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春兰北上:京津新棋局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1月26日 10:27 经济观察报

  刘金松 韩雨亭 孙黎鲁礼义

  十八大之后的地方人事调整相继进行着。致力于打造北方经济中心的天津迎来首位女掌门——原福建省委书记孙春兰。作为政治局委员中的两位女性高官之一,孙春兰主政天津备受关注。

  从学习到主政

  2009年11月,59岁的孙春兰空降福建,接替卢展工出任福建省委书记。此前,她的职务是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党组书记。

  这位有着多年基层历练、女性优势和地方主政资历的新省委书记开始引起外界关注。孙春兰也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继吕玉兰、万绍芬之后的第三位女省委书记,吕玉兰曾于1977年担任河北省委书记、万绍芬于1985年任江西省委书记。

  此时的福建,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刚刚上升为国家战略,正处于落实的关键的阶段。根据公开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福建的经济总量在东部沿海十个省份中排名倒数第二,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只有东部平均水平的84%。而当年国务院出台的支持福建加快海西建设的《意见》要求,到2012年福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要接近或达到东部地区平均水平。

  此时的福建可谓是“前有标兵,后有追兵。”正处在积蓄能量、壮大经济总量、推进结构升级、提升发展质量的关键时期。

  福建省委党校哲学教研部主任雷弯山认为,孙春兰到任后,首先是让附件在“先行先试”的观念上有所突破。

  孙春兰曾在《人民日报》发文表示,在强者更强的区域竞争中,迫切需要再一次思想大解放、观念大更新,“先行先试”这四个字拥有无限的创造空间,用好了,就可以活力迸发,财富涌流。但不能叶公好龙,守着政策要政策,政策来了不会用。

  在具体实施上,孙春兰主政福建期间推出了“五大战役”:重点项目建设战役、新增长区域发展战役、城市建设战役、小城镇改革发展战役、民生工程战役。

  这同目前天津滨海新区正在实施的“十大战役”在思维、状态、气势均有异曲同工之处,巧合的是,福建实施“五大战役”前,孙春兰带领福建党政代表团考察学习的第一站正是天津。

  在一番密集的看项目、谈体会、找差距的行程中,孙春兰曾总结说,天津最值得学习的是:发展理念新、手笔大、干劲足,规划的高起点、建设的高标准、运作高效率;以及广大干部那股干事创业的精、气、神。

  考察结束之后,福建当地媒体也相继刊发《天津经验给我们什么启示?》、《奋力学天津,福建怎么干?》等专题报道。在随后召开的福建省委八届九次全会上,确立了福建跨越发展的目标,全力实施“五大战役”。

  经过两年多的实施,福建省内的“五大战役”取得明显的战果。2012年上半年,福建GDP、固定资产投资、外贸进出口等主要经济指标增长率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增速位列东部各省区中第二,人均GDP比2009年增长7.5个百分点,达到东部地区平均水平的91.5%。

  速度挑战

  如今,孙春兰将离开福建,主政天津。不管是两年前的考察,还是在大连、福建的主政经历,在发展经济上,对同样拥有港口、海洋因素的天津,孙春兰并不陌生。

  但孙春兰履新天津同样面临着挑战。

  与主政福建时一样,此时的天津同样面临“前有标兵,后有追兵”的处境,与福建不同的是,天津的“标兵”主要是在经济总量上,“追兵”则主要是在发展速度上。

  2011年天津GDP达到1.13万亿元,成功迈入中国城市GDP万亿俱乐部,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苏州一起成为六个GDP万亿的城市。同样是在这一年,天津在经济总量上,实现了对深圳的超越,在中国城市总量排名上再进一位。

  不断做大的总量加上最近两年来动辄全国第一的增速,天津正引起更多的关注。天津滨海新区一位主管招商的官员介绍说,“上半年广东还有讨论说天津追上来怎么办,以前哪里会讨论这个,人家都不会在乎你天津。”在这位官员看来,天津这几年发展很快,经济总量不断提高,应该说天津在全国经济地位比前些年有很高提升。

  在超越了“老四”深圳后,能否超越“老三”广州跻身中国城市经济前三,对天津来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20年前,正是凭借对天津的超越,广州一举奠定了其在中国经济版图中江湖老三的地位,天津则逐渐越滑越远。

  在发展速度上,天津自2009年第一季度首次跃居GDP增幅全国第一的位置以来,近三年均保持了第一的速度——2009、2010年均独占鳌头,2011年则与重庆蝉联第一。

