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标纽约东京打造服务业高地 北京六大领域深入推进开放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07月13日 11:59 21世纪经济报道

  北京在服务业上的发展,瞄准纽约、东京、伦敦、巴黎等全球服务业中心城市。

  在今年4月份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中国服务业发展报告2016”中,北京和上海列为最有可能成为世界服务业的中心城市。换句话来说,北京在服务业上的发展,瞄准纽约、东京、伦敦、巴黎等全球服务业中心城市。

  为了达成这一目标,北京在服务业上继续扩大开放。

  7月11日,国务院批复同意了《深化改革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持续放宽服务业重点领域市场准入限制,这次加大对外开放的领域涉及科学技术服务、文化教育服务、金融服务、商务和旅游服务、健康医疗服务等。

  《方案》指出,激发服务业市场活力,更加注重发挥首都服务业开放试点的辐射带动作用,提高试点工作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雄安新区建设的水平,打造区域扩大开放新高地和对外合作新平台,努力为国家服务业对外开放积累新的可复制可推广经验。

  2016年,北京服务业占GDP比重超过80%,全国各省区市中高居第一位。

  2015年5月,国务院批复同意在北京开展为期3年的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当时聚焦在科学技术、互联网和信息、文化教育、金融、商务和旅游、健康医疗六大重点服务领域,逐步扩大面向各类资本的开放,降低或取消外资股权比例限制、部分或全部放宽经营资质和经营范围限制等。

  据2017年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到2016年底,北京完成试点任务的80%,形成可复制推广的8项体制机制创新,催生了10种新业态。

  而继上述试点方案实施两年后,北京开放的服务业领域迎来新一轮扩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这次“深化改革”方案,继续聚焦六大领域,放宽更多细分领域的限制。

  具体包括,允许外资进入航空运输销售代理行业,放宽外商投资建设工程设计企业的资质要求;选择文化娱乐业聚集的特定区域,允许外商投资设立演出场所经营单位、娱乐场所,不设投资比例限制;研究允许新设或改制成立的外商独资银行或中外合资银行,在提交开业申请时可以同时申请人民币业务;进一步降低投资性公司、人才中介机构的外资准入门槛,探索密切中国律师事务所与外国及港澳台地区律师事务所业务合作的方式与机制;允许在京对符合条件的在国外研发的药品开展临床试验等。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服务业研究室主任刘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北京进一步深入探索服务业开放模式,有利于提升服务供给的质量和效益,带动服务业整体转型升级。

  他指出,新的试点方案总体上符合首都城市战略定位,在文化艺术、人力资源服务、银行等行业放宽了准入门槛,有效回应了各类市场主体对扩大开放的需求。

  北京社科院副院长赵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北京在实践中不断摸索如何扩大服务业开放,目录中新加的内容,是与北京这几年产业转型、城市转型相适应的。比如北京新机场的建设,要打造临空经济区,原来制约较多,这次允许外资进入航空运输销售代理行业,有助于相关产业发展。

  推进金融管理制度创新

  北京服务业中,金融、信息、科技高端服务业起到重要支撑作用。2016年,这三项服务业占北京经济比重近四成,对北京当年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一半。

  具体而言,2016年北京地区生产总值为24899.3亿元,可比增长6.7%。其中金融业实现增加值4266.8亿元,增长9.3%;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实现增加值2697.9亿元,增长11.3%;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实现增加值2077.9亿元,增长10.2%。

  北京在服务贸易方面,优势也很明显。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北京市服务贸易进出口额达到1508.6亿美元,同比增长15.8%,约占全国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的18.8%。其中,电信、保险、法律、金融等新兴领域服务进出口,分别占全国同类服务进出口的70.4%、62.4%、45.8%和40.3%。

  按照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北京的战略定位为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赵弘表示,北京服务业占GDP比重已经突破80%,未来服务业比重还有一定上升空间,但这已经不是关注重点,重要的是服务业内部结构调整。未来会基于首都功能定位,着力发展一些高端生产性服务业,如研发、科学技术、服务贸易、文化创意等领域;不符合定位的,如批发市场、物流基地等占用空间和人力资源较多的产业,比重可能还会降低。

  《方案》中进一步放开银行业限制,如提出“研究允许新设或改制成立的外商独资银行或中外合资银行,在提交开业申请时可以同时申请人民币业务”,还提出要深入推进金融管理制度创新,诸如加快推进人民币跨境使用、深化外汇管理制度改革、丰富金融机构类型和参与主体等内容也颇有想象空间。

  赵弘表示,在北京服务业中,金融业占比规模排第一。很多金融机构总部聚集在北京,一行三会监管部门在北京,促进北京金融领域的开放创新,不仅是北京开放服务业的重点,对全国金融创新也很重要。我国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一些领域金融资本进入不足,实体经济贷款难、融资难等问题突出,加快金融创新至关重要。

  不过,与全国整体状况一致。北京2016年服务贸易仍然为逆差,出口额532.1亿美元,同比增长8.4%,进口额976.5亿美元,同比增长20.2%。这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显示出北京服务业供应尚不能满足实际需求,服务业供应水平有待提高。

  刘涛表示,北京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推进两年多时间以来,服务业扩大开放新格局逐步形成,重点服务行业新业态不断涌现,产业优势得到提升;服务业促进体系建设稳步推进,在商事制度改革、信用体系建设、高端人才聚集、通关监管、跨境资金监管等方面形成了不少有价值的创新经验。不过,在试验过程中,也还存在试点措施落实亟需加强统筹协调、制度建设和创新工作有待加强等问题。这些既是北京市完成自身试验任务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也是我国下一步深化改革与扩大开放需要考虑的问题。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