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嘉极谈城市发展

http://www.sina.com.cn 2014年03月10日 16:37 新浪城市

  主持人尹俊:各位亲爱的新浪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新浪网两会访谈的直播间,今天我们同样要面对我们的两会代表。非常高兴今天我们给大家请到的两会代表是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台盟广州市委会主任委员张嘉极先生。欢迎您的做客新浪。

  张嘉极:谢谢,各位网友大家好。

  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当中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主持人:我们知道去年我们都会看到您在两会中提很多提案或者议案,对社会热点或者大家比较关心的话题都有所涉及,我们感兴趣的是今年这次两会,我们把您请到北京新浪网的直播间。这次两会您准备了什么样的提案?为什么会准备今年这些提案呢?

  张嘉极:我今年首先准备了一个关于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当中需要注意的一些问题的提案。我主要是考虑到我们现在实施走出去战略,这是一个大方向,没有错。但是可能在实行走出去战略的时候,我们有一些事情,整个国家有些情况还没有考虑得很充分。比如说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格局当中,中国是处于一个怎样的位置,如果我们走出去的话,要注意一些什么问题,这个事情可能就是整个社会考虑的比较少。你知道我们跟有的国家不一样,有的国家是具有全球保护自己利益的一种力量,有一些是他们彼此之间是同盟国。这些国家的企业走出他们国门的时候,他们是不需要担忧,说自己的利益在什么地方受到损害,没办法去保护。中国不一样,我们在整个国际经济体系当中不是处于一个主导地位,我们也缺乏在全世界来保护我们自己利益的这么一种力量。因此,我们要走出去跟别人走出去就应该有所不同,要不然你看我们之前这几年走出去事实证明我们是碰到了比较多的问题。比如我们的光伏企业去到欧洲,就碰到了壁垒。我们的能源企业去到澳洲,要并购必合必拓,又撞到了冰山,以前我们在中国做得很好,去了美国就做失败了,海尔和华为到美国根本做不下去,又跑回来了。去年中国的企业一下子热热闹闹一股脑跑到美国上市,但是不到3个月就全部集体退市,全部跑回来了,2008年的时候我们成立了黑石基金,跑美国去收购它的金融产品,最后也是溃败而回。前一段时间有一个企业到加拿大去,结果加拿大也不受。说的还是发达国家的情况,第三世界国家的情况,你看我们曾经在利比亚有几百亿的投资,结果利比亚动荡,后来中国派了大飞机去利比亚,把中国人都接回来了,可是我们几百亿的投资在那里就只能听天由命。我们在苏丹投资,结果苏丹内战,就分裂了,我们的石油在南苏丹,交通运输线在北苏丹,我们投资下去的这些资源就没办法运出来。前一阶段乌克兰那个总统跑中国来,让我们支持他点钱,我们支持了,甚至还说要求我们给他们提供保护伞,可是他回去没几天,乌克兰整个就动荡了。我们在缅甸投资,给他们修一个大水库,那个投资量很大,结果修到一半,他们进行游行,说是环保,就把这个工程停下来了,停下来就是巨大的损失。我们前一段时间总理到泰国去,高铁换大米,话音才落,泰国的政府就马上已经撑不下去了。我们以前在泰国也有一些投资。

  当我们在发达国家的投资是这么一个局面,当我们在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投资又是这样一个局面。所以,我就发现我们在讲走出去的时候,是应该要给自己有一个清晰的定位,我们目前是怎样一个国家,我们的力量到哪里,我们应该是怎样去投资才比较能够有把握。所以,你要投资,你要对那个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的文化情况进行研究,要进行评估,同时你要在那个地方投资,你要跟那个社会有沟通,跟当地的文化要沟通,跟当地的人们要沟通,使得大家都接受我们,才会使我们在外面的投资,我们的利益不会轻易给牺牲掉。

  发现最具活力城市——广州

  主持人尹俊:第二个话题我们聊广州,我们知道广州经济繁荣的历史非常悠久,被称为“千年商埠”,也称为中国的南大门,根据“十二五”的规划广州又有了“国际商贸中心、国家创新城市”这样的新定位,而我们这次栏目的主题是《发现最具活力城市》,麻烦您结合广州的城市特点从历史变迁以及重新发现等角度谈谈您对这方面的体会

  张嘉极:广州海外经商的历史有两千多年,而且是全中国、全世界少有,两千多年一直很繁荣的一个城市,我们从历史和考古当中都可以证明。改革开放初期,实际上广州是处于一个被动状态,因为老城市嘛,发展的包袱比较大,当时顺德、中山这些就发展得非常快,但是广州发展非常慢。广州到了90年代中,自己又开始奋起,然后又杀出一条血路,现在一个省会城市拥有了全国第三大经济体量,在给国家定位为中心城市的五个城市当中,唯有广州一个不是直辖市,这里就说明广州的历史确实是一个商业经济长期繁荣发达的城市。广州的商品交易真的非常繁荣,总书记的夫人出国,她穿的衣服品牌就是广州的。广州去年商品卖得非常好。

