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问老城重组:未来北京什么样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07月04日 14:55 瞭望
九问老城重组:未来北京什么样
北京胡同
九问老城重组:未来北京什么样
改造前的东城三里河老城区
九问老城重组:未来北京什么样
改造后的东城三里河绿化景观
九问老城重组:未来北京什么样
北京游客

  ◆为何用北京“老城”取代沿用多年的“旧城”?

  旧城与新城相对应,更多地强调城市的更新改造,重点是通过基础设施的完善实现城市功能的完善

  老城与副中心、卫星城等相对应,更注重城市功能优化与空间重构;且更加凸显城市的历史感,蕴含着城市历史文化的保护与发展的职责与使命

  ◆认为“老城重组”包括三个层面内容:

  优化调整东、西城行政区划,推动东、西城合并,建立中央政务区

  推动东、西城内部功能重组,街道区划可适当优化调整;以简政放权为导向优化重组行政管理部门

  三是强化中央政务区功能,加强历史文化名城和古都风貌整体保护,探索建立首都财政体制和首都治理体制,进一步明确首都核心区功能

  北京的发展,要放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建设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的时空维度下来认识和分析

  《瞭望》专访城市问题研究专家、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连玉明教授

  在最新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0年)》和6月19日北京市十二次党代会报告中,以往沿用多年的北京“旧城”表述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老城”两个字。

  两份报告分别是规划未来15年北京发展和确定最近5年目标的重要文件,从“旧”到“老”一字之变,到底意味着什么?又将如何影响首都北京的未来?

  带着一系列问题,《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专访了城市问题研究专家、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连玉明教授。

  “旧城”改“老城”,一字之差大不同

  《瞭望》:说了那么多年的“旧城”,现在改提“老城”,您怎么看其中蕴含的意味?

  连玉明:虽然“旧”和“老”表面看起来意思比较相近,但一字之差反映在城市规划建设管理中,还是具有比较明显的差异:

  旧城与新城相对应,更多地强调城市的更新改造,重点是通过基础设施的完善实现城市功能的完善。

  老城则是与副中心、卫星城等相对应,更加注重城市功能优化与空间重构,重点是进一步聚焦核心功能,通过空间上的优化布局推动功能疏解。而且老城更加凸显城市的历史感,蕴含着城市历史文化的保护与发展的职责与使命。

  新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用“老城”替代“旧城”,反映了首都在城市规划理念、发展战略和发展模式上的转变。

  《瞭望》:以往一说“旧城”,就想起数十年来的大规模“旧城改造”,您怎么看这些年的“旧城改造”历史?

  连玉明:旧城改造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城市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老化状况,旧城改造是完善城市功能,满足城市发展和居民生活的重要方式之一。

  从国际上看,英国伦敦、日本东京、法国巴黎、新加坡等都进行过旧城改造,其中很重要的一个经验和模式就是旧城改造绝不是简单的拆旧建新,而是局部或整体地、有步骤地改造和更新旧城的物质环境,注重保存城市传统文化肌理,最大限度地保护城市原有风貌。

  北京的旧城改造是在特定时代背景下启动的,需从历史的角度辩证地看。建国之初,首都规划随即展开,将中央行政区放在古都的中心区来建设,并着手改建,这一过程中,北京城墙、城楼和牌楼等古建筑不少被拆除。此后数十年,北京旧城改造在持续推进,其中既有经济社会发展的因素,也有城市自身建设的需求。

  一方面,旧城改造带来了城市的更新、环境的整洁、住宅和交通设施的改善,保障和推动了首都城市功能的不断完善,特别是对于平房区、棚户区的整治和改造,切实解决了居民生活中面临的实际问题,有效地改善了民生。

  但是另一方面,也必须客观地认识到,正是由于这些年的大拆大建,大量的文物古迹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城市景观和古都风貌受到严重威胁。北京的“每一条胡同都有一个说头,都有自己的故事”。这些“说头”和“故事”,构成了北京古都文化的基础。但现在这些文化载体和符号正逐渐消失,旧城改造的确有需要反思的地方。

  大时空下看“老城重组”

  《瞭望》:北京正在推动“老城重组”,怎样个“重组”法?

  连玉明:重组的初衷是要在根本上解决北京城市发展中的深层次问题,服务首都“四个中心”城市战略定位,以及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的建设。

  也因此“疏解非首都功能”,治理“大城市病”成为北京的首要任务。尤其是东、西城区作为首都功能核心区,空间范围本来就不大,中央政务服务功能和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功能就已足够支撑这个区域的发展,没有必要再去构建“大而全”的经济体系。

  我认为推动老城重组包括三个层面的内容:

  一是优化调整东、西城行政区划,推动东、西城合并,建立中央政务区,将不符合区域定位的功能疏解出去,形成与中央政务服务功能相适宜的功能。中央政务区原则上应保留东、西城行政区划面积,不增不减为宜。

  二是推动东、西城内部功能重组。街道区划可适当进行调整优化,力求构建“大街道、小社区”的城市管理格局。以简政放权为导向优化重组行政管理部门,力求构建“小政府、大社会”的行政管理格局。

  三是强化中央政务区功能,加强历史文化名城和古都风貌整体保护,探索建立首都财政体制和首都治理体制,进一步明确首都核心区功能。

  《瞭望》:怎样在一个更大的时空背景下看北京“老城重组”?

  连玉明:研究北京问题需要更宽的视野、更大的尺度、更高的标准。

  北京推动“老城重组”的战略意义,在于与通州城市副中心、雄安新区共同形成“一体两翼”的首都空间战略布局,进而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的建设。而京津冀地区将建设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将有利于发挥京津冀在环渤海和东北亚地区的龙头带动作用,增强京津冀在亚太地区的核心竞争力,凸显京津冀在世界城市体系中的地位。

  所以北京的发展,要放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建设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的时空维度下来认识和分析。

  从老城重组来说,作为首都承载政治、文化和国际交往中心功能的核心区域,应探索建立与之相适应的首都财政等体制机制,将地方政府从既要做好“四个服务”又要发展经济的矛盾中解脱出来,将经济发展功能从政府的职能中剥离出来,着力做好“四个服务”,强化区域的公共服务,提升社会治理能力,做好城市管理,推进历史文化保护区的有序更新,使这个区域成为落实“四个中心”定位、疏解非首都功能、建成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示范区。

  《瞭望》:老城重组过程中,在保护历史文化名城方面该注意什么?

  连玉明:东城西城是古都北京的核心地带,聚集了多元的文化,既有皇室、佛教、儒家、国学、会馆等传统文化,也有奥运文化、演艺博览文化、出版文化、商业文化、体育文化等近现代文化;既保留有以传统居住形态为主的街区,也有大量的四合院住宅,还有传统的使馆区、商业街区和文化街区。

  东、西城区划调整后,应着力建立和完善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体制,整合两区各自独立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统筹东、西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修缮等工作,将北京老城区作为整体进行保护,将首都的传统文脉作为北京建设世界级城市群中心城市的根基。

  要打破北京历史文化保护区的行政分割,推动北京市历史文化名城的整体规划、保护和开发利用。同时,要积极探索建立中央政务区文化资源统筹发展机制,统筹布局区域文化资源,推动北京全国文化中心建设。

  《瞭望》:目前进行的大规模“治违”和“背街小巷”整治,和“北京老城”有关系吗?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