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台为何纷纷逃离城市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3月27日 11:50 新华日报

  普通人的肉眼,无法望穿夜空;眼下就连专业天文望远镜也在“光污染”和雾霾天的夹击下患上了“白内障”“夜盲症”。拥有多个“第一”头衔的中科院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现在已经无法进行前沿的天文观测。

  “过去我们在紫金山上开展多项观测项目,包括恒星、小行星、太阳等,现在山上只有太阳黑子、太阳射电、太阳光谱等白天进行的观测项目了。而晚上,南京夜空中辉煌灯火及闪烁霓虹造成的光污染,成为‘封杀’星空的杀手。还有就是,一年当中,南京的晴天连一半都不到,只有在天气条件特别好的时候,才能进行一些科普活动。”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科普部主任张旸介绍说,为不放弃专业观测,只能赴外地更适宜的地方设立分支观测站。从2000年左右开始,紫台在苏北盱眙、云南姚安选址建观测站,在黑龙江、青海也建有两个站,其中的青海德令哈观测站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设立的。而如今的紫金山天文台原址,更多承担的是科普教育和科普旅游的职能。

  不仅是紫金山天文台。我国大部分的城市天文台,都有着同样的困扰与尴尬,开始纷纷离开城市移师外地寻求发展。比如,上海天文台,其主要观测点已放在浙江安吉,北京国家天文台的主要观测点则在河北的兴隆县。

  光污染,是世界大城市发展中普遍遇到的难题。“光污染不可能避免,只能减轻。”江苏省社科院一位专家说,由于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的作息习惯有了很大的改变。特别是在大城市中,越来越多的人群将娱乐、购物放在了晚上。如果采取“一刀切”的办法遏制光污染,很有可能影响到商业的发展。

  世界上很多国家相继制定了诸如《防止光污染条例》、《光污染防治法》和《夜间天空保护法》等治理光污染的法律体系,很多地区针对光污染问题进行强制性规范,在照明装置或者是建筑物开建之前,需要获得政府审批,例如日本和美国加州等地,就针对照明区域进行了分级。

  然而,我国目前在光污染立法上仍处于空白。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王俊杰说:“在我国,整治光污染只是简单的原则性规定,只是强调应当防治。至于具体如何防治,以及光污染侵害发生后如何处理,则并未提及,也无相应的罚则,谈不上可操作性。”

  “面对我国光污染快速蔓延造成危害的现实,现在已是我国制定反光污染法的良机。”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王思潮说,“在过去,我国一些法律的制定明显存在滞后于实际的被动情况。反光污染,只要早制定法律,认真执行,并不是很困难。或许还能将坏事变为好事,抢先发展反光污染的新兴产业,乃至将产品输出海外。” 本报记者 吴红梅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