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的风水经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29日 10:30 南方人物周刊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一个隐秘的风水师群体正在壮大,他们活跃在富豪与官员周围,为他们预测未来,判明是非,提供心灵的慰藉——很多时候,那些权贵们主宰着别人的命运,却时常无力主宰自我。他们的财富和权力欲望快速膨胀,不安之感也在日益扩张,他们想用金钱购买一种玄幻的力量,来换取内心的安宁

  官场的风水经

  “我们这些人像在悬崖上抓着一根藤往上攀爬的猴子,往上爬只有一根藤,每一根藤都有一串人,当你抬头看时,上面是一堆屁股;当你往下看,是一堆笑脸;当你左右看的时候,是一堆耳目。”

  当一些官员为了升迁,或面有难色地请王明生看风水的时候,他偶尔会不自觉地想起某个官员向他讲述的这一段话。

  事实上,由于长期被视为封建迷信,中国的风水市场一直处于半隐秘状态。对官员而言,看风水算命理是与他们所宣称的信仰相悖逆的,而偷偷找到一名好的风水师并不容易。王明生观察到,在风水师与官员之间,有一批掮客充当着中介,甚至为领导请风水师,成为了下属表达忠心的时髦方式。

  “重要会议”前夕,是这批掮客活动的高峰期。这个时候,他们“都希望领导高升,好给他们腾出位置,为了表现自己,他们就会和领导说:书记,你要换一个地方办公啊,你要前进一步啊,要担任更重要的职务啊,要挑更重大的担子啊。领导很高兴,问他为什么这么说。对方继而说:我认识一个大师,给你指导下”。

  察言观色,是掮客们必备的本领之一,“当领导收到匿名举报信,或者和人关系不好、开会吵架时,他们就会附上去说:领导啊,我上次遇到一个高人,说得很准,帮我把问题解决了。”

  某省办事处的人曾预约王明生,想请他为新上任的上司调理风水。王明生很理解,毕竟那个职位成为多任高官的滑铁卢。但他们又不想让人知道,一切都弄得神神秘秘的。终于来了,却又犹豫不决,王明生只好不做声,等着他们亮牌。直到他下了飞机,车子接近宾馆的时候,他们才说:“我们老板,是想从多方面来考虑问题,既要从行政去解决,也想从佛学方面得到一些帮助……”言语闪烁。王明生心里暗想,不就是叫我不要宣传出去嘛。直到在饭桌上,秘书长才说“你也知道,以前的老板出了很多事”,言语间透出恐惧与不安。

  “这是一个政治股票时代,他们随时上升,随时跌落,被时代的潮流裹挟着走,自己的命运已经无法用理性来操纵,只能求助于感性的力量。”王明生这么理解他的客人们。在官场每一串“藤条”上,每一个人的变动都会带来自我及群体的不安。无论位置高低,他们似乎都难以看清方向,如同在雾蒙蒙的大海里航行,每一个暗礁都有可能让他们人倒船翻。

  在另一个场合,我见到了另一名风水师。那时她的办公桌放着两份材料。一份是关于官员自身的调动:往前走,是更低的职位却有更大的权力,停滞不前是身居高位却身处清水衙门,因而求助于她为其预测两种前程;另一份是关于领导的调离:自己从一张大网脱落不知飘向何方。他求卦预测前程,自己失去了大伞,“小人”将从何方进攻。

  她曾经扮演一名官员的女朋友,陪他和新来的领导吃饭。整个饭局中,她都在极力观察对方的相貌容颜,和每一个小动作,以此揣测对方的人品风格兴趣爱好。一顿饭下来,她就必须给客人答案,教他如何与之相处,如何讨其欢心,投其所好。

  最让她感到神奇的一次经历是,同一个政府部门里,有3个人同时来找她,为了克制其余各方,都求她赐予法宝良方。她只能努力把3个人的关系变得和谐。她不禁感叹,人性真是无比宽广,一名风水师不仅要有过硬的专业水平,还要有承受人性的秘密的本领,

  错综复杂的关系大网中的躁动与不安,身不由己的浮沉之感,是这个隐秘群体消费风水的动因,这名风水师如此总结。然而,这只是其中一面。在另外一些时候,权力的神话闪出诱人的光芒,官员则寄望于从玄奥的力量寻得抵达的捷径。

