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市市长:国家旅游局警告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http://www.sina.com.cn 2015年11月09日 10:36 南方都市报
丽江市市长:国家旅游局警告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丽江市市长张泽军接受南都记者专访。
丽江市市长:国家旅游局警告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如今,丽江大大小小的酒吧门口,都贴有“拒绝酒托”的牌子,有些牌子甚至比店名招牌还大。

  “现在终于打表了!换做以前打车去古城,上车开口没有一百也要八十。”10月29日晚,丽江机场,大山和两位准备拼车去古城的游客聊天时说,以前丽江的出租车有个说法叫“三不载”:本地的不载、路远的不载、不顺路的也不载。

  此时距离丽江被通报整改,过去了整整20天。10月9日,国家旅游局公开通报,对包括丽江古城在内的6家5A景区给予严重警告,限期6个月内完成整改。针对丽江,共列举了欺客宰客、出租车不打表、餐饮场所价格虚高、环境卫生脏乱差等多个方面的问题。

  “这对丽江,又不啻是一场大‘地震’!”丽江市市长张泽军在连夜开会部署整改时,将这次事件和1996年2月3日丽江那次7.0级大地震相提并论。

  过去20年,丽江古城以其独特的历史民族文化和秀美的自然风景,从一个边陲小镇成为一个旅游胜地。伴随着游客而来的,还有各种争议:过度商业化、艳遇之都、酒托……

  丽江只是众多“古城”景区的一个缩影。在旅游开发中,汹涌的现代商业模式,不断冲刷着淳朴的传统生态。

  这一个月来,丽江上上下下都在反思,在行动,在整改。迷失的丽江,试图在“震后”走出困局,找到方向。

  天堂

  一年原能挣一百多万

  “刚来丽江,觉得这就是天堂,所以决定不走了。”52岁的浙江人老兵,在古城内颇有名气。由于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受过重伤,10年前他辞去老家的工作,希望找个气候合适的地方生活,“当时就想流浪,机缘巧合来到丽江。”

  老兵说,当年丽江人还不多,几万人而已,整个环境都是原生态。

  留在丽江的老兵,起初开了个酒吧,但是很快就关门了。“1/3的酒被我喝了,1/3的酒请朋友免费喝了,所以开酒吧很快花光了我的所有积蓄。”

  后来,老兵又开始折腾火塘(烧烤店)。他坦言,当年的生意很好做,店铺少、租金低。“老店的房租最早一年两万五,而且古城里只有我一家开火塘的,一年能挣一百多万。”

  看到开客栈的越来越多,老兵又开始倒腾起了院子。他回忆说,自己第一个院子租下来后,花了不到80万装修,三个月后,就以185万元的价格转让出去了,而且很抢手。

  压力

  生意难做问题就来了

  娶了当地的媳妇,生了个娃,还赚了点钱,老兵对丽江的爱越来越深沉。3年前,他出资成立了一支民间消防队。“没啥想法,就是看到古城经常着火,最凶的时候1个月烧了22次。”

  养了十几个消防员后,老兵开始感觉吃力了。一方面,消防队每年都得有大量的支出,另外一方面,火塘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以前一桌消费个六七百元很正常,现在平均只有两百多,而且人力成本越来越高,所以现在4家店还不如以前1家店赚得多。我还有两个院子,前后花了250多万,现在230万都没人要了。”

  虽然每年来丽江的游客越来越多,但商家们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有类似感受的不止老兵一个。蔓草居客栈的老板阿文算了一笔账,一般5间房的客栈租金每年大约要二三十万元,如果简单装修三四十万元左右,想装修好点,价格还得翻番。但是一般这些客栈每间房价每天也就在两百元左右,旺季会高一些,淡季有些客栈甚至挂出50-80元一天。“单纯靠房费想挣钱已经很难了。”

  作为本地人,阿文并不存在太大的租金压力,但他能理解那些外地人投资开客栈的压力,“很多人把大城市的房子卖了,全部家当都投进来开客栈。当客栈的生意难以维持日常的租金和运营压力的时候,种种问题也就来了。

  回扣

  欺压游客却难救商家

  比如说回扣,当地人已经很难界定,回扣是什么时候进入丽江的了。他们认为回扣不单出现在丽江,这应该和国内整个旅游环境有关系。

  回扣有很多种,包括导游带客进店消费拿回扣,客栈的人带客消费拿回扣,酒托拿回扣等。阿文说,客栈带人消费,很大一部分是管家在做。阿文说的管家,是客栈老板请来打理客栈的职业经理人。

  在古城的酒吧里,经常会有客栈的管家过来,给酒吧的负责人递名片,希望和酒吧合作,带客返利。

  阿文说,也正是有这样的风气,所以游客对于客栈的人也变得不信任。“好几次我都劝游客,别被人带去骑马,但是最后他们不听,以为是我们要这个回扣。最后他们被扣在马场,还是我们去救人的。”

  丽江古城管理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执法人员告诉记者,在利益链条的两端,一端的游客面临成本压力的转嫁,另一端的商家经营压力却未见缓解。“像四方街,人流量多、铺子旺,但这里商铺转手率高、更换经营项目的速度快。我天天在这里执法,这些都是看得到的。”

