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宁司法局长叫板浙江环保厅:观察官微反应能力

http://www.sina.com.cn 2015年04月10日 10:07 新京报
海宁司法局长叫板浙江环保厅:观察官微反应能力
近日,海宁市司法局局长金中一网上公开批评浙江省环保厅官方微博,引发公众关注。受访者供图

  【对话人物】

  金中一,1962年出生,浙江海宁人,现任海宁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个人微博“中一在线”有130万粉丝,获中国政务人员微博影响力第二名。

  【对话动机】

  近日,微博上一则“司法局长‘叫板’浙江环保厅”的事件,引发公众关注。

  事件源于海宁市司法局局长金中一对钱塘江水质在微博上的一次“随手拍”。

  在网上公开“叫板”,金中一的目的,并不是想让对方难堪,他更想观察部分政务微博对危机的应变能力。

  显然,金中一不太满意,“什么思路,什么工作套路!”他这样批评浙江省环保厅官微。

  金中一认为,在微博上,部分政府部门官微缺乏为民服务意识。作为政务微博的研究者,他愿意较这个真。

  微博吐槽

  看到黑水心情“duang”了一下

  新京报:怎么会想到去“曝光”钱塘江的水质问题?

  金中一:4月6日中午,我带家人去旅行。我从小在钱塘江边长大,但对对岸风景还不熟悉,想跨江兜一圈就回来。我们开车从海宁市跨江到萧山区之后,在前往沿江的路上看到一些化工区,此前在江对岸,我就能闻到江这边化工的味道。心里不舒服。

  新京报:在什么地方看到江里有黑水了?

  金中一:路过萧山外六工段排涝闸时,内河排出的滚滚黑水通过排涝闸流入江中。那水颜色很深,我的心情“duang”了一下。直觉告诉我,要么企业排污,要么内河治理不到位。

  新京报:仅凭直觉做判断?

  金中一:此前我还担任过海宁市治江围垦指挥部主任,对水污染等情况有一定经验。

  新京报:然后就“随手拍”了?

  金中一:对,用手机拍照后,发了“萧山,把源源不断的黑水贡献给了钱塘江!”的图文微博。

  新京报:当时没想到拨打环保监督热线?

  金中一:我发微博没有一定要举报的想法,只是吐槽一下。另外,拍照地发微博,定位也比较准确。

  新京报:环保部门在什么时候有了反馈?

  金中一:我是6日中午发的,7日上午9点47分,浙江省环保厅官微在我微博下评论了。

  调查结果

  隔天取水样 不让人信服

  新京报:杭州环保部门的调查结果是“雨量排水量较大引起闸口淤泥泛起,导致外排水浑浊……基本排除因工业企业排污造成闸口水域泛黑的可能。”你对这个结果怎么看?

  金中一:雨水的原因是一方面,但我认为原因不止这一个。

  新京报:可能还有什么其他原因?

  金中一:城里每年都在放水、冲刷淤泥。冲了那么多年,还有大量淤泥?而且环保部门是第二天才取的水样,这个数据对我当天拍的黑水,有说服力吗?

  新京报:你还是怀疑有企业直接排污的可能性?

  金中一:我没有做过调查。但萧山区的化工厂和垃圾填埋场都是存在的,稍有不慎就容易造成污染。

  新京报:接下来你会联系网友做深入调查吗?

  金中一:海宁有些网友有这样的想法,他们可能自发组织去了解情况,看相关企业是不是对钱塘江造成了污染。我还没确定去不去,但会一直关注钱塘江水质问题。

  新京报:你还感觉钱塘江水质变差与沿江规划布局有关?

  金中一:是的。海宁市和萧山区一江之隔,海宁这边为了治理环境,关掉了沿江的造纸厂、化工厂。江对岸情况不同,规划图中有垃圾填埋场、化工厂。两公里的距离,对比很鲜明。

  新京报:你在海宁市政府部门任职,别人会觉得你偏袒海宁,矛头都指向萧山区。

  金中一:我是站在公正的角度的,没有偏向谁,如果海宁有污染了,影响到萧山居民,我也会站出来为萧山说话,批评海宁。此前我也多次通过微博监督海宁的环保问题。

  新京报:你在司法系统工作,为什么如此关心环保问题?

  金中一:我在钱塘江江边土生土长,小时候江面开阔,鱼儿肥美,游泳的人也很多,有很多美好的记忆。可现在,江面缩小,岸边工厂越来越多,还能闻到化工的气味。和小时候的记忆反差太大了。

  “叫板”环保厅

  部分政务微博服务意识不够

  新京报:你曾批评浙江环保厅官微“什么思路,什么工作套路!”是对他们的回复不满意?

