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番禺国有土地建私人会所 神秘车辆每天进出

http://www.sina.com.cn 2014年11月24日 14:12 羊城晚报
广东番禺国有土地建私人会所 神秘车辆每天进出
图/邝野

  明知村庄污染却无动于衷、小孩办户口要交上万元……今天,广东省纪委通过本报曝光七起作风问题

  在省纪委,暗访组是一个重要监督力量。他们拿着摄像机等设备,深入最基层,实地暗访违法乱纪行为,用最真实的画面曝光丑陋,促进问题的查出与解决。

  今天,广东省纪委通过本报,曝光近期暗访的七起作风问题事件。暗访组发现,少数地区和部门“四风”问题仍存在,党员干部顶风违纪行为时有发生。省纪委责令各涉访地区和部门迅速组织查处整改,回应社会关切,并要求各级各部门引以为戒,举一反三,持之以恒改进作风,驰而不息正风肃纪,使作风建设落地生根、形成新常态。

  羊城晚报记者 尹安学 通讯员 粤纪宣

  广州番禺:国有土地上开办私人会所

  老板称官员吃喝曾月消费过万

  接群众举报,广州番禺桥南街道陈涌村一家名叫“QQ农庄”的私人会所,从来不对外开放,但每天都有神秘车辆进出。农庄人员称,这家私人会所是租用番禺区土地开发中心的土地开办的。

  10月24日晚上7时40分,暗访组开车找到这里,发现其中一间房灯火通明,一桌十来人正在吃喝。一位老板模样的人说,这里是私人会所,不招待外人。暗访组向其报出了番禺区国土局某负责人的名字,对方才堆起笑脸说:“对对,我们和他很熟”,随即招呼暗访人员进房点菜。会所服务员透露,会所并非番禺国土局的饭堂,而是租用了国土局的地。

  负责安排吃喝的阿岭说:“今天你们吃的是家常菜,想吃更好的,这里也有,比如蛇、野生水鱼,还有野味。”闲聊中,阿岭透露,番禺区土地开发中心的工作人员经常过来:“都是吃蛇、海参那些,只要想吃,提前打电话预订,更高级的菜都没问题。”

  阿岭一直以为暗访组是番禺区土地开发中心的人员,是“强哥”的朋友。他说,该中心的工作人员以前是这里的常客,去年来得多点,“一个月要花上万元。”几日后,暗访人员来到番禺区土地开发中心,确认 “强哥”确有其人。

  江门恩平市工商局:业务不精查询设卡

  回应市民称认为哪里能解决就去哪里

  朱先生是恩平市某矿业公司股东,因需要来到该市工商局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大厅,申请公开他们公司的《章程修正案》、《股权转让合同》以及相应的《股东会决议》。

  工作人员说:“查股东档案和资料,需要公司出具委托书。”朱先生表示,工商局有其照片、手印和签字,作为股东查阅调取本公司资料属正当需求。工作人员争不过,便让其等一下。

  其间很多市民来办业务,但偌大办公室只有一位工作人员。令人不解的是,其每为一位市民办业务,都要到里面的办公室咨询一番。一小时后,这位工作人员向朱先生出示了所谓的依据——《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业务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24条,但又被其否定。

  工作人员没法解释,只能再回到里边办公室。半个小时后,一位身穿制服、工号为“广东J07142”的工作人员走出来告诉朱先生:“这个我没办法给你查,不属于公开的范围,你认为我们哪个地方应该公开没公开,或者是你认为哪个途径能解决你的问题,你就去哪个途径解决!”他还说:“你难为了我们的同事,你知道吧?”

  查询无果,朱先生只能向江门市工商局反映,最后才同意查询,此时已耗费了3个多小时。

  惠州惠城区:社区人员借机公费旅游

  该社区书记称以后坐“穿梭机”去

  暗访组接到群众举报称,惠州市惠城区江北街道水北新村的社区干部、居民代表、党员共近百人公费外出旅游。水北社区居民告诉暗访组:“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去旅游了,但都闷在心里不敢说。”

  经过反复调查,初步证实,今年8月1日、8月6日和9月20日,水北社区干部、居民代表、普通党员近百人,分3批乘坐火车前往河南兰考参观焦裕禄教育基地,并趁机游览了中原地区部分景区。粗略估计,车费、住宿费、餐费和门票费等约共花了集体资金二三十万元。

  对此,多位社区居民表示,水北社区地处惠州市市中心,近十年来积累了不少财富,仅新村楼下的档口面积就超过一万平方米,一年下来有几百万元的收入分红,但10年来他们都没分到属于自己的钱。

  10月22日上午,暗访组找到了水北社区居民委员会书记郭伟亭。郭伟亭承认一行人去了兰考、洛阳、开封等地,到教育基地参观并顺道看一下中原文化。三次外出用的是经济联合社的钱,不觉有不妥。“我支部觉得很有必要大家都去学习,随着经济效益发展,我可能以后要坐‘穿梭机’去!”他说。