  有一年,王明生受邀为某市市政工程选址,和市长秘书聊天时随手起了个卦:“你们老板今年有动静啊。”秘书听后,兴致勃勃地向市长作了汇报。不久后开两会,“前市委书记因为婚外情的纠纷,莫名其妙落马,市长果然顶替而上。”

  他没想到,这随口一说,竟成了一段传说。甚至有人说,正是他辅佐市长当上了市委书记。此后,客人们纷纷给他送好茶好烟,极力想讨好他。甚至还有人请他施法术打压竞争对手。这样邪恶的要求总让王明生感到很吃惊。这个时候,他会劝导客人学会宽容,并加之利益分析——得罪的不仅是一个人,而是背后一个大圈子。

  讲述官员故事的时候,王明生语带讥讽,透着一股文人的傲气。他盘坐在红木椅上,当别人求助于他,请他算卦之时,他也喜欢这么坐着,这让他隐约生出一种主宰者的感觉——至少,在客人眼里,他的确是“大爷”。

  某市的某商务中心曾连续3年请王明生参加年会。每次去,他都享受“大爷般的伺候”,住豪华的部长房,抽最好的烟,喝最好的酒,老总陪着吃饭后,还带他去洗脚、桑拿。

  年会请的VIP嘉宾都是该省商界的风云人物。每年,他们都在会场宣布:今天请了王大师让大家咨询。咨询在另一个房间进行,一对一。房门紧闭,他盘坐在沙发上,看着形形色色的人。

  咨询得最多的是无法用商业规则应对的商业事件。至今他仍记得,某企业家一进门,就一脸虔诚地说,“先生帮帮我,我最近遇到一件很难的事,不知怎么办。有个合作项目,对方是很有背景的人,一个是省长的小舅子,另一个在北京有很硬的关系,项目需要很多钱,不知前景怎么样?”当他听了王明生的预测结果,终于一脸释然。

  一些女企业家让王明生印象更深刻。她们一进来没说几句就痛哭流涕,“她们的婚姻都非常不幸。一是在商场打拼很沧桑,二是成功要付出很多代价,要不牺牲家庭,要不错过很多男人。性格被扭曲。在公司说一不二,在家里也说一不二,她们很不理解,‘我这么优秀,为什么没有男人喜欢我?’她们积压太久,一下被人点中痛处,就哭了。说没两句又哭。”这时,他总会停下来,让她们哭个够。

  让他最不以为然的是那些满腹城府的人,这类人喜欢兜圈子,让他猜发生了什么事。王明生感到很可笑,他觉得这类人太容易猜了。“官员就3件事情,一是求升迁,二是官场遇麻烦,三是情场的失意,有小蜜在闹事。企业家的问题也有3种,一是决策有困难,二是生意遇难关,三是发生婚外情。”

  在风水师看来,这些自以为复杂的官员和富豪,其实是最简单的人,因为他们人生所有的问题,几乎都可以用几组利益关系来还原、来估量。

  深谙富豪和官员心理的王明生本可以借此赚更多的钱,但当他为他们解决难题时,他越发感到荒诞。那时,他会突然审视自我,发现自己竟像极他所讨厌的江湖术士。

  后来,他再也没参加那个年会了。那些呼风唤雨的人,曾在他面前展示了脆弱与茫然,他参与了他们的生活,为他们排忧解难。可这并不能唤起他的同情。他看到他们爬向生物链的顶端,占据了那么多的社会资源之后,则想用金钱购买一种被称为玄学的力量,来换取内心的安宁。

  我问王明生,当你坐在那条豪华沙发,看着他们或哭或笑或说谎,是什么样的感觉?他笑笑,平静地说,就像看着一群演员尽情地入戏,自己是唯一的观众。“生活是很简单的事,为什么要活得那么痛苦和复杂呢?”他想,痛苦与挣扎仍然只是欲望的表达与延续,正如更多的时候,他们沉浸于对世界的征服。

  “只有大灾难来临,人才知道自己活得多么孤独和荒诞”,他盯着电视,不断切换画面——适逢日本地震,海啸卷裹带走一切。

  我们陷入了沉默。

  (应受访者要求,占雄、王明生为化名,实习生梁爽、 麦静文对本文亦有贡献)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