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麻涌统筹万亩耕地 村民指责政府变相征地

http://www.sina.com.cn 2014年05月16日 11:20 南方都市报
东莞麻涌统筹万亩耕地 村民指责政府变相征地
麻涌镇东太村,蕉农陈伯的一片香蕉林被砍,一些未成熟的香蕉被丢在田边。
东莞麻涌统筹万亩耕地 村民指责政府变相征地
麻涌镇东太村,一片统筹完毕的土地被分割成块,并用标尺明确划分。

  去年4月17日麻涌出台方案,要求统筹该镇3万多亩耕地,出租给大型农业公司,发展现代都市农业。至今推行一年多,各村进度不一,有的只用了两个月便完成统筹任务,有的村民反对声音强烈,指责政府变相征地。面对抵触情绪,麻涌政府称村民有误解,透露目前全镇统筹2万多亩耕地,完成82%。这只是东莞水乡土地统筹的一个缩影。    

  ●香蕉风波

  3月15日早上8点,麻涌镇东太村西门坊热闹非常。才一口茶的工夫,在钩机轰隆的作业声中,西门坊数亩香蕉被毁。待蕉农赶到时,蕉地里、河涌边只剩下已枯萎的香蕉树。

  蕉农陈祖敏称,十几年前,村里给他们家分了这块面积约2分的自留地,一直种香蕉。去年种了30株香蕉,如今香蕉挂果,眼看即将收割上市,钩机一下,“直接经济损失2100元。”另一蕉农陈先生说,在西门坊,像陈祖敏这样被涉及到的蕉农有十几户,直接经济损失数万元。

  鸥涌村的一些外地菜农也有类似遭遇。3月20日中午,在麻涌镇鸥涌村连片菜地种植基地,约200名外地菜农聚集在一台钩机周围,几十名公安干警、城管、维稳等部门工作人员在现场维持秩序。

  这些菜农大多来自广东茂名、信宜、江门以及湖南、广西等地,在此地种菜最短的3年,最长的6年。三年前,来自江门的代耕农杨郑东与妻子来到鸥涌村,从当地农民手里以1700元/年/亩的价格,承包了8.5亩地种菜。去年突然接到村委会通知,称要征收菜地转包给花圃公司种植花卉,开发农业休闲旅游观光项目。

  杨郑东介绍,当时村委会干部找菜农协商时,只同意每户赔几千元,菜农们都拒绝接受。“一亩地租1000多块,包括种子、肥料、人工费等,4亩菜地每年总投入都八九万元,只赔几千块简直太不可理喻!”来自茂名的代耕农吴耀新说,他们的合同期一律都是签10年。他出示的一份土地承包合同上显示:“承包期限从2008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

  对于发生在东太村和鸥涌村的上述情况,村委会给出的统一说法是水乡耕地统筹需要。麻涌政府回应称,因耕地统筹招商不改变农业用途,在整体耕地给出6个月收成期后,镇、村将不作青苗补偿。目前麻涌不少村已到交地期限,因部分村民要求保留耕作的意愿,需要全面平整地块进行置换调整,所以才出动钩机清理耕地上的农作物。

  ●全镇统筹

  对于麻涌镇,耕地统筹并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随着东莞经济飞速发展,拥有较多土地资源的水乡片区成了投资热土。为发展现代农业,水乡片的一些镇村早就开始探索耕地统筹。

  麻涌镇人多地少,多数村人均仅几分地。以华阳村为例,该村户籍人口5300人,耕地2600亩,人均5分。这些分散的耕地大多用于香蕉、蔬菜等农作物种植,此前多被荒置或租给外地人耕种。华阳村党工委书记何启锐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村抛荒耕地约7成。

  欧涌村位于麻涌镇北部,与广州新塘镇隔江相望。2007年,欧涌村就开始尝试统筹耕地,该村党总支书记韦锦祥说,每亩土地收入从2007年的800多元上升到2000多元,全村没有出现耕地抛荒的情况。两相对比,耕地统筹似乎效果明显。

  在大规模推广耕地统筹前的2013年3月,依靠个别村的主动尝试,麻涌已统筹耕地9600多亩,占全镇耕地28.7%。得益于统筹出来的大块土地,该镇成功引进香飘四季世界农场、康达尔养殖示范基地等项目。其中,香飘四季农场项目计划总投资达28亿元,被列入市统筹水乡地区发展先期12个启动项目以及2013年东莞市重大建设项目。

