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青海转战重庆:何挺低调履新(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30日 10:20 南方周末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何挺长期在公安部任职,40岁当上公安部第一任反恐怖局局长。 新华社记者袁满❘摄何挺长期在公安部任职,40岁当上公安部第一任反恐怖局局长。 新华社记者袁满❘摄

  ◤到重庆担任副市长兼公安局长仅半个月,何挺表现出“做事低调、考虑细致”的风格。2012年3月26日,他通过一位大学同班同学回应本报采访申请:“感谢南方周末记者的关注。但是,不表态,不接受采访。”

  南方周末记者 刘斌 发自北京

  南方周末实习生 谢雪 赵晓悦

  2012年3月14日早晨,青海省公安厅办公室主任朱运军送厅长何挺去机场。何挺只是说“到北京有紧急公务”,上飞机前也没有特别交待工作。

  第二天晚上6时30分,何挺出现在重庆卫视的《重庆新闻联播》里。15日上午,重庆市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易人。市委书记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兼任,青海省副省长、公安厅长何挺被正式提名为重庆市副市长人选。在电视画面中,坐在台下的何挺一身西装,表情平静。

  3月23日,重庆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表决通过,决定任命何挺为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重庆市公安局局长。26日,重庆市政府第122次常务会,又指定何挺分管公安、国安、司法、信访和政府维稳工作。

  从3月14日至今的两周内,何挺再没有离开过重庆,他已然投入到新的角色中。公开报道显示,他参加了两次市政府常务会议,20日上午同重庆市政法系统干警一起植树,21日还参加了市政法委召开的学习贯彻传达全国“两会”精神电视电话会议。

  到重庆上任仅半个月,何挺已显现出“做事低调、考虑细致”的风格。他知道媒体可能对他“刨根问底”,特意给工作过的公安部,以及甘肃和青海省公安厅打招呼,让老同事们不要对外讲什么,等他在重庆工作稳定下来再说。他还叮嘱西南政法大学时的大学同窗们,帮他保留一些私密空间。

  3月26日,南方周末记者通过多种途径联系何挺。他通过大学同班同学管光承回应:“感谢南方周末记者的关注。但是,不表态,不接受采访。”

  作为新中国第一届刑侦专业的本科毕业生,何挺毕业后一直在公安部工作。他从刑事侦查局里的普通科员干起,仕途波澜不惊,40岁当上公安部第一任反恐怖局局长;其后主政甘肃、青海省公安厅,47岁跨入“副部级”高官序列。直到此次调任重庆,他突然间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人物。

  从公安部里的核心业务局主管,到执掌西南重镇公安与维稳事务的地方大员,被誉为“反恐怖尖兵”的何挺究竟如何一步一步完成诸多角色的转换?为什么会是何挺?在同事、师长、同学的眼里,他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能摸枪的“正规军”

  3月18日上午,抵达重庆4天后,何挺轻车简从回到母校。在西南政法大学沙坪坝老校区,何挺登门拜访了邹明理、谭宗志和陈祥印等4位老师。虽是得到市领导亲自看望,但老师们觉得并不足怪:“这是西政刑侦学生的传统,回重庆都是要看老师的。”

  对于母校,何挺常怀感念之情。2009年10月,何挺回母校参加刑侦本科专业创建30周年庆祝活动时,曾在台上吐露心声:“感恩母校、感恩教育、感恩改革开放带来的福祉。”他还专门挥毫题词:“西政”魂牵梦绕的地方。

  1979年,17岁的何挺从山东荣城考入当时的西南政法学院时,正是改革开放初始。刑侦专业当年8月份才由教育部批下来,属于“绝密”专业,因为来不及招生,就从当年79级法学专业的学生中,挑选学生转到刑侦专业。

