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探北京水源地:正在消逝的潮河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03日 10:52 21世纪经济报道
正在消逝的潮河

    本报记者 定军 河北丰宁报道

    “第一次遇到有人来调查潮河。” 70岁的屈在兴对记者来访感到不可思议。

    屈在兴是河北承德丰宁县哈拉海湾村南天门沟组的村民。南天门沟组所在的大山,南边属于北京密云水库水源地潮河的源头,北边是天津水源地滦河的源头。

    他站在村里一条小路边跟记者交谈。而在以前,他脚下的地方是潮河源头河床。再往下去,大量的石头裸露在河床,不时有杂草见缝而生,尽管还能看到有水流冲击的痕迹,但已基本干枯。

    近日,记者从丰宁县县城的潮河橡胶大坝开始,溯河床而上发现,除了少数地方因为泉眼而存在少许水流外,大部分都是裸露见底的河床,断流已成既定事实。

    潮河曾经因“作响如潮”而得名,是华北地区最大水库——密云水库的水源之一。全长160公里左右,其中在丰宁县境内有100公里,流域面积3300平方公里。

    多年前,承德为了保障北京用水,除了不允许发展重化工业以外,连耗水较大的水稻都停止种植。但是多年过去,潮河径流仍在逐步减少,导致整个密云水库蓄水乃至整个北京水源继续告急。

    截至2012年8月31日8时,密云水库蓄水量11.6亿立方米,只有总库容43.7亿立方米的1/4。而潮河目前供应了密云水库4成左右(另一是白河,也在4成左右),当日密云水库下会水文站的日平均入库量在2.04立方米/秒,只有30多年前的1/10。

    长期从事北京水资源研究的专家张俊峰认为,10年后潮河水流量可能还会下降30%,这样密云水库蓄水量可能只有8亿立方米,接近6亿立方米的死水枯荣线。潮河水源逐步消失后,北京密云水库从何蓄水,城市居民水源从何处替补成为问题。

    尽管下一步南水北调会有年10亿多立方的水量调入,“但目前北京年地下超采水就有10多亿立方,如果北京人口快速增加,这将给北京用水紧张添加更大的压力。”张说。

    逐渐干涸的潮河

    南天门沟是潮河上游源头有人烟的地方。这里距离哈拉海湾村村委会大约有10多里地,距离村所在的黄旗镇有约20公里。

    这20多公里地,分别有南天门沟、头道沟、土窑子、哈拉海湾村、上窝铺村、下窝铺村、东刘营村等,除了东刘营村、城根营村等少数几个地方因为有泉眼而有点水外,其余均无任何流水。

    屈在兴告诉记者,2012年的雨水特别少,本来北京在7月21日下了大雨,但丰宁县却没有怎么下雨。

    南天门沟20年前还有源源不断的流水,10年前就变成小股水了,但毕竟还有水。现在是,只有下大雨时才有水,但两三天后又干枯了。

    而过去有水时,深度可以达到3个指头那么大(3指头厚度之和)。10年前的河水也没断,当时下雨叫流山雨,即山地遍地流下的雨,雨水很大。当时青蛙和蝌蚪很多,现在都消失了。

    “当时河道里有水,沟边上打井也有水,现在都没有了。”屈在兴指着脚边河床边的一口井说,因为早就没有水,现在已经难见井的踪迹。

    过去潮河的河床边不少已经种上了玉米、谷子,偶见马和家驴在吃草。

    东刘营村二组村民王树林告诉记者,过去每年潮河东刘营村段都有水,冬季有水也结冰,但现在只有一窝一窝很少的水,泉眼都快干了。

    当地村民回忆,从南天门沟到黄旗镇40里地,20年前1年四季潮河的水几乎有半米深,里面有鱼虾,捞鱼的还很多。而10多前尽管就基本断流,但有泉眼的地方冬季还能结冰,溜冰很普遍。

    逐步消失之谜

    潮河何以逐渐萎缩乃至断流?

