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副局长跑路背后的官商隐情(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23日 13:59 云南信息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郴州市农机局刊登的寻找副局长公告。郴州市农机局刊登的寻找副局长公告。

  “王昌宏在出事之前,一直很正常,没有任何出逃的预兆。非常罕见的极端个别案例”。

  “2011年11月10日,王昌宏曾用电脑打印过一份申请提前退休的书面报告,但他本人并未在该份报告上签名。他现在连人都看不到,怎么可能办提前退休呢?”

  “到目前为止,无论是郴州市委组织部还是郴州市农机局,都未放弃寻找王昌宏。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跟他本人取得联系。”

    ——郴州市委组织部

  “王昌宏是店里的熟客,身高不到1.7米,头发梳得很亮堂,帅帅的,戴副眼镜,长得斯斯文文,比较有文化,很体面……看起来就像个当官的样子”。

  ——郴州市人民东路附近一家饭店的老板娘(据新民周刊)

  3月13日,湖南经视的报道《湖南郴州农机局登报寻找失踪副局长》开始在网络上传播,舆论哗然。当晚,湖南省郴州市官方通报称,王昌宏因个人原因自去年11月30日开始长期不正常上班。年度考核不称职。3月9日,郴州市作风大整顿办公室启动问责程序,经郴州市作风大整顿领导小组同意,按程序对王昌宏作出免职处理,并“双开”。

  身为副处级干部的王昌宏弃官跑路,最终丢掉官职,让人一头雾水。郴州坊间对其跑路原因更是议论纷纷。记者调查获知,近十年来,王昌宏一直过着亦官亦商的生活,在他的从商之旅中,举债一直未断。这位在当地有些能量的官员在商场并不顺利,他的债务不断增多,这或许是他跑路的真正原因。

  湖南省郴州市农机局副局长王昌宏失踪了,这起事件正在当地发酵,原因仍是谜团。近十年来,王昌宏一直过着亦官亦商的生活,债务或许是这位“红顶商人”弃官而逃的真正原因。而一半在官场,一半在商场,在郴州远不止王昌宏一人。

  农机局登报寻副局长

  53岁的王昌宏原是郴州市农业机械化管理局的三把手,负责农机推广等工作。他分管的工作,需要招商,常常在外面奔走,并不需要朝九晚五地到农机局上班。

  2011年11月29日下午4时许,有人到农机局找王昌宏,郴州市农机局政策法规科科长戴恒煊接待,却发现王的手机无法接通。11月30日上午,戴恒煊将此情况向领导汇报。这一天,也是郴州市官方认定的王昌宏无故旷工的起始日。

  和戴恒煊一样,商人易海林也发现,王昌宏的电话无法接通。他说,王失踪前一周左右,他还和王吃过饭。他如此关切王昌宏的行踪,是因为王欠他的钱。

  2011年12月9日,王昌宏的母亲给农机局送来了一张请假条:我因身体不适,要到外地调养一段时间,请批准。对王昌宏的去向,王母表示不知情,她只是私下向人透露,王昌宏欠了高利贷,去向不明。不过也有熟悉王昌宏笔迹的人认为,这张请假条并不像王昌宏的笔迹。

  为了尽快找到王昌宏,郴州市农机局成立了“寻找副局长专门小组”,戴恒煊被任命为组长。但两个多月的秘密寻找毫无成效。2012年2月1日,郴州市农机局就王昌宏的情况,书面报告给郴州市委组织部。

  2月24日,郴州市农机局花300元在《郴州日报》刊登了一则《公告》,称:“王昌宏同志,请你见报后务必在3月10日之前回局上班,否则后果自负。”按规定,公务员连续旷工15天或全年累计旷工30天的将给予辞退。不过,郴州方面并未第一时间作出处理。郴州市农机局纪检书记李国勇说:“处理一个干部要走一定的程序,登报寻找是在走程序。”

  2012年3月1日,《郴州新报》在一版显要位置刊发了题为《过了一个年副局长不见了》的报道。消息一经披露,坊间议论纷纷。

  跑路原因众说纷纭

  王昌宏在郴州市农机局担任副局长已有十余年。这位生于桂东县的湖南汉子在资兴市商业局参加工作,经招考后进入公务员队伍,曾担任资兴市黄草镇党委书记。之后调入郴州市人大工作,任市人大农委副主任。2000年5月,王昌宏调往郴州市农机局,出任副局长。

