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信阳:靠扶贫款富不起来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14日 09:48 中国经济周刊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河南信阳:靠扶贫款富不起来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勇 ● 李姗姗 | 河南信阳报道

  信阳市农业开发和扶贫办公室副主任余美海盼来了好消息。该市的光山、新县、固始、淮滨、商城、潢川六县被列入国家扶贫开发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大别山区,其中,潢川县为唯一一个新增贫困县。

  “我们正按照新的扶贫标准对全市贫困人口分布状况、数量、导致贫困的原因等详细情况进行摸底统计,并为贫困人口建立完整系统的档案信息。”余美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这是下一个十年扶贫攻坚的基础。

  两进“国家队”

  信阳之贫,位居河南榜首。在信阳,潢川县是唯一一个两进“国家队”的特殊县。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潢川是国家贫困县,后来被摘掉“贫困县”的帽子。

  关于“摘帽”的解读,潢川当地流传的版本众多。“摘掉国家贫困县的帽子以后,每年除了专项扶贫资金减少外,以工代赈、财政转移支付等隐性收入也大大减少,老百姓脱贫自然就慢了。”潢川县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

  为何重新“戴帽”?“潢川脱贫较慢与多种因素有关。”潢川县农业和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高中亮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坦言,因灾返贫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潢川县南依大别山,北临淮河,全县271个行政村,总人口80.67万人,其中农业人口66.91万人。“贫困人口主要在平原垄岗区、低洼易涝区和丘陵偏僻区,生产、生活基础条件较差,土地贫瘠,交通不便,非旱即涝,增收十分困难。”高中亮透露。

  2004、2005、2007三年,潢川多次遭遇淮河流域洪涝灾害,致使全县56个贫困村全部受灾。2003年,该县56个贫困村贫困人口为4.27万人,至2004年底升至5.37万人、2005年底达5.75万人。2007年,该县因灾贫困人口又由4.2万人增至5.3万人。

  2010年,潢川县农民人均纯收入低于2500元的村有52个。在新的“十年扶贫计划”中,潢川县有89个村被确定为贫困村,成为大别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扶贫对象。

  钱不来,不来钱

  目前,信阳当地针对贫困村最主要的扶贫项目为“整村推进”。所谓整村推进,一般是以改善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为主,基本上为修路、饮水工程。

  “修路只是改变了以前‘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状况,解决不了根本的脱贫问题。”信阳市淮滨县固城乡马庄村村民张言(化名)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该村扶贫开发始于2008年,现在道路畅通,出门方便,饮水安全,“但是村子里大部分人还是靠外出打工挣钱”。

  当地农民更渴望金融服务,小额贴息贷款难、资金量小尚需改善。

  “一想到贷款我就头疼。贷款难,手续多,有时候急着用钱,能把你急死!”淮滨县张庄乡绿峰葡萄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李厚武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感叹,农村金融机构缺失,贷款政策缺乏灵活,其服务已严重滞后于扶贫攻坚。

  李厚武告诉记者,2011年下半年,他从张庄乡淮河边际流转1200亩土地种植葡萄,协议价格为每年每亩地600元,流转时间为15年。目前,他已经投入了160万元。在见到效益之前,最少还要投入50多万元,这还不包括一些长期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对他而言,脱贫致富,尚“任重道远”。

  而对于信阳目前推行的“扶贫到户”项目,不少农民亦有怨言。

  家住新县泗店乡泗店村的陈女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她全家四口人,长子师范毕业后在当地小学任教,次子在武汉某职业技术学校读书,经济十分拮据。2010年,他们投资8000余元种大棚蔬菜,听说上面有政策凡是贫困户种大棚蔬菜,一个棚子可以补贴3000元,但至今未见分文补贴。

  《中国经济周刊》在采访中发现,在扶贫中存在“困惑”的还有不少官员。

  “扶贫开发现在存在‘三难’:一是市级配套资金解决比较难;二是群众筹资和整合部门资金难;三是缺乏支柱产业,群众脱贫容易致富难。”淮滨县一位官员坦言。

  产业扶贫才能“造血”

  新县位于大别山腹地,是信阳脱贫攻艰“样板”。

  总人口36万的新县,地处鄂豫皖三省接合部,是著名的革命老区,也是信阳典型的深山区贫困县。“经过十年的扶贫攻坚开发,全县累计解决了3.6万贫困人口的脱贫问题,55个贫困村农民,人均纯收入由1485元增加到4180元,增幅高于全县平均水平。” 新县农业和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赵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近年来,新县大力发展特色农业、生态养殖、优质高效林果业,红色旅游产业、劳务输出以及生态工业。“八七扶贫攻坚”期间,河南羚锐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在中纪委、监察部的帮扶下,靠25.8万元扶贫贷款,由一个作坊式小厂发展成为集医药科研、保健品开发为一体的现代化企业集团。这家全国最大的橡胶膏剂药品生产基地,后来成为革命老区第一家上市企业,带动了一大批贫困农户脱贫致富。

  赵明表示,“新县是有名的‘七山一水一分田,一分道路和庄园’,深山环绕四周,针对这一点,这几年我们因地制宜把培育特色产业作为主攻方向,也取得预期的效果。”

  2011年统计数据表明,新县国内生产总值完成69.4亿元,同比增长12.1%;财政一般预算收入1.68亿元,同比增长25.5%;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798元,同比增长14.5%;农民人均纯收入6101元,同比增长14.3%。

  扶贫资金“孤掌难鸣”

  淮滨县栏杆镇王湾村71岁的党支部书记王振发则如此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该村320户,1312人, 1090亩耕地,属于洪河低洼易涝地带。“以前很穷,种田靠天收,容易被淹,跨两省交界,小孩子定亲都困难”。

  2006年,该村开始“整村推进”,扶贫部门投入100多万元修路和安装自来水。“老支书一班人又多次到土地局、水利局那里争取资金,最后争取到土地平整费300万元、水利资金100万元,一下建了四个提灌站。”当地村民向记者历数村干部的功绩,现在该村有216户种植蔬菜,13户为温室大棚,部分农户将土地流转给大户,实现了药材的大规模种植。

  目前,该村已成为当地重要的蔬菜、药材种植基地。

  “俺前几年的时候就想种菜,那时候路也不好,遇到下雨天,黄瓜都烂在地里了。”正在田间劳作的王湾村农民王振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现在路修好了,我四亩多地全种成了菜。信阳市的车直接到地头来买菜,销路也不愁了。”

  但类似于王湾村这样能够实现全行业资金和资源整合的并不多,很多贫困村还是单纯依靠有限的专项扶贫资金,“孤掌难鸣”,扶贫效果并不明显。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现在除了扶贫专项资金外,行业性扶贫项目诸如水利、交通、教育、医疗、卫生等项目皆有。但因这些项目主导权分属各个部门,扶贫办的确协调乏力。由于在扶贫攻坚中“各吹各的号”,难以形成合力,大部分贫困村“整村推进”过后依然如故。

  “扶贫要动员各级力量一起推动,才能实现目标。”而信阳市淮滨县农业和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黄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现实是“扶贫办协调各个部门的力度有限”。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