  对于刑侦专业的学生有硬性标准,男生要1.7米以上,女生至少要过1.6米,政审也比法律系学生严得多。

  “长相、身高、体格都是外在要求,内在要求就是思想品德,主要看你的出身和家庭背景。”跟何挺同年进入西政法律系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人博,觉得刑侦系同学明显有种优越感,“那个年代能摸枪的人就是跟党很近的人,是正规军,我们是杂牌军。”

  不过从分配上看,法律专业就业范围更广。刑侦系毕业生一般只能进公安系统,因此就有“正规军”主动向“杂牌军”投诚的。“有一位成都同学,个子很高,长得也英俊。本来他是被刑侦系录取的,但他一进去就后悔了,竟然调到我们班来了。”王人博回忆说。

  在当时的79级刑侦系学生里,身高1米8的何挺,在文艺和体育方面都很擅长。当时作为校排球队队长,何挺带领西南政法学院排球队在重庆各大高校都打过球。他还爱好唱歌和演话剧,比他高一级的法律系学长贺卫方,就经常跟他一起演出。至今,贺卫方还保留当年他们一起到重庆市群众文化馆演出的合影。

  何挺在大学时就已显露出做警察的禀赋。同班同学甄鸣曾向媒体公布过一则日记《智擒劫匪》,里面记录,1981年的12月20日晚,甄鸣和同班同学杨焕宁、何挺,听说一人的“钻石牌”表被抢,抢匪叫受害人拿钱去赎表后,三人擒拿劫匪并送到派出所。

  如今,刑侦79级的总班长杨焕宁是正部长级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何挺则已担任过多省市公安系统首长。据统计,在西政首届95名刑侦专业学生中,成为厅级以上领导干部的有近30人,部级有4人。有人将西南政法大学78、79、80级的学生,誉为法学界的“黄埔军校”前三期,他们的学术或政治成就对中国法学产生了重大影响,也成就了所谓的“西政现象”。

  毕业多年后,在学界已相当知名的贺卫方教授,在北京几次校友聚会中,曾遇到过大学时一起喝酒、演出的何挺。“但我们几乎没有近距离的接触,因为大家已经有学界和政界的分野了。”贺卫方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千岛湖事件”成就名声

  1983年,何挺本科毕业后,分配至公安部刑侦局工作。他的一位当年的领导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尽管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何挺做事沉稳,他当时就觉得“这个人有发展”。在何挺这届毕业生进入刑侦局 之前,刑侦局的人都是学法律专业出身的,何挺的这位领导说:“像何挺这样的专业刑侦人才发展很快。”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何挺开始在包括广州白云机场劫机案在内的全国多起重大案件中,显露其侦破能力。他的仕途也一路向上。1993年,31岁的何挺成为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反恐怖处处长。

  真正改变何挺职业路径的,是1994年发生的“千岛湖事件”。这年3月31日,24位台湾旅客在千岛湖观光时,与6名中国大陆船员及2名导游,共32人在船舱内被烧死。浙江省公安厅当时称这是“意外事故”,但台湾当局则将其演化成一起政治事件。

  作为公安部派出的专家组负责人,何挺到达现场后将信息完全公开,“把一件具有政治影响的案件,当作单纯的刑事案件来处理,让案件很快得到解决。”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卫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次事件的处理,也成了日后处理类似特别事件的范例,不再对事情遮遮掩掩。”

  正是借助“千岛湖事件”的表现,何挺进入职业发展的快速轨道。1996年,何挺就任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后来又相继就任第一任反恐局局长和刑侦局局长。

  2007年,何挺被外派到甘肃,担任省长助理、省公安厅厅长。

  刚到甘肃工作时,何挺先从改善基层民警的福利待遇入手。“当时许多民警没有地方吃饭,他要求基层改建食堂,让大家三餐都有了着落,很多人都很感激他。”一位甘肃省公安厅的领导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何挺还特别加强了甘肃省公安厅的信息化建设,“那时候我们没有指挥大厅,他来了很快建起来了。”