  酒托

  是对“艳遇”的误读

  在丽江坊间,牟鑫有“丽江酒吧教父”的称号。1996年,丽江大地震发生后,作为军人的牟鑫来丽江救灾。当年年底,牟鑫从部队退役后就来到丽江,开了第一家酒吧樱花屋。如今古城的新华街上,相当一部分酒吧都是他旗下的。牟鑫确立“教父”地位,不仅因为他开了丽江第一家酒吧,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打出了“艳遇丽江”的概念。

  对于酒托与所谓“艳遇”的说法,牟鑫认为存在一种误读。他说,当年之所以提出“艳遇丽江”,本意是遇到美丽的景色、美好的文化和人,“那时候来酒吧的大部分都是外地人,晚上喝酒聊天,讨论第二天去哪里玩。这时候就有很多人会相约第二天结伴,也就是约驴友。那时候,酒吧其实是一个平台”,“这是一种心灵和灵魂的碰撞。”

  “丽江没错,艳遇也没错。时代变了,人心变了。浮躁,唯利是图,金钱至上,没有人情,不相信爱情,丽江的艳遇红利已经用完用尽用坏了。”牟鑫曾在朋友圈上这样评述说。

  在他看来,酒托出现是必然的,“如今所有矛头都指向艳遇文化。现在是要提出如何监管维护的问题,而不是互相指责。媒体曝光是好事,问题放到表面上来了就能引起重视,才能更好地解决。希望这以后有另外一种艳遇!”

  变化

  生活成本高赶走文化人

  “丽江变了。”牟鑫说,现在的房东不停地涨房价。景区里房租高、管理成本高,旅游业走向了一个新常态。

  在他看来,景区竞争的压力来自几个方面:一是同质化严重,复古风的兴起导致全国大大小小的古城都是一个样,大家都要看厌了;二是内需和创新严重不足,古城里到处都是鲜花饼店,味道都是一样的,到处都是手鼓店,款式都是一样的,到处都是丝巾店,产地都是一样的,游客为什么要来丽江买;三是成本高,导致很多东西价格虚高。

  “归根到底就是钱的问题。”来自杭州的《丽江慢生活》主编大山说,这两年不仅仅是出租车的问题,酒托、欺客宰客等问题都很严重,而原因在于古城内房子租金飞涨、转让费节节攀升、商户恶性竞争。

  “丽江原本是一个纯净、自然的地方,但如果让游客处处感觉到危机和陷阱,它的幸福感和美誉度会下降。”牟鑫说,以前那些流浪歌手、流浪艺人们打造出了丽江懒散的休闲文化,他们是义务的宣传员。飙升的生活成本赶走了他们。现在来的人都是谈钱,丽江变成一个充满铜臭味的地方,何谈文化。如果不善待这些文化人,不给 他们一个生活机会,丽江就不再是以前的丽江。

  “如果丽江和城市越来越近,丽江的死亡就会越来越快。因为能在大城市里看到的东西,大家为什么要舟车劳顿来丽江看?”牟鑫说。

  整治

  “治本还是要靠规划”

  “在我们总自以为是的时候,一场看似偶然其实必然有的‘地震’终于到来!”10月9日,在被国家旅游局严重警告当天,玉龙雪山下起一场鹅毛大雪,丽江古城温度骤降,丽江市市长张泽军说,仿佛这座纳西人心中的圣山,也在告诫丽江的每一名旅游管理者、从业者和普通市民:是时候冷静冷静了!

  随后,当地交通、运政、公安等多部门联合出动,开展为期两个月的“零容忍”联合整治。按照整治办法,对出租车出现不打表、拒载、议价、欺客等违规经营行为累计两次的,将吊销出租车经营者经营许可和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又是开会又是学习,政府一直强调要打表,而且抓得严。”一位出租车司机说。

  针对酒托等问题,丽江古城景区成立了“揽客、拉客、酒托”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在该市公安机关对130余家酒吧进行巡查后,13家酒吧被停业整顿,5家酒吧被查封,3家涉嫌利用“酒托”牟利的酒吧被关停。

  如今,丽江大大小小的酒吧门口,都贴有“拒绝酒托”的牌子,有些牌子甚至比店名招牌还大。

  “管理是一方面,治本还是要靠规划。”老兵认为,造成目前的困境,主要还是规划不科学,政府接下来应该着手丽江古城的重新规划,可以通过功能区的划分,每个地方都应该有各自的特色,这才是解决恶性竞争的根本。

  专访丽江市市长张泽军:

  “邂逅”比“艳遇”更合适丽江

  到今天,丽江古城被国家旅游局严重警告整整一个月。在过去的一个月中,这座雪山脚下的古城,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作为市长的张泽军,也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在他看来,这次事件对丽江的影响来说,丝毫不亚于19年前那场7.0级大地震,而在震后这些年丽江旅游的快速发展,也让“丽江上上下下,迷失了方向”。近日,丽江市市长张泽军接受南方都市报独家专访,谈丽江解困之道。

  “也是对市长的一个警告”

  南都:今年10月9日,国家旅游局对包括丽江古城在内的6家5A景区给予严重警告。作为丽江的市长,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张泽军:当时我正好在下面一个县里开会。傍晚收到这个消息,我也觉得很突然,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旋即,我的心骤然间平静了下来,开始反思在丽江的各项工作。

  南都:在这次市政府常务会议上,你把这次事件和19年前丽江7.0级大地震相提并论,有人认为是小题大做,你怎么看?

