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好河山”张家口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6月20日 10:20 经济参考报

  一道“门”与一座“城”

  再次来到自己曾经居住过的老房子原址,78岁的陈兴和老人百感交集。作为第一批拆迁户,为了支持政府修复大境门景区计划,陈兴和从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棚户区搬到了楼房,和儿孙们过上了现代新居生活。如今,那间曾陪伴他度过大半生、一天一天破败下去的老院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建设中崭新的仿古建筑。

  对眼前这座初具规模的灰砖灰瓦红漆门的新宅子,老爷子既熟悉又陌生。恍惚间,他仿佛又回到了70年前,脑海中像放映机一样重现出当年街市热闹的情景,耳畔似乎回响起幼时熟悉的驼铃声和此起彼伏的吆喝买卖声,这些熟悉而又远去的场景曾伴随他度过了童年,一直到他长大成人、结婚生子……而这其中的岁月,又经历了多少人事更迭和风云变幻……

  心潮起伏、感慨万千之际,陈兴和不经意间望向了不远处的大境门,不禁心头一颤:大境门,多像一位历经沧桑的智慧老人,不管经历怎样的荣辱繁华,却依然那么挺拔,那么巍峨,那么从容不迫。

  张家口的兴盛离不开张库大道,而张库大道的起点就在大境门

  张家口,地处河北省西北部,与内蒙古高原相接,是中国北方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的交融点,矗立在崇山峻岭之间的长城,更是凸显此地一直是重要的战略要地。

  大境门位于张家口市区北端,高耸入云的东、西太平山之间,是一座闻名遐迩的长城关隘,扼边关之锁钥,形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门楣上有察哈尔都统高维岳(当时的地方军政首脑)于1927年书写的四个苍劲壮观大字:“大好河山”。

  “几百年来,‘万里长城第一门’大境门已经成为张家口的重要象征,向人们讲述着张家口这座塞外山城的传奇历史。”说起大境门历史,张家口地方史研究专家刘振瑛滔滔不绝。

  刘振瑛介绍,从明朝隆庆五年起,张家口大境门外(现在的大境门元宝山一带)就逐渐形成了在历史上被称为“贡市”和“茶马互市”的边贸市场。来自蒙古草原和欧洲腹地的牲畜、皮毛、药材、毛织品、银器等在这里换成了丝绸、茶叶、瓷器和白糖,大境门外成了我国北方国际贸易的内陆口岸。到了清代,张家口经济的繁荣达到鼎盛时期,1909年清朝政府把中国第一条实用铁路“京张铁路”从北京修至张家口。

  “张家口的兴盛离不开张库大道,而张库大道的起点就在大境门。”据刘振瑛讲,清朝时张家口的贸易地位最为凸显,随着内地汉族与蒙古以及俄罗斯通商贸易的开展,张家口作为通往库伦(现乌兰巴托)、俄罗斯恰克图等地的交通要道和马匹、皮毛以及茶、盐、绸缎等货物的集散地和转运地,逐步发展成为我国北方最重要的商业城市和金融中心之一,与广州并称陆水双码头,与丝绸之路相媲美的张库大道就是从大境门起始的。

  “彼时,出大境门向西,近十里的狭长沟谷中,商号店铺鳞次栉比,交易市场人声鼎沸。这里有经营苏杭丝绸的绸缎庄;有经营曲沃生烟的生烟庄;有专门经营牛马皮、老羊皮的粗皮行;有经营珍奇兽皮和麦穗羔皮的细皮行;有牛马羊大店,专门转运草原来的牲畜;还有山货铺、点心铺、酒作坊、麻绳铺、茶叶铺、瓷器店、杂货店、米面店、瓷器店、铁器店……真个是百货俱全,包罗万象。”刘振瑛生动描述大境门曾经的繁华“过去人们常说‘出了大境门,一半牲口一半人’,似有贬意,其实形容的是牲畜交易市场的繁荣与庞大。”

  史料记载,当时大境门内外不仅有国内大小商家店铺1500多家,而且还吸引了美、英、日、德、俄等44家国外洋行,年贸易额最多时达白银1.5亿两,这在当时可以和天津、上海相媲美。

