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参事仇保兴:城市规划要有留白 给未来发展留余地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05月04日 11:24 中国新闻网
国务院参事仇保兴:城市规划要有留白 给未来发展留余地
国务院参事、原杭州市长仇保兴。
国务院参事仇保兴:城市规划要有留白 给未来发展留余地
杭州钱江新城地标景观 “日月同辉” 。

  中新网杭州5月2日电(严格 倪追风)“您在杭州工作期间,最骄傲的是什么?最遗憾的又是什么?”近日,在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举办的特色小镇论坛期间,国务院参事仇保兴接受了中新网的访问。

  对于杭州这座城市,仇保兴有着特殊的感情。仇保兴现任国务院参事,曾任住建部副部长、杭州市市长,为国内知名城市规划学专家。

  面对提问,仇保兴不假思索回答:在杭州任职的近三年时间里,最骄傲的是力推杭州城区规划从西湖时代走向钱塘江时代。

  历史上,杭州以西湖为中心三面云山一面城,而今的杭州,钱塘江两岸高楼林立跨江发展。

  仇保兴回忆,他刚刚上任时大家对将城市中心由西湖转向钱塘江为中轴的发展设想都充满了疑虑。因为西湖时代的钱塘江是杭州市区发展的边缘,荒无人烟,垃圾成堆。

  为了解除大家的疑虑,1999年上半年,仇保兴邀请了哈佛大学设计学院最著名的大地景观学专家团队为钱塘江做未来景观规划。

  “这个景观规划做出来大家一看,钱塘江两岸,以钱塘江为中轴的发展将来会是如此的漂亮,这才感受到杭州市区还可以这样发展。”仇保兴回忆往事兴致盎然。

  最终,这个以钱塘江为中轴杭州新市区景观规划,促使杭州市下决心将钱塘江沿岸作为城市中轴线来规划建设。

  当规划方向大致确立后,仇保兴下决心去推动实施。

  当时,钱塘江边正在建设一座望江门电厂,位置就在如今的杭州钱江新城,而且还是当时很热门的中外合资项目。仇保兴认为,这里过去是城市边缘,而未来将变成城市中心,电厂放在这,煤灰、煤烟污染怎么办?交通运输怎么办?城市中心就要有城市中心的功能,不能冲突。

  他提出要把电厂废掉,但阻力重重。电厂的1200个桩已经打下,设备已经全部订货,国务院也已批准。无奈中仇保兴带队到国务院做工作,提出此项目与杭州以钱塘江为中心轴的发展规划明显对立,最终得到国务院有关部门的同意。后来杭州市政府就派出四路人马,电厂货订到哪里就谈判赔到哪里,总共赔了4个多亿。

  如今的杭州钱塘江畔钱江新城早已不是当年的城市边缘,在空中俯瞰,日月广场上的大型地标性建筑杭州洲际酒店与杭州大剧院交相而成的“日月同辉”之景,更是向世界展现出钱塘盛景。

  作为地标的杭州大剧院当时由仇保兴亲自负责国际招标,许多专家和官员原先设想是将其建在西湖附近,当时省有关部门也表态愿意将邻近西湖的省属用地上建大剧院。

  但仇保兴认为,由法国设计师中标的杭州大剧院构想十分现代张扬,与西湖的古典美有着很大的冲突。他克服众多阻力,力主将杭州大剧院迁到连路都还没修建好钱塘江畔的钱江新城,孤独的存在了5年。

  而改革体制,钱塘江南岸的萧山撤市建区,也让仇保兴记忆犹新。仇保兴表示,只有撤市设区,钱塘江两岸才能统一规划,不然的话城市新景观中轴就难以形成。

  仇保兴认为,确定以钱塘两岸为中心的发展规划、废除电厂、转移杭州大剧院、萧山撤市建区,这四步缺少一环都无法造就如今的钱塘新盛景。

  将杭州推向钱塘江时代,这让仇保兴骄傲,却也遗憾。他表示,如果再把哈佛大学设计图拿出来,钱塘江两岸楼宇高低错落、功能互补交融。而现在两岸的单一功能高楼太多,对水面空间压得太近。

  仇保兴认为问题在于钱江两岸的建设有些操之过急,城市规划建设应是在紧要的地方要留白,大量的留白,在规划中留有弹性空间,给未来发展留有余地,这是城市规划学科与生俱来的科学理念和原则。

  他举例,有一个加拿大的城市为了迎接奥运会,城市核心用地空留在那里60多年不建,一定要等机会来了才建。

  “功不在我,可能五十年一百年后有人填空,这个填空构成的景观才可能是最好最美的。”仇保兴表示,急急忙忙的填空,造就了钱江两岸早期就涌现出大量的办公楼,却也使得景观的多样性与协调性没有很好的体现。

  “没有为钱江两岸的建设更多的留白,这应是杭州市区规划建设最大的遗憾之一,如果大量留白了,或许将来钱江两岸会更加秀美繁华。”这位杭州的老市长,住建部的前副部长这样告诉中新网。(完)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