  在甘肃公安系统的一位中层干部印象里,“何挺毕竟是北京来的人,工作方法上带来一些新空气,对保守的甘肃多少有些冲击”。他的最大贡献就是改善了单警装备,“对基层民警来说,单警装备以前只是听说过,从没见过实物”。2008年10月15日,甘肃省公安厅隆重举行单警装备配发仪式,15000套手铐、警棍、催泪喷射器等“八大件”警用装备统一配发给基层一线民警。

  何挺在甘肃工作时间并不长。2008年底,在甘肃工作了一年半后,何挺被平调至青海省,职务依然是省长助理、公安厅长,级别仍是正厅局级。

  赴青海工作以后,何挺跟甘肃的老同事并没有断了联系。每年他至少回甘肃一次,“跟大家吃吃饭,叙叙旧”。

  在得知何挺赴重庆工作的消息后,上述甘肃省公安厅的领导还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中央慧眼识英雄,让你去了一个更能展示才干,对公安工作贡献更大力量的地方。何挺欣然向老部下发出邀请:欢迎有机会来重庆。

  宴请外地客人,一定要先到场

  在青海仅工作4个月后,2009年3月,何挺当选青海省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从此进入“副部级”干部序列。

  跟在甘肃工作时的思路相似,经过调研,何挺感觉青海公安的信息化建设在全国明显滞后,“在这样一个执法成本很高、工作半径大的地区,要充分利用公安信息网,做到像广东那样‘工作执法一网考,办公办案一网通’。”青海省公安厅办公室主任朱运军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何挺强力推行了公安信息化,“建立网上不合格人员信息库,考试不达标的民警都列到名单库里。”

  青海的一位接触过何挺的法治记者说,何挺特别在意公安系统的内部管理。例如,何挺在警方队伍里推行了责任倒查制度。他提出“外病内治”的说法——“哪里出现了黄赌毒问题,要倒查问题属于哪个警区负责,查到谁就会处理谁”。

  新厅长给基层民警带来的变化是,“工资涨了,干活多了”。一位要求匿名的青海基层民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几年我们有很多专项活动,虽然也喊口号,但这些事我们确实做了。”凭借在公安部工作期间打下的人脉基础,何挺再次在青海大幅更新警用装备,包括特警的车辆,以及侦查设施等,都进行了全面更新换代。

  因为是侦查方面的专家,何挺办过的大案多,在了解情况方面,有一套非常缜密的逻辑。他到基层刑警队调研时,就看一年办了多少起案子,检察院起诉了多少起,办案的质量怎么样。到派出所,就直接让民警打开公安综合信息网,他就问:“我们的八大信息库能说出来吗?”“说不上”。“那我告诉你:1、2、3……”

  他身边的人,因此常常感觉有压力。有时候朱运军拿案情分析报告给何挺看,就怕经不起他的推敲。“他一问都是点子上的事,因为他太内行了。”朱运军说。

  何挺说话不带山东口音,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开会时,他的语速不快不慢,用一位下属的话来说,“语气里能听出非常自信的底蕴”。私下里,何挺时常表现出山东人的豪爽。何挺的酒量很大,基层民警给他敬酒时,他从来不拒绝。

  在朋友眼中,何挺也是个细腻的人,特别讲究礼数,“如果要宴请外地客人,他一定要先到场”。他在青海的朋友不多,闲暇时都用来看书和散步,因为住在警卫局,他也很难受到外人的打扰。

  3月9日,何挺最后一次出现在青海媒体上。当天,青海省政府召开2012年全省消防工作会议,何挺出席会议并讲话。5天之后,他突然离开了青海。

  3月15日上午10时,朱运军在网上看到了何挺赴重庆工作的消息。他给不再是自己上司的何挺发了条短信:跟您学了几年东西,突然走了,感到既高兴又失落。

  何挺很快给他回复:谢谢,回头见。

  (赵凌、钱昊平、黄秀丽、马晓莉亦有贡献)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