  广州历史上在科技方面有没有贡献呢?也有贡献。比如说这个世界上最早使用锚的船是在广州发现的,现在人们一般把锚的发明认为是中国,这就是在广州。另外,在船上使用舵,也是广州最早的。另外,以前船上使用水密舱,这是一个很先进的设计,最早也是在广州。现在说中国四大发明,传到西方去,一般认为指南针就是最早在广州使用,那个时候阿拉伯人来中国经商,其实主要就是来广州经商,据说现在的史料研究,阿拉伯人是从中国人这里学会了指南针的技术,然后传到欧洲去。所以,在四大发明里,指南针虽然还没有一些很直接的证据能够证明是广州发明的,但是一般研究认为最早使用指南针的记载是在广州。所以,应该就是广州发明,广州传出去的。

  广州在其他的工业、手工业方面也有一些比较好的成就,明清两代,广州的铸铁工艺在全国也是相当有名的,广州的牙雕做得是全世界最好的,做的象牙球,50、60层可以通转。

  广州这个城市历史上就是一个商业繁荣制度,在创新方面在历史上也是有成就的。我们现在做发现有活力的城市,广州在90年代中期以前发展得那么困难、那么慢,当时人家说广州是脏乱差,说广州是说不清的城市,说广州是个大墟镇,给了很差的评价,但是最后广州还是重新出发,现在它在一些城市,无论是城市建设,还是社会建设,还有很多方面,应该说在我们的国内大陆还是比较认可的,总体上各方面还是比较认可的,说明它确实是重新迸发了新的活力、新的生命力。我想接下来城市竞争,主要就是一个城市文明的竞争,是城市法制环境的竞争,是城市科技文化的竞争、创新能力的竞争。这些方面广州现在不能说做得最好,但还是有潜力。起码这个世界上算得最快的计算机天河1号就是在广州。广州的设计至少在我们自己的国家里还是比较领先的。广州这些年汽车业也发展得非常好,有自主品牌的轿车叫做传祺。在今后城市的投资环境中,城市管理、城市建设、法制环境、文明程度、科技文化创新等等这些方面,这是所有城市现在都在努力做的事。广州是有一定的基础也有一定的潜力,而且我作为广州的一个干部,我还是倾向于相信广州在这方面一定会奋力向前。

  广州自古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

  主持人尹俊:广州自古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我们也注意到近些年广州的经济发展真的非常迅速,包括社会的发展,全面的发展,包括城市规模的发展。但是我们也发现一个现象,城市的快速发展往往会带来一些生活环境、社会环境的极大改变,比如说老百姓很关心的空气污染、水污染、雾霾等等环境问题,甚至可能也会出现一些社会的问题。您觉得怎么样发展才能避免越来越严重的大城市病?北京也有这样的城市病,上海也有。什么样的发展模式才能适合中国的城市化?

  张嘉极:所谓的城市病,一方面是人才、劳动力、生产各要素高度集聚,带来生产力的提高、商业的繁荣,城市服务水平的提高,但是它又带来了一些负面的东西,负面的东西可能有空气污染、水污染、交通、医疗等等这些,可能都有这样一些问题,包括教育的问题。解决这个城市病,要发展这个城市,一个是要坚持发展,因为不发展不行,不发展我们回去肯定什么污染都没有,但我们还要发展,那怎么办?一个转型升级就非常重要,转型升级不是说我们就不要工业企业,因为工业企业实体经济还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们关键就要用最先进的生产技术来改造我们的企业,让他们有最大的产出,但是最小的能耗。比如说广州前些年公共汽车就不烧柴油,就改烧LPG,其实这个城市的整个空气是有很大的改善。今后可能还有一种新的燃料,比它更好,也还可以改。另外,现在大家都说汽车的汽油标号是不是还要再提高一点。另外,汽车是不是要有一个什么化油器,在汽车尾气上加一个装置,现在听说发达国家都是有这么一个装置,所以汽车尾气排放的污染就会大大降低。另外,相对分散的发展,不要过度集中,城市不要摊大饼似的发展,在有一定距离的地方搞一些副中心、卫星城,应该说广州现在也作做这个事。如果能够在这些能源的消耗方面尽可能用一些没有污染的,比如说太阳能之类,然后这些汽车都能够尽量使得它排出来的污染降到最小,企业不断技术改造更新,使得它在产出大大提高的情况下,耗能源越来越少,这样就会把城市病,包括怎么改善公共交通,让人们更多是以公交出行等等这些,把搞通堵塞、污染、水的污染等等,都能够把它大大改善,这应该是一个方向。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