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将制作正规停车场分布图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10月23日 10:33 新京报
北京将制作正规停车场分布图
昨日,海淀科学院南路,城管向违规收费员开谈话通知书,责令其接受询问。
北京将制作正规停车场分布图
朝外大街,依然有“收费员”私划车位收费。新京报记者 王叔坤 摄

  ■ “黑停车场自称‘正规’收费4年”追踪

  新京报讯 昨日,针对本报报道的黑停车场划线、扩容收费,朝阳、海淀城管前往调查,但是在调查过程中,这些违规收费的管理员已经消失。对此,律师称,如果收费金额巨大,或构成欺诈罪。

  北京市交通委工作人员称,对于市民不知如何辨别黑停车场问题,他们将制作正规停车场分布图,目前,已经进入到立项阶段。

  城管一来收费员就逃

  日前,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朝阳、海淀等多个地方,都存在管理员违规收费的行为。在这些地方,有些是正规停车场,将停车位扩容4倍,有些根本没有在相关部门备案,属于黑停车场,据统计,这些黑停车场日均增收达千元(昨日本报曾报道)。

  针对上述问题,昨日,城管人员对海淀科学院南路、朝阳区华普超市门口、香河园路等地方的违规停车场进行查处。但城管到场时,这些停车场的收费员均已消失,而车位的车辆上,仍可看到管理员贴的收费条。

  据海淀区一位城管工作人员介绍,对于科学院南路的黑停车场,他们已经接到多起举报,但“只要我们一来查,他们就跑了,也抓不到现行。”昨日,该队员给这家停车场的负责人开了谈话通知书,要求他今日下午前往城管队接受调查。

  制停车场分布图已立项

  在记者调查中,7成受访者难辨真假停车场。对此,北京市交通委停车处工作人员称,交通委将制作正规停车场分布图,上面会标出正规停车场的准确位置。

  “这是一个信息化项目中的一项,现在正在进行。”该工作人员说,目前,该项目已进入考察立项阶段。

  北京交通委官网,开设了一项查询停车场是否正规的功能,但在记者的试验中,有些正规停车场却查询不到。“2011年以后,停车场归属地管理。”该工作人员说,因此有些新的停车场备案后,交通委网站未予及时更新。

  “给正规停车场建立一个信息系统,查询和辨别就会简单多了。”该工作人员称,目前,这些项目都在进行中。

  ■ 回访

  城管到场 违规收费员“消失”

  地点:科学院南路

  日前,据新京报记者调查,科学院南路的海安停车场,在海淀区市政市容委只备注了26个停车位,但在实际中,该停车场占据科学院南路的部分自行车道,将停车位私自增扩到了100多个。

  昨日下午,海淀区城管人员前往该停车场,对扩容的停车位进行查处。但在城管队员到达后,该停车场的多名收费员都已消失。

  在自行车道上,停放着多辆私家车,这些私家车的玻璃上,大部分都贴着这家停车公司的收费单,说明管理员仍在计时收费。

  随后,城管队员找到这家停车场的负责人,给他开了谈话通知书,责令他今日下午前往城管队接受调查。

  【难点】

  难抓现行

  据一位城管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已经接到多起举报,都是举报这家停车场占道经营,“我都给他们开过两次罚单”,但开完罚单后,他们仍继续占道经营。

  “只要我们一来查,他们就跑了,也抓不到现行。”上述工作人员介绍。

  “我们也没办法,仅城管一家管不了。”他说,比如给停车公司开谈话通知书,有很多时候对方都不去,城管部门又不能强制抓他。

  举报4次 城管均未现身执法

  地点:朝外大街辅路

  昨日,在新京报曝光的朝外大街华普超市门前辅路停车位上,三名收费员仍在违规收费。

  其中一名收费员自称是华普道路泊车建设管理有限公司员工,但该公司工作人员称,这三名收费员都是冒充的,与该公司无关。

  昨日中午到下午,记者曾多次向朝阳城管举报,对方表示已转告城管朝外分队,会有队员与记者进行联系,但两个小时后仍未得到相关答复,也没城管到现场进行查处。

  下午3点半,记者直接来到朝阳区城管监察大队举报,一名负责人核实后承认对记者的4次举报确未回应。随后,一名自称城管朝外分队负责人拨通记者电话,称已赶到现场查处,但未见到收费人员,“可能是被我们城管车吓跑了吧。”

  记者随后赶到现场,收费人员确实已不见了。

  【难点】

  举报遇阻

  截至昨日,记者已前后4次举报,即使表明了记者身份,也难获城管回应,又何况普通百姓的举报投诉。在记者第4次拨打举报电话再次举报的同时,也表示希望投诉朝外城管分队不作为。对此,接线员表示可以帮忙记录,但若要进一步投诉城管分队,则需要拨打城管热线96310咨询。记者当即拨打城管热线,被告知针对城管分队的投诉,只能拨打朝阳区监察大队的举报电话,如果想要进一步投诉,只能找朝阳区政府,但具体向哪里投诉,她也不清楚。

  “个人行为”只能劝离

  地点:香河园路北段

  在被曝光后,昨日中午,香河园路北段的两名黑停车场收费员仍在路边收费。其胸前挂着“北京雁泽停车管理公司”的收费证件,但该公司向记者证实,他们在此处无停车收费点,“人肯定不是我们公司的,建议你向城管举报。”

  在20日的探访中,记者就曾举报,但截至昨日下午,朝阳城管未予回复。

  昨日下午,在朝阳城管监察大队,其投诉记录上确实有记者的举报记录,其“处理结果”一栏还清楚写着城管队员焦某到现场处理,投诉人对城管处理结果是:满意。

  昨天傍晚,朝阳区城管左家庄分队李队长联系记者,一同前往香河园路进行查处。但记者和城管到达现场后,穿着橙色衣服的收费员早已不见踪影。

  据了解,从左家庄至三元桥的香河园路段几年前曾经有正规备案,因故取消备案后,已派人把收费的停车牌摘掉。李队长说:“最近这个路段也正在重新搞备案,承包商是京联顺达停车管理有限公司,目前正在和街道办事处洽谈当中。”

  【难点】

  “游击”难查

  对于城管人员到现场执法,违规收费员就逃离的情况,朝阳区城管部门一名负责人说,对这种“打游击"式的收费乱象,他们也很头疼,只能是见一次劝离一次。“今天来执法,他们跑了,但明天又会回来继续收费。”该负责人称,这些路边乱收费的人基本都是个人行为,城管查处时一般只能是劝离,并没收其手上的停车发票等。

  ■ 律师说法

  违规收费或构欺诈罪

  对于收费员私自收费行为,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尹富强称,如果情节较轻,属于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如果情节较重,就构成了刑事犯罪中的“欺诈罪”。

  尹富强称,按照北京的标准,欺诈罪金额在3000元以上,就达到了立案标准,涉案金额可累计。“几个人收费也是这样”,尹富强说,只要备案车位以外收费,向停车人暗示或直接收费的,都有可能构成欺诈罪。

  “城管主要是行政处罚,而治安处罚和刑事犯罪都是警察的事。”他说,在处理管理员乱收费的问题中,警方也应参与。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宁 何光 吴振鹏

  (原标题:北京将制作正规停车场分布图)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