  张泽军:我是19年前那场大地震的亲历者,当时我维西县工作,对大地震的记忆太深刻了。我当时在会上说这次警告对丽江来说也是一场“大地震”,是因为二者有共同点:

  一是都是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发生的;二是都是一次严重警告,地震是大自然对人类的警告,而这次国家旅游局对我们丽江古城也是警告,二者都让我们知道,必须要有敬畏之心;第三是地震是物理层面的震动,19年前是地在震,而这次是心在震,震动的是每一个丽江人的灵魂。

  南都:所以你说这场“地震”看似偶然,其实必然?

  张泽军:的确,我强烈感觉到我们很多人都沾沾自喜,自以为是。自以为是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次国家旅游局对丽江古城的严重警告,也是对我这个市长的一个警告。我们必须反思,必须彻底反思整个丽江的各项工作。

  “政府监管不到位”

  南都:你觉得出现这些问题,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

  张泽军:政府有关部门对这些问题熟视无睹,麻木了,导致了不作为、监管不到位,制度得不到很好的落实。

  在这次常务会议后,我们很快制定了详细的整改方案,每一个问题都有具体的整改方案。而且很多问题的整改已经初见成效,像酒托的问题,我们对所有酒吧进行了检查,责令停业整顿酒吧13家,依法传唤嫌疑人23名,其中涉嫌酒托违法嫌疑人14人。

  南都:很多市民和游客担心,这次整改会不会又是一阵风?

  张泽军:我们一定会从根本上,从制度上去抓,通过深化改革来推进。比如出租车问题,丽江已经有17年没有增加过一辆出租车了,国家的行政资源变成了个人资源,公共资源变成了市场资源,因此一辆普通的桑塔纳、捷达车,转让费高达150万,这很不正常,这个问题必须要深思,需要通过改革来解决。

  至于酒托,前几天我和公安局长两个人,晚上去丽江古城暗访,当时我专门换了一个昆明的手机号,在微信里摇,什么都没摇出来,古城里的酒托是真的消失了。这次晚上到古城,我还发现咱们酒吧里的歌手,歌唱得真是不错。

  “古城成冒险家乐园”

  南都:丽江近年来因“过于商业化”为外界所诟病。不少商户觉得,经营成本的不断攀升,也是酒托、宰客等问题出现的根本原因。你同意他们的说法吗?

  张泽军:商人经商要讲成本,这方面的原因确实有。早期在古城租一个独院,一年的租金才三五万元,现在已经涨到了80万上下。

  如今丽江古城内已有近5000家商户,但在这些商铺、酒吧、客栈中,绝大部分都是外地人在经营,其中有1/3是无证、无照经营,也就是说,整个丽江古城已变成一个冒险家的乐园,政府的监管不到位,显然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

  南都:去年和今年以来,媒体报道了大研古镇和束河古镇的房屋毁约事件,并指出今年以来丽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房东和承租户纠纷案件多达26起。对于这个问题,政府有没有打算加以规范?

  张泽军:对于这个问题,政府不是不想管理,也不是没有能力管理,关键是房东和租客在签协议时为了避税,很多签的都是“阴阳合同”。从这个角度看,他们既是矛盾体,又是利益共同体。因此,古城里屡屡出现房屋租赁纠纷,有房东的毁约,也有房客的毁约,主要还是市场经济不成熟,双方都缺乏契约精神的表现。

  我们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不能违反市场规律,目前我们只能从三个方面做工作,即让古城的所有经营户进一步合法经营、规范经营,同时加大对他们的教育包括道德底线教育、标准化服务教育、法制教育,同时要与相关部门签订承诺书,进行行业自律。

  “反对艳遇低俗化”

  南都:一提到丽江,很多人就会想到“艳遇”这个词。现在“艳遇”似乎已经成为了丽江最大的噱头和亮点,你对此怎么看?

  张泽军:我不反对“艳遇”,但反对艳遇低俗化,丽江的“艳遇”,应该往艺术、文化方面来推进,把丽江变成一个艺术之都、文化之城。

  和 “艳遇之都”相比,我觉得“邂逅之都”更合适丽江,你可以邂逅这里的阳光、空气、蓝天、山山水水,也可以邂逅这里淳朴的人民。下一步,丽江旅游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要发展高端化旅游,实现丽江旅游的全面升级,把文化与旅游更好地融合,达到传统文化现代化表达、民族元素国际化表达。

  南都记者 袁浔杰 张东锋 游星宇

  摄影:云南信息报记者 罗俊杰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