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东莞:副市长爆粗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29日 19:15 南方都市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广东东莞松木山水库出现大面积死鱼现象,水厂第一时间给出的解释是“跟回南天有关”。3月27日,东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梁国英痛斥“天气说”是在“放狗屁”,并直言自己经常去明察暗访,发现不少的污染源都在偷排污水。(《羊城晚报》3月28日)

  热捧副市长爆粗缘起“不捂盖子”官德资源稀缺

  当官的都清楚,发生严重的污染事件,损害老百姓的利益,是要被问责的,如果能“捂”住,不论对下级,还是对上级,都是有益无害的,而且,很多时候对上级而言,往往觉得越能“来事”的下级越受用,这是当炮灰,替领导“挡子弹”啊,求之不得啊。比如,水库鱼死亡,把原因归咎于“回南天”,把责任推到“天”上去,不论是污染企业,还是上级,皆大欢喜,事后的好处也是大大的。 

  然而这次官员的态度和“表现”却完全出乎意料,不是顺着下级“捂盖子”的竿子爬,反而斥其“放狗屁”,并打电话责成相关部门调查,找到死鱼的真正原因,毫不隐讳地把问题晒在太阳底下,摊在监管部门眼前,“颠覆”了过去,也打了下级一耳光。 

  正是官员这种一反常态的做法,反而受到热捧。这说明什么?首先说明梁国英是一个实事求是的官员,是一个不保护污染企业的良心官员,是一个有着正确政绩观的官员。这是环境之幸,也是民之幸。其次,说明现实当中,做官遇到问题和麻烦而“不捂盖子”的官员不多,或者说“不捂盖子”的官德伦理已经成了稀缺资源。(王捷)

  副市长爆粗,我们难言高兴 

  副市长骂完了,痛快了,但我们却高兴不起来,反倒多了一些隐忧。这其间透露的信息是,一些官员不但连公众要欺骗,甚至连上级也欺骗,那么,他们究竟在为谁负责,替谁负责?反过来想,既然连上级主管都可能被欺骗,那么普通民众接受的信息如何就不难想到。由此来看,上级官员所接触到的信息,并不比外界多多少。自然,上级的震怒,也改变不了这种“报喜不报忧”的状况。

  满足于长官震怒,兴奋于长官发飙,实为“个人崇拜”的一种表现。问题在于,震怒这么多,问题依旧在,连掌握下级命运的上级也会时时受蒙蔽,其间的原因在哪儿呢?依我之见,原因在于监督的机制已经失灵,使官员治理以及工作推动,更多要靠上级长官的个体能量,这本身就是一种治理失范。从已有的诸多事例来看,即便是市长、省长甚至部长震怒了,类似的问题可能依然无解。究其原因在于,震怒只是情绪表达,并不是法纪刚性,解决了点上的事,却无以解决面上的事。如果对于官员管理,不能做到制度管人,多倚重社会监督,那么靠长官震怒也只是权力对权力的表现。甚至可以说,长官震怒越多,越不是一件好事。(唐伟)

  天气不是致鱼死亡的“临时工” 

  要知道,人类直接使用的人造化学物质有七八万种,这些化学物质给人类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但也给人类社会留下了毁灭性的隐患。日本是一个十分重视环保的国家,工业污水全部达标后才排放,都市生活污水也全部经过处理,农药有严格的使用制度,垃圾分类处理,环境污染程度较轻。但是日本环境厅1997年对境内107条河流的调查表明,有74条河流被不同程度污染,占68%。相比而言,我国工业污水尚未经过全部处理,生活污水处理尚未列入议程,部分地区仍使用剧毒农药,垃圾处理比较原始,所以水质污染程度可想而知。 

  由此可见,防止水域被污染,应未雨绸缪,关口前移。毫无疑问,只有加强环境保护,包括合理使用农药、污水处理后排放、垃圾分类处理等等,才能从根本上预防水污染的危害。在应对水污染上,发达国家早在多年以前,就已经开始关注并采取了相关措施防治,而我国目前监管漏洞很大。因此,国家及相关部门应尽快建立水质监测体系,通过立法保护水资源。同时,广大市民应采取一些个体化的措施,如多食绿色食品等,保护自己和家人少受水污染之害。(汪昌莲)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