  对这位老局长的失踪,郴州当地传出若干版本的原因。

  最初有传言称,王昌宏的出走或许与时下湖南省掀起的农机系统反腐败有关。不过,郴州市相关部门声称,目前还没有发现王存在职务方面的腐败问题。

  也有传闻声称,王昌宏因为赌博拖欠了巨额债务,所以出逃。对此,郴州市农机局纪检书记李国勇和熟知王昌宏的易海林都表示,平时很少见王昌宏打牌,这种可能性不大。

  前述《郴州新报》报道了另一种传闻,即,王昌宏是因为拖欠巨额高利贷出走的。该报引述郴州市农机局一名局领导的话说:“他(指王昌宏)借了高利贷100多万,现在包括利息,大概欠债有500来万。听说他借的高利贷,最高利息达每月8分。”

  目前,流传最广的版本是,王昌宏几年前曾在郴州投资一家酒店,买断了经营权,因资金链断裂导致王出逃。

  记者获知,从2004年起,王昌宏即开始亦官亦商的生活,他一边在郴州市农机局担任副局长,一边参与各种商业项目,部分商业项目让他损失惨重。他在2011年年末谋求一笔300万元的贷款未获成功,此后他便不见踪影。

  开水电站留下债务

  从2004年11月,王昌宏开始从商。这是记者调查确信的他最早从商的记录。

  郴州市苏仙区法院的一份民事判决书表明,2004年11月,王昌宏与郴州市农业银行职工姜小灵合伙,在桂东县开办水电站,两人以姜的名义向桂东信用联社贷款40万元。2009年12月21日,在向桂东信用联社偿还了5万元贷款后,两人协商将余下35万元的贷款转给姜小灵,王昌宏则给姜出具15万元的借据。但王昌宏并未如期归还,于是姜小灵将王昌宏告上了法庭。

  同样在2004年,王昌宏还为女儿留学借下30万元,借款人为前述商人易海林。王昌宏则将位于郴州市委大院的一套60平方米房子的房产证做抵押。在易海林眼里,王昌宏是一个很有关系的人,“能量很大”。按照湖南高考政策,少数民族聚居地的少数民族学生降20分。汉族人王昌宏便将女儿的户口迁到了少数民族聚居乡,民族为“瑶族”。

  易海林坦言,当初自己很相信王昌宏。之后,易海林又陆续借给王昌宏6万元现金。王昌宏失踪后,易海林发现,这本位置标注为苏仙北路40号32栋403室房产证的房子,其实早在1997年已经作为房改房分给了市委组织部一名干部。王昌宏后来的房子是同一栋的406室。王昌宏当初交给易海林的是一本过期的房产证。但蹊跷的是,403室和406室的户主均为王昌宏,且两处房产均已被法院冻结。目前,市房产局正在进一步调查。据易海林了解,王昌宏利用两套房子的房产证反复抵押借钱,获取了100多万元借款。他认为王有诈骗嫌疑。

  外人“内部承包”大酒店

  正是借钱的关系,2009年,王昌宏在做一单大生意的时候拉上了易海林。这单大生意是,承包经营郴州五连冠酒店。该酒店前身系原自来水公司注资2000万元租用并改造的郴州女排招待所。当年中国女排蝉联五连冠后,该酒店遂改名为郴州五连冠酒店。2006年原自来水公司改制后,五连冠酒店作为公司非主业剥离资产移交给郴州市国资委。

  2009年,当听闻五连冠酒店准备搞内部承包经营时,王昌宏找到易海林邀其加盟。此外,他还找到了合伙人周余清。兼任五连冠酒店董事长的郴州市国资委副主任雷运明对记者说:“当时王昌宏确实带着周余清来找过我,我认为他们搞不合适,没有答应。”不久后,酒店最终还是由周余清承包经营。易海林透露,找过国资委领导之后,王昌宏又四处“活动”,最后听说有领导打了招呼。“王昌宏实际就是隐形股东,实际上的操盘人。”易海林说。

  记者了解到,周余清以前是郴州市烈士陵园的一名普通工人,2010年9月才办理退休手续。“签合同时打的是内部承包经营的旗号,以规避招标,实际上还是对外承包。因为周余清既不是自来水公司的职工,也不是体育系统的人,算不上‘内部人’。”知情人士说。

