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祁东县长回应不贪财色承诺引发的争议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23日 11:47 中国青年报

  湖南省祁东县县长雷高飞回应“四不”承诺引发的争议——老百姓希望所有官员都不贪财色

  本报记者 陈璇

  “‘不偷懒、不贪钱、不贪色、不整人’,今天,可以坦然地说,我兑现了在人大会上的承诺。”一位县长作了一次普通述职报告,却因为其中的“四不”承诺以及对自己的廉政总结,成为近日备受瞩目的新闻人物。

  7月30日,祁东县党政门户网站“晒”出了县长雷高飞的述职报告。在长达1万字的报告里,雷高飞讲了他任职4年来的思想状况和工作成绩。他的“四不”承诺被媒体从万字篇幅中“挖掘”出来后,引起公众关注。一时间,称赞和质疑声都随之而来。

  “我作承诺是4年前的事情,由于要换届,要向组织和老百姓汇报,没想到会被大家如此关注。”8月20日,祁东县县长雷高飞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

  为什么要在县人大会上的就职演讲里公开承诺“四不”?雷高飞说:“2008年我来祁东当县长时,县里刚查处了腐败窝案,两个副县级的开发区领导被抓了,后来书记和县长也被抓了。当时,祁东县面临特殊的政治生态,所以我上任的时候,就在人大会上作了这个承诺,表示我廉洁奉公的决心。”

  雷高飞认为,自己兑现了当初的承诺。他在述职报告里说,“4年来,没有从工程建设、土地出让、房地产开发经营等经济活动中谋取私利,也没有收受下属单位、干部职工、企业老板的红包礼金及有价证券,或拒,或退,实在难以拒绝的,转赠群团组织基金,上交纪检机关等。”

  不过,对于雷高飞的廉政总结,不少网民还是表示“官员嘴上说自己廉洁还是难以让人信服”。对此,雷高飞回应:“不了解我的人,会认为这是作秀,或者不信。但是,我身边的人都清楚,我的下属和企业老板都知道。我面对的是要投票表决的机构和祁东的老百姓,至于能否让其他人相信,就没办法了。”

  雷高飞说:“现在媒体报道的官员更多是有问题的,正面报道的官员又太呆板,总是说官话。老百姓的心里很矛盾,他们希望所有的官员都不贪钱、不好色。”

  在一些网民看来,“不偷懒、不贪钱、不贪色、不整人”是普通公务员都要坚持的职业底线,何以成为官员的公开承诺? 雷高飞说:“我也看到了这类评论,有人说这是普通公民都应该做到的,难道官员已经将道德标准降到这么低吗?说实话,官员手上掌握着权力和资源,面临的诱惑更大,尤其是在他们的贡献和回报不对称时,心里容易失衡。”

  “我是如何抵御诱惑的?一是我不敢,现在老百姓的民主意识和素养都比较高。既然你敢公开承诺,那挑你毛病的人就会有很多,大家的眼睛都盯着你。二是我不愿意,我不存在生计问题,说实话我的家境也不错。抵御诱惑非常艰难,官员也是人。如果不带理念和意志做官,就很难做下去。我在大会上也说,在祁东的这段时间我敢承诺,但是我以后是否会成为贪官,不走到那一步,我也无法下结论。”雷高飞说。

  在副市长骑车送孩子上学、县委书记吃盒饭之后,县长公开承诺“不偷懒、不贪钱、不贪色、不整人”再次成为公众热议的新闻。有专家和官员认为,官员敢于公开作“四不”承诺是好现象,而承诺惹关注甚至质疑的背后,折射出当下公众对官员腐败问题的焦虑。

  “官员敢公开承诺是好事。领导敢于这样坦诚和公开地表态,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毕竟这是形式上的进步。”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唐钧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没有更加有效的防腐败办法的情况下,官员公开承诺是好现象,这如同官员给自己戴了紧箍。一旦承诺,就会被人盯着。如果你在大会上承诺不贪钱,但是私底下还是收钱,别人就会说这人虚伪。”

  不过,预防腐败不能只靠官员的公开承诺和道德自律。“官员公开承诺不贪钱受到关注和质疑,跟当下公众对官员腐败问题的焦虑心态有关。防腐还是需要制度化的保障,不能只靠个性官员公开承诺,还必须有硬性的监督。官员也应该提供公开透明和便于公众监督的条件。”唐钧说。

  陆群坦言在防腐工作中碰到的困惑:“现在防腐缺少的是在权力运行过程中,去发现腐败漏洞和对全过程的监控。就查处腐败案件而言,案件暴露具有偶然性,决定查出案件有选择性,立案查出之后又有随意性,现在很多人情社会的‘交往性’腐败和灰色收入又很难界定。”

  “目前在他律,也就是监督,缺乏有效措施和手段的情况下,官员的自律行为也就容易招致老百姓的质疑。”陆群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