

  他建议,国家级贫困县应建立一个更为严格规范的准入和退出机制。尤其在退出上,可考虑实际情况随时调整贫困县名单,“比如缩短为5年变一次。”

  “扶贫还应该更为精准化。”郑风田建议,相关的扶贫资源应该尽可能地落实到区域或个体。

  吴国宝也认为,扶贫也应该深入到贫困村庄和具体的农户,这样资源才能更好地利用起来,让扶贫更直接。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就承担起了组织和协调的角色,缺少了直接的利益冲动,“有没有贫困县也就不会再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了。”

  本报记者 韩宇明

  链接

  我国为了扶贫开发,设立了国家级贫困县的政策,即所谓的“扶贫重点县”。

  ●上世纪80年代中期

  我国开始确定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在“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前,共有331个重点县,“八七”扶贫攻坚计划调整为592个。

  ●2000年

  虽然仍为592个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但把东部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全部调整到了中西部。

  ●2011年

  国家扶贫标准提高。中央扶贫工作会议还确定了连片特困地区的680个县(市)。

  本报记者 郭少峰 韩宇明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