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人间蒸发”副局长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28日 10:32 时代周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本报记者 侯斌雄 发自湖南郴州

  “郴州市农机局副局长王昌宏神秘失踪了!”

  2011年11月29日,从这一天开始,这桩官场怪事,传遍了湖南郴州的大街小巷。登报寻人,依然杳无音讯。

  悄然消失的王昌宏,欠下高利贷数百万元。

  3月13日,郴州市作风大整顿办公室,终于公布了初步处理结果:经市纪委、市委组织部研究决定,按程序对王昌宏作出免职处理。同时,对其党员身份按照《党章》的有关规定予以除名,对其公务员身份按照《公务员法》的有关规定予以辞退。

  副局长失踪

  3月14日,郴州街头,车水马龙,繁华依旧。市民李大爷在市中心的燕泉小游园,和老伙计们闲侃前晚电视新闻里“市农机局副局长王昌宏被免职”的事儿。

  引爆这个官场事件的,是3月1日《郴州新报》的“寻人启事”,封面报道《过了一个年,副局长不见了》。为此,该报相关负责人被责令写检查,写了四页纸才过关。

  郴州市农机局副局长王昌宏的失踪,发生在2011年11月29日。

  王昌宏,1999年从郴州市人大调到市农机局,分管农机推广等工作。他的同事们评价说,王不喝酒不嫖赌,但为人性格孤僻,不喜欢他人过问工作和生活。相反,在妻子几年前去四川成都照顾女儿后,街坊就传开了关于王昌宏的流言飞语。“他包了个情妇,不漂亮,两人曾经在市委宾馆开房出过事,王昌宏花钱摆平。”

  市农机局政策法规科科长戴恒煊回忆说:“去年11月29日下午4点多,有人来局里说,打手机联络不到王昌宏,我随后拨打也联系不上。第二天,我向单位汇报了此事。”

  知情人讲,事发不久前,北湖区城市信用社有个信贷员出事,王昌宏闻讯即刻消失。

  “家丑不可外扬”

  王昌宏莫名消失,在郴州市农机局产生巨大的震动。“家丑不可外扬”!该局成立了“寻找副局长专门小组”,戴恒煊被任命为组长,静静找人。

  2011年12月2日上午,市农机局派人到王昌宏母亲朱老太的家寻找,无任何消息。突然,去年12月9日,朱老太向市农机局送来一张自称是王写的请假条:“我因身体不适,要到外地调养一段时间,请批准。”

  但是,今年3月15日上午,谙熟王昌宏笔迹的人士说:“请假条上的字迹,明显不是王昌宏的!”3月16日上午,王昌宏的妹妹王金平一口咬定:“我哥哥去外地看病了,我们所有的亲属都联系不上。”不担心王昌宏失踪或意外死亡吗?朱老太答非所问,一直唠叨头痛头昏,而王金平则守口如瓶,两人都推脱说要找王昌宏就去市农机局寻找。

  郴州市农机局两个多月后的2月1日才向市委组织部书面报告王昌宏失踪。

  郴州市农机局又拖了23天,于2月24日在《郴州日报》不起眼的偏僻版位,刊登了寻找王昌宏的公告。公告称:“王昌宏同志,请你见报后务必在3月10日之前回局上班,否则后果自负。”

  市农机局悄悄找副局长踢爆的官场丑闻,就是以这样特殊的方式,公开化了。

  在湖南省内外媒体的不断追踪下,郴州市委市政府于3月13日公布,免去王昌宏职务,并予以辞退。通稿里介绍,王昌宏因个人原因自2011年11月30日开始长期不正常上班。其间,单位一再敦促其上班,并对其年度考核定为不称职。

  陷高利贷传闻

  王昌宏失踪消息开始发酵不久,他的母亲朱老太告诉媒体,听说儿子在外面欠了巨额高利贷,但不知具体多少钱。

  今年2月,郴州市苏仙区法院法官到市农机站寻找王昌宏,说有人起诉了他。据悉,原告刘英(音)起诉王昌宏是因为王欠其20万元。

  截至3月17日,一张核实确认的部分借款人名单,显示了王昌宏至少欠债289万元。而市农机局一名领导曾透露:“王昌宏借了高利贷100多万,现在包括利息,欠债大概有500来万。听说他借的高利贷,最高的利息达到每月8分。”

  王昌宏除了私人之间借款外,先后从郴州北湖区城市信用社、桂东县信用社等银行违法贷款,手段包括:用自己房屋重复抵押贷款,将已抵押的房屋出卖,使用假房产证多次抵押借款,借用女儿、两妹妹和外甥女等亲戚的名义贷款等。有的债主夫妇之间因王昌宏借款之事闹起离婚。姜某灵、刘英等债主,已到法院起诉王昌宏欠款不还。

  “2007年王昌宏借了我30万元,这只是冰山一角。”一名易姓债主既痛苦又后悔地直说,“据初步计算,王昌宏有三四百万元的债务,这些钱很大一部分是高利贷,主要被他用来投资做生意。”

  王昌宏何以债台高筑?