  正是看到土地统筹对大项目的吸引力,东莞推进水乡一体化时,把土地统筹当做硬任务来抓,其中就包括了难度极大的耕地统筹。

  ●自愿原则

  耕地是不少村民全家生计所在,对此次全面铺开的耕地统筹,他们显然有着和政府不一样的解读。

  去年4月17日,麻涌出台《耕地统筹及农业招商引资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要求将该镇3万多亩耕地全部统筹起来,出租给大型农业公司,发展以优质蔬菜、设施花卉、精品水果、特色水产、园艺种苗为支柱的现代都市农业。

  根据《方案》,耕地统筹实行自愿有偿原则,称在充分尊重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基础上,以平等资源为原则,通过镇、村积极有效的引导,以不低于耕地统筹前的流转受益为统筹价格,实现全镇耕地的平稳有序统筹。

  很多村民对“自愿”的提法表示了质疑。“为什么我们没同意耕地统筹,种的香蕉就被强行推倒,招呼都没打一句,这算自愿吗?”上述提到的蕉农陈祖敏就认为《方案》中所说的自愿原则“就是骗人的”。

  对此,麻涌镇政府负责人表示,所谓自愿是指该村村民就耕地统筹一事集体表决,有80%以上的人同意便可执行,少数服从多数,不需要人人都同意。

  而2008年出台的《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按照依法自愿有赏原则,允许农民以承包、出租、互换、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

  曾多次代理农村土地纠纷案件的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蓝爱忠表示,麻涌镇政府提出少数服从多数的做法并不合法,跟中央多次强调的耕地流转必须尊重村民自愿原则相违背。蓝爱忠称,2000年东莞市给村民办法的《东莞市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明确了农户对集体土地享有30年的承包权益,镇政府强行统筹耕地,违反了此前与村民签订的土地承包合约。

  ●统筹价格

  统筹价格,是耕地统筹推进中的另一个焦点。

  麻涌的《方案》要求争取在去年6月完成全镇耕地统筹及招商引资工作,力争用2-3年时间全镇耕地规模经营率达到60%。麻涌镇给各村的耕地统筹指导价为1500元/年/亩,统筹期限不少于20年。对于农民实际耕作物待收成的耕地给予6个月以内的时间让其农作物收成后再进行统筹,镇、村不作青苗补偿。

  各村根据《方案》具体制定政策。如麻三村规定每亩耕地基准统筹价格为1500元/年/亩,今后每5年递增200元/年/亩,同时由项目产生的溢价部分全部划归所属生产队,村不截留。麻涌镇政府称,麻三村共有耕地922亩,需统筹777亩,农户自耕面积145亩,涉及农户124户。在此次耕地统筹开展后,麻三村只用了两个月便完成了任务。

  东太村耕地统筹工作则艰难得多。去年5月12日,东太村也出台了该村的耕地统筹实施方案,与麻三村差不多,但不少村民不满意1500元/年/亩的价格,不肯参加耕地统筹。“如果是这个价格,让村委会把地租给我,我有多少就租多少。”东太村村民梁先生称,一亩地一年补偿才1500元,农民失地后靠这点钱根本养不活家庭。

  华阳村的村民蒋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家的3亩耕地去年种了香蕉、蔬菜和淮山。“种淮山纯收入1.6万元,香蕉收入1.2万元。”蒋生称,一亩地单种香蕉收入可达万元。

  对此,麻涌镇政府称统筹价格是以耕地统筹前的流转受益价格为参考标准。有关负责人表示,《方案》实施前,据不完全统计,麻涌镇耕地平均流转价格为852元/亩/年,目前以1500元/亩/年的最低标准统筹耕地,价格已经增长了76%。

  ●统筹之后

  统筹后土地收益如何分配?麻涌镇政府负责人表示,耕地统筹的一个原则是所有利益全部由农村集体和农民分享。

  根据《方案》,统筹土地招商后,农民在每年1500元/亩/年的租地收入外,还可以从四个方面分享受益,包括租金上涨受益、返还村50%税收收入、增加就业机会以及改善环境等。

  但有的村民对此并不买账。“这些跟农民根本没什么关系,租金上涨的受益估计都发不到手,赚钱的是村集体,不是农民。”村民梁先生说。

  东太村的实施方案某种程度上也印证了梁先生的这个观点。该村规定,耕地统筹价格为1500元/年/亩,每5年每亩递增200元,是固定的,以后土地收益的好坏与农民无关,只对村集体收入有影响。

  麻涌镇政府介绍,该镇推进耕地统筹工作时,招商工作亦同步启动。去年7月,麻涌镇与13个预计总投资额达19亿的农业项目签订投资合作意向,13个项目预计总占地16000亩,占麻涌全镇耕地的“半壁江山”。

  据了解,这13个项目大多用地上千亩,计划投资也达到数千万甚至以亿元计。例如东莞盆景园艺世界项目,计划投资1亿元,占地面积2000亩;东莞麻涌(国际)花卉交易市场项目计划投资10亿元,面积3000亩。