  金中一:是的。浙江省环保厅官微管理员既然知道了这个事儿,为什么还建议我拨打属地环保部门的电话再继续反馈信息。这不对。

  作为一个市民,该反映的情况我都反映了,政府部门为市民的服务意识不够。

  新京报:有人会觉得,你向浙江环保厅官微“叫板”的时候,有局长的口气。

  金中一:我是政务微博的研究者,对许多政府部门都在做政务微博使用的辅导。所以我“叫板”时不是以局长的口气,而是以网友和政务微博老师的身份批评他们。

  新京报:这样公开批评,会让浙江省环保厅比较难堪。

  金中一:我没想那么多,我的目的不是要让对方难堪。还有一点,实际上有网友4月6日已经@浙江环保厅了,让我失望的是,他们第二天上班后才回复。我不是批评浙江环保厅,我是批评他们的政务微博的。作为官微,休息日也应该值班,动动手机回复一下也很方便嘛。

  新京报:觉得官方微博与网民的沟通有问题,效率低下?

  金中一:一方面是想解决一些问题,另一方面是作为政务微博研究者,想了解一些官微面对危机的应变能力。

  新京报:你觉得这次官微的应变能力如何?

  金中一:很一般。他们是以官本位的姿态去做官微的。

  新京报:“微博叫板”之后,有媒体说省领导也“高度关注”了。

  金中一:是的。我听说了,浙江省副省长也高度关注这个事情。

  新京报:引起高层官员关注,会有担心吗?

  金中一:我又没有做错什么,没必要担心。我不怕“叫板”,我这个人喜欢较真,遇到一些事情喜欢评说一下。

  个人建议

  官员上微博别前怕狼后怕虎

  新京报:你在微博上有130万粉丝,在官员中也属于大V了。你在微博里收获了什么?

  金中一:我2008年开始玩微博,是全国第一批使用微博的官员之一。微博让我学会了广泛听取群众意见,我也很乐意和网友互动。

  新京报:经过计算,这7年,你平均每天要发10条左右,花费很多精力在微博上,会不会影响日常工作?

  金中一:工作时间,我只发与工作有关的微博,这也会促进工作开展。下班后,可以随便发微博。这是我们司法局人人要遵守的制度。

  新京报:如果有人在你的微博投诉司法局的工作,你会怎么处置?

  金中一:我能解决的问题,当即回复网友解决,解决不了的,就直接@当事人或联系对方,让他(她)去解决,网上办公。让举报者、围观者都能看到。

  新京报:和很多官员相比,你在微博频繁地互动显得“高调”。

  金中一:我的工作是普法,搞法制宣传。普法不高调怎么达到宣传法制的效果呢?所以除了我开微博,全市司法部门每个科室,每个所都有官微。

  新京报:你感觉你在微博中和在日常工作中,话语体系一样吗?

  金中一:我微博说话随意一些,会考虑网友的感受,个人风格也明显一些,日常工作中要相对规范一些,但我认为两种环境里话语体系的差别并不大。

  新京报:你对当下政府官员有什么建议。

  金中一:要大胆使用微博,多互动,不要前怕狼后怕虎。应充分尊重老百姓的话语权,多通过微博等新媒体解决力所能及的问题。

  官方回应

  观察

  杭州环保局:金中一拍摄地水质符合标准

  昨日,杭州环保局就此事向新京报记者回应,见到微博信息之后,杭州市环境监察支队与大江东环保局在闸口附近进行水样检测。8日,杭州市环保局发布水样检测报告,根据水样检测结果,COD浓度为19.8mg/L、SS浓度为30mg/L、色度为2倍。依照《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在COD19.8mg/L的浓度情况下,河段水应该符合三类水(适用于渔业生产、可作为水源地二级保护区的水)标准。

  杭州市环保局裴斐解释:“这个结果表明,目前已基本排除工业企业排污的可能。”环保局对“黑水”做出的分析是,事发前两日持续大雨,水闸四个闸口全部开启排水,排水量较大造成闸口淤泥泛起,才导致外排水浑浊。

  对于微博上司法局长“叫板”引发的关注,裴斐认为,这并没给杭州环保局带来太大压力,“现在很多投诉都是通过微博来反映,我们也很欢迎大家通过微博来互动。虽然金中一职务是司法局局长,但我们也是按照普通网民的投诉来对待的。”

  8日,金中一发微博质疑萧山区在钱塘江边修建垃圾焚烧厂、垃圾填埋场、大件垃圾处理场、化工园区的行为是安“大茅坑”,杭州环保局表示:“规划肯定是依法循法的,不合法我们不会建。”

  (原标题:“我‘叫板’的是官方微博危机应变能力”)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