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规划不周乱象生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4月03日 10:41 法治周末

  长沙:规划不周乱象生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发自湖南长沙

  湖南省长沙市规划局原副局长顾湘陵收受巨额贿赂,擅自改变楼盘规划;女大学生杨丽君在街上行走时,被急流卷进长沙城区一处下水道……

  近期,几大备受各界关注的新闻事件,将长沙市城市建设规划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作为湖南省省会城市的长沙,如今已成为湖南省政治、经济、文化、交通及科教中心。然而,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却发现,这座拥有3000年灿烂文明史的山水洲城,也和其他某些城市一样,面临着诸多规划乱象。

  腐败规划官员“操作”楼盘规划

  2012年12月10日,随着长沙市规划局原副局长顾湘陵特大受贿案件的开庭,长沙市一些楼盘规划乱象背后的内幕交易,渐渐浮出了水面。

  “人们为了生存而来到城市,为了生活得更加美好而居留于城市。”这是顾湘陵作为规划官员时经常说的一句话。

  然而,法治周末记者在其一审判决书中却发现,在房地产开发商的重金贿赂下,顾湘陵插手将遍布长沙市内五区的80多座楼盘的容积率调高了、楼间距缩小了、停车位减少了……

  一个规划官员的腐败,影响了这座城市的面貌以及市民的生活舒适度。

  “上东印象”楼盘地处长沙市芙蓉区的核心位置,便捷的交通使这里积聚着较高的人气。这个楼盘就留有顾湘陵协助“操作”修改规划的印记。

  2004年9月,长沙某房产公司申请核发“上东印象”项目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由于该项目容积率高,停车位严重不足,规划局不同意发证。在此情况下,开发商找到顾湘陵,请其给予支持,顾湘陵批示同意先发许可证副本。

  法治周末记者在该楼盘现场看到,因为地下车库紧张,开发商已将临街的区域改做了停车场,而人行通道则被压缩得很小。

  “每次经过这里心里都堵得慌,这里也经常出现人车混合在一起的现象。”附近的市民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城区主道被吐槽:“修得七弯八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就在顾湘陵案件掀起市民对长沙规划乱象质疑声还未平息时,湖南广播电视台副总编辑凌引迪又连发多篇微博炮轰长沙城市规划,指责其规划差,城市拥堵不堪。

  虽然已经过了3个月,但法治周末记者依然在凌引迪微博上看到这些质疑长沙城市规划的微博。

  凌引迪在微博上写道:长沙老城区断头路多,新建的城区依然如故。万家丽路、金星大道是长沙两条最新的主干道,却修得七弯八拐;新河三角洲通往华厦市场的路也是新近建设,也是七弯八拐。小区的路那就更是歪歪扭扭了。公共交通体系亦混乱,“东塘有36条公交线,公共汽车像火车一样一辆接一辆在韶山路上乱挤,而稍微偏一点的主干道半小时才有一辆公交车开过来”。

  除了指责道路规划得七弯八拐外,凌引迪还将矛头指向了长沙的房地产市场。“在浏阳河大桥西与毛家桥水果市场的60米距离中,居然立起了30多层的房子。长沙市是见缝就立房子,这种乱糟糟的现象俯拾即是”。

  事后,长沙市规划局发言人针对凌引迪的言论向有关媒体称:“凌先生的评论对我们来说是一种鞭策和动力,我们希望能够更多地吸取广大市民的智慧把城市建设得更加美好。”

  长沙市城乡规划局坦言,凌引迪评论中提出的一些现象也确实存在,如断头路问题,但大多数情况下,这种问题在规划中不是没有考虑,而是还没有实施或实施难度特别大,如韶山路北延。城市建设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它与城市发展阶段有关。

  有些路口还真要凑够一撮人再走

  “马路才过一半,前方的绿灯就变成红灯了,我得赶紧和刘翔拼速度啊。”这是网友“风之韵”在长沙某路段过红绿灯的经历

  去年10月,在长沙有关媒体组织的一次网络调查中,很多网友对城区一些红绿灯设计不合理发出了共鸣。很多网友表示,在长沙过马路,即便是绿灯时,也需要“真功夫”,既要眼观四向,耳听八方,还要身手敏捷,反应迅速。一不小心,就可能被穿梭的车流“亲吻”而吓得魂飞魄散,甚至受伤。

  “绿灯太短还是行人素质太低?”网友“左右”说,“东塘步步高前面那个红绿灯绿灯时间还要短,我每次都要小跑经过,更不要提那些老年人了。本来那里就有个小区,还有大超市,在那里买菜的老年人又多,开车的速度也不减,好危险不?”

  长沙网友“小琴”则在网上爆料:“长沙城南路和白沙路立交桥下的红绿灯真可怕,当人行道变绿灯时转弯车道也是绿灯,人和车同时通过人行道斑马线,令人胆战心惊。”爆料引起广泛关注,许多跟帖充满幽默和嘲讽:“长沙人过马路需要胆量”、“时间短、任务重”、“过马路就是上战场”……

  法治周末记者在长沙市城区调查发现,由于规划存在缺陷,在长沙市某些路段,市民要想过马路,还真得凑够一撮人再走,否则是很难穿过马路的。

  长沙市雨花区香樟路因为是通向武广高铁长沙南站的主要马路,这里每天的车流量特别大。但记者在该路段调查发现,由于先期的规划设计不合理,该路段的有些本来供行人横过马路的地下人行通道却成了摆设,被当地市民质疑为“脑残设计”。

  在香樟路上比邻而居的德馨园小区和湖南行政学院生活区,这里居住着几万名市民,但在这两个小区出口处,却没有地下人行通道,市民要想到对面只有横穿过马路。而紧邻这两个小区的地下人行通道,却被设置在另外一条马路的上坡处,因为那里没有大的小区,所以这个地下人行通道基本上成了摆设。

  “因为地下通道修在丁字路口的交汇处,我们如果要通过地下通道过马路,还得再穿过另外一条马路,危险性更大。”德馨园小区居民张勇对记者说。

  而湖南行政学院生活区的居民要想横过香樟路,还只能靠“凑够一撮人再走”。因为家门口的马路上,只有斑马线,没有设置红绿灯。

  4月1日,法治周末记者在湖南行政学院生活区大门口看到,眼前的香樟路上车流如织,看着想横过马路的市民,两边奔驰而来的车辆并没有放慢速度。

  “在这里过马路,一个人是很难过去的,只有凑够一撮人再走,两边的车辆才会放慢车速。”附近居民对记者说。

  有法律界人士认为,探讨“凑够一撮人就可以走”“中国式过马路”的根源,在检讨国民素质的同时,更应该反思一些缺乏人性化的城市规划乱象。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