  张家口的繁荣,还可以从以下两个小例子证明。一是张家口大境门外一带商业繁荣、房价奇高,一间标准房月租金要五十两白银,相当于现在人民币3000多元,简直到了寸土寸金的地步。另一个例子是当年清王朝兵部官员到边塞任职是苦差,大多由被贬的官员去充任。而唯独张家口的外派官员,是需要大把白银向兵部送礼才可取得。张家口当年的繁华兴盛由此可见一斑。

  贸易的兴盛,促进了张家口城市化的发展。由于商户、人丁的增加,张家口大境门内外逐渐连成一片。尤其是城堡坚固的张家口堡内,更成了官吏、富商们兴建屋宅,设立银行票号的首选之地。以至今天,堡子里那一处处商人们供奉过的寺庙,那一座座民居四合院,依然透着灵气,诉说着历史的辉煌。

  与此同时,张家口地方工业也得以发展。1909年,我国历史上第一条自行勘测、设计、施工的干线铁路京张铁路开通,大量的商户,产业工人和移民来到张家口,一些商人开始在这里投资兴建工业企业,张家口逐步发展成为华北工业重镇,跻身现代城市行列。

  大境门历尽沧桑,是张家口历史的见证,许多重要的历史事件都与大境门密切相关。

  张库大道盛极一时,张家口也富庶一时。然而,随着张库大道的衰落,这种盛况仅仅定格在老辈人的记忆中,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1929年,中国国民政府与俄断交,蒙古也关闭了中国的所有商号,张库大道被迫中断。

  紧接着,政权更迭、军阀混战、外族入侵在这里交替上演。民国时期,军阀混战,张家口逐渐衰落。大境门也开始败落,甚至部分城墙被毁。“大好河山”题匾也因此几经损毁。大境门历尽沧桑,是张家口历史的见证,许多重要的历史事件都与大境门密切相关。

  一条铁路:改变的不仅是速度

  “中国确实进步迟缓,但虽迟缓,却是确实地前进了。”1909年10月2日,詹天佑在京张铁路通车典礼上用英文致辞时说。

  现在对一条铁路的修建、通车习以为常的我们,恐怕难以想象100年前京张铁路修建的艰难,和这条铁路被赋予的带有悲壮色彩的强国之梦,也不曾了解这条铁路带给张家口的兴盛与繁荣。而事实上,京张铁路的开通在张家口城市发展史上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京张铁路使张库商道迎来了最鼎盛时期

  1905年,詹天佑被聘请担任总工程师,主持修建京张铁路。京张铁路自北京至张家口,长约200公里,地形险峻,工程艰巨。当时英俄正为争夺路权相持不下,一些外国工程技术人员根本不相信中国能修成这条铁路,公开讥讽说:“建筑这条铁路的中国工程师还没有出世呢。”

  詹天佑不屈不挠,因地制宜采用许多新技术、新措施,引进国外新的技术设备,并制订了许多先进管理办法和制度。这条原计划6年完成的铁路,只用了4年,于1909年10月2日正式通车。

  张家口地处西北要塞,是连接蒙古高原与中原的重要城镇。在京张铁路修通之前几百年间,骆驼队、牛马车已频繁往返于京张两地,并将脚印一直延伸到蒙古的库伦,张家口成了北方“旱码头”,这也是京张铁路开发的原因之一。

  京张铁路开通之初,一天开行三趟列车,詹天佑根据京张铁路的实际情况采购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机车,但由于弯道多、坡度大,时速仅能达到35公里左右,运行时间大约在6个小时。

  对京张铁路颇有研究的张家口老站老干部刘旭东介绍说,京张铁路修通后,第一年客运就达到41万人,货运达到40万吨。货物流量的加大使张库商道迎来了最鼎盛时期,张家口商号最多时达到1400多家,还吸引了40多家洋商。