  针对社区的收益使用问题,这位书记称,收支做了公示,但详情没法透露。

  江门开平:有村庄污染十余年投诉无果

  环境保护局称单靠环保部门解决不了问题

  开平市沙塘镇丽新村,群山环绕,村内3000多亩稻田连绵成片,一派田园风光。但村里时不时飘出一股怪异的味道。

  村民告诉暗访人员,怪味来自旁边月山镇的炼铜厂、红砖厂和垃圾焚烧场。暗访人员来到月山镇泥桥田场,只见一条巨型烟囱正冒着大量白色烟尘,附近的山头几乎全被覆盖。另一条烟囱则冒出大量土黄色的烟雾,旁边大型红砖厂的烟囱也在大量排放废气。

  据了解,该村人口上万,村里唯一一条河也被铜厂污染了。产生废气的炼铜厂有三家,建了十几年了。其间当地群众多次投诉,环保部门也说整改过,但整改后污染依旧严重。

  在附近的大型垃圾焚烧场里,整个山坳已被垃圾填没,部分垃圾正在燃烧,浓烟遮盖了几座山头。

  开平市环境保护局监察大队负责人说,近两年来对几家铜厂进行过整治,但工厂生产工艺落后,污染问题一直无法根治。开平市环境保护局有关负责人告诉暗访人员,三家炼铜厂都办理过环保许可证,红砖厂则是无照生产,只要管得松一点,该厂就死灰复燃。

  对垃圾焚烧场,开平市环境保护局有关负责人称,污染的确厉害,但单靠环保部门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编辑:健龙

  中山民众镇:厂区恶臭黑水直排珠江

  环保局称看到污水排出但找不到源头

  中山市民众镇沙仔综合化工集聚区,从外表看园区规整,厂房也十分现代化,但走入园区就能闻到一股怪味。暗访人员发现,这里有许多工厂都架起了烟囱,有的冒白烟,有的冒黑烟。

  民众镇的居民表示,这里除了空气严重污染,废水污染更不堪入目。暗访人员调查发现,化工厂排出的污水流到了路上,路面长期不能通行。

  暗访人员来到珠江边,河边一个泵站正将池子里又黑又臭的废水直接排入珠江,周边江水都被染黑,江对面就是广州万顷沙。

  据称,像这种直接将废水排往珠江的出水口起码有十几个。然而,中山市民众镇居民说,污水全部从化工厂排出来,根本没有经过处理,但查不出到底是哪个管子哪家工厂排的,投诉了十几年都没用。

  中山市环保局民众分局股长郭某回应:“我也看到有污水排出,但找不到源头,出水量(这么大)的问题我们也正在了解。”

  当地镇政府回复暗访人员称,污水污染河面问题是存在的,主要原因是:生活污水收集及处理设施建设滞后;园区内部分企业违法偷排工业废水至市政管网;工业污水管网使用多年后会下陷、错位、开裂,导致工业废水溢流、渗漏到市政管网。

  汕头澄海:某居委会小孩入户难上难

  居委会称拿农民的钱不服务城镇居民

  汕头市澄海区凤翔街道的群众小陈向暗访组反映,他的小孩刚出生,自家购买并拥有产权的房子就位于东门居委会隔壁,想让小孩以该房地址入户,可居委会第一次要办户主落户手续,第二次又说要1万元钱,现在干脆不给他开接收证明。

  暗访组与小陈一同前往东门居委会,负责户籍管理的工作人员听说是来办理入户的,直接拒绝。在办公室,小陈见到居委会负责人,他的态度很明确,不给办,“我们居委会主要服务农业户口居民,没有义务去承担城镇居民的工作,特别是外来居民的问题。因为我们这里的日常费用全部都是农民给的,政府都没有下拨经费给我们,其他居委的经费是政府负担的,他们会去做,可我们没有这个义务。”

  凤翔街道办事处负责人口计生工作人员说,如果父母户口都在本街道,只要居委会开个接收证明,即可给孩子入户。派出所对外服务窗口工作人员也说,只要有居委会的接收证明,其他手续很快就能办完。

  潮安东凤镇:违规收取“咨询服务费”

  收费最高数千元还可讨价还价

  潮州市潮安区的一些企业反映,东凤镇经济服务中心每年向企业征收“咨询服务费”,每年要数百至上千元。东凤镇一位企业老板说:“咨询服务费说是企业的管理费,镇政府专门出台的文件,他们一开口就要收三千元或两千元,如果讨价还价,就可以少给一点。”这位企业老板向暗访组出示了几份收费单据,有六百元的,也有两千元的,项目为“咨询服务费”,收费单位为“潮州市潮安区东凤镇经济发展服务中心”。

  但至于提供了哪些服务,部分企业主也是一头雾水,只知道每年都要根据企业规模交这笔钱。一位老板说:“没有服务,比如我们企业的证件到期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办。”

  暗访组来到东凤镇经济发展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承认确实有该项收费,并承认是东凤镇要求的收费。

  暗访组了解到,目前省物价部门并未核准过此类收费。东凤镇经济服务中心为镇属企业编制,一直以来该中心的各项支出需自筹资金解决。该中心负责人说,收取企业“咨询服务费”仅为解决机构正常运作的各项开支,并非乱收费。

  (原标题:省纪委曝光七起作风问题 番禺国有土地上竟建私人会所)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