  天津市统计局综合处处长黄瑛以前接受本报采访时曾表示,天津第一的位置并不牢固,尤其是在中西部地区拥有后发优势的条件下,很容易被超越,“像西部地区一些省份,由于起点较低,几个大项目投下去,速度就上去了。”

  南开大学城市与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刘秉镰认为,新书记到任天津后,在推动天津经济快速发展,并保持一段时间的高速增长上,不会有变化。“中央支持滨海新区开发、开放政策有了,天津发展的势头有了,实质性推进也有了,速度自然也就快了,经过那么多年的积累,天津打好了基础,到了出成果的时候。”刘秉镰说。

  从推动天津近几年经济发展的动力来看,具有央企、国资背景的“大项目”及政府对基建的投资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抓手。据统计,2007-2011年的5年间,天津共投资有大项目1280个,总投资达2万多亿元。按天津市1.19万平方公里的面积计算,相当于每平方公里有约2亿的投资。而根据天津市统计局对2011年上半年的数据分析,近几年相继投产“大项目”,对天津新增工业产值的贡献率达到60%。

  孙春兰主政福建期间,同样通过大力引进央企、民企、外企项目带动发展,一批大型石化、钢铁、高端装备制造项目相继落地。“在引进大项目上比较雷厉风行,通过大干快干,像宁德、泉州、福州、漳州都来了不少央企。”雷弯山评价说。

  刘秉镰认为,天津以前是创新发展,创新怎么加快发展速度,未来是加快服务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从经济结构上看,天津还处于起步阶段,尤其是在第三产业上,和北京、上海相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天津作为北方的航运中心、国际物流中心,未来成为全面的服务业中心城市,还有一定的距离,孙书记来了,我们期望在这方面会有较大的变化。”刘秉镰说。

  京津新棋局

  作为环渤海经济圈的两个中心城市,京津的合作和融合一直是区域内关注的热点。但历史上两个城市互有杯葛,曾出现过北京的货物走天津港(5.59,-0.01,-0.18%)被拖延出港,北京不得不舍近求远在河北合作建设京唐港的故事,北京为数不多的迁出项目也多会选择放到河北而不是天津。

  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常委副院长周立群认为,历史上有京津曾互争地盘,现在的合作,是内在要求,必须两个城市共融。据其介绍,去年滨海新区和中关村就曾互派代表团考察,“以前只知道是竞争,现在是既有竞争,也有合作。”

  在周立群看来,中关村三大优势天津没法比,一是人才储备;二是在产学研用的结合上,形成了成熟的体制。第三,北京这些年,从基础性研究,到应用性研发,一直到终试产业化,链条很完整。但滨海新区有它的优势——能把新的科研成果转为大规模量产。

  “中关村的发展已经大大受限,因此才出现亦庄,甚至廊坊。从中关村到亦庄,再到廊坊,再到天津武清、滨海,150公里的距离,分布着七八个大的国家级的高新技术产业园区,这是中国的硅谷。中国1/4的科技人才,都集中在这里。现在的问题是这个链条中间有断节。”周立群说。

  前述负责招商的天津滨海新区政府官员认为,指望两个互为竞争城市的书记、市长坐一块谈合作不太现实,“除了说客气话,互相夸奖你们好、你们好之外,落到实处的合作不大可能。”在其看来,北京确实是个金矿,但怎么去挖,一要有方法,二是自身要有吸引人来的东西,比如工作政策之类。

  据其介绍,他所在的园区刚刚从北京引进了一家重量级的外资企业,但由于怕北京拦着不放,现在还不敢大张旗鼓的宣传,“这个企业原本是在北京一个区注册的,但区里不放,只能把北京的公司放弃了,又在天津重新注册了一个公司,把业务转移过来。”

  这家公司的负责人说得很明确,北京的商务成本太高,而目前像北大、清华等重点院校的学生也愿意到天津来,“和北京相比,同样的工资,在天津生活要好得多。”

  作为天津历史上首位女书记,孙春兰能否为京津合作带来新棋局?上述负责招商的天津滨海新区政府官员表示,“不一定男领导就强悍,女领导就柔和。”

  刘秉镰则认为,女性书记会更加细腻,对城市管理,特别是建设美丽天津会有较大变化。

  在人民网[微博]的地方领导留言板上,很多天津市网友对这位刚刚履新的书记建言,有的希望在她治下能把天津建设得更美丽,有的期望能改革天津现行的户籍政策……纵览这些留言,内容涉及涵盖医疗、教育、城建、食品安全等生活的诸多方面,对天津市民来说,书记是谁并不重要,能够解决问题才是根本。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