  京张铁路投入运营后仅7年就延伸到大同。又经过5年、于1921年延伸到包头,成为贯通京津、晋冀蒙两大经济圈的大动脉,促进了沿线及晋蒙经济的繁荣。

  一条铁路带来的兴盛和衰落

  路与时间紧密相联,路的修建显示着人类征服时间的勇气与决心,而路的兴衰与沿线城镇的命运紧密相关。

  刘旭东介绍,几百年间京张之间的货物运输一直依赖骆驼和牛马车,当时路途艰险,走一趟最快也得6天左右。1907年巴黎汽车拉力赛,从北京到张家口用了28天时间,因为路太难走了,过八达岭时只得把汽车拆了,雇驴子驮着运过去。

  1955年丰沙线建成通车,运力大为提高。刘旭东介绍说,丰沙线也曾是詹天佑备选路线之一,当时由于工程量太大和机车条件不允许而放弃。起初丰沙线只走货运,随着机车制造技术提高,80年代后,客车也逐渐走丰沙线。现在北京到张家口最快3个多小时。

  京张铁路修建后,近代工业开始进入张家口,张家口成为新兴工业和商业城市。张家口在国内比较早地有了电灯公司、电话、汽车运输公司等。

  当地有“火车拉来的桥东区”的说法,修建京张铁路时,桥东还是一片庄稼地,铁路开通后,这里涌入大量产业工人,当地人叫“关南侉子”,这些人成为桥东人口的主要构成。大量外来人口的进入,给当地语言、文化和饮食等带来很大变化。目前张家口仍是桥西居民说当地方言居多,桥东则以普通话为主。京张铁路开通后,一早在北京装车的活鱼,傍晚张家口人便可在“六合兴”买到,这改变了当地人不吃鱼的习惯。

  说起京张铁路,不得不说鸡鸣驿,其代表的古老的邮驿文化随着铁路等现代交通方式的发展而衰落。

  鸡鸣驿从元代到清代几百年岁月中,一直是北京通往西北的重要中转站,承担着传递政府信息和公文、为往来官员及商人提供住宿及一定的军事功能。直到京张铁路开通四年后的1913年,北洋政府宣布“裁汰驿站,开办邮政”,鸡鸣驿结束了作为驿站的功能,并日渐衰落。

  “进入北京一小时生活圈”不是梦

  尽管已失去原有的功能,但鸡鸣驿不会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规划中的京张城铁将从鸡鸣驿南边驶过,在火车上便可看到驿城,曾因铁路而衰落的鸡鸣驿,又将见证一段历史的开始。

  2010年8月,“北京至张家口铁路客运专线项目建议书得到国家发改委批复”的消息令张家口人兴奋不已。专线一旦建成,将使京张两地的客运时间由目前最快3个多小时缩短为1小时左右,“进入北京一小时生活圈”不再是梦。

  张库大道衰落后近百年间,张家口在经济发展上默默无闻。由于当地自然条件恶劣,现在张家口所辖20个县区中仍有11个县区是国家级贫困县。张家口处于北京上风上水位置,如何在北京与河北建立发展性的生态补偿机制近年来逐渐引起重视。

  一些市民说,如果当时京张铁路的修建是历史选择了张家口,这次城铁的修建则是张家口主动去选择历史,城铁对于张家口的意义更大。

  京张城际铁路开通后,与张家口境内多条铁路线衔接,可大大缩短环渤海经济圈与张家口、大同、呼和浩特、包头等城市的距离。当地政府对张家口市将来的定位是“打造成北京连接西北的大型中心城市”,在张家口最新的城市远景规划中,将围绕“对接京津”建设三大产业集聚区和商贸、空港物流园区。

  如何吸引更多的北京人到张家口旅游也是一个重要话题。在张家口对当地旅游资源的宣传中,北京成了重要“坐标”,如宣化被称为“京西第一府”,大境门被称为“京西第一门”等。

  坝上农民则更关心农副产品的销售。近年来,张家口市每年约向北京供应180多万吨无公害错季蔬菜,其中7至9月份的蔬菜供应量占北京市场40%的份额,蔬菜种植已成为坝上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

  百年已逝,京张铁路曾承载的强国之梦正在实现,新的城际铁路的修建又被人们赋予很多的梦想,历史的车轮仍在滚滚前进。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