  根据麻涌《“五区九园六纵四横”规划与设计》方案,该镇将建成绿色环保蔬菜产业园、农业生态公园等9个绿色都市农业园区,目前已有广东四季飘香都市农场、“罗汉松盆景”、“玫瑰园”等6个项目落户,涉及土地7091亩。

  麻涌镇政府负责人表示,这些项目不少还在建设阶段,有些还没有动工,目前尚未产生效益。

  ●信任危机

  和对统筹价格不满、对土地收益分配心存疑问纠缠在一起的,还有部分村民对村委会的不信任。“就算每年给1万元租金,我也不同意把地给村委会。”麻涌镇大步村一叶姓村民表示,对农民来说,把土地交出去很没有安全感。

  华阳湖湿地公园是麻涌镇耕地统筹后落成的项目,属于“五区九园六纵四横”中的一部分,目前已投入使用。该项目耕地统筹曾引起一些村民疑虑。有村民称之前村委会统筹耕地时并未说明是拿去挖湖,“不然不可能同意”。麻三村村民萧先生告诉南都记者,按照镇政府说法,统筹耕地租期为20年,“流转耕地挖成湖,租期届满怎么还给村民?”

  也有村民对耕地统筹程序提出质疑。“村委会对土地的统筹从来没有召开过村民代表大会”。东太村民罗锡枢回忆,去年11月,东太村下属东村村民小组召开村民代表大会表决统筹土地方案,村长陈惠泉在现场派发表格,罗锡枢拿过表格签名后,突然发现表格下有两行小字“统筹土地同意签名”。对此陈惠泉解释,如果不同意可以把名字删掉,于是罗锡枢将自己的名字从表格上删除。

  罗锡枢说,那次大会上没有人举手表决通过,但“村干部统计村民的签名后,宣布82%的村民同意,仅18%的村民不同意,根据多数服从少数,表决通过。”罗锡枢说,当时村民一片哗然大呼上当。麻涌镇政府回应称,东村村民小组全村595户,征得488户同意并签名确认统筹方案,占全村户代表82%。

  同是东太村村民的梁先生透露,有村民曾联名向镇政府、村委会提出土地置换或调整农户耕地,同时对农户现有耕地上的香蕉等农作物作出每亩不低于5000元的经济损失补偿,再支付每位农户1500元搬迁费,但他们的要求没有得到回复。

  南都记者注意到,反对耕地统筹政策最激烈的都是一些有维权传统的村庄。如东太村曾有76名村民联名状告省政府,不满后者批准将102亩耕地变为国有建设用地。而有维权传统的大步村至今都还没开始耕地统筹。该村曾有村民多次起诉村委会、镇政府以及市相关部门,要求信息公开、拿回被卖土地等。

  面对村民的抵触情绪,麻涌镇政府回应称“村民有误解”。“部分村有个别群众误认为镇政府是借统筹耕地之机进行所谓的‘收地’,以后征地则不用再经村民同意了,收地后再变卖给开发商搞非农建设,损害农民土地承包权益。”麻涌镇政府书面回应称,耕地统筹最大困难在于麻涌农村集体经济比较薄弱,村民的福利分红较少,生活水平较低,村民对耕地依赖性较大。

  ●周年注脚

  一些村民的反抗情绪没能阻止耕地统筹的推进。在麻涌推行耕地统筹工作一年后,麻涌镇政府透露,全镇已统筹2万多亩耕地,完成82%。

  2012年9月4日,东莞市委、市政府发布《东莞市统筹水乡地区发展实施方案》,标志着水乡片统筹发展战略进入实施阶段。与此同时,其他水乡镇也出台类似方案,内容与麻涌镇方案大同小异。由于麻涌开展耕地统筹工作较早,耕地统筹基础较好,虽未被确定为试点镇,麻涌曾被明确要求率先完成耕地统筹。

  今年4月17日,《麻涌镇耕地统筹及农业招商引资工作方案》出台整整一年,当天十多位社会闲散人士摸进麻涌镇东太村,砍倒一片香蕉林。离被砍香蕉林不远处的东太村西门坊牌坊上,“誓死保卫耕地”的横幅仍高高挂着。

  “为什么我们没同意耕地统筹,种的香蕉就被强行推倒,招呼都没打一句,这算自愿吗?”很多村民表示了质疑。此外,和对统筹价格不满、对土地收益分配心存疑问纠缠在一起的,还有部分村民对村委会的不信任。

  麻涌镇政府书面回应称,耕地统筹最大困难在于麻涌农村集体经济比较薄弱,村民福利分红较少,生活水平较低,村民对耕地依赖性较大。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