  郴州市有传言,他投资承包“五连冠酒店”失利,导致深陷高利贷。郴州市有一处国家女排体育训练基地,座落在北湖公园湖畔,占地76亩,环境幽雅空气清新。中国国家女排就是从这里起步,通向世界女子排球“五连冠”之路的。

  闻名遐迩的五连冠酒店,就掩映在基地的绿树丛中。

  五连冠酒店的前负责人蔡总,民间传说2010年9月之前东窗事发被双规。随后,各路江湖人物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在郴州展开一场不见硝烟的承包经营权的争夺战。

  据了解,五连冠酒店属于郴州市国资委所有,曾由同属市国资委的市自来水公司运营。

  2010年9月13日,郴州园艺公司下岗女工周余清和五连冠酒店签订了长达7年的内部承包合同。她能够从承包战争中脱颖而出,少不了王昌宏的汗马功劳。原来,王昌宏得知酒店前老总蔡某“双规”后,便通过曾经的党校同学、永州市某领导,找到郴州市三位市级领导共同签字,得以胜出。

  为什么王昌宏鼎力帮助周余清承包呢?

  2010年5月19日,周余清方面与陈亮球(王昌宏使用内弟媳的母亲的名义)方面,签署了五连冠酒店承包租赁合伙经营协议。协议规定:承包费800万元,共16股,双方各占50%股份,周余清担任法人代表。

  不久,买断郴州卷烟厂工龄的王昌宏的妹妹王金平,担任五连冠酒店的出纳。3月16日上午,王金平否认已不在五连冠酒店上班。然而,有酒店人员答复说,王一直在上班。

  知情人透露,周余清代表的是郴州市政府和市人大等有关人员的利益。

  一份争取温泉项目开发的“郴五连冠【2011】第11号”文件,有市委书记的批示。为争取支持,文件里列举了五连冠酒店2010年9月—12月经营状况:9月,收入123万元,成本158万元,亏35万元;10月,收入108万元,成本132万元,亏24万元;11月,收入108万元,成本123万元,亏7万元;12月,收入110万元,成本118万元,亏8万元。成本高昂的原因,作了解释:水、电、燃料成本高,酒店的基础设施老化等。

  知情人讲,“专业的会计一看这报表,就明白:既然每个月收入都上百万元,便明白‘成本’项里存在严重的猫腻”。

  王昌宏失踪后,五连冠酒店由周余清一方运营,周的女儿担任财务总监。由于周余清既非五连冠酒店员工,也不是市自来水公司职工,没有资格获得五连冠酒店的内部承包权,于是,2011年曾有人为此向郴州市纪委举报,但未获接案。

  既然五连冠酒店经营不会亏损,那么,王昌宏频频借债、甚至借高利贷的目的,是什么?当下,这也是郴州市民心中的一个深重疑团。

  农机官员“高危”

  查询近期媒体报道不难发现,湖南省的农机局官员,仿佛成为高危岗位。2010年1月至2011年5月,湖南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办农机补贴领域职务犯罪案件39件44人、涉及农机部门工作人员33人、12个县农机局副局长、9个农机局局长被立案侦查,造成资金损失达1500余万元。

  今年2月13日,郴州市委市政府正式启动“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作风大整顿”风暴,意在达到“大干新三年,再创新辉煌”的战略目标。郴州市农机局副局长王昌宏东窗事发后,在全国多路传媒的接力追踪下,郴州市委市政府作出免职并辞退的决定。

  按国家有关规定,“国家公职人员不得经商”,王昌宏长期违规经商,郴州市农机局为什么不加以制止?

  王昌宏失踪数月后,市农机局为何悄悄寻找,延迟两个月才向市委组织部上报?

  市公安局或者市检察院,何时介入调查,会从王昌宏家人的异常反应角度入手,继续调查行踪吗?根据《公务员法》相关规定:旷工或者因公外出、请假期满无正当理由逾期不归连续超过十五天,或者一年内累计超过三十天的应“予以辞退”,王昌宏副局长久久不归为何没及时给予任何处罚?

  这些都是郴州市作出处理后,市民们心头难以磨灭的一连串疑惑,于是,郴州市民对此处理并不满意。

  3月16日,时代周报记者采访市农机局纪委李书记,就调查了解的情况和当地市民的各种疑惑进行追问,没有得到对方的明确回应,仅表示“下午,局里将开会讨论王昌宏失踪的下一阶段安排。王昌宏是市管干部,请到市委详细了解”。

  当天下午,时代周报记者携同样的问题,采访市委宣传部。开始遭遇市委外宣办、市委新闻中心和市纪委相关负责人的百般推诿,最后王昌宏失踪工作小组组长、市委宣传部部长唐家胜叮嘱有关人员:不接受进一步采访,只给“市农机局副局长王昌宏免职”通稿即可。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