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区副区长朴学东:两次合并我全赶上了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1月12日 11:00 新京报
东城区副区长朴学东:两次合并我全赶上了
1970年出生的朴学东当过老师,管理过企业,2010年8月26日,当选为新东城区副区长。 受访者供图

  “再有预见性的人也很难预测未来十年会发生什么,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是把它创造出来。”我对自己强调这样的观念,十年前如此,十年后亦然。

  就像我,当年在企业工作时,压根儿没想过有一天会进入政府。

  从爱吃老字号

  到管理老字号

  今年9月,我写了一篇关于儿时记忆的文章。打小在胡同长大的北京孩子,小时候吃凭本供应的花生、瓜子,替奶奶打麻酱时刮碗边解馋,是儿时最真切的美好。

  一切从舌尖开始,慢慢流回到那个年代。

  高中时,你要问我什么是幸福?我会说,能吃上一次全聚德烤鸭就是幸福。那之前,全聚德对于我就是一个概念,遥不可及,每次骑车路过前门老店,总在想里面到底是怎样一番景象。

  事情巧合到挺有戏剧性:后来我成了全聚德的员工,一呆就是十年,挑过鸭杆儿、烙过烧饼,也分管过科研、培训等。2004年,记录全聚德故事的电视剧《天下第一楼》杀青,我当时已经是全聚德集团的副总。

  电视剧播出期间,我第一次尝试在网络论坛上开专栏与网友互动、传播老字号文化,这也勾起了我第一次吃烤鸭的记忆。高二那年,全家为招待亲戚,在全聚德买了烤鸭带回家吃。爸爸特意给我留了两片。放学回家,吃到已经变凉的烤鸭肉。

  我确定,那是我一生都忘不了的味道。

  从企业重组

  到服务奥运

  2004年,我在全聚德第十个年头,赶上了企业合并重组。有媒体曾写我“主导”了重组,那绝不可能,我只是大机器一个齿轮上的一颗螺丝钉而已。

  从全聚德副总到首旅集团总裁助理。有人说我越走越低了。但我真不觉得,从一个规模不到10个亿的企业,到一个资产总额200多亿的集团工作,我收获的不仅仅是合并以后的资源,还有机会参与了奥运会的服务。

  当全世界的目光都专注于奥运赛事的时候,我却关注着奥运村每天进的2吨牛肉、2吨鱼、几百只全聚德烤鸭……盯着鸟巢里数以万计各类服务对象的餐饮供应。

  那段时间,我无暇顾及家人。一天半夜回家,妻子说:“儿子会骑自行车了。我都拍下来了。”我抱着摄像机看了好久好久。

  开幕式那天特别热,鸟巢三楼看台后面是一个VIP餐厅,供参加开幕式的国家元首和奥运大家庭成员餐饮。我们的一项任务是为这里供应热菜自助餐。

  那天晚上4个小时的服务,量走得最大的菜是宫保虾球,一晚上就上了7回。

  后来回想,如果不是在一个资源非常丰富的大集团里工作,我是决计想不出来在奥运会前带着国际供餐公司与首旅奥运工作部成员去四川饭店试吃宫保虾球。那也就不会在供餐服务中脱颖而出一道中国名菜。

  这也许就是我理解的“合并”带来的文化融合。

  从老崇文区

  到新东城区

  人生中经历的第二次大合并来得突然。

  2010年,中心城区合并重组(撤销东城、崇文,设立新东城区,撤销西城、宣武,设立新西城区)。

  因为经历过2004年的企业重组,我对政府重组很理解,接受起来也顺畅。

  新区成立,最让我欣慰的是北京的中轴线因此更完整了,名城保护条件更完整了。

  还记得初中时,和同学相约去景山看日出。站在山顶上,太阳出来了,向南望,金色的阳光照耀着琉璃瓦,晨雾中的故宫就好像云海里飘起的仙境。在一个12岁孩子的眼里,这就是北京,也是对中轴线最初的理解。

  在东城区副区长的第一段任期,我分管工作中有旅游一项,这也让我有机会再次与记忆中的故宫重逢。

  2011年4月的一个清晨,东城区旅游局发起了网友拍中轴线的微博行动。微博上,几十名网友同时上传了由南中轴到北中轴的照片。

  那天上午,工作人员将这些标志性建筑物的照片拼接、还原成了一条中轴线全景。

  从北京情怀

  到文化传承

  2010年,我开始分管前门鲜鱼口招商的工作。那段时间,我倾注了一个老北京人的感情,按照区里的统一安排,请回原住地老字号,并引进尽量多的老字号。

  鲜鱼口的招牌老字号重张那天,我在现场,100多人排队。不少老居民回来吃,跟他们聊天后,我心里踏实了。

  后来,我姐姐带着母亲也去过,老人很高兴。她回来跟我说,街景变化很大,比以前干净多了,老前门那种氛围也回来了。

  去年年底,区政府换届,领导让我分管东城区的城建、文化、名城保护工作。

  把城建和文化归于一个副区长分管,东城算是首创了。这源于东城区的特殊性,名胜古迹多、名人故居多,一说到城建就难免与这些沾边。

  十年间,人们对老北京风貌保护在观念上有了积极的变化。从市领导到我们书记、区长都不断强调加大力度保护古都风貌,我们也尊重民间文保人士的建设性意见。

  梁林旧居的拆迁问题就是我遇到的一个大难题。那段时间舆论关注、领导关注、市民关注,经过几轮协调,各方达成理解,更重要的,是唤起了更多人对名城保护工作的责任感。

  今年,我在旧书交易网上发现一本《北京的城墙和城门》,是瑞典人奥斯伍尔德·喜仁龙几十年前写的,咱们的译本1985年出的,因为稀缺,原价2块,现在网上标价90块还售缺了。

  回到家,我翻父亲留下的书柜,竟在里层找到了同样的一本,书保存很好,还夹着书签。

  我捧着书感觉很特殊,虽然父亲已在“天国”,但关注北京的浓厚情感却隔着时空传递给我。 新京报记者 郭超

  朴学东

  2010年6月28日,国务院正式批复北京市政府关于城区合并重组的申请。1970年出生的朴学东生在北京、长在北京,曾先后担任过首都师范大学教师、全聚德集团副总、首旅集团副总、原崇文区副区长。参与过企业合并,也亲历了两区合并。2010年8月26日,朴学东当选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副区长。

  同题问答

  1.这十年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白发增多。

  2.这十年最美好的事情是什么?

  帮助他人。

  3.这十年最不愿意回忆的事情是什么?

  送别亡人。

  4.未来十年,你对个人最大的期待是什么?

  活得不累。

  5.未来十年,你对国家最大的期待是什么?

  国泰民安。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