  酒店前年亏损173万

  周余清承包郴州五连冠酒店的内部承包合同在2010年9月13日签署,承包期为7年。按照合同约定,在7年承包期内,承包方向发包方交纳400万元承包费并承担230万元原酒店遗留下来的债务。由于承包费十分低廉,国有资产流失严重,合同签订后,立即引发很大争议。

  在承包五连冠酒店之前,王昌宏和周余清已经于2010年5月19日达成了一份未来承包酒店背后的股东权益的协议。由易海林的妻子曹昕和王昌宏的远房亲戚陈亮球作为乙方,与另两名合伙承包人周余清、周余泳作为甲方共同签订了五连冠酒店承包租赁合伙经营协议。

  “王昌宏作为官员不能参与经商,实际上我们乙方就是代表王昌宏,王当时答应给我1股。”易海林透露,合伙经营协议书上曹昕和陈亮球的签名实际上都是王昌宏签的。

  酒店承包下来的第一个难题是,按约定向酒店发包方账户一次性划入300万元的合同保证金。按照约定,王昌宏方和周余清方应该各承担150万元。易海林表示,曹昕并没有出钱,陈亮球则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那意味着王昌宏要承担百万元巨资的保证金。知情人士透露,王昌宏无奈之下借了高利贷。但是否属实,尚无处求证。

  不过,曾经效益不错的五连冠酒店,在被承包之后经营状况不佳。记者了解到2010年全年亏损173万元。此外,知情人士还透露,不懂经营的王昌宏极有可能被合伙人“坑”了。该知情人士分析,或许正是这样,导致王昌宏投资酒店欠下巨额债务。

  贷款失败疑为导火索

  王昌宏失踪后,据易海林估计,这几年来王昌宏在外借债达到了300多万元,一部分是个人借款,另一部分是银行借款。

  易海林透露,王昌宏失踪前,巨额债务已给王昌宏带来了巨大的压力。2011年11月底的一天,易海林向王昌宏讨要欠款。王昌宏突然把手里的茶杯狠狠地往易海林头部摔去,易海林头一偏,茶杯被摔出了窗户外。“王昌宏当时解释说,他并不是砸我,只是最近压力大,心情不好。”事后,易海林后怕不已。

  而知情人士透露,去年以来,不断有人去农机局找王昌宏要债。该局有一对夫妇曾因为帮他借贷担保,最后闹得要离婚,王昌宏此次出走的导火索应该是2011年年末的一次银行借贷失败。去年年底,王昌宏的妻子陈永郴曾向郴州市北湖区农村信用社递交借贷300万元的申请,但最后未获批准。知情人士猜测,这或许导致他的资金链断了,为躲避高利贷追债最后选择弃官而逃。

  但另新民周刊报道称,2011年11月20日,王昌宏曾让债主看他用他妻子的名字从北湖区农村信用联社贷出的300万元款项合同,试图向债主证明,他有还款能力的。——这最后“一桶金”,是否在王“失踪”前被提走,目前暂不得而知。

  记者调查获知,疑因债务缠身最后选择弃官而逃,在郴州市并不是首例。此前,郴州市农业局下属郴州市农业技术推广站副站长周某也疑因债务问题,在失踪50多天后,被单位辞退。据传也是因为和家中经商负债有关。当地一位官员说,郴州是全球著名的南岭多金属成矿带核心地段,很多人吃资源饭暴富。郴州一些公务员和官员抵挡不住物质的诱惑,开始暗地里投身商海。

  2012年3月19日,记者再次来到郴州市农机局时发现,张贴在门口的“班子成员”公示栏中,王昌宏的名字已经被抹掉。王昌宏在市委大院内已卖给他人的房子的防盗门被讨债人员打得变了形,楼下的电表显示欠费59元。知情人士透露,王昌宏很可能和妻子、女儿生活在成都或北京。

  郴州市市委组织部近日已经责成农机局务必通过各种办法找到王昌宏。寻找王昌宏依旧是农机局当前的一项重要任务。

  《寻找副局长日记》:

  2011年12月2日上午,派人到王昌宏母亲家寻找,没有消息。

  2012年1月17日上午9点,拨打王昌宏电话,无法接通。

  2012年2月1日,就王昌宏相关情况,书面报告给市委组织部。

  2012年2月24日,在郴州日报登报寻找王昌宏。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