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观察中国市长对外推介自己城市:略显空泛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6月04日 10:06 第一财经日报

    摘要:本报记者注意到,中国市长们虽然富有热情,愿意展示自己的城市,但无论是扬州市在午宴席间的自我推介,还是乌鲁木齐市四处散发的小册子,都略显空泛。

  马俊

  5月31日,30多位中法两国的市长及地方长官共聚扬州,在第八届中法市长圆桌会议上交流地方治理经验。

  相比注重战略思考的中国市长,法国同行们看起来更关注战术问题。比如说:如何在发展城市经济的同时,不牺牲农村的利益,甚至让它分享利益?政府提供社会化住房时,怎样避免因贫困居民聚集而导致社区隔绝?

  这两个问题,分别来自佩皮尼昂地中海都市圈主席阿尔杜伊(Jean-Paul Alduy)和巴黎十三区华裔副区长陈文雄。

  “在目前欧洲的经济困难时期,法国政府财政吃紧,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明显减少,对法国各地的地方财政构成不小的挑战。”法国大都市市长协会主席、格勒诺布尔市市长德斯托(Michel Destot)在会后举行的媒体见面会上表示。

  不过,多数法国市长对这样的“宏大叙事”保持着礼貌的沉默,他们更愿意谈一些从当地实际出发的“小问题”,体现出地方治理者的务实和接地气。

  巴黎十三区的经验

  出生于柬埔寨华人家庭、1975年随父母移居法国的陈文雄是法国不多的几位华裔地方官员之一。他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对所辖地区的经验和教训谈得非常具体。

  “巴黎十三区是一个相对年轻的行政区。它既拥有欧洲最大、历史最悠久的中国城,也是巴黎最大的大学城。移民众多构成我们区的主要挑战,解决相关的社会问题也就成了我们区的主要经验。”陈文雄介绍说,该区在社会化住房(即保障房)的规划方面就采取了新思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以往的办法导致“贫民街区”的现象。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法国各地引入了社会化住房计划。这些计划的确收到一些成效,改善了贫困人口,特别是移民的居住条件。但是,由于传统的社会化住房通常位于城郊,而且是连片建设,往往导致贫困人口和移民在城郊聚集,青年人早早辍学,成年人找不到体面的工作,难以真正融入主流社会,造成“贫民街区”等社区隔绝、分化现象,进一步影响了区域发展和社会治安。这就要求社会化住房建设要有新思路。

  “法国目前新建的社会化住房,特别是在巴黎,要么就位于市中心,要么就位于最好的街区。政府对其房屋质量、配套设施的要求也高于一般住宅。这样就可以让低收入人群分散在城市内,方便他们融入城市生活。”陈文雄说。

  另一个问题是,传统的城市规划是工作在城内、居住在城郊,这会导致上下班高峰时交通极端拥堵。“而我们十三区的规划就是复合的,办公楼、居民区、生活设施、文化设施一体规划,人们可以步行上下班和从事其他活动。”陈文雄说,“这种规划既考虑了低收入人群的融合,又调整了城市的功能空间,一举两得。我们的这个做法比较新,我认为代表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不过,这种福利住房显然是有成本的,那么土地哪里来,钱哪里来?据陈文雄介绍,巴黎的社会化住宅用地都是巴黎市、区政府的财产,有的是原来就属于政府的土地,有的是原地主出让的土地,市、区政府行使“同等价格优先购得”的法定权利购买下来。

  另一笔成本是租金补贴。法国的社会化住房计划没有地域甚至国籍的限制,任何人,哪怕他没有巴黎户口,甚至没有法国国籍,只要他符合法律规定的低收入标准,就可以申请租金远低于周边水平的社会化住房。为了支撑这个“平等”而又“大方”的体系,2011年,巴黎市政府单在租金补贴上就投入了20多亿欧元。

  当本报记者表示惊讶时,陈文雄淡然一笑说:“政府收税不就是为了做这些事情吗?”

  小地方的大成功

  来访的法国市长之所以关心“小问题”,因为他们管理的城市本身很多就是“小地方”。但是,“小地方”并不一定意味着经济上的失败和边缘化。

  在这方面,法国昂古莱姆市(Angoulême)就是一个“小而成功”的例子——这个仅有22平方公里面积和12万人口的小城,每年举办全球最大的动漫节,是不折不扣的世界动漫之都。

  “正因为我们小,所以我们能够击败巴黎和格勒诺布尔那些大城市。”曾任法语和历史教师的昂古莱姆市市长拉沃(Philippe Lavaud)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自豪地说,“它们太大了,办一个活动都要在郊区,交通、观光都不方便;而我们的动漫节就在市中心,整个城市都可以步行抵达,动漫节期间,游客整个就是住在节日气氛里面。”

  更何况,巴黎等大都市的文化盛事太多了,即使想办动漫节,也难以从各种活动中脱颖而出,很难吸引市民广泛参与。而昂古莱姆的动漫节原先就是由民间的动漫爱好者发起的,市民对这个活动的认同感很高。

  “每年的动漫节定什么主题,邀请什么风格的作者来参展,都是市民组织和动漫爱好者协会投票决定的——这是普通人的节日。”拉沃说。

  以动漫节为核心,昂古莱姆发展起一个完整的动漫产业链——从投资、创作到发行以及人才的培养,大量的文化创意企业和工作室在此落户,而城市则尽其所能为它们提供基础设施和服务。

  这些服务最集中地体现在“画家之家”的计划上。拉沃说:“每年,我们的动漫艺术基金都会选出25位有潜力的艺术家,资助他们在本市进行2个月到 1年时间不等的创作。既然埃尔热(《丁丁历险记》的作者)和《阿斯泰里克斯》(以古罗马和高卢人为题材的法国知名漫画作品)的版权都那么贵,那么难以获得,那我们为什么不把资源和精力用来培养未来的大师呢?”

  目前,昂古莱姆自己发掘的艺术家中,知名度最高的当推凯席(Nicolas de Crécy)。这位今年46岁的漫画家不仅获得了很多奖项,而且深受日本漫画家松本大洋和动漫导演林重行的推崇。

  “凯席成名后,再度回到我们的‘画家之家’来潜心投入创作,这证明我们的服务既是有用的,也让他感到舒服。要知道,办动漫产业并不是划一块地、挂块动漫产业园的牌子那么简单。你必须让富有个性的艺术家感到舒适、舒心,能够静下心来创作。”拉沃说。

  有中国文化界人士表示,在国内,地方上推文化产业往往热情有余,但却缺乏对软环境等小问题的关怀。事实上,虽然拉沃的话并没有针对性,但划一块地、挂块牌子的做法的确在中国某些地方颇为盛行。

  本报记者注意到,中国市长们虽然富有热情,愿意展示自己的城市,但无论是扬州市在午宴席间的自我推介,还是乌鲁木齐市四处散发的小册子,都略显空泛。

  中法市长圆桌会议于2004年由两个民间外交团体——法中委员会(CFC)和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共同发起并主办,每年由法国和中国的城市轮流承办。“扬州对举办这次会议非常热心,很早就与我们联系表达了意愿。”法中委员会主任崔文女士对本报表示。

  尽管如此,当扬州市市长朱民阳和常务副市长丁纯中规中矩地做完开幕式致辞和闭幕总结后,人们也许会期待,下一次,中国市长们也可以多谈谈那些更“小”的问题。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