    丰宁县水务局水政水资源办公室工程师范中成认为,潮河水量减少、断流甚至面临消失,除了和降水减少有关,还和植被、生态遭破坏有关。

    早年间潮河流域人口稀少,植被旺盛,水土保持好,而且降水量也大,那自然“作响如潮”。后来人口增加,不断地开垦、放牧,对植被、生态的破坏可想而知。

    以前丰宁山上遍地山羊,这导致植被严重破坏。不过2007年开始北京给河北丰宁和滦平等潮河流域农民每亩450元,以作改水稻为玉米的补贴,这些地区农业用水开始减少。但干旱程度仍在增加。

    实探北京水源地:正在消逝的潮河

    中国科学院地理所专家李秀彬认为,潮河径流减少,本质可能还是气候异常导致的,因为最近几年潮河流域不允许种植水稻和发展工业,这样工农业用水增加导致本地潮河水量减少的说法不成立。“气候变暖导致本地区干旱降雨少,这是最主要原因。”

    资料显示,1956年至2011年的半个多世纪中,承德丰宁县降水最多年份出现在1959年,年降水量达到704.7mm(毫米),其次是1998年,达到696.4mm。自1999年至2011年,只有两个年份的年降水量突破500mm,其余均在280mm和480mm之间。

    1951年到2011年,承德北部地区的年降水量减少了80-90mm,东部地区减少了60-70mm,西部地区减少了50-60mm。“降水量确实有逐年减少,不只是丰宁县,而是整个承德。”承德市气象台台长彭九慧说。

    范中成担心,可能很难阻止潮河水源的进一步消失。

    “这似乎是几百年的自然规律,国内好多季节性河流可能都会面临同样问题,挽救起来不太容易,悲观的说法就是天要绝它,它不能不绝。”

    北京水源告急

    潮河上游断流,使得下游密云水库蓄水告急。目前潮河和白河供应了密云水库90%的水,密云水库则是目前北京唯一的地表水源地。

    多年前官厅水库早已停止给北京供水。在上个世纪50年代官厅水库年均来水19亿立方米,到90年代只有4.3亿立方。加上上游建立了很多冶炼化工等高耗水、高污染企业,1997年后停止给北京供水。

    2012年8月31日官厅水库蓄水1.2亿,不到总库容41亿立方的1/10,今年头8个月来水是负118个立方。因为潮河水流逐步减少,密云水库正在步其后尘。这也让北京水源供应成为问题。

    根据地理专家的研究,潮河目前来水主要依赖中下游地区,即丰宁县县城往下,再到滦平县,以及北京密云县地区,这部分存在很多支流,可以保证其下游有水。

    中国科学院地理所李秀彬由此判断,潮河在短期内不会断流,“但是水量变少的趋势是存在的,这导致密云水库蓄水压力加大。”

    8月31日上午8时,潮河下会水站水位是173米,流量是每秒2.04立方米,这比30年前几乎减少了90%。

    密云水库的蓄水量和来水量多年来都在下降。上个世纪60年代来水量为12亿立方米,90 年代为7.9 亿立方米;而到了2011年头8个月,实际径流来水只有3.05亿立方,今年前8个月更是下降到2.2亿立方。

    今年8月31日密云水库蓄水量为11.6亿立方,尽管大大高于最低时期的蓄水量7亿,但是仍只有总库容43.7亿立方的1/4左右。张俊峰认为,这11亿立方的蓄水是严重不足的。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过去几十年前密云水库蓄水量大时,可以达到40多亿立方,当时农业、工业用水各达20亿立方,居民用水比重小。此后农业、工业用水减少,但农业用水现在每年也有10多亿立方,占1/3,居民用水比重大,达到1/2。用水需求变化的背后,是北京市人口规模的急剧膨胀。

    目前北京年30多亿立方米用水中,地下正常开采、超采各有10多亿立方,密云水库能供应5-6亿立方,其余的河北调水2-3亿立方米,这样能勉强满足北京用水需要。

    但张认为,潮河可能在未来10年再次下降30%,这样密云水库的蓄水量可能从目前的11亿立方米,下降到只有8亿立方米,除去死库的水量6亿立方米,密云水库年给北京水源供应的只有2-3亿立方米,比目前的五六亿立方米下降3亿立方米左右。

    这部分减少的缺口从哪里补, 成了令人挠头的问题。

    尽管南水北调有望年供水北京10多亿立方米,但考虑到北京年超采地下水10多亿立方米,以及北京人口还在快速增加,张俊峰认为,除了实施阶梯水价,减少用水,找不到更好解决水资源紧张问题的办法。“建议对于浪费用水的可以按照100元1吨,甚至1000元1吨的要求收费。”张说。

    截至目前,北京城市常住人口在1900万左右,提前10年超过此前规划提出2020年的1800万总人口控制目标。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