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公安原副局长谈举报副市长:生死斗争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1月29日 10:07 新京报网
英德原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郑北泉。 资料图 英德原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郑北泉。 资料图

  对话

  举报人:快退休了,犯得着内斗吗?

  随着11月27日中共清远市纪委在官方网站上通报,广东省英德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郑北泉,被清远市纪委立案检查,谢龙生和朱应忠二人的举报历程也告一段落。昨日,谢龙生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这么长时间的举报有了眉目感到高兴,但其实,并不希望看到警察队伍里出现这样的事情。

  回忆案件

  “涉毒案郑北泉或充当保护伞”

  新京报:这次举报涉及一个什么样的涉毒案件?

  谢龙生:今年3月23日,英德市公安局的治安大队在当地一家酒店查获了一起涉毒大案,查获涉嫌吸毒人员175名(包括30名未成年人),现场提取K粉、冰毒等毒品(经清远市公安局检验:K粉850克、冰毒9小瓶、摇头丸1.5克),扣押吸毒工具一批,后又追缴到1000多克毒品(毒品数量共近 2000克),应该算新中国成立以来英德市域内吸贩毒场所涉及人数最多、缴获毒品数量最大的涉毒大案了。

  新京报:你们举报材料中称郑北泉涉嫌充当保护伞,为什么?

  谢龙生:那么大的案子,我们跟他汇报,结果郑北泉当天就要求对主要涉案犯罪嫌疑人变更强制措施,其实就是放人,我们这时就觉得不对劲了。

  后来英德市人民检察院在7月14日给英德市公安局的《补充侦查提纲》中,明确列出了38名犯罪嫌疑人的名单,并要求英德市公安局进行补充侦查;但是郑北泉从办案民警处得到该《补充侦查提纲》的复印件后,该38名嫌疑人就突然消失了。

  新京报:你们还称郑北泉可能与涉毒团伙存在紧密利益联系?

  谢龙生:主要的犯罪嫌疑人之一郑振洪就是郑北泉的亲弟弟,另外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曾伟标所占涉毒酒店70%股份中,有15%是郑北泉之弟郑振洪的干股。曾伟标就是郑北泉的同乡兼同学,长期跟随在他身边,原来是一个司机,是郑从阳山带到英德来(郑北泉从广东清远市阳山公安局交流来英德市任局长),利用郑的关系经营“生意”。

  讲述动机

  “举报有风险,不举报是渎职”

  新京报:此前9月份,部分网站流传的一封网帖,名字是《百人聚众吸贩毒被抓,公安局长弟弟是老板——广东英德市“3·23”吸贩毒大案真相》,是因为举报的正常途径走不通,所以想到网络发帖吗?

  谢龙生:其实帖子不是我们发的,我们也看到了这个,那些内容是属实的,至少是属实的一部分,还有我们举报的另一部分内容帖子里没说,但我们交给了相关部门。我们实名举报一直都是走的正常途径,一级一级向上反映的。

  新京报:你作为原来的公安局副局长和原政委一起实名举报,考虑过可能的风险吗?

  谢龙生:前后都是火坑啊,如果我举报,肯定也会有风险,但这么大的案子,如果不管了,不查了,有一天上边查到了,那我们参与案件的人都是失职渎职。

  (这是)涉毒案子啊,这么严重,没有查清楚,嫌疑人没有抓获,后果不堪设想。这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不能不管。

  新京报:网络上也有人质疑你们举报的动机,认为这可能是内斗,你怎么看?

  谢龙生:我是1961年出生的人,在地方上,已经是退休倒计时了,我已经是一种平和的心态了,犯得着去内斗吗?而且处理这个事情,我只是凭着当了30多年警察的良心,不触碰底线而已。

  举报过程

  “曾担心被嫌疑人打击报复”

  新京报: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和郑共事的?先前是否有过接触?

  谢龙生:他应该是2010年初调来的吧,先前听说过他,但没什么接触和了解。

  新京报:什么时候开始决定实名举报的?

  谢龙生:8月份吧,通过纪检监察部门,逐级向组织反映。这次来北京,是向公安部和中纪委的举报中心递交材料的。

  新京报:8月正是你和朱应忠被调任的时间……

  谢龙生:确实是被调任之后我们开始举报的,但举报的主要原因还是和查的案子有关。我们正在查,而且正是查的如火如荼的时候,把我们弄走,不让查,案子的链条不就断了吗?这样很多证据都会随着时间的过去慢慢消失,还怎么查?

  新京报:那得知被调走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呢?觉得和涉毒案有关?

  谢龙生:心里委屈啊,也非常困惑,觉得调动得极不正常,根本就没有走正常的组织程序。我去找组织部的领导,对方说,没办法跟我讲,只是执行上级的决定。既然这样,我只能带着我的困惑去向上级部门反映了,我要讨个说法。而且,我们觉得被调离公安系统,正是有人想阻挠我们对案件的继续侦查。

  新京报:举报过程怎样,人身安全有没有受影响?

  谢龙生:(整个举报过程)比较顺利吧,相关的组织都收受了我们的举报材料。当时郑北泉通风报信后,涉毒案涉及的30多个嫌疑人跑了,我们担心会被他们打击报复,觉得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

  未来展望

  “还想恢复原职,回公安机关”

  新京报:你们实名举报,最后希望达到怎样的一个目的?

  谢龙生:希望“3·23”吸贩毒大案彻查到底,将涉嫌严重违法犯罪的保护伞郑北泉绳之以法,严查除郑北泉以外的更大保护伞势力,从根本上打掉涉毒团伙,还有就是纠正将我们俩调离公安机关的人事调整,恢复原职,安排工作,给广大干警以鼓舞和信心。

  新京报:有没有担心过最后可能得不到想要的结果?

  谢龙生:没怎么担心,如果是我们自己有问题,那就不清不楚了,但既然我们有证据,没什么好担心的。

  新京报记者朱柳笛

  副市长被举报事件历程

  【1】据谢龙生讲述,今年3月23日,英德市公安局的治安大队在当地一家酒店查获了一起涉毒大案。谢龙生时任英德市公安局副局长,朱应忠时任英德市公安局政委。

  【2】同年8月3日,谢龙生和朱应忠被调离公安局,该月谢龙生和朱应忠决定实名举报,英德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郑北泉可能充当一贩吸毒团伙的保护伞。

  【3】9月底,凯迪社区等多个网站出现一篇《百人聚众吸贩毒被抓公安局长弟弟是老板———广东英德市“3·23”吸贩毒大案真相》的帖子,署名为谢龙生和朱应忠。

  【4】10月29日,有媒体以《广东英德司法局副局长“失踪”数月不上班去上访》为题对该事件进行了报道。当时谢龙生表示他是去逐级实名举报反映“3·23”吸贩毒案件的情况。

  【5】11月26日,清远市纪委在清远市政府官方网站上发布通报称,英德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郑北泉,因涉嫌徇私枉法和严重经济问题,被清远市纪委立案检查。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