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长王君的“幸福全覆盖”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31日 10:43 环球人物杂志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问我作为山西省长有什么烦恼,说实话,还真不少。2008年,我是带着沉重的心情上任的。当时,襄汾发生尾矿库溃坝特大安全事故,引发全国对山西安全生产的高度关注,怎样才能尽快扭转被动局面,成为我思考的首要问题,山西的资源整合也因此而起。这项工作稳步推开后,如何让山西老百姓生活得更幸福,民生又作为重点工作拎了起来。今年,我们又要以转型综改试验区建设为抓手,为资源型地区转型探出一条新路。”

  2月24日,在山西省政府5号楼会议室,省长王君向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讲述了任职以来的苦与乐。

  “不拿出勇气进行决绝的改革,就是纵容乱象”

  2008年9月8日,襄汾县发生特大安全事故后,原省长引咎辞职。时任国家安监总局局长的王君临危受命,出任山西省委副书记、代理省长。上任第二天,王君就连夜组织召开山西安全生产座谈会。“当时,山西省安全生产形势十分严峻,一些企业违法、违规生产,给安全生产带来了重大的安全隐患。我满脑子都是安全,神经时刻紧绷着。”

  其实,矿难只是山西煤矿乱象的冰山一角。上世纪80年代,山西人以“村村点火,乡乡冒烟”形容煤矿“多、小、散、乱”,有人给一些小煤矿总结了“四宗罪”:浪费资源、破坏生态、草菅人命、腐蚀干部。

  对于山西,煤炭问题既是产业、经济问题,又是民生、社会问题。这纠缠不清的问题像乱麻组成的怪圈束缚了山西的发展。煤炭资源整合、煤矿兼并重组(简称煤改),是王君领导山西走出资源诅咒的法宝。

  从大同矿务局局长到煤炭工业部副部长,江西省副省长、省委副书记,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书记,再到国家安监总局局长,王君有20多年的工作经历与煤炭有关。而这些专业知识、工作经验就是他在短时间内力推煤改的底气。

  2009年4月,山西省下发《进一步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有关问题的通知》,王君亲自出任山西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领导组组长,中国有史以来范围最广、力度最强的煤改在山西拉开帷幕。

  然而,煤改又谈何容易。由于历史原因,政府、企业、乡村组织、职工和群众等,为了各自的利益扮演着“生旦净末丑”的角色。一时间,煤改成为国内各界争议的热点,“国进民退”、“违宪”等说法像乌压压的大帽子扣向了山西省委省政府。

  谈到当时的风云突起,王君淡淡地说:“乱世用重典。当时的煤炭行业乱局已经威胁到山西安全、稳定、和谐、可持续发展,不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进行决绝的改革,就是纵容乱象。”

  经过整合,山西省矿井个数大幅减少,30万吨以下煤矿全部淘汰,70%的矿井生产规模达到90万吨以上,全省煤炭工业的产业水平、安全保障能力明显提高。王君说,山西人民多少年想办的一件大事终于办成了,我们彻底告别了小煤窑时代,进入了现代化大矿时期。

  “3年来,山西省各类安全生产事故死亡人数逐年递减,累积减少死亡人数1804人。全省安全生产形势持续明显好转,煤矿百万吨死亡率从2007年的0.748下降到0.086,居于国内领先水平,这说明只要我们坚持,山西就一定能够实现安全生产形势的明显好转、稳定好转、根本好转!”王君坚定地说。

  当记者问王君,现在能否睡踏实时,王君审慎地表示,山西安全生产的成绩和经验只是初步的,煤改中出现的一些新问题还有待于想方设法化解。更重要的问题是,山西产业结构偏重、历史遗留的欠账太多,一些深层次问题还没有解决。当这样一个省的省长,老实说,有时候仍然难以入睡。

  “百姓过得好不好,就是一个风向标”

  “解决城乡二元结构重点在乡下,实现科学发展、执政为民的理念,‘三农’是重点。山西3570万人口,有2000多万在农村。百姓过得好不好,就是一个风向标。”王君说。

  2011年11月25日,王君到左权县竹宁村开展下乡住村活动。竹宁村位于太行山深处,是一个集山区、老区、贫困区和水库移民区为一体的纯农业村,农民人均纯收入不到全省的一半。住村前,王君就调阅了竹宁村的资料,一路上都在思索着如何引导村民增收致富,加快这个贫困村经济社会发展。

  王君在一次会议上曾说,民生工作“既要做锦上添花的事情,但更重要的是雪中送炭。”2009年初,王君上任不到半年,省政府提出“五个全覆盖”工程,即用两年时间,在山西所有建制村实现村通水泥(油) 路、中小学校舍安全改造、村级卫生室、村通广播电视和农村安全饮水全覆盖。

  王君介绍说:“第一轮五个全覆盖让广大农民基本生产生活条件有了保障和改善,村村通公路了,但农村街巷硬化率还很低,农村居民日常行走的仍然是‘水’‘泥’路。粮满仓,果满树,猪羊满圈,但流通网络不健全。生活富裕了,精神和文化需求仍得不到满足。第二轮五个全覆盖就是要解决这些问题。”

  2011年1月,王君在省政府的工作报告中对第二轮“五个全覆盖”做了具体描述:实施街巷硬化、便民连锁商店、文化体育场所、中等职业教育免费、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通过这项工程,老百姓的生活发生了巨大改观。“我们是走路不沾泥水、上学不用交费、看病方便实惠、闲了读书看报、老了有依有靠,农村的变化翻天覆地,老百姓都欢天喜地!”很多农民对记者说。

  2011年11月,王君先后收到了大同南郊区和临县南庄村的两封群众来信,介绍当地“五个全覆盖”的落实情况。王君在回信中写道:“了解到两轮农村‘五个全覆盖’工程在你们那里得到很好的落实,乡亲们的生产生活条件已有了较大的改善,我感到非常高兴。今后我们还将让乡亲们得到越来越多的实惠,真正实现幸福全覆盖。”

  不改革,就会出现生态移民和生态难民

  作为国内典型的资源型经济省份之一,山西在享受巨额煤炭红利的同时也付出了沉重的发展代价。山西每开采1吨煤浪费2.48吨水,全省因挖煤造成的土地裂缝、塌陷等面积占全省总面积约1/10。据山西省社科院测算,30多年来,山西因挖煤造成环境和经济损失约3000多亿元。王君说:“如果再不改革,有钱人因生存环境差迁居,会成为生态移民,留下的人则会因水资源枯竭、环境污染而成为生态难民。”

  2010年12月13日,国务院正式批复设立“山西省国家资源型经济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这是我国设立的第九个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也是我国第一个全省域、全方位、系统性的国家级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山西,迈进了中国的“新特区”。

  环球人物杂志:综改试验区获批,山西可以在转型中进行更多尝试,它具体有什么“特权”?

  王君:最大的政策是“先行先试”,在中央指导下,我们可以紧扣山西资源型经济这一特点,全面实施经济社会各个领域的体制机制创新,加快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

  环球人物杂志:山西的综改被很多人看作“金字招牌”、“重大利好”,政府将如何推进试验区建设?

  王君:通过综改,我们将解决产业结构单一化问题,构建新型多元现代产业体系;解决生态环境破坏问题,全力推进“两型”社会建设;解决城乡区域发展不协调问题,促进资源型城市转型和城乡统筹发展;解决公共服务不完善、民生欠账问题,实现民生改善;解决资源型经济的体制机制问题,为转型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就目前来说,要抓好产业转型这个核心、企业这个主体、园区这个载体、项目落地这个关键、政策和体制机制创新这个支撑,力求在较短的时间内取得重大进展和突破。

  环球人物杂志:资源型经济的转型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目前的主要困难是什么?

  王君:我们面临的难题首先是解放思想,要跳出过度依赖煤的思想束缚;其次是生态环境欠账太多,修复成本如何解决是难题;再者,山西目前的科技力量和创新能力还严重不足,体制机制也不完备。但我们相信借综改这个机遇,山西能够探索出资源依赖型经济转型之路,实现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成为中西部地区一个重要增长极和全国资源型经济转型示范区。

  说话间,王君的语速慢了下来,目光中充满了对山西美好未来的期许和自信。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